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良秦择穆:杠上法医鲜妻 > 第284章 可悲的亲情

第284章 可悲的亲情


  秦晋桓这一去就直到第二天午后才回来,等得揪心的穆语一见他回来就爬起来问秦承希的情况。

  “小希没事儿了。”秦晋桓扶她半躺下,应声得显得云淡风轻。

  “你是答应了秦文滔的要求还是用了别的手段解决的问题?”

  “这事儿是爷爷处理的,我只是把小希送去了尚家。”

  穆语大惊:“你把这事儿告诉了爷爷?!”

  “秦文滔是他儿子,肯定得让他来解决问题。”

  “可是爷爷的身体怎么受得了啊?爷爷现在没事儿吧?”

  “好得很。你中午吃了什么?午饭吃了多少?”

  “秦文滔在爷爷面前没拿小希的性命作要挟?”

  他随即冷笑:“他不拿小希的性命作要挟,老头子怎么可能给他这笔钱?”

  穆语顿时大急,对他之前的轻描淡写极为不信任:“爷爷身体不好,秦文滔和小希又都是他最在乎的人,秦文滔拿小希的命要挟爷爷,爷爷肯定非常伤心,怎么可能会好得很?”

  “我没骗你,他现在在家好好的。”

  “那顶多只是表面上看着好好的,爷爷这么爱面子,对于他来说这教子无方的事是一件非常丢脸难堪的事儿,肯定不会把伤心失望写在脸上,他现在肯定是吞声忍泪催心剖肝!你这次做事太草率了!一点儿也没考虑到爷爷的感受!你赶紧让雷智过去给爷爷检查身体状况,还要让他二十四小时陪在爷爷身边!”

  “不用,雷智前天刚给老头子体检过,一切指数都正常。其实老头子的身体比你想象得好得多。”

  穆语顿时有些生气:“你别忘了爷爷是一个上了年纪的老人家!你这是典型的伤疤忘了疼好不?万一……”

  不想说晦气话说出来,她气呼呼地转言,“爷爷年纪这么大,总之仔细点不是坏事儿!”

  他给她倒了杯水,面带微笑地递过去,同时耐心解释:“我已经很小心了,但是你也知道这件事儿最终是要闹到爷爷那里的,否则根本没办法解决,因为最终决策权在爷爷手上。”

  “但是,但是你可以……”

  “但是我可以像董悦芸说的那样,主动要求爷爷把我名下的部分产业转给秦文滔?”

  “不是,我的意思是说你可以搞个假的转让书什么的先骗骗他,在不惊动爷爷的情况下把小希救出来啊。”

  虽然她不知道秦文滔到底要求秦晋桓给他多少产业,但她知道一定不菲,以她对秦晋桓的了解,别说这么一大笔资金,就是一毛钱他都不会乐意送给秦文滔。

  秦晋桓轻笑着摇摇头:“你太小看秦文滔和董悦芸的本事了。他们为达成目的,不惜拿小希作要挟,还在我们面前演了这么一出苦肉计,根本就是志在必得,既然这样,又怎么可能轻易上当?”

  觉得他的话有道理,穆语还是郁闷:“不管怎样,我都觉得你直接让爷爷来处理这事儿有些欠妥当。万一爷爷……”

  “事实证明没有万一,你要是还不相信我的话,等爷爷午睡醒来你和他接个视频看看不就什么都清楚了?好了,别纠结这事儿了,告诉我中午吃了什么?胃口还好吗?”

  “还好,兰姨做的营养餐我吃了一大半。小希现在怎么样?有没有受惊吓?”

  “秦文滔本来就是演戏给我们看,加上老头子及时答应了他的要求,他怎么可能真的对小希怎么样?”

  才想到正题,她马上紧张地问道:“你真的把你名下的产业让给了秦文滔?”

  如果真这样的话,那心里最堵的人应该是他,而她不但没安慰他,刚刚还各种指责他,那可真是……

  “老头子把他名下的产业进行了调整,按财产分配法让秦文滔拿走了其该得的那份。”

  “你.妈妈给你留的不在这范围内吧?”

  “这个他没资格分。”

  “哦,那就好。”她这才松了口气,刚刚的愧疚心理也减轻了几分。不过再想到爷爷可能会很难过,她有些忿忿,“他们俩用这种卑鄙手段分财产,以后还有脸面再见爷爷吗?”

  “他们以后都没有机会再见老头子。”

  “啊?!”她顿时魂飞魄散,“你,难道你把他们……”

  他哭笑不得地揽住她解释:“有你这个大警示牌在这儿,我怎么敢乱越雷池?”

  “那你怎么说他们没有机会再见老头子?”

  “在他们拿走这份财产之前,自愿签了老头子亲手拟写的一份协议书,同意和秦家断绝一切关系,从此与秦家各不相干,并立刻离开安城,永远不再踏入安城半步。”

  “这秦家人是指你还是……”

  “秦家所有人,包括小希和老头子自己。”

  “不会吧?他们为了钱连亲情都不要?”一问完穆语就感觉自己这话问得太蠢,立刻就噤了声,用无奈又同情的目光看着秦晋桓。

  秦晋桓倒是一脸所无所谓:“这样了断也好,省得老头子总牵挂他们,对小希对我都好。”

  “是啊,”穆语带着惋惜的样子叹了口气,“省得他们总明里暗里对小希指手画脚,还各种觊觎你名下的产业。他们现在已经走了吗?”

  “走了。齐瀚送他们上的飞机。”说完他笑着转移话题:“你午休的时间到了,躺会儿吧。”

  他不想告诉她秦文滔和董悦芸在公司总背着他使坏的事,也不想告诉她他早就想将他们踢出公司的事,当然更不会告诉她今天的结果就是他想要的结果。

  母亲去世后,他对秦文滔和董悦芸简直恨之入骨,不下千回想过弄死他们,现在让他们以这种方式离开安城,对于他来说已经是心软得不能再心软的事了,为了说服自己这么做,他着实费了不少时间和精力。其实只有他自己深知他对秦孝挚的冷漠只是写在脸上的,这么多年来,如果不是为了秦孝挚和秦承希,他早就收拾了那对害得他母亲早逝的贱人。

  终于不用再看到那对恶心的贱人了。一切都结束了。

  他在心里对自己微笑。

  由他扶着躺下的穆语没注意他的神色,还在心里闷闷地对秦文滔两人不耻行为进行谴责。

  “你乖乖休息,我三点钟有个很重要的会议,开完会我再来陪你。”

  “不会开到很晚吧?要不要我等你一起吃饭?”

  “可能会晚一些,今天的会议内容有些多,如果六点半我没来你就先吃吧。”

  “好。”

  秦晋桓抬手看了看表,见已经快两点了,他遂起身:“我还需要准备些东西,得走了,你好好休息,按时吃药,乖乖等我回来。”

  穆语点点头,躺在床上目送他离开后,转视天花床呆。

  秦文滔为了利益竟然不惜舍弃那么爱他的老父亲以及唯一的亲生女儿,他对亲情冷血程度绝对不比李建云浅。

  想到虽然穷却始终把自己捧在手心里的父母,她突然觉得生长在富户之家的秦承希和秦晋桓都很可怜,幸好他们还有秦孝挚这棵大树倚靠,要不然还不知道等待他们的命运会怎样。

  看多了宫斗宅斗剧,本以为残杀是兄弟姐妹之间才有的事,没想到父子父女之间的厮杀也不逊色,她禁不住长叹了一口气。

  此时的她莫名出生了一种惶恐。就算她和秦晋桓能怀着一颗包容慈爱的心对待他们的孩子,但也不能保证将来他们的孩子不会像电视剧里的人一样为了家产斗得你死我活,无情地将亲情撕碎。

  她是家里的独生女,自小渴望有兄弟姐妹相陪,连亦涵哥筱恬姐都叫得那么甜脆,和秦晋桓正式在一起后,就算爷爷和父母不催,她也有为秦晋桓多生养几个的想法,现在她第一次对自己的想法打退堂鼓。

  也许真的只能……

  敲门声打断了她的思绪,以为进来的会是医护人员,却没想到是容剑和冯如冰。

  “容队,冯老师,你们怎么来了?”她很高兴地坐起来。

  “嫂子你小心点儿!可别碰着伤口!”容剑提醒穆语时,手仍紧紧地扶着腿脚不方便的冯如冰。

  “我没事儿。”见冯如冰很自然地让容剑扶着,知道他俩已和好,穆语很高兴,一边冲外面喊,“程祥,快进来帮倒杯水!”

  “不用不用!”容剑大声冲外面囔罢,又看向穆语,“嫂子,又不是外人,你不用这么客气,其实我和如冰过来是想找你讨论一些事儿的。”

  “讨论事儿?”穆语反应过来,“你是指那三起变.态凶杀案?”

  容剑点头:“如今已确定李建云的案子和如冰没关系,鉴于这三起案件的共同,我们可以并案调查。目前我们还没找到甘武林夫妻,不能确定孙美兰几年前有没有去过华城,不过李建云虽然去过华城,但经过我们各方走访并没有现他和赵永利在华城有交集。你之前猜测凶手之所以把他们仨定为作案目标,可能是因为他们仨之间的某个交集与凶手有关系,如果你的猜测是正确的话,我觉得这个交集不在华城,应该在安城。所以我觉得我们的调查重心还是应该放回安城。”

  “我们在安城又不是没调查过,不是什么都没现吗?”

  穆语的话让容剑有些泄气:“肯定是什么细节被我们遗漏了,所以我们才显得这么被动。第三起凶杀案已经过去快两个月了,我真担心……”

  他没说下去,只是重重地叹了一口气。

  穆语和冯如冰都明白他的担心,顿时神色都变得十分凝重。

  一直没出声的冯如冰轻声插话:“到现在为止,我们对这个隐藏在背后的凶手完全不了解,但凭我的直觉这个案子一定还没完,很快就会出现第四个死者,所以凶手一定还在安城。我们不防通过这三起案性的共性来推测推测第四个死者可能是谁。”

  这话让容剑眼睛一亮,不待他出声,穆语已抢先接了冯如冰的话:“从前面三起案件的共性来看,凶手要制造的第四起杀人案中的死者肯定也是与擎天集团有关联的人,这个人在道德品质方面一定有让人不耻的地方。”

  说到这她有些无奈,“不过如果不是深入调查,我们谁也想不到赵永利和李建云是那么可恨的人,所以如果想通过品德方面的缺陷去现第四个死者,我觉得就算耗费人力物力也不一定能查出线索,毕竟‘坏’字都不是写在脸上的。”

  冯如冰像是很有感触似的叹了口气:“这个凶手虽然作案手法极其残忍,却不见得比这几个死者坏。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他这是为社会清除渣滓。”

  “是啊,我有时候也有这种感觉。”穆语附和。

  她很想调侃一句“你俩能解除心结走到一起还多亏了他的嫁祸呢”,想想还是忍住了,毕竟这种场合说这种话不合时宜。

  冯如冰没注意她的神色,继续分析:“他对我的嫁祸很到位,说明他认识我,或者一直在暗中关注我,能有这样机会的人……”

  容剑的手机铃声打断了冯如冰的话。

  “是小凡。”容剑边说边接电话,表示不影响她们的讨论。

  “能接触我的人……”

  “什么?!怎么会出这种事儿?!”容剑勃然变色,猛地站起来。

  //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手机版阅读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