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良秦择穆:杠上法医鲜妻 > 第248章 来啊,快活啊,反正有大把T

第248章 来啊,快活啊,反正有大把T


  嘉莱酒店8088房间。

  秦晋桓正在卫生间洗澡,穆语则躺在床上,两眼直勾勾地盯着天花板。

  “想什么呢?”

  秦晋桓说话时,人已上床,紧挨着她躺下。

  见他寸缕未着,她马上拉了拉被子,为他盖严实,一边忧心出声:“阿桓,我们这么做合适吗?”

  知道她指的是闻泽煜和蒋雯雯的事,秦晋桓暧昧一笑:“当然合适。”

  “可我总觉得不太妥,泽煜喝多了啊。”

  “不喝多怎么犯错呢?不犯错哪来的宝宝呢?”边说他边嘻笑着将她压至身下。

  “别闹!我和你说正事儿呢。”她强按住他游离的手,“要是明天一早泽煜醒过来甩手走人,那雯雯不是吃亏大了吗?”

  “泽煜不是那种不负责任的人,何况他现在也很需要一个女人为他生孩子。你现在不应该担心泽煜会不会负责,而是应该为你好友祈祷一次就中。”

  “但我一点儿也不看好没有感情基础的奉子成婚。”

  “谁说没有感情基础?蒋雯雯对泽煜不是迷恋成痴?”

  “那顶多只能算一厢情愿啊!我觉得你这么做太草率了,起码也得让泽煜对雯雯有一定的感情基础啊。”

  听出她的埋怨之意,他不以为然地笑起来:“我觉得这是最简单直接的好办法。”

  她深深地叹了口气,面带懊恼:“虽然我很想帮雯雯,但我并不希望她受到伤害啊!她对泽煜的感情有多深你应该也清楚,万一到时候泽煜不要她,她非得崩溃不可!到时候我的罪过可就大了啊。”

  “其实事前我征求过她的同意。”

  “谁的同意?雯雯?”

  秦晋桓点头:“昨天我给她打过电话,和她说了泽煜目前的处境后才和她提及这事儿的,也把可能出现的各种后果给她分析了。我给了她时间思考,她回复我以后我才着手安排了今晚的饭局。”

  穆语很意外:“这么说来,雯雯早就知道今晚可能发生什么?”

  “嗯,她说她想赌一把。所以无论事后出现什么结果,她都有心理准备,也不会责怪于你。”

  秦晋桓当然不会告诉她蒋雯雯就是轻轻,不会告诉她他和蒋雯雯之间早就有交易——每当穆语生气蒋雯雯就来帮出谋划策哄穆语消气,他则帮蒋雯雯撮合和闻泽煜的感情。他更不会告诉她今晚的安排是数天前就计划好了的,只为待蒋雯雯的易受孕日,以一举搞定闻泽煜。

  一心关心好友幸福的穆语并不知道他的小九九,怔了好一会儿,才表示叹息:“雯雯真是太傻了。”

  “能遇到一个自己爱的人不容易。”

  “可泽煜不爱她啊!泽煜爱的是缨缨!”

  “缨缨和泽煜之间是不可能的。”

  “为什么?”

  秦晋桓淡淡一笑:“因为缨缨不爱他。你别看缨缨看上去柔柔弱弱的,其实骨子里个性强得很,她认定的事儿十头牛都拉不回来。”

  穆语不认同他的话:“缨缨个性再强不还学了医吗?不还当了博爱医院的院长吗?”

  “那是她爷爷的遗愿,再加上她父母各种寻死要活的威逼利诱,而她那个时候尚还年幼,抗争的底气还不足,要换作今天,肯定不可能发生这样的事儿。而她因为这件事几年没和容剑说一句话,她对容剑的态度还是近一两年才略有改善。”

  秦晋桓随即又将话转回正题,“泽煜追求缨缨不是一天两天的事儿,我们帮着撮合他俩也不是一天两天的事儿,而缨缨拒绝泽煜也不是一天两天的事儿,但凡他们之间有半分可能,也不是今天这局面。我和容剑劝过泽煜很多次,叫他放弃,他愣是不听。”

  “你们为什么要劝他放弃?也许下一刻泽煜就精诚所致金石为开了呢?”

  “你不了解缨缨,她不是那种光他人坚持追求就能轻易被打动的人,她要的是怦然心动的感觉,而这个人目前还没在她生活中出现。对于她来说,宁缺毋滥,决不会将就。”

  他不敢把容缨因为独钟情于自己而拒绝所有人追求的事告诉穆语,只能另寻各种说 法证明容缨对爱的执着。

  “那泽煜会将就吗?”相比之下,穆语更关心这个问题,因为这关系到她好朋友的终生幸福。

  “你要相信我,一定不会把你最好的朋友往火坑中推。”

  穆语不解:“为什么这么说?”

  “前天我有意和泽煜聊及感情方面的话题,他当时心情很低落,对感情显然也很失望,言谈之中数次流露出不想再追女孩,准备找个看得顺眼的女孩凑合过日子的想法。其实他对感情已经妥协了,只不过他自己还没意识到,相信今晚过后他会想明白自己所需。当然了,你别以为我这么撮合泽煜和蒋雯雯仅仅是因为你对我提的要求,其实我私下找人做过很细致的调查,是在确定他俩三观比较接近、泽煜对蒋雯雯也心存好感的前提下才着手安排此事的。”

  穆语大喜:“泽煜真的对雯雯也有好感?”

  “是的,他经常约蒋雯雯出来吃饭聊天,两人挺谈得来的。”话一出口秦晋桓就意识到了失言,赶忙岔开话题,“不管泽煜今晚之后接不接受蒋雯雯,我相信今晚之事都能让他俩的感情更进一步。要是蒋雯雯运气好,今晚能怀上,那就完全没有悬念。到时候我们把这消息透出去,姚辰华一定会眉开眼笑地赶来见泽煜,还会把蒋雯雯当至尊宝供起。泽煜拿下慧铭集团可以告慰他含冤死去的母亲,肯定会顺势而为和蒋雯雯在一起。那时候你再给蒋雯雯上上课,让她投泽煜所好而处之,加上孩子的助力,我相信她拿下泽煜的心指日可待。当然了,就算没怀上也没关系,我们有的是时间给他俩创造机会。”

  穆语很兴奋地点头,但随即又表示忧虑:“可泽煜今晚喝了很多酒啊!就算雯雯能怀上,那也不能保证孩子就健康啊!”

  见她并没注意到自己话语中的漏洞,秦晋桓暗自庆幸,马上安慰:“对于姚辰华来说,泽煜能生育最重要,至于这个孩子健不健康那是后话,就算这个不健康,下一个总会健康,他家和蒋雯雯家都没有不好的遗传病史。”

  这话让穆语宽了心,转而祈祷:“希望雯雯今晚能心想事成啊。”

  “老婆,我也想心想事成。”他在她耳边坏笑,同时将手顺着她的肩下滑。

  她一口回绝:“不行!你今晚也喝了酒!咱的情况和泽煜不一样,必须保证宝宝的健健康康!”

  秦晋桓无奈起身。

  怕他身体难受,她又连忙安抚:“乖,为了咱的宝宝健康,忍忍吧。”

  “大不了取消今晚的造人计划。”秦晋桓从抽屉拿出把套套,嘻笑着唱起来,“来啊,快活啊,反正有大把套套。”

  才想到这一层,穆语失声而笑,故意将身子转过去背对着他娇嗔:“讨厌。谁要和你快活?”

  “你逃不掉的。”他将她扳转过来,像饿虎扑羊似的将她压在身下。

  夜半。

  穆语几次爬起来侧耳凝听。

  知道她在听什么,秦晋桓被逗乐了,将一丝未挂的她一搂入怀中:“傻瓜,嘉莱酒店的客房隔音效果很好的,别动静听不到把自己冻坏了。”

  “也不知道雯雯那边情况怎么样了。”

  “明天就知道了,先睡吧,明天我们还要去接小希出院呢。”

  穆语有些意外:“小希明天就出院?她完全好了吗?”

  “本来还要再住两天,但因为明天是除夕,爷爷希望一家人在一起吃个团圆饭。”

  “明天就除夕了?”

  “是的,你没看到你们单位写在大厅黑板上的放假及值班公告?”

  “没注意看。”穆语突然想起一件事,“如果从明天开始放春节假,那容队去临河县不得白跑一趟?”

  秦晋桓表示不解:“他今晚是去临河县?之前他不是派了人过去吗?为什么还要亲自跑一趟?”

  “因为案子出现了新的情况!”

  她遂把今天做亲子鉴定的事挑重点说给他听,末了解释,“我和容队怀疑李建云就是当年软禁冯老师的混蛋,因为冯老师的身体情况很糟,我们不能直接问她,容队暂时还不想让大家知道冯老师的往事,所以决定亲自去查。”

  秦晋桓显然有心理准备,倒也不吃惊她的话,只是叹息:“冯柒柒应该是冯如冰一直拒绝容剑的原因。”

  “我也这么觉得。”穆语跟着叹了口气,“容队说局里已同意到年后再重审李建云的案件,到时候我们要是再拿不出有力证据替冯老师辩护,只怕……唉。”

  秦晋桓并不同情冯如冰:“这不能怨别人,谁叫她自己不配合你们调查?”

  “冯老师有苦衷啊!换作我是她,为了女儿的幸福也可能会这么做。”

  “她舍弃自己的自由与前途担下杀人犯罪名,隐瞒柒柒不幸的遭遇,柒柒就一定能幸福?她想得未免太简单,做出的所谓的牺牲也未免太不值。”

  穆语再次叹气:“你有没有想过也许冯老师真的杀了李建云呢?”

  秦晋桓一怔,却也不意外:“这种可能性确实很大,所以容剑去取证李建云的龌龊行径以帮冯如冰减轻罪行?”

  穆语无奈点头,却又抱着一丝侥幸:“我更希望容队能找到证据证明冯老师的无罪。”

  “她有没有杀人只有她自己最清楚。”

  “是的,但是鉴于她目前的状态,我们不敢多问。”

  “那就等她状态稳定了再问。”

  “我们担心……”

  “你们别问,到时候让柒柒去问。”

  “让柒柒去问?!”

  “对。柒柒是她最大的顾虑,我们把她的顾虑打破,一切就好说了。”

  穆语听言沉默了。

  她不得不承认他的话有一定的道理,但她担心这样做会让不惜一切代价隐瞒冯柒柒身世的冯如冰彻底崩溃。

  “滴滴。”

  手机微信的提示音打断了她的思绪,爬起来摸过手机,点开微信,见蒋雯雯发来“小语在吗”四个字,她顿时很紧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