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良秦择穆:杠上法医鲜妻 > 第289章 坠亡

第289章 坠亡


  “捅死她!捅死她!”董宛卿双眼闪着兴奋亮光,满脸狞笑。/p>

  “尹安然!你要干什么?!”秦晋桓开始还以为尹安然拿刀是想找董宛卿报仇,此时见她竟然向穆语举起了刀,顿时骇得魂飞魄散,一边往那边冲一边惊斥。/p>

  而胆战心惊的穆语本能地伸胳膊去抢刀,不想却被眼疾手快的董宛卿攥住了胳膊。/p>

  眼瞅着尹安然手中的刀就要刺过来,惊惶的她准备竭尽全力挣开董宛卿的束缚。/p>

  “砰!”/p>

  “啊——”/p>

  “啊——”/p>

  “晃当!”/p>

  一声枪响伴着两声女人凄厉的叫声震袭着穆语的耳膜,她一时搞不清眼前到底什么状况,不过她已顾不上那么多,忍着腰间的痛拿胳臂肘狠狠地撞了下身后的董宛卿的小腹,再猛地一推,然后准备往天台入口逃。/p>

  谁知才迈脚,散开的头就被人死死地扯住了。/p>

  “放下枪!要不然我捅死她!”董宛卿声嘶力竭地喊叫着。/p>

  穆语这时才注意到面前站着拿着枪的卞子峻,他的枪正指着自己胸口,不,应该说他想指着董宛卿,只是狡猾的董宛卿将她推到了中间。/p>

  她不知道卞子峻为什么会突然出现在护栏边,当然,此时她也没功夫深究这个,她只想尽快让自己安全起来。/p>

  与此同时,手中没了刀的尹安然颤巍巍地杵原地不知所措。/p>

  “董宛卿,你放开穆语!我保证立刻送你平安离开安城!”赶过来的秦晋桓见营救方案失败,胆战心寒地盯着董宛卿手中的刀劝抚。/p>

  “如果我想活的话,就不会袭警逃出来了。”董宛卿边说边疯狂地揪着穆语的头往身后的护栏边退,“是你把我逼得生无可恋!我要让你后悔一辈子!”/p>

  头皮撕痛的穆语什么话都说不出来,本能地倒退着跟上董宛卿的脚步。/p>

  “宛卿,你别想不开啊!你还这么年轻啊!”尹安然哭着劝她。/p>

  “闭嘴!你这个口是心非两面三刀的恶毒女人,我总算看清楚了你丑恶的嘴脸!我诅咒你必遭天谴!”此时的董宛卿已拽着穆语褪到了天台栏杆边缘,随即恨恨地瞪向秦晋桓,“我这一辈子都毁在你手上,我恨你!你记着,穆语的枉死都是你一造成的!你要恨就恨你自己!穆语,去死吧!”/p>

  就在董宛卿想将穆语推下天台时,离她最近的尹安然趁其没注意自己,突然猛地扑过去,双手死命一推,便生生地将董宛卿推下了天台。/p>

  “啊——”/p>

  董宛卿掉下时扯住了穆语一条胳膊,穆语一时身形不稳,和她一并翻出了天台。/p>

  说时迟,那时快,尹安然飞快拉住穆语另一条胳膊,死死地趴在护栏上使着吃奶的力气拉着她。/p>

  此时董宛卿和穆语的身体都悬在了天台之外。/p>

  这是栋三十六层的建筑物,谁掉下去都必定粉身碎骨。/p>

  尹安然不敢看下面,只是哭着咬紧牙关,双手齐用力紧拉着穆语,生怕一失手她俩就掉了下去。/p>

  “小语!”/p>

  秦晋桓和卞子峻像箭似的飞过来,一左一右地紧挨着尹安然,迅伸出手一上一下地抓住穆语胳膊,同时用力将穆语往上拉。/p>

  穆语几乎快吓晕了,但求生的本能让她紧紧地反手抓着尹安然的胳膊。突然感觉有两只强有力的手抓住了自己的手腕,她知道自己得救了,下意识地想拉一把董宛卿,但是肩部已经受了伤的董宛卿已体力不支,慢慢松开了穆语的手,终于掉了下去。/p>

  “啊——”/p>

  惨绝的尖叫声让穆语骨寒毛竖,大脑一声轰响,便晕倒在了秦晋桓怀中。/p>

  “小语!”将她紧紧地搂入怀中的秦晋桓,声音都变了调。/p>

  惨白着一张脸的尹安然瘫坐,瑟瑟抖。/p>

  “快!送医院!”/p>

  容剑一提醒,秦晋桓才顿醒,马上抱起穆语飞也似的往天台入口狂奔而去。/p>

  尹安然一双大眼睛含满泪水,木然地盯着秦晋桓渐行渐远的背影,将怨恨与酸楚都藏在了泪水背后。/p>

  “尹小姐,我们送去医院。”容剑说话时,和刘小凡一并扶起了她。/p>

  “谢谢。”她一垂眸,豆大的泪珠便潸然而下。/p>

  寒风乍起,乌云骤袭,云缝中漏出一抹苍白无力的残阳落在已空无一人的天台上,显得格外、阴冷。/p>

  早已成血人的董宛卿,此时毫无生气地躺在三十六层楼的底下,脑浆迸裂,眼睛爆凸,死状极为渗人,让围观的路人无一不惊叫捂眼。/p>

  一生极爱美的她,做梦也不曾想过自己竟然会以这么丑陋的方式离开这个五彩缤纷的世界。/p>

  夜色降临,寒气弥漫。围观的路人早带着惶恐各自缩回了家,只剩下处理现场的警察。/p>

  警察们面无表情地将董宛卿塞进又硬又冷的尸袋,抬上车扬长而去。/p>

  昏黄的路灯亮了,在距离那滩已然凝固的血渍一米开外的路边,闪烁着一道五彩光芒,那是董宛卿指甲上掉落的一枚水钻,虽然它身陷肮脏的小石道上,却仍掩饰不住它耀眼绚烂的色泽。/p>

  只是一阵冷风吹来,毫不留情地将它吹翻,它无奈的连接滚了几次,最终万般不情愿地滚进了下水道口,它夺目的光芒也随之消逝,一如已香消玉殒的董宛卿,已完全从这个世界消亡的董宛卿。/p>

  */p>

  博爱医院。穆语病房。/p>

  坐在穆语病床边的秦晋桓,紧紧地抓着穆语的手,双眼里满是焦虑。虽然容缨已不下数次向他保证过穆语没事,却仍不能缓解他半分焦心。/p>

  “啊——”/p>

  “小语!没事儿了!”他紧紧抱住从睡梦中惊坐起来的穆语,连声安慰。/p>

  “这是哪里?”穆语迷茫地看着他,眼神显得有些空洞。/p>

  “这里是医院,你现在在医院,你很安全。”/p>

  穆语定定地盯着他看了好一会儿,神智才清醒过来。/p>

  “董宛卿呢?”虽然心中已有答案,她还是小心翼翼地问了一句。/p>

  “死了。”秦晋桓的声音有些低沉。/p>

  “死了。”她喃喃地重复,目光有些呆滞。/p>

  因为秦晋桓这层关系,董宛卿从第一次见到她起就对她各种看不顺眼,而她亦不喜欢董宛卿。不过她以为他们只是相互厌恶,却没想到董宛卿竟恨她恨到了这种程度,不惜和她同归于尽。/p>

  撇开今天的事,她其实一向挺同情头脑简单的董宛卿,因为她知道董宛卿素来只是董悦芸用来对付她的工具。/p>

  无父无母的董宛卿总以她姑姑为荣,以为有这样一个姑姑是她这辈子最幸运的事,殊不知这其实是她这辈子最大的不幸。如果没有这个她引以为荣的姑姑,她的生活也许会过得很辛苦,但起码不至于在最美好的年华里死得这么惨烈。/p>

  “就算这起车祸是她所为,顶多就坐几年牢,很快就可以出来,她为什么要如此决绝呢?”她看着秦晋桓表示不解。/p>

  秦晋桓避开她的目光,垂着眸半晌才应声:“她自小没有父母,是董悦芸将她一手带大的,在她心里,董悦芸和秦文滔就是她的亲生父母。如今董悦芸和秦文滔为了自己的利益无情地弃她而去,她就像一个被父母遗弃的小孩一样,对亲情彻底绝望,对生活也彻底绝望,内心对家的渴望让她变得疯狂,失去了理智的她将所有的过错都归咎于你我,最终伤人害己。”/p>

  “这份渴望的代价未免太大了吧?”穆语忍着腰间的疼痛表示迷惑。/p>

  秦晋桓淡淡一笑:“你从小有父母疼爱,肯定没办法理解那些自小缺失父母之爱的孩子的内心世界。越是没有的就越想拥有,越想拥有就越害怕失去。”/p>

  见她眼里仍带迷惑,他叹了口气,“如果你看见路边有只小狗在啃一块没肉的骨头,想上前帮它扔掉的话,我想那只小狗一定会扑上来撕咬你,直到让你放弃这个念头为止。对于你来说,那只是一块没味儿的骨头,但对于它来说世间少有的美味。从来不缺‘美味骨头’的你,根本没办法感同身受它的需求。”/p>

  穆语怔了好一会儿才再次轻问:“你说到底是董悦芸和秦文滔逼死了董宛卿,还是我们俩逼死了她?”/p>

  秦晋桓眼眸微闪,再次垂眸而答:“是她自己的执念逼死了她。”/p>

  “她的执念?她……”/p>

  “好了,别想这么多了,你还受着伤,需要多休息。”他轻轻扶她躺下。/p>

  “尹安然怎么样了?”躺下时她又问。/p>

  “她还好,只是受了点惊吓,休息一阵子就好了。”/p>

  “她脸上的伤呢?要不要紧?”/p>

  “可能会留疤。”/p>

  “留疤?!”她吃惊极了。/p>

  她知道那两道口子有多长,对于一个女人来说,脸上留两道那么长的疤那是多么恐怖的事情啊,尤其还是像尹安然这样喜欢精致的女人,更应该是致命的打击。/p>

  “可以去整容吗?”/p>

  “应该可以。”/p>

  “那等她身体状态好些后,你让缨缨去帮她联系家比较好的整形医院吧。”/p>

  秦晋桓有些诧异,随即点了头,没再多言。/p>

  穆语也没再说什么,只是默默地盯着天花板。/p>

  若换作以前,她肯定不会多问半句尹安然的事,更不会允许秦晋桓对尹安然有半分关心,但不管怎么说今天要不是尹安然,她的下场很可能就和董宛卿一样了。/p>

  恩怨分明是她做人的准则。/p>

  “老板!”卞子峻敲门进来,“请您出来一下。”/p>

  “什么事儿?”/p>

  “这……”卞子峻看了眼穆语,面带难色。/p>

  “你去吧,我休息一会儿。”穆语说完闭上了眼睛。/p>

  她已猜到卞子峻叫秦晋桓出去是因为什么。/p>

  秦晋桓也似有觉察,有些犹豫,不过最后还是起了身,跟着卞子峻出了病房。/p>

  “老板,尹小姐疯了!”/p>

  //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手机版阅读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