可乐小说网 > 良秦择穆:杠上法医鲜妻 > 第213章 三更半夜,她,她在……

第213章 三更半夜,她,她在……


  这个时间点,穆语怎么会在房间出这种声音?!/p>

  难道……/p>

  秦晋桓顿时十分愧疚。/p>

  他当然不会怀疑穆语做背叛他的事,他只是意识到了自己这段时间因为生太多事,而忽略了她在这方面的感受。/p>

  困意一扫而光,他的精神一下就提了起来,疾步往里走。/p>

  即使已快天亮,他还是决定了要把这些天欠她的激.情补给她,否则有什么颜面面对自己的女人?/p>

  内室亮堂的主灯已关,满室皆笼罩在粉紫色的光芒之中,朦胧中浪漫之感不言而喻。/p>

  内室正中间的大床中,隐约可见软被下的微微颤动,轻微的吟唱声依然声声入耳。让他一颗心禁不住荡漾起来了。/p>

  本想直接冲过去掀开被窝与她放肆亲昵,突然意识到这样撞破她的行为会让她尴尬,他立刻僵住,微顿两秒后,故意轻轻咳了咳。/p>

  果然如他所料,这一声咳嗽之后,被窝里的颤动停了,吟唱声也停了,安静下来的内室一如什么事情都没生一般。/p>

  他佯作什么都不知道的样子,脱下外衣,走至床边,微微弯腰轻唤她的名字——他得给她缓冲凝神的时间。/p>

  “嗯……”/p>

  又是一声轻吟,和之前不一样的是,这声轻吟中似乎还带出了一丝痛苦。/p>

  他这才觉察至不对劲,迅半跪至床边拉开被子,顿时被眼前一幕惊住。/p>

  只见身上还穿着毛衣的穆语,正蜷缩在被窝中,因为灯光的原因,他一下分辨不出她的脸色如何,但她满是汗渍的脸上所呈现的痛苦之色赫然于眼。/p>

  他顿时大为惊慌,飞快抱起她,一边大喊着她的名字,一边按开主灯开关。/p>

  随着内室突然的亮堂,他才看清她的脸色白,满头虚汗,半睁着的双眼没有半点生气。/p>

  这哪里是在自寻快活啊,分明就是生病了!而且病症不轻。/p>

  秦晋桓你真特么混!满脑子都是些什么龌龊事儿!/p>

  秦晋桓一边在心里怒吼自己,一边急急出声:“我送你去医院!”/p>

  “不用!”穆语强推开他后,背着他软软躺下,语气和动作都显得十分冷漠。/p>

  只道她是难受得不想动,他没拉她,而是半趴在她身边快声轻问:“你哪里不舒服?告诉我,我去叫相关医生!”/p>

  她不理他,弓起身子勾起头,整个人几乎缩成了一团,还不时出一声轻吟。/p>

  已明白自己误会了她的声音的秦晋桓,此时心都快被她揉碎了,强行将她扳转身,一边为她擦汗,一边急问:“你到底哪里难受?告诉我!”/p>

  “别管我。”/p>

  “别任性!别拿自己的身体赌气!”他看似在轻斥,带出的却是乞求语气,“乖,告诉我到底哪里不舒服?”/p>

  “走开!”/p>

  “小语!”见她不愿搭理自己,他索性将她抱起,准备直接送去医院。/p>

  “放我下来!”她不依,死命捶打着他。/p>

  “等治好了病再找我出气不迟,我保证打不还手骂不还口。”/p>

  “我没病!”/p>

  “都这样了还说没病?你……”/p>

  “我是痛经!”/p>

  “痛经?!”/p>

  趁他错愕之际,她一手勾住他的脖子,一手猛掐了把他的手臂。/p>

  “嘶——”/p>

  下一秒,他的手一松,她的双.腿就落了地,然后猛地将他一推,她转身又上了床,继续蜷回了被窝,仍像之前那样,只留了个后脑勺给他。/p>

  他才想起她昨晚来大姨妈的事,想到自己刚刚还那么揣测她,突然有种想钻地缝的感觉。幸好只是在脑子里yy,要不然这可是天大的笑话。/p>

  他爬上.床,一边轻抚她的后背,一边轻问:“痛经怎么办?得吃什么药?你告诉我,我马上给你买去。”/p>

  她不理他,只是蜷缩着身体轻吟。/p>

  “那我给缨缨打电话。”他掏手机时又忍不住自语,“以前没见你痛经过,这次怎么会痛经呢?”/p>

  “你什么意思?”她突然坐起来怒吼,“难道我还是装的不成?!呃嗯。”/p>

  一阵头晕眼花,让她整个身子摇摇欲倒。/p>

  “小语!”他慌忙扶住她,“是不是很难受?”/p>

  “走开!”她紧咬着牙关想推开他。/p>

  不过这次他没给她机会,紧紧抱住她解释:“我怎么会说你是装的?我的意思是说你以前不痛经,这次却痛得这么严重,肯定有原因啊!会不会是昨晚受寒了?”/p>

  “阿——欠!”/p>

  穆语适时的一声喷嚏立刻印证了秦晋桓的话,他马上松开她,小心翼翼地将她放平,转身跳下床,拿来她的外套替她穿上,然后不顾她的反对,抱起她冲出房间,快步下楼往大门口走去。/p>

  半小时后,他带她来到了距离他母亲故居有些距离的容家的博爱医院——虽然他想尽量避开与容缨的接触,但为免把穆语没怀孕的事泄露出去,加上穆语此时的情况看着有些紧急,所以他还是选了容缨。/p>

  因为上车时他就给容缨打了电话,所以他们到达医院时,就住在医院里的容缨早到了大门口迎着。/p>

  他简单给容缨说明了情况,容缨随即又问了几句穆语的相关,心里已有底,示意秦晋桓先去自己那边歇着:“阿桓哥哥,嫂子应该没什么大碍,放心交给我。”/p>

  虽然她看着胸有成竹,但秦晋桓还是放心不下穆语,愣是跟着他们一起来到了急诊室。/p>

  急诊室外,无比心急的他不停地来回踱着步。/p>

  卞子峻给他端来一杯热茶,也被他拒绝了。/p>

  “老板,您别担心,容院长不是说了吗?少奶奶应该没什么大碍呢。”黄博忍不住轻劝。/p>

  秦晋桓没理会他俩,仍自顾自地来回踱步。/p>

  有容缨那句话,他自是不再担心穆语的身体,他担心的是穆语刚刚对他的态度——她刚刚身体不适到了那种程度也没采取任何措施,他来了也不要他靠近,分明就是在和他怄气。/p>

  想到自己为了尹安然,把身体不适的穆语一个人晾在母亲故居半宿,他就愧疚至极。穆语本来就和尹安然不和,也难怪她会因此闹情绪。/p>

  回头得好好安抚她才行。/p>

  秦晋桓在外面焦心踱步时,穆语正在急诊室接受医生检查。和秦晋桓说的差不多,她并不是痛经,而是因为在经期身体受寒导致了腹绞痛。/p>

  “别紧张,不是很严重,吃点药,打个点滴,把寒气驱出来就没事了。”医生边给她开药边安抚。/p>

  “没事儿就好。”容缨扶起穆语,将医生开的药单递给一边的护士,“药送来VIp8号病房。” /p>

  “好的,院长。”护士接过单子迅出了急诊室。/p>

  穆语一手捂着小腹,一边向容缨表示歉意:“这么晚还把你叫起来,真是……”/p>

  容缨微笑着打断:“没事儿,我经常大半夜地被人叫起来,已经习惯了。”/p>

  “8号病房是吗?我自己去就行,你回去休息吧。”/p>

  “反正已经睡不着了,我送你过去。”/p>

  “怎么样?”一直守在门口的秦晋醒见她俩出来,马上迎过来。/p>

  穆语不理会他,直接将脸别开。/p>

  “受了寒,需要吃药和挂水。”容缨边应边用诧异的目光扫视两人。/p>

  “嗯,药单呢?我去取药。”/p>

  “护士取药去了,一会儿会送来VIp8房。”/p>

  “行,我知道了。你去休息吧。”秦晋桓直接插.入容缨和穆语中间,挡住容缨视线时轻声对穆语表示关切,“是不是还很难受?”/p>

  “嗯。”不想让他太难看,穆语淡淡地应了一声。/p>

  “我扶你去休息。”/p>

  穆语没再应声,任由他扶着,低着头慢慢往前走。/p>

  不想被容缨看出什么,秦晋桓遂转移话题问询容缨:“估计一早爷爷就会知道小语来过医院的事儿,到时候……”/p>

  “阿桓哥哥放心,嫂子的病症以及拿药记录我都没入电脑。我也叮嘱了经手的医生和护士,他们都知道怎么说。万一爷爷向你们问起,你们只说嫂子着凉受了寒,别的不用提就是。”/p>

  穆语再次表示歉意:“缨缨,又为难你操心了。”/p>

  “嫂子,别说这么见外的话,为你们操心,我很乐意。”容缨说这话时,目光有意无意往秦晋桓身上扫了扫。/p>

  秦晋桓佯作什么都没看见的样子,将穆语扶进了8号病房。容缨没跟进去,只是站在门口说了句“我去看看药取来没有”,便迅转了身,这才敢将满脸的落寞之色显露出来。/p>

  病房内,一直在赌气的穆语再没理会秦晋桓,或装睡,或装憨。而秦晋桓自知不好解释,也没再多说,只是默默地照顾她,一边数次在心里埋怨自己昨晚的粗心大意,明知道她来了大姨妈还让她到冰天雪地中呆那么久。/p>

  穆语打完点滴时已天亮,一.夜没睡的她此时已酣然入睡,秦晋桓找来护士帮她拨了针头,见她手背不再流血,这才打着哈欠趴在她身边小睡。/p>

  只是他还没睡多久,就被闻泽煜的电话吵醒,说城南工厂的危机已过,因为江涛实业和巫氏企业都主动提出了延迟交货时间,其他几家小公司见状也纷纷效仿,而那些还在家等工厂让步的老员工们听说这个消息后立刻争先恐后地回到了各自岗位。/p>

  “现在工厂流水线又恢复正常了,可以准时交货了!阿桓,是你自己去求助的丁江涛和巫智民?”/p>

  听出闻泽煜的诧异,一点也不意外的秦晋桓没作解释,只是淡淡地说了句:“让回来的老工人补签一份劳动合同。”/p>

  之前闻泽煜就说了去找那两个人行方便,被他拒绝了。他打算在快到交货时间时再去找那二人沟通,在这中间想看清幕后黑手。只是他没想到挨了自己一巴掌的尹安然会一声不响地跑去做这件事,还差点出了车祸。/p>

  “知道了。”/p>

  闻泽煜很快挂断了电话,正在扶穆语起床的秦晋桓并没注意到闻泽煜声音中的不对劲,也很快挂断了电话,就在这时,他才注意到手机有三个来自尹安然的未接电话以及五六个信息——为不影响穆语休息,他调了静音。/p>

  尹安然在信息中一个劲地问他什么时候接她出院。/p>

  不想让穆语再出生误会,秦晋桓没回尹安然的电话,而是悄悄派程祥去给尹安然办出院。/p>

  送穆语回家后,见她仍不理他,他很没意思,恰巧公司来电话,他便决定先回公司。/p>

  路上,黄博欲言又止。/p>

  /p>

  //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手机版阅读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