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良秦择穆:杠上法医鲜妻 > 第281章 忐忑的刑警队长

第281章 忐忑的刑警队长


  “什么急事儿?”穆语边问边接手机。

  “他没说。”

  她顿时不再看他,竖起耳朵听话筒,一边轻问:“容队?您找我?”

  “嫂子,帮帮我。”

  容剑的声音有些嘶哑,还透着烦躁,这让她心下骤然一紧:“又出事儿了?”

  “没没没,不是公事,是我自己的私事儿。如冰她不理我了。”

  “哦,”穆语的心这才松了松,“你来医院找冯老师了?”

  “没,我不是喝醉了吗?睡得昏天黑地,要不是小凡过来找我,我都不知道会睡到什么时候。我醒过来后看见手机上有如冰打给我的电话,我就给她回拨过去,但打了几个她都没接,我很担心,就给缨缨打电话,叫她过去看看,缨缨告诉我如冰十多分钟前去别墅把柒柒接走了,说是回家。所以我就直接到如冰家等她,本来想向她解释上午没接她出院的事儿,没想到她看见我像看见仇人似的,直接把我拒在门外,连解释的机会都不给我,还不许柒柒开门。她一定是气我上午没来接她出院,嫂子,我觉得有问题还是及时解决为好,但是如冰不听我解释,我不知道怎么办才好,所以给你打电话。我们的关系才好转一点点,就出了这样的事儿,我还真是浑啊!”容剑说完深深地叹了口气,懊恼之态赫然而现。

  “那你还在冯老师家门口?”

  “没,我在她家楼下的小花园里给你打电话。”

  “哦。”穆语想了想说道,“容队,冯老师今天打不通你的电话,你知道她有多着急吗?给顾局和刘警官都打过电话打听你的情况,要不是她腿脚不方便,她早出去找你了。”

  “是我不好,不该贪酒喝,我真是该死。”容剑又自责又懊悔。

  “现在说这话没用。容队,你知道冯老师不理你的真正原因吗?”

  “真正原因?”容剑诧异,“应该就是我没接她出院吧?”

  随即他又试探着问道,“也许是半天没联系上我让她担心了?”

  穆语听出他说后一句话中隐隐透着欣喜,不禁笑了,突然意识到不妥,又赶忙忍住笑,转了认真口吻出声:“容队,冯老师好像误会你了。”

  “误会我什么?!”

  “不过这只是我的猜测,我也不能断定冯老师心里是不是真的这样想的呢。”

  “你说,快说。”容剑显得迫不及待。

  “冯老师今天来病房找我问情况时,是一副非常担心你的样子,但得知你是因为昨晚喝醉了才没来接她时,脸色一下子就变了,我猜她可能……”

  “可能什么?”

  “她可能以为你改变了想法,以为你是借酒浇愁吧。”

  “借酒浇愁?改变了想法?嫂子,我听不明白,你能不能别拐弯抹角啊?”容剑越心急。

  穆语因为拿捏不定冯如冰的真实想法,所以说话时有些吞吞吐吐,把他们的对话听得清清楚楚的秦晋桓,接过手机替她出声:“冯如冰以为你嫌弃她才跑去喝得酩酊大醉的,把这事解释清楚,你们之间就ok了。”

  容剑无比震惊:“我嫌弃她?!这怎么可能?!!我爱她还来不及啊!”

  “你和我们说这话没用,找冯如冰说去吧。好了,小语要吃饭了,挂了。”

  “别挂别……”

  容剑的话还没说完,秦晋桓已掐断电话,耳朵正贴着手机的穆语见状有些恼,一边责怪一边伸手夺手机:“容队话还没说完你就挂电话,也忒不礼貌了吧?”

  秦晋桓迅将手机揣回口袋,一边随手指了指:“你不是饿了吗?饭来了。”

  穆语才注意到翁云提着袋子进来了,其实她之前说饿根本是想支开秦晋桓,并不是真的饿,所以这会儿她对翁云送来的东西丝毫不感兴趣,将手伸进他衣服口袋想掏手机,他立刻抓着她的手,正要说话,手机又响了。她马上甩开他的手将手机摸出来,见还是容剑来电,立刻接通,同时冲秦晋桓做了个噤声的动作。

  秦晋桓忿忿地瞪了眼手机,没再出声,而是径直走开。

  穆语也不理会他,一接通电话就自报家门:“容队,是我,穆语。你去找冯老师没?”

  “还没呢,我,我不知道怎么解释。”

  “啧!直接解释啊!把你昨晚喝醉的原因告诉她不就得了?”

  “我担心她不肯见我,不会给我开口解释的机会。”

  “你又没试,怎么就知道冯老师不会见你呢?也许她也正想听你的解释呢。”

  “真的吗?”容剑很不自信的声音中又透着惊喜。

  此时的他完全没有了刑警队长的威风,忐忑得像个刚刚恋爱的小男生。

  “试试呗,不行我们再另想办法,不过我觉得肯定没问题。万一她不肯开门,你就多敲几次门,把门敲响点,扰了邻居她总得把门打开。”穆语突然觉得自己很聪明,得意地对将饭端到了面前的秦晋桓抛了个媚眼,突然想到冯柒柒,马上喊住容剑,“对了,冯老师不是把柒柒接回去了吗?你可以让柒柒给你开门啊,进了屋见了冯老师的面那就一切好说了。”

  容剑顿时有些泄气:“缨缨怕脚还没完全恢复的如冰照顾不来柒柒,半道上又把柒柒接回来了。”

  “哦,那你就自己去找冯老师吧,按我的方法肯定行。如果不行再给我打电话。”

  “好,我试试。”受了穆语鼓励的容剑总算有了点信心,遂挂断了电话。

  “好了,总算可以吃饭了。来,张嘴。”秦晋桓将手机接回揣回口袋后,将一勺饭呈至她面前。

  她笑:“我突然又不饿了,要么你自己吃?”

  “已经到了晚饭时间,多少吃点儿。乖。”秦晋桓早就看穿了她想支开自己的想法,却也没在冯如冰面前驳她的面子,因为本身就快到晚餐时间了,就算穆语不叫他出去,一会儿翁云也会将家里送来的晚餐送进来。

  他之所以不配合离开,是因为觉得她身体状况还很不好,不想让她为别人的事多操心劳神,只是没想到冯如冰走了容剑又来了。

  肚子并不饿的穆语配合着吃了一口,随即抓过小勺改成给他喂饭:“老公,这几天照顾我你辛苦了,来,你也吃点儿。”

  “这是兰姨为了让你更好地恢复身体、特意为你搭配的营养晚餐,别辜负了兰姨一片心。”

  “我真的不太饿,你吃了不叫辜负兰姨,浪费掉才叫辜负兰姨呢。来,我喂你,张嘴。”

  她的声音温柔得不行,以致秦晋桓下意识地就张了嘴。

  “真乖,阿桓棒棒哒。来,再来一口。”

  她像哄小朋友似的口吻让他哭笑不得,轻轻在她脑门上敲了敲,随即夺过小勺的使用权。

  “诶!我真的不……”

  “多少吃点儿!你不吃的话我也不吃,就让它浪费辜负兰姨的好心得了。”

  “好吧,那我们一起吃,你一口我一口。”穆语呲牙,随即拉他坐好,然后掀掉被子挨着他坐,边吃边唱,“排排坐,吃果果,你一个来我一个,大家快乐笑呀笑呵呵……”

  秦晋桓笑着顺着她的节拍接着唱起来:“小弟弟,小妹妹,请你快点来……”

  “哇噻!你也会唱这儿歌啊?”穆语鼓着掌惊呼。

  正欢快唱着的秦晋桓像被突然惊醒似的,骤然顿声,连挖饭的动作也僵住了,原本挂着笑意的脸上随即被一种十分复杂的表情所取代。

  “怎么了?”穆语被他奇怪的神色吓了一大跳,“阿桓?”

  “没,没什么。”秦晋桓垂眸,用端饭的手将勺子夹住,然后改用筷子夹菜给她吃。

  穆语已看出他的神色不对,别开他伸过来的夹着菜的筷子,抓着他的手急问:“你刚刚的脸色很不对劲儿!告诉我到底怎么了?”

  “没事儿。吃饭吧。”

  “阿桓!”穆语有些不高兴,“你刚刚脸上的表情根本就是有事儿,为什么不告诉我?是不信任我还是……”

  “没有。”

  “既然不是不信任我,那就告诉我,为什么歌唱得好好你突然就变了脸色?”想到自己刚刚唱的是一儿歌,穆语突然有所感觉,随即试着问道,“你想起了你妈妈,是吗?”

  突然觉得这话不太妥,她马上又改口而问,“你刚刚是不是触景生情想起了咱妈?”

  若是换作平常,他肯定会就此事调侃她,不过此时他的注意力完全没在这上面,盯着她看了几秒后,垂眸颔:“我妈咪特别喜欢这儿歌,小时候听她给我唱的最多的就是这。每次唱完她都会问我……”

  见他停住了,她很好奇地追问:“问你什么?”

  他没接话,又垂了眸,将满筷子的菜塞进了嘴里重重地嚼着,明明吃进去的都是新鲜蔬菜,他却一下一下地用力嚼着,仿佛嘴里的菜和他有深仇大恨似的。

  穆语此时已猜到这儿歌触到了他埋藏在心底的痛处,没敢再问,而是张着嘴等他喂饭,想以为转移他的注意力。

  他没把饭往她嘴里送,而是紧拧着眉接上之前的话题:“以前每次唱完这儿歌我妈咪都会问我还想不不想弟弟和妹妹,因为她经常给我讲有个弟弟或妹妹有多好多好,所以每次我都会很高兴地点头,然后跑去给我……给秦文滔打电话,叫他回家,因为妈咪说只有他回家她才能给我变出弟弟妹妹。绝大多数时间秦文滔都会找借口不回来,要被我吵烦了也会回来那么一两次,不过每次回来都会不由分说将我妈咪狠骂一顿然后离开,他一离开妈咪就哭。再后来妈咪虽然还会经常给我唱这儿歌,却再也不向我提问了。”

  说到最后他变得咬牙切齿了。

  深知他对秦文滔的恨意,穆语怕他再说下去会恶化他们父子间的关系,正想劝阻他,这时有人匆匆进了病房,她扭头一看,顿时愣住。

  进来的正是秦晋桓深恶痛疾的秦文滔和董悦芸两人。

  //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手机版阅读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