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良秦择穆:杠上法医鲜妻 > 第222章 御夫有道

第222章 御夫有道


  “秦晋桓!”她跺着脚追出去。/p>

  “臭小子!给我站住!”/p>

  爷爷?/p>

  穆语吓一大跳,定睛看时,见果然是秦孝挚,顿时很吃惊。/p>

  她明明借院长的手机给容缨打过电话提醒其别把这事说出去,不知道爷爷怎么会知道——她不知道父母在她刚离家时就找了秦孝挚,此后秦孝挚一直关注着她和秦晋桓的动向。/p>

  “爷爷,您怎么来了?”她放弃追秦晋桓,转而快步上前扶秦孝挚。/p>

  毕竟这么冷的天,把老人惊出来是她不对。/p>

  秦孝挚推开她,指着秦晋桓质问:“你要去哪儿?”/p>

  他和穆家父母已经乔院长口中知道“车祸”真相,都躲在外面偷听他们的对话,原本含满柔情蜜意的话风让他们很高兴,没想到穆语一说出真相孙子就翻了脸,所以他认为自己很有必要出面护护穆语。/p>

  秦晋桓显然也没想到爷爷会出现在这里,略微滞了一下后,说了三个字:“回公司。”/p>

  “小语受着伤,你还回什么公司?送她回家去!”/p>

  爷爷不容分说的语气让他很不舒服,他瞟了眼穆语,淡淡出声:“她又没……”/p>

  “哎哟!”秒懂他眼神的穆语,适时摸着心口轻呼。/p>

  “小语!”/p>

  “怎么了?”/p>

  穆子耀和胡美玲慌忙上前询问,当然,动作最快的还是秦晋桓。/p>

  “哪里不舒服?”虽然他语气有些冷,但对穆语的关心之意却怎么也掩饰不住。/p>

  她瘪嘴装可怜:“心里老是慌慌的,有时候还有喘不上气的感觉。”/p>

  早就接到了穆语暗示的秦孝挚哼哼着替她解释:“肯定是被车祸吓的!她现在可是孕妇,比不得没怀孕时的体质,你赶紧带她回去煮安神茶喝,照顾好我的曾孙子。”/p>

  “爷爷,算了,我跟我爸妈回去,他们会照顾好我的。”/p>

  穆语推开秦晋桓,正要迈步,被秦晋桓拦住了:“爸妈年纪大了,能照顾好自己就不错,哪有精力照顾你?”/p>

  “可是……”她很想说一句“你就能照顾好我吗”,又觉得这个时候说不合时宜,便忍住了。/p>

  安排程祥送穆子耀和胡美玲回去后,待秦孝挚上齐浩的车后,秦晋桓拿着乔院长给的药带穆语上了黄博的车。/p>

  一路上秦晋桓都板着脸不出声,让穆语觉得氛围有些凝滞,因为手机落在家里,她只能低头玩手指。/p>

  只是还没玩两下,手就被秦晋桓抓了过去,她暗喜着扭头,却现他闭着眼睛根本不看她,她撇了撇嘴,想抽回手,他虽然没睁开眼睛,却把她的手握得紧紧的,不给她抽回手的机会。她扔了个大白眼给他后,挤着他靠了过去,他身体马上略微往下滑了滑,配合她的身高将肩迎了过去。/p>

  讨厌的家伙。/p>

  她一边暗嗔,一边挑最舒服的姿势靠着他的肩。/p>

  因为不太顺手,他松开她这只手,却又及时握住了她另一只手。/p>

  她现她的手不动时,他的手就会放松,一旦她有抽出手的动作,他就会立刻抓牢。于是她总故意趁他放松时假装抽回手,等他握紧手后又放弃,如此反复,想逼他出声。不想她像玩游戏似的一直玩到家,他也没说一句话,但始终没让她的手离开他的手,直到到家下车,她的手还在他手心里。/p>

  “叫阿兰去煮安神茶。”紧跟着到家的秦孝挚在后面大声提醒。/p>

  “知道。”秦晋桓牵着穆语的手进屋,叮嘱完李香兰后,又把穆语牵回了房间。/p>

  “去床上躺着。”他松开她的手,先走至床边,将装药的袋子打开,一一摆放至桌上。/p>

  知道他要给自己擦药,穆语脱下已有些脏的外套,乖乖地躺至床上。/p>

  之前因为他不接电话,她以为他真的要和她决裂,所以决定去他公司找他质问,谁知乘坐的出租车坏在半道,她下车准备另拦车,不想一辆面的突然从一侧撞了过来,她眼前一花,就晕了过去,再醒来就躺在医院的急救室了。虽然伤得并不重,但因为她身上没有任何身份信息,所以直到等她醒过来并缓了神后说了电话号码才通知家属,而医生还没来得及说明她的伤势情况,穆子耀的手机就摔坏了。/p>

  乔院长找过来和她说及容缨时,她意识到正在赶来医院的秦晋桓不知道她的伤势,加上拿捏不准秦晋桓来以后会不会和自己提离婚的事,于是就让乔院长配合自己来演了这么一出,最初的目的不过是想试探试探秦晋桓,后来被他像情书一样的检讨书感动了,就再也装不下去。本以为看见她没大碍他会很欣喜若狂,没想到他竟然和她怄起了气。/p>

  “把脸转过来。”/p>

  他的声音在身后响起——她愿意背对着他而躺。/p>

  “聋了?”/p>

  “还差点死了呢。”她不肯转身,瓮声瓮气地回应。/p>

  “你敢再说个死字试试!”他猛地将她扳转过来,睚眦欲裂。/p>

  她吓了一跳,却还是固执地顶了一句:“本来就是。”/p>

  “穆小语!”/p>

  她索性闭上眼睛不看他,用行动告诉他错的人是他,应该生气的人是她。/p>

  他忿忿地闷哼了一声,然后拧开为她擦药的盖子,准备按医嘱帮她擦药,不想她竟然再次转过身去背对着他。/p>

  “转过来!”/p>

  “我聋了。”/p>

  “穆小语!脸上的伤不想好了?”/p>

  “好什么好?我巴不得它更严重些,最好全部炎,溃烂。”/p>

  “你脑子进水了?”/p>

  “你不是巴不得惨些吗?”/p>

  他很恼火:“谁巴不得你惨了?”/p>

  “那看到我好好的,你为什么不高兴?”/p>

  “我哪里不高兴了?”/p>

  已酝酿好感情的穆语,猛地转过身坐起来,眼泪汪汪地看着他:“如果你真的高兴,就不会一直摆脸色给我看!”/p>

  “哭什么哭!谁摆脸色给你看了?”他伸手帮她擦眼泪时,一下没控制情绪,带出了不善的语气。/p>

  “既然你这么烦我,那我走好了!”她嘴一瘪,拍开他的手下床。/p>

  他扯住她:“去哪儿?”/p>

  “回娘家!永远不回来!”/p>

  “穆小语!”/p>

  “反正你也不想看到我!我走了你晚上爱去谁那去谁那!爱见哪个女人见哪个女人。”/p>

  “行了,别闹了!”他抱住她。/p>

  “我就闹!就闹!你要是嫌弃你放手啊!我又没死皮赖脸地缠你!”/p>

  “是我死皮赖脸地缠你行了吧?”她一边哭一边捂着脸龇牙咧嘴倒吸气的样子让他心疼得不行,终于将语气降了下来,“好了,乖,听话,我给你擦药。”/p>

  占了上峰的穆语越有了底气,吸着鼻子得寸进尺:“你不认错我就不擦药,我就让它炎让它溃烂。”/p>

  “好好好,我错了,我认错,我赔礼道歉行吧?”/p>

  “你还觉得委屈了?委屈的人明明是我好不?”她又忍不住抽泣起来,“说好了十二点不来就去民政局的,你竟然还能把这么重要的事儿给忘了……”/p>

  “我没忘,我只是没注意时间!”/p>

  “那和忘了有什么区别嘛?人家在家等了你一上午,爸爸妈妈还做了一桌子菜接你,没想到十二点多了连你影子没见着不说,还打不通你的电话。”/p>

  “我不是解释过了吗,我……”/p>

  “我在重症监护室骗你是我不对,但那也是因为你前面的爽约造成的,双方都有错顶多扯平!可你看见我没大碍就摆脸色给我看,还几次三番凶我就是你不对!如果你还想和我好好过日子,你就必须明白自己的错误!”边说穆语又边挤出了几滴眼泪。/p>

  她已经现眼泪是治秦晋桓的最好武器之一,那个寻死觅活的办法也不错。/p>

  果然,秦晋桓真的拿她没办法,主动再次认错,还将昨晚到今天在网上找的各种甜言蜜语都说了一遍来哄她。/p>

  见他急出了汗,她心里这口气总算顺了,擦干眼泪,这才躺下来准备让他擦药,只是他才拿起药她又想起了另一件事,再次坐了起来:“你现在就把尹安然开了!你答应过我的!”/p>

  “行,我明天就把她开了。乖,先擦药,再隔久了时间小心长疤呢。”/p>

  穆语再次躺下,他帮擦药时,她从他口袋里拽出了那叠厚厚的检讨书撒娇:“我还想听你念。”/p>

  “行。”暴风雨已过,秦晋桓答应得特别爽快。/p>

  “念三遍。”/p>

  “念十遍都行,只要你愿意听。”/p>

  穆语边翻那叠纸边表示好奇:“你竟然能写六千字的检讨!一定是你上学时经常调皮捣蛋,经常被老师罚写检讨!”/p>

  “嘁!我上学时确实很调皮捣蛋,但成绩也是一极棒,从来都是老师的掌中宝,就算犯错老师也不舍得让我写检讨书。”/p>

  “那你还能写六千字的检讨!咦?”翻了几页的穆语终于现了端倪,马上戳起了他的脑门,“好啊!原来所谓六千字的检讨有三千字是在灌水糊弄!”/p>

  已擦完药,他将药瓶收好后,捧着她的脸微笑:“老婆,那不叫糊弄,全部都是我的心里话,真心话。多写的一千字就是为了无数次表真心。”/p>

  原来前面两千字是他绞尽脑汁写的种种哄老婆开心的情话,后面那两千多字写的全是“老婆我爱你”。/p>

  她忍住眉眼间的笑意,斜睨着他警告:“以后可别再惹我生气,要不然让你写一万字检讨。”/p>

  “不敢有下次。”/p>

  “阿桓。”她勾住他脖子。/p>

  “嗯,心口不慌了吧?”他笑着在她脸上没受伤的地方亲了亲。/p>

  “心口倒是不慌了,但是我饿了。”/p>

  “啊?!”才想起没吃午饭的事,也才感觉到饿意的秦晋桓马上起身。/p>

  就在这时,有人敲门,他快步走去开门,就见卞子峻双手捧着一部在门口:“老板,这是少奶奶的手机。”  /p>

  秦晋桓随手拿过,正要转身,卞子峻赶忙再次出声,“老板,饭烧好了,老太爷喊您和少奶奶下去吃。”/p>

  “知道了。”/p>

  “还有,容剑好像有很要紧的事儿找少奶奶……”/p>

  卞子峻的话还没说完,秦晋桓手中的手机便响了,正是容剑来电。/p>

  /p>

  //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手机版阅读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