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良秦择穆:杠上法医鲜妻 > 第221章 重症监护室的告白

第221章 重症监护室的告白


  “急救室?!什么情况?!”秦晋桓震惊,“哪家医院?”/p>

  “车祸!三医院!”/p>

  胡美玲双眼顿时花,拍着大.腿痛声哀号:“天啊!我的小语啊!”/p>

  “老婆!”穆子耀慌忙去扶她,一下没拿稳,手机摔在了地上,屏幕一下就灭了。/p>

  车祸两个字也让秦晋桓大脑轰响。此时他已顾不上胡美玲,冲卞子峻说了句“照顾他们”,自己立刻上了车,同时急切地冲黄博吼起来:“去三医院!快!”/p>

  “是!老板!”黄博立刻启动车子。/p>

  “诶!等等我们啊!我们也要去!”胡美玲强打精神推开穆子耀,大喊着往前跑。/p>

  “我们坐这部车!”卞子峻慌忙拉住她。/p>

  “老婆,这里还有一部车!”穆子耀一边捡起摔坏的手机,一边指着程祥开的车向胡美玲大喊。/p>

  “快,快走。”胡美玲推开卞子峻,和穆子耀迅上了程祥的车。/p>

  上车后,胡美玲开始哭哭啼啼地喊着穆语的名字,双手合十求老天保佑。穆子耀则直起身子、伸长脖子盯着前面已然开出一大段距离的黄博的车,却不敢催促程祥,只是双双紧紧地捏住前面椅背。/p>

  “请坐稳。”程祥一边提醒,一边快启动车子跟上黄博的车。/p>

  此时的秦晋桓心急如焚,不停地催促黄博开快点,恨不得能立刻飞到穆语身边。同样忧心穆语的黄博,注意力高度集中,左右,尽可能地将车开到最快度,奈何此时此路段车辆不少,直到半小时后他才把车子开到三院门诊大楼门口。/p>

  不待车子停稳,秦晋桓就冲下了车。/p>

  “秦少,这边!”他一下车就有个戴眼镜的中年男人迎了过来。/p>

  “你是——”/p>

  “我是三院的院长乔子建,容院长给我打过电话。”/p>

  原来不清楚穆语到底状况如何的秦晋桓,十分担心,所以一上车就给容缨打了个电话——在安城博爱医院的医疗技术和医疗团队都是最好的。容缨得知穆语出车祸后立刻给三院院长打了电话。/p>

  “我老婆情况如何?”/p>

  “这……我不知道怎么说,秦少您自己去看吧,秦太太现在在重症监护室。”乔子建边说边给秦晋桓指引方向。/p>

  听到重症监护室几个字,秦晋桓头皮麻,腿脚也有些软。他强作镇定地问道:“博爱医院的人过来没有?”/p>

  “在路上,应该快到了。”/p>

  “知道车祸具体情况吗?”/p>

  “抱歉,这我不太清楚,听说秦太太是被一辆逆行的、载满砾石的后八轮撞的。”/p>

  “后八轮?!”还载满砾石!/p>

  秦晋桓倒吸一口凉气,眼里骤然露出狠意。/p>

  该死的混蛋,等着被大卸八块吧!/p>

  “前面尽头就是重症监护室了。”/p>

  乔子建话音刚落,秦晋桓就一个箭步冲往了重症监护室。/p>

  一推开门就看见病床上躺着个全身裹得像木乃伊一样、只剩下两只眼睛的病人,他整个人像遭了雷击似的,僵在了原地,不敢相信这个人是穆语。/p>

  “阿,阿桓……”/p>

  一个弱弱的却又熟悉得不能再熟悉的声音自“木乃伊”嘴里传来,已知道出“木乃伊”是谁时,他顿时像跌入寒潭一样,禁不住全身打起了哆嗦,脚也像被钉子钉住了一般,竟迈不动步,直到听到穆语嘤嘤的哭声,他才惊醒过来,一下扑到病床前,惊慌失措地握住她唯一没被纱布包着的手,几次张嘴想喊她的名字,却不想像吃了哑药一样,竟无力声。/p>

  “阿桓……我是不是……要死了?”/p>

  “不——”病房延开他的一声爆吼,被封住的声音顿时像决堤的河水一样涌了出来,“不许死!你不会死!我们的人生交集才刚刚开始,你怎么会死?不会的!不许瞎说!一定不会的!”/p>

  “会吗?”/p>

  “会!会会会!”他哽咽着握紧了她的手。/p>

  穆语低泣着摇头:“可我觉得我快不行了,身上好疼。”/p>

  “你给我坚持住!缨缨马上就到了!你要相信她,她一定有办法让你好起来!”/p>

  “只怕这次缨缨也救不了我。”/p>

  “穆小语!你要敢再说这种话,我可生气了啊!我生气的话后果会很严重的!”/p>

  她没再出声,只是定定地看着他。/p>

  “我告诉你,我们的契约书还在,你要是死了就是你违约,你知道你得赔我多少钱吗?”/p>

  她苦笑:“人都死了,怎么赔?”/p>

  “子债父偿!你死了我就让你爹妈倾家荡产,流落街头!所以你不能死!”他看似是命令口吻,双眸中却全是乞求神色。/p>

  “就算我不会死,但你也看到了我现在的样子,万一残手残脚了呢?”/p>

  “我当你的手,当你的脚。”/p>

  “你看我的脸,万一毁了呢?”/p>

  隔着纱布他小心翼翼地抚了抚她的脸,满目深情:“我不在乎你的容貌,只求你能陪在我身边,陪我一辈子。”/p>

  “你确定你能受得了吗?”/p>

  他目光有些受伤:“我是喜欢女人外在的男人吗?”/p>

  一直眼泪汪汪地看着他的她,眨了下眼睛,眼泪就顺着眼角滑了下去,他赶忙帮她擦眼泪,但不等他伸手过去,她的泪水已隐入纱布中,不见影踪,把他的心都看碎了。/p>

  她抽泣着质问:“为什么十二点不来找我?”/p>

  他心疼地握着她的手解释:“写检讨书写得太投入忘了时间。”/p>

  “还不接我电话。”/p>

  “不是不接!是我手机调了静音没听到!是我该死,没叫子峻和支秘书按时提醒我!”他的语气转成了哀求,“只要你好好地,我保证以后绝不会再出这种差错,好吗?”/p>

  她一时哭得更伤心了:“我以为你打算和我民政局见。”/p>

  “这怎么可能!”他俊目一瞪,“你为什么这么不相信我对你的感情?!”/p>

  “你都一而再三更半夜去陪别的女人了,你叫我怎么相信你的感情?”/p>

  “我和安然真的……”/p>

  “尹安然!”她扯着嗓子提醒。/p>

  “好好,尹安然,尹安然,你别激动,别乱动。”他慌忙安抚。/p>

  “以后不许叫她安然!”/p>

  “好好,不叫不叫,你别动怒,乖。”/p>

  “也不许晚上去找她!”/p>

  “不找不找!坚决不找!”边说他焦急地边看了眼重症监护室外面,“缨缨怎么还没来?”/p>

  “我要你开除她!看见她缠着你我死都不瞑目。”/p>

  一个“死”字出口,让秦晋桓的魂都快丢了:“好好好,我开除她,只要你好起来,我立马开除她。”/p>

  “阿桓,你爱我吗?”/p>

  “爱!”他不假思索。/p>

  “可是你最近让我太伤心了。”她又开始低泣。/p>

  “别哭别哭!是我不好,我错了,你想怎么惩罚我都行,只要你好起来!”他直想把她搂入怀中抚慰,可又担心触动她的伤,显得有些手足无措。/p>

  她吸着鼻子轻问:“你的检讨书写了吗?”/p>

  “写了!”他飞快把撑得口袋鼓鼓的那叠纸掏出来呈给她看。/p>

  “有五千字吗?”/p>

  “有六千字!”/p>

  “我不信。”/p>

  “真的!”他十分认真地将写满了字的稿纸打开给她看,“我数过了,一页二十行,一行二十格,一页就是四百字,我写了一十四页零七行。”/p>

  说到这,他呲着牙讪讪而笑,“我本来打算写到一十五页再去找你,写到一十四页零七行时支秘书冲进办公室,我才现已经过了十二点。”/p>

  他又改了内疚加懊恼神色道歉,“小语,对不起,我错了,我……”/p>

  “念给我听,我想听。”/p>

  “好!我给你念。”/p>

  他二话不说就对着稿纸念起来,不过念一句就要看她一眼,生怕她就此“沉沉睡去”,念三句就要往重症监护室外看一眼,期盼容缨出现将穆语送去博爱医院接受更好的治疗。/p>

  只是念着念着,他慢慢觉了不对劲,声音越来越缓,越来越小,直到放下稿纸定定地看着穆语。/p>

  知道被看穿了,穆语也不装了,自己坐起来解纱布。/p>

  秦晋桓没上前帮忙,只是目光复杂地盯着她。/p>

  “难道你希望我真的永远躺在这里?”/p>

  “你到底伤得怎样?!”他没回答她的问题,大声质问,因为这是他现在最关心的事。/p>

  “你又凶我。”她瘪着嘴低头。/p>

  “这不是凶不凶的事!快告诉我,你到底伤得怎样?!”/p>

  “没大碍,只是受了些擦伤。”穆语已将脸上的纱布解开,她脸上贴了几处胶带。/p>

  秦晋桓表示不信:“被装满砾石的后八轮撞了怎么可能伤这么轻?”/p>

  “不是被后八轮撞的,是一辆面的撞的。”/p>

  “乔院长……”/p>

  “是我让他那么说的,你要怪就怪我好了。”穆语已将身上的纱布都解开。/p>

  秦晋桓才注意到乔院长的含糊其词,拧紧了眉头:“这么说来缨缨他们也不会过来?”/p>

  “不会。”/p>

  知道受了愚弄,他咬牙切齿:“你觉得好玩吗?”/p>

  她的演技并不算好,这重症监护室中的细节破绽也挺多,他稍稍留意就能看穿,只是因为他过于害怕失去她而没心思关注这些。/p>

  天知道他听见她的说话声由结巴到流利时内心有多恐惧——因为他想到了回光返照。/p>

  他眼中的恼意让穆语有些心慌,自知玩笑开过头了,却还是硬着头皮嘟囔了句:“谁叫你惹我不开心呢?”/p>

  “哼!”他沉着脸拂袖离开。/p>

  /p>

  /p>

  /p>

  //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手机版阅读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