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良秦择穆:杠上法医鲜妻 > 第285章 疯狂的女人

第285章 疯狂的女人


  “生什么事儿了?”穆语和冯如冰同声惊问。

  “赶紧布控!我马上回去!”容剑说完边挂电话边冲冯如冰说了句“你先在这儿呆着,回头我让人来接你回去”,然后往外飞快。

  “容剑(容队)?生什么……诶!”病房里留下穆语和冯如冰面面相觑。

  半晌,穆语问冯如冰:“到底生什么事儿了?”

  冯如冰茫然地摇摇头,眼神中露入出一丝惊惶:“难道就被我们说中了?”

  穆语虽然也有所猜测,却仍是一副不敢相信的样子:“不会吧?这么快!”

  冯如冰叹了口气:“也不知道这次死的是哪个。”

  “不对!肯定不是这事儿!咱两个法医都没去,怎么会是凶杀案呢?肯定是有别的状况。”

  觉得穆语的话有道理,冯如冰愣了愣,随即转言:“也许局里找了云康呢?”

  瞅了瞅冯如冰的脚,又瞅了瞅自己的病房,觉得很有这种可能性,穆语一时有些沮丧,悻悻地捶了捶床。

  冯如冰的脚伤还没完全好,行动很不方便,容剑肯定不能让她出现场,至于还躺在床上的自己……就算自己想去,秦晋桓爷孙肯定也不可能同意,毕竟自己的身体离完全康复还有一段时间。

  她突然恼起董宛卿来了。

  董宛卿是把她害成这样的罪魁祸。

  不不不,目前看来真正的祸应该是秦文滔和董悦芸才对。她突然觉得让他们带着那么一大笔钱离开安城去别的地方潇洒快活太便宜他们了。

  咦?不对!假如真的祸是他们,警方怎么没追究他们的责任?

  难道……

  她心里有了狐疑。

  想了想,她试着问冯如冰:“冯老师,有关我车祸的事情您都有耳闻吗?”

  见冯如冰点了头,她马上追问,“真的是董宛卿做的吗?”

  “董宛卿没有亲口承认,不过从目前所掌握的证据来看,应该错不了。”

  “那就是说,已经定了她的罪?”

  “差不多了。只等她交待那枚钻戒的下落。”

  “哦。那个,冯老师,您知道秦文滔和董悦芸离开安城的事儿吗?”

  “他们离开了安城?去哪儿了?”

  “走了。”穆语含糊而应。

  此时她才意识到爷爷和他们断绝关系并将他们逐出安城的举动看似无情,其实还是护犊心切,爷爷一定看出了或查出了她的车祸与他们有关,否则不至于如此决然。她也有一万个理由相信爷爷已经暗中替他们打点好了一切,她的车祸将与他们扯不上半毛钱关系,所有的罪名都将归于董宛卿头上。

  她突然很同情董宛卿这个即将深陷牢狱之灾的替罪羊,也为爷爷的苦心叹惋。

  秦文滔一次又一次地伤爷爷的心,虽然爷爷口里一次又一次说着决绝的话,但最终还是一次又一次地维护着他。小希以前那么听他们的话、那么孝顺他们,他们却舍得拿小希的命作要挟换取自己想要的利益。

  同样是父亲,身体里流着同样血液的父亲,对待儿女的态度却是天壤之别。

  她突然想起秦孝挚曾有一次对她说的话。

  秦孝挚说秦文滔之所以会变得这么自私狭隘,都是因为他曾经对秦文滔过度溺爱和纵容,他现在为秦文滔收拾的所有的烂摊子都不过是弥补自己当初教训失败的后果,这是他应该为自己的孩子负的责任。秦孝挚甚至还把秦晋桓的幼年丧母和叛逆以及秦承希的痛苦经历的所有过错都归咎到了他自己头上。

  当时她只感觉到了爷爷说这话时的无奈,此时她才知道那不叫无奈,是痛心,是万分不甘又无法逆转的痛心。

  “他们这个时候离开安城,是不是说明你的车祸可能和他们有关?”

  “嗯?你说什么?”

  被冯如冰打断思绪的穆语明明听清楚了,却装出一副迷茫神色,她想试探试探冯如冰知道多少。换句话说,她是想知道容剑知道多少。

  “应该和他们没关系,我只是随便问问。”冯如冰其实也是试探,随即笑了笑。

  穆语反问:“你觉得和他们有关系吗?”

  “从我们掌握的证据来看,没有关系。如果真有关系,警方肯定也不会让他们离开安城。”

  冯如冰滴水不漏的回答让穆语无话可说,两人一时都没再出声,病房里顿时显得有些沉闷。

  半晌,还是穆语打破了沉默:“也不知道到底生了什么事儿让容队这么紧张。”

  此时的冯如冰倒很平静:“应该很快就能知道。”

  话音刚落,穆语的手机响了,见显示的是尹安然来电,她十分意外,脑子里立刻各种猜测尹安然打电话要说什么。

  冯如冰见她迟迟没接电话,只道自己在这不方便,很识趣地说了句“我去下洗手间”,然后艰难地起身。

  “没事儿没事儿,冯老师您坐着,不碍事儿的。”穆语看懂了冯如冰的神色,一边摆手一边快接通电话,淡淡地“喂”了一声。

  “穆语?”电话好头传来一个女人低低的声音。

  “是的。打电话给我干什么?”女人的声音有些熟悉,受惯性思维限制的穆语也没多想就冷声质问,语气很不善。

  “我不是尹安然。”

  “不是尹安然那我挂了。”

  “我是董宛卿。”在穆语挂电话前对方飞快自报身份。

  “董宛卿?!”穆语非常吃惊,“你怎么出来了?!”

  “我出来了你很失望吗?”董宛卿在电话那头冷笑。

  冯如冰听到穆语的话,马上向她招了招手,随即用唇形说了“她不可能出来”几个字。

  穆语会意,马上反问董宛卿:“你出不出来与我没关系,说吧,打电话给我干什么?”

  “当然是想见见你这个老朋友了。我在尚品佳宅18栋二单元等你,不见不散。”

  “抱歉,我没空。拜拜。”

  “尹安然在我手里。”

  假装要挂电话的穆语听到这话大吃一惊,马上反问:“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就是字面上的意思了,我相信穆法医已经听懂了。”

  联想到容剑之前的反应,此时的穆语立刻反应到董宛卿应该是借什么机会逃出了看守所,趁机绑架了尹安然。

  “穆语,你是法医,就是公安系统的人,作为一个警务人员,你怎么能眼睁睁地看着人质死在罪犯手里呢?你不是一向都是一个非常称职的法医吗?原来你所谓的称职不过都是徒有虚名啊?你是靠陪、睡混进公安系统的吗?”董宛卿说完尖声笑了起来,笑声中无一不透着对穆语的讽刺与蔑视。

  因为不知道董宛卿意欲何为,穆语没有轻易被激怒,而是紧张地质问:“你挟持尹安然到底想干什么?”

  “不干什么啊,我不是说了吗?我只想见见你,咱不是老朋友了吗?快来快来,我在安然家里煮好了咖啡等你呢。”

  此时的冯如冰已小心翼翼地挪到了穆语身边,贴着她的手机一起听通话内容,听到这话立刻摇头,示意穆语不能去。

  穆语当然也知道个中危险,所以也没有应声。

  “怎么?不敢来?怕我吃了你?嘁,你好歹也是公安系统的人,解剖刀又耍得那么溜,还有几下三脚猫功夫,竟然怕我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弱女子?你这也忒丢你同行的脸面了吧?”见穆语仍没应声,董宛卿也不勉强了,转了云淡风轻的笑声,“你不来也罢,那我现在就捅死尹安然,看你以后还有脸面以还人公道的法医自称。拜拜。”

  “诶诶!等等!”穆语急声喊住她,“尹安然真的在你手上?”

  “这还会有假?你不信的话我现在给你接通视频电话,等着。”电话被挂断,很快就转了视频电话打过来。

  穆语很紧张地看了眼冯如冰,冯如冰会意,偏了偏身子,一边悄悄给容剑信息。

  视频电话接通,穆语果然看见了尹安然。

  只见尹安然不但手脚被绑得死死的,嘴巴还被胶带封住,一双含着泪水的大眼睛正惊恐地看着画面,拼命地向她又点头又摇头,嘴里还着急促的“呜呜”声,显然是在向她求助。

  “看到了吧?我没骗你吧?”

  镜头一转,董宛卿带着狞笑的脸出现在了镜头中,镜头很快又是一转,再次转到尹安然脸上,这次她脸上多了一把锋利的水果刀,同时响起董宛卿尖锐的笑声。

  “穆语,你来不来?不来的话我就……”说话时她手中的刀用了点力,尹安然雪白的脸上骤然出现了一抹殷红,尹安然全身也跟着抽动起来,眼泪越簌簌往下流,痛苦与惊恐之色赫然入眼。

  “住手!”知道董宛卿不是闹着玩的,穆语迅直起身子喝止。

  她的话一出口,那把还沾着血渍的刀在尹安然脸上擦了两下后就从镜头中消失了,镜头同时跟着一转,转到了一张小圆桌上,只见桌上摆着三个精致的咖啡杯,还有一壶冒着热气的咖啡。

  “趁咖啡还热着过来叙个旧吧,凉了就不好喝,会影响我心情的,我心情不好尹安然就死定了。”

  “你别乱来!我马上过去。”

  “很好!不过快点哦,我从来没有耐心等人。”董宛卿说完就挂断了电话。

  “等等!”冯如冰一把抓住要下床的穆语,“听听容剑怎么说!”

  说话时她已拨通容剑的电话,容剑急切的声音立刻就传了过来:“董宛卿半小时袭警逃跑,刚刚得知她挟持了尹安然,她现在的情绪很激动,很有可能会做出什么疯狂之举,所以嫂子你不能应她的约!”

  穆语反问:“那我们眼睁睁地看着她弄死尹安然吗?”

  “这……总会有办法的,总之你别来。你出了问题我们警局都担待不起啊!”

  知道这才是容剑顾虑的关切,穆语目光坚定:“虽然董宛卿挟持的是我非常讨厌的一个人,但此时此刻对于我来说尹安然只是一个普通老百姓,而我是公安系统的人,我们作为公安系统的人永远都得站在危险的最前面,不是吗?”

  大概意识到自己的话说得太吓人,她马上又放缓语气转言,“再说了,不是还有你们吗?你们肯定会想办法保护我的,不是吗?你们赶紧布控好,我马上到现场。”

  说完她穿好鞋套上外套就往外走,紧张的冯如冰紧攥着手机立刻一拐一拐地跟上。

  //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手机版阅读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