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良秦择穆:杠上法医鲜妻 > 第265章 谁在强词夺理?

第265章 谁在强词夺理?


  “干什么?”董悦芸十分不悦地看着挡着她去路的容剑。

  “你可以走,但她不能走。”说话时,容剑的眼角睨向了董悦芸身边的董宛卿。

  董悦芸不以为然地冷哼:“你没证据证明这件事儿是宛卿做的,就没权力随便限制她的人身自由!”

  因为有董悦芸撑腰和不时提醒,董宛卿此时也冷静了不少,跟着一脸无辜地伸出自己掉了一颗钻的左手解释:“虽然那只手套里的钻和我的看上去一模一样,但你不能光凭这个就断定我开过尹安然的车出去害人,安城用了这种钻美甲的女人多了去了,你随便找个女人多的地方在地上找找,肯定都能找到这种钻。”

  “光凭这颗钻确实不能证明什么,但如果我把证物换成这个呢?”容剑将一张打印出来的照片呈至她面前。

  照片是在监控画面中截取的,是一只很秀气的女人的手的特写镜头,女人手上那枚钻戒特别显眼。

  因为之前秦晋桓用手机出示过这张图片,所以此时的董宛卿虽然还有些慌,但表情明显淡定多了,脱口而出:“这不是我的戒指!”

  “是吗?”容剑满脸不信地盯着她。

  “当然!”董宛卿眉眼微闪,有些心虚地将问题抛给董悦芸,“不信你问我姑姑。我的饰都是我姑姑帮买的,我姑姑肯定没给我买过这枚戒指!”

  “这当然不是我们宛卿的戒指!”董悦芸瞅都没瞅就非常肯定地做了回答,“别什么杂七杂八的破玩艺儿都说是我们宛卿的行吗?”

  容剑淡淡一笑,随即拿出另一张纸呈给董悦芸看:“这是万佳购物中心的珠宝城给此戒指给出的鉴定结果,确定这枚戒指是两年前您在此珠宝城特意为您侄女量身定制的生日礼物。不知是否确有其事?”

  “什么?!”董悦芸脸色微色,劈手夺过容剑手中的照片和纸仔细查看,很快她将狐疑的目光看向了董宛卿。

  董宛卿结巴着回答:“这枚戒指确实是我的,但是,但是几个月前我不小心弄丢了。”

  “弄丢了?!”董悦芸勃然大怒,“我花了三十多万买的戒指你说弄丢就弄丢?”

  “姑姑,你听我解释,其实我也不知……”

  “够了!”秦晋桓冷冷地打断她俩,“既然确定这枚戒指是她的,开车撞小语的肇事司机又正好戴着这枚戒指,那就说明开车撞小语嫁祸安然的人就是她!子峻,报警!”

  “等等!”董悦芸才意识到自己搞错了重心,赶忙喊住秦晋桓,再次替董宛卿辩解,“阿桓,你刚刚没听到宛卿说吗?这枚戒指她早在几个月前就弄丢了啊,所以这也不能成为证明她害人的证据啊!”

  尹安然适时插话反驳:“她说丢就丢了吗?谁知道是真丢还是假丢呢。”

  董宛卿听言很生气:“尹安然,你少在这里落井下石,我丢了这枚戒指的时候还告诉过你好不?”

  董悦芸顿时听出了疑点,马上问董宛卿:“你这戒指具体什么时间丢的?又是在哪儿丢的?”

  “具体时间我现在记不清,大概是两三个月前吧,”董宛卿哽咽着应声,“有一次我去西海湾泡温泉,当时听人说泡温泉时佩戴钻戒可能会让戒托热、胀冷缩、造成钻石脱落,所以我就特意把钻戒取下来放进包里,然后连包一起放进衣物柜中。泡完温泉后我一时把钻戒的事忘了,等回家后才现原本放在包里的钻戒不见了,我特别心急,赶忙开车回西海湾找寻。不过因为衣物柜和更衣室连在一起,所以里面没有监控,根本不知道什么人动过我的衣物柜,而温泉负责方为推卸责任,愣说我的钻戒是在外面丢的,我为此还和他们大吵了一架。我怕您知道这件事儿后会认为是我没珍惜您送的礼物、从而以后再也不送饰给我,所以我瞒着不敢说出来。”

  “你这个猪脑子,连自己的……”

  “假如真的丢了戒指,你为什么开始不敢承认这枚戒指是你的?”容剑打断董悦芸的破口大骂,质问董宛卿。

  “我怕你们误会我啊!因为安然告诉我说撞穆语的人手上戴了一枚戒指……”

  “喂!我什么时候说过这种话?”尹安然立刻打断董宛卿,“我也是刚刚才知道撞穆语的人手上戴着这样一枚戒指好不?”

  “你,你明明说过的!穆语出车祸的事儿也是你告诉我的啊!”

  “穆语出车祸的事儿确实是我说的,这事儿是卞子峻问了我上午都在干什么后告诉我的,是吧?”尹安然看向一边的卞子峻,见卞子峻点了头,她才继续出声,“但是我根本不知道还有戒指这么一回事儿!”

  “你说谎!你明明知道!你……”董宛卿顿悟,愤怒又震惊地瞪着她喝斥,“原来都是你在陷害我!你故意透露这些给我听,目的是为了引起我的恐慌,让我前言不对后语,以引起他们的怀疑,让他们相信我是真凶!我指甲上的钻肯定是今天在办公室掉的,被你捡到后就利用这枚钻设计了这场车祸来嫁祸于我!不对,这场阴谋肯定是你蓄谋已久的!从我丢钻戒开始,到哄我染和你一样的色、烫一样的大波浪型,再到今天捡钻……不对不对,我指甲上的钻根本不是自己掉下来的,而是你拿工具抠下来的是不是?我就说我上午怎么会想睡觉!一定是你在我的茶水里下了**!算计好时间后,带着抠下来的钻扮成我的样子离开公司去撞穆语,然后嫁祸于我!再在这里揣着明白装无辜。穆语死了我尝命,你稳坐秦家少奶奶的位置,啧啧啧,你这个一石二鸟的算盘打得还真如意,想得比做梦都美啊。”

  “啪!啪!啪!”

  董悦芸一下一下鼓起了掌:“真没想到尹小姐的思维如此缜密,真是让人大开眼界啊!佩服!佩服啊!”

  尹安然无视董悦芸,学着她的口吻冷笑着嘲讽董宛卿:“真没想到董小姐如此擅长推理,当真是深藏不露啊!不当推理小说家真是可惜了!”

  随后她又看向秦晋桓,声音陡然软了很多,话里话外都透着满满的委屈,“姐夫,我向你誓我真的没有害穆语之心,今天上午我真的半步都没离开办公室啊,上午我真的头晕回休息室睡了很久,到中午吃饭的时候头都是晕的呢!对了!不信你可以问支秘书!她十一点左右来过一趟我办公室,当时我正好从休息室出来,脑袋都抬不起来,支秘书还问我怎么了来着。”

  “去,叫支秘书过来。”

  听到秦晋桓的话,卞子峻赶忙解释:“老板,现在已经晚上九点了,支秘书早下班回家了。”

  “那就打电话给她。”

  “好。”

  卞子峻立刻拨通支秘书的电话,开了免提,简单解释了几句后,直入正题,问她上午什么时候来的尹安然办公室,她来的时候尹安然和董宛卿都在干什么。

  对于今天生的事支秘书也已有耳闻,所以她回答时显得很谨慎,想了好一会儿才出声:“我大概是十一点过十分左右到的尹助理办公室,我敲门进去的时候,办公室里一个人也没有,我正想着是不是把资料直接搁尹助理桌上时,尹助理捂着脑袋从她休息室里走出来,我见她脸色不太好、头也有些乱,就问她怎么了。她说头很晕,刚刚睡了一会儿,我猜她可能是感冒了,劝她去医务室拿点感冒药吃。我们说话时,董经理从卫生间走了出来……”

  因为董宛卿之前任过食堂部副经理,所以大家都习惯喊她董经理。

  这时卞子峻插话:“她精神怎样?”

  “董经理吗?我觉得精神蛮好的,当时她手上拿着化妆袋,应该是补妆出来吧。”

  “她当时是什么型?”

  “型?”支晓茵想了想,“是像她平常一样披着的,头还有些湿,像是刚刚打理过的样子。”

  董宛卿的脸色已经变得很难看了,听到这话立刻抢声解释:“我补妆是因为我打盹的时候把妆弄花了,打理头是因为头有些乱……”

  程祥反驳:“就算打盹把妆弄花了,但头怎么会乱?”

  董悦芸立刻维护董宛卿:“她是长头,趴在桌子上睡觉肯定会弄乱型啊,弄乱了型再去打理一下很正常好不?你们男人不懂就不要瞎bb行吗?”

  “报警。”秦晋桓显然已经没了耐心,“是非黑白,让警方来定夺。”

  “姑姑!我不要进看守所!我不要坐牢!”战战兢兢的董宛卿抱着董悦芸哇地一下就哭了起来。

  “不哭不哭!姑姑不会让你坐牢的!阿桓,这事儿……”

  秦晋桓没理会试着缓和的董悦芸,冲容剑说了句“这事儿就交给你了”,然后快步出了尹安然办公室,然后一边给容缨打电话一边进电梯。

  为避免黄博出现在秦晋桓面前,卞子峻将他留下来配合容剑,然后带着翁云和程祥紧跟上了秦晋桓。

  得知穆语已经醒了,暂时状态还好时,两餐水米未进的秦晋桓,无视卞子峻吃饭的提醒,出公司就直奔博爱医院穆语病房。

  此时的穆语正半躺在床上,容缨端着个碗坐在床侧,正在喂她吃流质食物,看见秦晋桓进来,本来吃得好好的她骤然抿嘴。

  “我来。”秦晋桓立刻上前接过容缨手中的碗。

  容缨扭头看了眼穆语,见她神色淡然,没有一点激动的迹象,这才起身,放心出病房。

  秦晋桓舀起一勺汤汁轻轻吹了吹,又用唇微微碰了碰勺,确定不烫后,才慢慢送至穆语唇边,一边温柔出声:“来,张嘴。”

  穆语将脸别开,淡淡地问了句:“听说你报警了?撞我的人可能是董宛卿?”

  “嗯。”

  “这件事儿不可能是董宛卿做的!”穆语的声音很虚弱,但语气却十分肯定。

  //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手机版阅读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