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良秦择穆:杠上法医鲜妻 > 第288章 以身试险

第288章 以身试险


  “小语!”秦晋桓一把没抓住穆语,马上想冲上前拉她。

  “站住!”董宛卿拽住穆语额头,尖刀迅抵在了她腰间,同时厉声喝止秦晋桓,“后退!”

  秦晋桓早变了脸色,陡然止步:“你别乱来!”

  “不想我乱来就给我退!后退!都后退!”董宛卿吼叫时晃了晃拿刀的手,吓得秦晋桓飞快连退了几步。

  “再退!都给我退到门边去!”

  “你说了我过来就放过他们!”穆语完全没有反抗,挺直着腰板,眼角睨着那刺眼的尖刀胆战心惊地提醒。

  “你还真是够伟大,够婊。”董宛卿笑得十分不屑。

  “你这是说话不算数吗?!”穆语并不介意她骂自己,但很气愤她的言而无信,“那个孩子和你无怨无仇,你何苦这样对他?有什么冲我来!”

  “小语!”秦晋桓生怕已被董宛卿控制住的穆语激怒董宛卿会受伤害,连声提醒她。

  穆语有些愧疚地看了眼他,又迅将注意力转到董宛卿身上,带着乞求口气再次出声:“孩子是无辜的,放过他吧。要泄恨冲我来。”

  “行,我答应你放过那小孩。”

  “还有尹安然。”穆语说话时眼角瞟了眼满脸血污、满目惊恐的尹安然。

  她对尹安然向来没有好感,不过自己既然此时已经冒了险,那就必须连尹安然一起救,她觉得这是她的职责所在。

  董宛卿冷笑了一声,倒是答应了,但还是不忘瓮声瓮气地嘲讽穆语:“你的伟大还真是乎了我的想象,我还以为你不会管这个女人的死活。你就不怕我把你弄死了,成全了她和你老公?”

  穆语深深地看了眼秦晋桓,语气显得很平静:“如果我死了,她能替我照顾阿桓,未尝不是好事。”

  这话让秦晋桓火冒三丈,但碍着眼前紧迫的局势,他什么都没说,只是紧抿着嘴盯着董宛卿手中那把抵在穆语腰间的尖刀。

  董宛卿听言却再次冷笑起来:“你比我想象中的婊多了!既然这样,那我就成全你。”

  说完她看向没有依她所言退到天台入口的秦晋桓勒令,“想要救你心爱的小情.人就带你的人都退门口去。”

  知道她说的小情.人是指尹安然,秦晋桓脸都气红了,如果不是穆语在她手上,他能一脚将她踹飞。

  “听到没有?”董宛卿陡然提高音量,同时狠狠地拧了把穆语的胳膊。

  “嘶——”穆语痛得倒吸一口气,腰身却始终没敢乱动半分,因为董宛卿手中那把尖刀始终紧紧地贴着她的腰间。

  秦晋桓戟指怒目,却又毫无办法,只得恨恨地带着卞子峻等人一起后退到天台入口。

  “都进去!”

  无奈之下,秦晋桓和容剑让众手下都退进了楼道,他俩则站在入口紧紧地盯着董宛卿。

  董宛卿这才满意,微微弯腰,捡起之前被她捡在长椅上的另一把尖刀,慢挪至尹安然身边,划断了捆绑着她手的绳子。这个过程她十分谨慎,眼睛不时瞄向秦晋桓和容剑,抵在穆语腰间的刀始终没有离开半分。

  接着她又划断了绑着小孩的绳子。

  眼瞅着还在昏迷中的小孩小小的身体软软地滑下来,生怕小孩摔到冷硬的水泥地面上,穆语惊呼着想上前扶他。

  “不许动!”董宛卿迅扔掉那把刀,一手紧拽住穆语,同时厉喝,“敢耍花招我捅死你!”

  “我没,我只是想……”见尹安然已适时抱住小孩,穆语便没再说下去。

  尹安然什么话都没说,抱起小孩就飞也似的跑向了天台入口。

  “看见没?情敌就是情敌,就算你拼了命救她,她也不会说半句感激你的话,”董宛卿一边嘲讽穆语一边将她往天台边沿带,“她肯定在心里祈祷我立刻捅死你,不,不是祈祷我捅死你,应该是祈祷我们俩同归于尽,毕竟我也爱着她爱的男人,也算是她的情敌,一次性将所有情敌都解决,那是多么痛快的事情啊。”

  穆语却不认同她的看法,淡淡地笑道:“你以为我们俩死了她就没有情敌吗?你不是不知道有多少女人觊觎秦家少奶奶这个位置。”

  “这么说来秦家少奶奶也不是好当的?”

  “是的,你看我最近的遭遇就知道了。”穆语苦笑,“好几次都差点丢了性命,眼前还生死未卜,说来说去都是被秦家少奶奶这个身份害的。如果可以选择,我情愿这辈子不认识阿桓,不当这个人人羡慕的秦家少奶奶。”

  “得了吧,你就少在我面前得瑟了。你如果真的不想当这个秦家少奶奶,你大可以把这个位置让出来。”突然想起什么,董宛卿又冷笑了起来,“你是不是要说是爷爷和阿桓逼着你当这个少奶奶的?啧啧啧,你真的……喂!站住!你想干什么?!”

  “我不想干什么。”去而复返的尹安然用衣袖擦了擦脸上已然凝滞的血渍,同时瞟了眼眼中同样写满惊诧的穆语,“我不用她救,我不要欠她的人情。你把我绑起来吧。”

  穆语顿时有些气恼,正想开口,董宛卿已先骂出了声:“你神经病啊?脑子有坑啊?”

  “我就是脑子有坑,我情愿死也不要欠这个女人的人情。看见她我就恶心。”尹安然再看向穆语时,眼里射出了恨毒之意,“本来我姐夫特别特别疼我爱我,一直把我捧在手心里呵护,因为你的出现,打碎了我生活中的一切美好。是你这个不要脸的女人蛊惑了我姐夫的心,蒙蔽了他的眼睛,唆使他对我不闻不问不管不顾,他现在已经彻底放弃我了,完全不把我当一回事儿了,你满意了吧?”

  此时的秦晋桓他们都站在天台入口,而她们则已到了天台最东边靠过栏杆的位置,加上她们说话的声音并不是很大,所以此时她们的对话他们完全听不到。

  尹安然言辞非常激动,甚至连眼泪都出来了。

  “你也是个可怜的女人,”董宛卿很同情地看着尹安然叹气,同时用同样恨毒的目光盯着穆语,“如果不是因为你出现,姑姑早让我坐上了秦家少奶奶的位置,我也不至于到头来被她这么无情地抛弃!说来说去都怪你这个女人!你就是祸害!”

  “对,她就是个祸害!”尹安然横眉怒目地附和,“没有她,一切都好好的,她一出现,什么平衡都打破了!如果不是因为她仗着怀孕在秦老爷子面前各种撒娇,秦老爷子也不会有把秦家产业都留给她孩子的想法,如果秦老爷子没有这层想法,你姑姑姑父也不至于这么急切地用这种办法对付她,也就不至于牺牲你来保全他们自己。”

  “你胡说八道!你……”

  “闭嘴!没你说话的份!”尹安然冷冷地喝住穆语,再次看向董宛卿出声,“宛卿,其实你姑姑姑父是很爱你的,丢车保帅也是万般无奈之举。我听说他们其实想过很多办法想救你一起走,就是因为这个女人在我姐夫和秦老爷子面前各种挑拨唆使加百般阻挠,寻死要活,把你姑姑姑父逼到了泥菩萨过河、自身难保的境地,他们才自顾不暇地离开安城的。”

  “你胡说!我根本就没有……”

  “真的吗?我姑姑姑父真的想过很多办法救我吗?”董宛卿无视穆语的话,又不信又带着期待之色看着尹安然。

  “都到了这种时候,我有必要骗你吗?”尹安然信誓旦旦,“你在里面当然不清楚这件事儿,但我在外面可是清楚得很啊。”

  “我真的误会姑姑姑父了吗?”董宛卿哽咽着喃喃自语。

  “是的!你误会了他们!你应该很清楚在安城秦晋桓一手能遮天,你姑姑姑父那点人脉在他面前根本使不上力气,他们都是心有余而力不足啊。”

  “我就说我姑姑不会这么无情地抛弃我!”董宛卿非常愧疚地哭起来,“姑姑辛辛苦苦养我这么大,我竟然还怀疑她,还这么对待她,我真是太……”

  “这不能怪你,说来说去都怪这个女人啊。”

  “对!就是她!”董宛卿攥紧了抓着穆语胳膊的手,疾蹙额,“你才是万恶之源!今天不将你挫骨扬灰就解不了我的心头之恨!”

  “你别听她挑拨!你姑姑的事儿根本和我没关系!”

  此地的穆语才知道尹安然去而复返的真正用意,但处境险恶的她已顾不上谴责尹安然的卑鄙,因为她已明显感觉到了董宛卿情绪的波动,连连解释。

  “你以为我是秦孝挚和秦晋桓那两头唯你话是听的蠢驴吗?”董宛卿狠狠地擦了把眼泪,又迅拽住穆语的胳膊,同时将刀尖往她腰间挤了挤。

  虽然穿的衣服不薄,但穆语还是感觉到了腰间的痛意,本能地伸手握住刀刃,腰间的痛意骤然减轻,随之而来的是手掌的巨痛,她想有所动作,却被董宛卿厉声喝止了:“你要敢再动半分,我立刻捅死你!”

  “宛卿,你……”尹安然突然捂住了嘴,没再出声。

  “安然,你不是也很恨她吗?”

  “恨啊,当然恨!”尹安然不明白董宛卿为什么要这样说,一边接话一边诧异地看着她。

  “既然你也恨她,那你去把那把刀捡过来。”

  “哦。”尹安然带着狐疑跑去把另一把尖刀捡过来。

  “既然你也恨她,那我也给你一个解恨的机会。”董宛卿叫尹安然过来。

  尹安然此时已明白她的意思,脸色骤变,握着刀的手开始抖。

  “你最心爱的姐夫已经完全不在乎你了,你也应该对他死心了。别以为他是什么好货,你姐姐可是因为他而丢的命,但凡他还有半点良心,都应该好好疼你爱你一辈子。可他除了把你伤得一无是处,还为你做过什么?与其委屈求全地看别人风流快活,倒不如把这一切都毁了来得痛快!穆语死了就是报复渣男最好的方式!”董宛卿越说越兴奋,猩红的双眸泛着复仇的疯狂,“来啊!动手啊!”

  尹安然显然被说动了,紧握着刀死盯着穆语,一步一步上前。

  “弄死她!她死了秦晋桓这辈子就休想再快乐。”董宛卿狞笑着将穆语往前推了一步。

  穆语腰间和手掌间都在汩汩冒血,她却不敢乱动,因为只要一动,董宛卿那把刀必定会立刻捅进她的身体。她惶恐地看着举着刀慢慢靠近的尹安然,却怎么也找不到自救的办法。

  “穆语,你也别怨我,只有你死,我才能咽下心中这口恶气!”

  尹安然一副恨之入骨之色,满目愤恨地盯着穆语,对着她胸口扬起了那把极为锋利的尖刀。

  //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手机版阅读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