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良秦择穆:杠上法医鲜妻 > 第270章 被践踏的深情

第270章 被践踏的深情


  “你们在干什么?”闻泽煜面无表情地站在办公室门口。

  容缨顿时有些慌乱,下意识地起身后退一步,与秦晋桓保持开了些距离,一边将起了水泡的双手呈给闻泽煜看,同时解释:“我的手烫伤了,拿不了筷子吃面,所以阿桓哥哥才喂我。”

  “是吗?”闻泽煜淡淡地问了句,目光瞟向了秦晋桓。

  虽然闻泽煜的出现让秦晋桓很意外,但他并没有像容缨那样惊慌,相反,他还为容缨的惊慌感到有些诧异。他放下调羹,慢慢地看向闻泽煜,用平静的脸色告诉他容缨说的是真的。

  闻泽煜微微闭了闭眼睛,同时弯了弯唇,脸上的笑容明显透着一抹冷意。

  “泽煜!你别误会!”

  他立刻反问容缨:“我误会什么?”

  “那个,我的意思是说……”

  “我没误会,你也不用多解释。我刚刚去探望了嫂子,顺便来看看你。”

  “这么晚还来看嫂子啊?嫂子应该还没醒吧?”始终没能将眉眼间的微闪隐藏的容缨,立刻顺着闻泽煜的话岔开话题。

  “没醒。”

  “她父母在陪她吧?”

  “嗯。怕她父母熬不住,雯雯过来换岗了。”

  “熬不住?可以叫护士的啊!我安排了……”

  “二老不放心别人照顾。”闻泽煜说这话时瞅了眼秦晋桓。

  本就已起身的秦晋桓,听到这话随即往外走。

  闻泽煜看着秦晋桓的背影对容缨说话:“你今晚好像不当班吧?”

  “不当班,我也准备回去了,柒柒还在我那边住着呢。”

  “冯如冰现在情况如何?听说昨晚摔伤了脚?”

  “脚的问题不大,主要是她现在的身体很虚弱,得好好调养一段时间。那个,我回去了,你呢?”

  “我去病房那边看看。”

  容缨隐隐有些不放心,遂改口:“这会儿柒柒也睡了,我回不回去都没啥。反正我也睡不着,要么和你一起去那边看看,走吧。”

  闻泽煜没迈步,而是似笑非笑地看着她:“你是怕我去质问阿桓还是担心我会对嫂子说什么?”

  心思被看穿的容缨显得有些尴尬,干笑着掩饰:“你又没误会我和阿桓哥哥,我没必要担心啊。何况我和阿桓哥哥本来就没有什么。”

  “你是未婚姑娘,他是已婚男人,你们在安城又都是有身份有声望的人,三更半夜单独共处一室万一被爱说闲话的人看见总归影响不好,以后还是尽量注意点分寸吧。”闻泽煜说这话时很认真,显得有些语重心长,对她的关心也赫然于色。

  虽然他的话让她心里有点不舒服,但容缨还是郑重地点了头,表示谢意。

  “已经凌晨了,回去早点休息吧,女人熬夜伤皮肤。”闻泽煜说完,深深地看了她一眼,然后径直往外走去。

  容缨跟着走至门口,定定地目送他离去。

  他对她的感情她从来都知道,但始终没有给过他半点机会,因为她心里喜欢的人从来都不是他。即便秦晋桓后来有了穆语,她仍没有退而求其次的想法,因为她觉得不喜欢就是不喜欢,感情不容许将就。

  此时的她心里有些忐忑。

  她以为闻泽煜看到刚刚那一幕就算不会大雷霆,也一定会厉声指责秦晋桓对她的亲昵,然后在她解释过后,他却显得格外平静,大大出乎她的意料。以她对他的了解,他此时的平静显得有些诡异。

  也许他只是彻底放下了对你的感情,所以才显得这么不在乎呢,你没听他说嘛,他是和那个一直很爱慕他的蒋雯雯一起来的,也许他已经移情别恋、喜欢上蒋雯雯了。

  这个自我安慰让她的心平静了很多。

  折身回办公室,准备拿包走人,无意中看到还搁在办公桌上的碗筷,她禁不住愣了愣,随即走至桌前,慢慢拿起调羹出神。

  这是他亲手喂她吃面的调羹。

  脑中晃过之前差点让闻泽煜误会的亲昵的一幕,红霞再次在她双颊晕开。

  她当然知道秦晋桓这么做完全没别的意思,仅仅是出于对她这个不是妹妹胜似妹妹的关心,以及对她为他及穆语所做的一切的感激。虽然她早就不下百次的告诫过自己不要再对他心存幻想,也当面告诉过他已放下对他的感情,但此时此刻此情此景还是让她抑制不住有了悸动。

  有些感情实在过于刻骨铭心,不是嘴里说放下、心里就能放下的。隐藏得实在太辛苦,虽然知道不应该,但偶尔还是忍不住让它小小地放纵一下。

  此时的她很想将调羹收藏起来留作纪念,不过苦笑过后,她还是将调羹扔进了碗里。

  她不是不经世事的小女孩,什么该做,什么不该做,她拎得很清楚。刚刚的小小的放纵已经很过分了,她不会允许自己再这样任性下去,因为她不想伤害别人,更不想让自己受伤。

  *

  这边,闻泽煜顺着走廊来到了穆语所在的vip病房前,见秦晋桓还站在外面,倒是有些意外,随即走了过去。

  “怎么不进去?”

  “小语醒了。”

  “嫂子醒了你不是更应该进去陪她吗?”闻泽煜盯着他。

  秦晋桓没应声,只是瞅着病房。

  “嫂子和你闹矛盾了?因为车祸的事儿?”见秦晋桓仍没应声,他又继续追问,“这件事儿到底是尹安然还是董宛卿做的?”

  秦晋桓终于收回目光:“这个问题你应该去问容剑,这件事儿已经交由警方处理了。”

  “那就是董宛卿做的了。”闻泽煜笑着试言,“如果是尹安然做的,你应该不会报警。”

  秦晋桓抽了抽嘴角,脸色有些冷:“我报警和是谁做的没关系,但凡伤害小语的人,我都不会让她好过。”

  “哦。”闻泽煜呵呵一笑。

  知道闻泽煜心里有疑问,但秦晋桓没作解释。

  这件事他不想和任何人解释,也不想听取任何人的意见。

  他不出声,闻泽煜也就没再追问这个话题,而是转言:“反正雯雯现在还没开学,不如让她暂时照顾嫂子几天,你先送穆家两位老人回去休息吧。”

  秦晋桓立刻婉拒:“我会着人送他们回去,不过不用劳烦蒋小姐照顾小语,我能照顾她。”

  “那,那我带雯雯先回去?公司明天还有一大堆事儿要做。”

  “好。”秦晋桓随即往病房走去。

  闻泽煜却没动脚步,只是用十分复杂的目光看着他的背影。

  自从他有接手慧铭集团的想法后,他就感觉秦晋桓与自己之间的距离越来越远。

  上次城南工人罢工导致公司要赔付江涛实业和和巫氏企业两家一大笔违约金,为维护公司利益,他准备去找丁江涛和巫智民谈谈,却被秦晋桓拦住了。当时他还以为秦晋桓不让他去是怕碰钉子,不想让他没面子,还挺暖心,一晚上都没睡着,一直在想怎么更好地替公司处理好这件事儿。不想第二天一大早江涛实业和巫氏企业就来消息,说同意让他们延期出货,一打听才知道是尹安然连夜去找了他们。深知尹安然最听秦晋桓的话的他,认定是秦晋桓不放心他、担心他去慧铭前带走擎天的老客户,顿时对秦晋桓失望极了。不过失望归失望,他并没有表现出来,只是从此以后事事对秦晋桓多留了一个心眼。也就从那时起,他越来越感觉秦晋桓对他有防备之心,不再像以前那样事事都交待他做,不经常说话说一截留一截,高深莫测,就像今天这样子。

  嗬。他笑得有些不屑。

  他在擎天集团的根基不浅,想要带走公司一部分客户那还不是轻而易举?

  当然了,最让他耿耿于怀的并不是公司的事,而是秦晋桓明明知道他深爱着容缨、却从来没有做过任何替他撮合的事,明明知道他不爱蒋雯雯、却还将他灌醉、让蒋雯雯上他的床。

  如果真如其所说的,让蒋雯雯上他的床是为了替他向姚辰华证明他是个正常男人,为什么不可以换容缨来证明呢?难不成秦晋桓现在又对容缨有想法了?所以拿蒋雯雯打他、将容缨留作己用?要不然为什么刚刚在办公室会有那么亲密之举?不管出于什么原因,他都觉得秦晋桓不应该对容缨做如此亲密之举,毕竟容缨对其的爱意是写在脸上的,这样很容易让容缨对其的爱泛滥成灾。

  他有时候真想不通女人为什么会那么贱,越爱她、对她越好的人她越不在乎,反倒喜欢屁颠屁颠地粘在根本不在乎她的人后面,让人挥之即来、弃之即去。

  爱一个人是多么痛苦多么卑微的事情,只有被爱才是最幸福的。与其让人如此践踏自己的深情,不如趁早放下,转身去享受被爱的幸福。

  至于这粉饰太平的兄弟友情……

  “你明天一早还要上班,咱回去吧。”

  蒋雯雯轻柔的声音打断了他的思绪,抬眸看见她满带关切之意的脸,他习惯性地弯唇作笑颜。

  母亲去世这么多年,他也收到过不少关心与微笑,不过他很清楚,只有眼前肯为他而改变的女人的笑容是真正自肺腑的。

  将蒋雯雯送回家他再折返自己家时,已经凌晨三点多了,他却没有半点睡意。将车停靠在路边,他拨通了一个熟悉的电话:“替我调查一件事儿。”

  //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手机版阅读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