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良秦择穆:杠上法医鲜妻 > 第273章 V587的女婿

第273章 V587的女婿


  “嗯?”秦晋桓顿住脚步看着卞子峻。

  “董宛卿今天三次向陈凯提出要见董悦芸,陈凯按照我们的指示,均同意帮她转告,过后再告诉她说董悦芸不肯来见她。她现在的情绪如您所预测的那样激动,在里面了很多次牢骚。陈凯今晚还会再安排同房间的人‘照顾’她,相信过不了今晚她就得崩溃。到时候陈凯会配合刘小凡他们进行审讯,一切都在按我们的计划展。”

  “很好。”秦晋桓脸上露出了赞许的笑容,随即又叮嘱,“不要掉以轻心,必须好好把握住这个机会。”

  “明白。”卞子峻神色凝重。

  “嗯。”秦晋桓正要走,突然想起一件事,又扭头问他,“黄博走没?”

  “走了,今天一早走的。”

  “没有我的命令不许回来。”

  “是。”

  待秦晋桓走远后,卞子峻才敢对被罚去非洲卖苦力的黄博的遭遇表示同情,但此时此刻他和翁云等人都不敢替黄博向秦晋桓求情,非常了解秦晋桓作风的他们深知现在替黄博求情非但帮不到黄博,还会连累黄博和自己,毕竟这次黄博。

  目前只有穆语能帮黄博,只是穆语现在的身体状况这么糟,和秦晋桓之间又有矛盾——卞子峻还不知道他们已和好的事,他们都不敢贸然去找她,只能过后再替黄博想办法。

  虽然知道卞子峻等人会对黄博去非洲一事难过,但秦晋桓还是装着什么都没看懂的样子走开了。

  他这么对黄博已经是念了旧情,否则绝不可能只是配非洲这么简单。

  来到穆语病房时,胡美玲正在喂穆语喝汤,见他进来马上起来打招呼。

  “好些没?”秦晋桓一边示意她坐下,一边微笑着上前问穆语。

  “医生说今天的状况明显比昨天好多了,不过还是不能掉以轻心,必要好好调养。”站在一边的穆子耀代穆语回答。

  “那就好。”秦晋桓听言很高兴,弯着腰笑眯眯地看着正在喝汤的穆语轻语,“要听医生的话好好调养呢。”

  穆语吞下一口汤才娇嗔他:“你别气我我才能好好调养。”

  感觉穆家父母的目光都像箭似的射到自己脸上来了,秦晋桓立刻陪笑:“我怎么会气你呢?疼你都来不及。”

  穆语没想到他会当着父母的话大咧咧地说这样的话,见父母在暗笑,她有些不好意思,马上剜了他一眼。

  怕秦晋桓尴尬,胡美玲马上向他扬扬碗和调羹:“阿桓啊,我们都还没吃晚饭呢,有些饿,要不你来喂小语吧?”

  边说边给穆子耀使了个眼色,穆子耀会意,立刻附和:“对对对,我也饿呢,肚子都快饿瘪了。”

  “好。”秦晋桓二话不说就接过了碗和调羹,一边喊守在外面的翁云,勒令他带两位老人去吃饭。

  穆子耀连连摆手:“不用不用,我们自己去医院食堂吃就行。”

  穆语顿时有些不乐意了:“爸,阿桓又不是外人,你和自家女婿客气什么?”

  “对对对,和自家女婿客气什么?”胡美玲笑成了一朵花,“女婿可是半个儿子呢,女婿说什么,我们就做什么,不要啰嗦。”

  说完就拉穆子耀往外走,快到门口时又回头,指着桌上的大号保温桶看向秦晋桓,“阿桓啊,这里面还有些饭菜,喂小语喝完汤,你和她再吃点饭吧,不过阿姨手艺不好,你就将就点儿。”

  “阿姨?”秦晋桓皱了眉,“难道不是妈吗?”

  “是是是,是妈,”胡美玲拍了拍自己脑门,“说快了嘴。”

  “行了行了,别说了,就你话多,再说小语的汤都得凉了。”穆子耀说话时,笑着将妻子拉到了门外。

  “你别瞎摆谱行吗?”穆语闷闷地扔给了秦晋桓一个大白眼。

  秦晋桓舀了一勺汤,轻轻吹了吹,呈至她面前示意她张嘴,一边表示疑问:“我哪里摆谱了?”

  穆语喝下那口汤,才带着埋怨语气继续出声:“麻烦你下次对我爸妈说话客气点好吗?不要老是一副高高在上的样子。”

  “我有高高在上吗?”

  “当然有啊,要不然我妈那么机灵的人也不至于在你面前连称呼都会说错。”

  秦晋桓汗颜着解释:“称呼说错那是因为我们之间接触得比较少吧?应该和别的没关系吧?”

  穆语撇嘴:“你把他们含辛茹苦养了二十多年的女儿拐走了,还和他们这么生疏,说来说去还不是因为你平常见他们少吗?唉,我估计我爸妈肯定在心里后悔当初答应帮爷爷撮合我们,他们要是找个普通人家的男孩做女婿,肯定会亮着嗓门和女婿说话,对女婿指手画脚的,女婿还得低眉顺眼地拿好烟好酒巴结他们,再怎么着也不至于像现在这样憋屈。”

  秦晋桓陪笑:“他们憋屈吗?我怎么不觉得呢?”

  “这女婿来头这么大,他们敢把憋屈写在脸上吗?”

  “行行行,我错了,都是我的错,来,张嘴。我回头低眉顺眼地拿好烟好酒去巴结他们总行了吧?”

  “你对他们说话还得轻言细语,和颜悦色,不能用祈使句!”

  秦晋桓失声笑了起来:“一句话用了两个成语,外加一个很专业的名词,我觉得我老婆不止能当法医,还能当语文老师啊。”

  “人家语文本来就不差好不?”

  “对对对,不差不差,很好很好,我老婆是最棒最聪明最优秀的!来来来,奖励一口鸡汤。”

  穆语被他满脸谄媚的样子也逗笑了,嗔笑着要接汤碗:“一口一口吃太慢了,我直接喝吧。”

  感觉汤确实不太烫了,秦晋桓便将汤碗给了她,一边起身:“医生说你可以吃饭,我给你盛饭。”

  其实在进病房前他就找值班的医生了解了穆语今天的身体情况,还打听了怎么帮她尽快把身体调养好,本来想给余中光打电话替她炖点补品,不过听翁云说家里已经送来了滋补汤,这才作罢。

  打开保温桶,看见里面份量足的饭菜,他才明白穆家父母所谓的要出去吃晚饭只是要把独处的空间让给他和穆语,想到有这么善解人意的岳父岳母,他禁不住笑了起来。

  “看看你岳父母对你多好啊,处处维护你,在我面前讲尽了你的好话,还要我让着你,”看穿了他的笑容的穆语撇嘴,“感觉我不是他们的女儿,倒好像是他们的儿媳妇。”

  “娘子放心,小生必定会把岳父岳母的好铭记于心,好生孝敬他们的!”

  “可得记着你说的话。”

  “要不要我写下来每天抄三遍?”

  “嘁,”穆语失声而笑,“这应该是雯雯的做法好不?我又不是老师,没罚学生抄写的习惯。”

  “他们俩现在相处得好像不错。”秦晋桓边说边给她喂饭。

  “不是不错,应该是很好,泽煜已经完全接受她了。你也吃。”穆语吞下一口饭后,将调羹往他嘴边送。

  她下午就醒来了,从翁云口中得知秦晋桓还在不远处的病房休息,刚刚见他过来头上还有水珠,马上猜到他是直接过来的,一定没吃晚饭,所以示意他吃。

  “是泽煜告诉你他完全接受了蒋雯雯,还是蒋雯雯告诉你泽煜完全接受了她的?”

  “是雯雯说的,她说泽煜对她很好。”

  “好表现在哪儿?”

  穆语想了想才回答:“她说她给泽煜会陪她看电影吃饭买衣服,大晚上的还会很耐心地听她讲电话,对了,还给她送过礼物呢。”

  “还有呢?”

  “还有?”穆语又想了想,然后摇了头,一脸茫然地问他,“还有什么?”

  “除了那天晚上泽煜喝醉酒,他们还生过关系吗?”

  一句话问得穆语有些害羞:“雯雯没说,我也没问——这种事儿也不好问不好说吧?”

  她突然意识到了什么,试着问道,“难道只有再生了关系才能表示泽煜是真的接受她了吗?”

  “那不一定。一个男人如果愿意碰一个女人,不一定是因为爱情,也可能是因为生理需求,但如果这个男人连碰都不愿碰这个女人,那一定说明他对这个女人没有兴趣,根本不可能真的接受她。”

  “那,要么等会儿我向雯雯打听打听?”

  “没什么好打听的,我们只能帮她这么多,其他就看缘份了。”

  “你还是觉得泽煜放不下缨缨?”

  “不知道。好了,不管那么多了,我们吃饭,饭凉了对胃不好。”

  穆语点点头,遂和他一起你一口我一口地吃着晚饭。

  吃完晚饭,秦晋桓收拾好后,坐在床侧和穆语腻歪着聊天。穆语昏昏欲睡时,敲门声将她惊醒了,她马上睁开眼,就见容剑从外面走了进来,她赶忙坐直身子惊问:“容队,你这么晚过来找我,不会是又出了什么大案子吧?”

  现在她和冯如冰都在医院,法医室只有聂云康一个人在,聂云康又要照顾他女儿,两边兼顾也很难。

  “没有,嫂子你别紧张,暂时天下太平,”容剑连忙解释,随即看向秦晋桓,“我是来找阿桓的。”

  穆语顿时狐疑地看向秦晋桓,一边问容剑:“什么事儿?”

  “没什么,就如冰的事儿我想找个人聊聊,正好阿桓也在医院,就过来找他了。”

  “冯老师她还好吧?”

  “还好。”

  “那她对你……”

  “嫂子,你休息吧,我和阿桓到外面谈谈。”容剑打断穆语后,给秦晋桓使了个眼色,然后快步出去了。

  “容队怎么神神秘秘的?难道……”

  “别瞎猜了,你先躺着休息休息,我很快回来陪你。”扶穆语躺下后,秦晋桓出了病房,跟着容剑来到了僻静的走廊尽头。

  “你到底想干什么?”容剑十分严肃地盯着秦晋桓。

  //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手机版阅读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