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良秦择穆:杠上法医鲜妻 > 第293章 隐形凶手到底是谁

第293章 隐形凶手到底是谁


  众人扭头,就见容剑带着刘小凡和范利锋走了进来。

  “容队!你们怎么来了?”穆语赶忙直起身子。

  “别乱动!小心伤口!”秦孝挚十分紧张地提醒穆语,对于容剑等人的到来并没太大反应。

  容剑和秦孝挚与穆家父母打过招呼后,看向穆语表示关心:“嫂子,你现在感觉怎么样?能做笔录吗?”

  “不能!”

  “能!”

  穆语和秦孝挚同时应声。秦孝挚见她这么说,马上沉声告诫:“你现在的身体很虚弱,需要好好休息!”

  “爷爷,我现在感觉还好呢。”

  “你脸色这么难看,哪里好了?”秦孝挚轻描淡写地拒绝容剑,“不就是做笔录吗?不着急这一天两天的,等小语身体好些了再说。”

  容剑一直非常敬重秦孝挚,也有些畏惧他,所以秦孝挚这么一说,既然有些为难,他还是没敢再说什么,冲穆语说了句“嫂子,那你先好好休息”,转身准备走。

  “容剑!等下!”穆语急忙喊住他,一边向秦孝挚解释,“爷爷,如果您不让我做这份笔录,我肯定没办法安心休息的,肯定会一直记挂着这事儿。与其这样,还不如先让我把笔录做了,再安安心心休息呢。”

  见她神色凝重,一副非做这件事不可的神色,向来疼她的秦孝挚有些无奈,迟疑了一下,没再说反对的话,只是扭头郑重地叮嘱容剑别累着她。

  容剑很高兴地保证:“爷爷您放心,如果嫂子觉得累,我就暂停做笔录。”

  秦孝挚微微颔,又叮嘱了一番穆语,这才和穆家父母一起离开病房,把空间留给容剑等人做笔录。

  笔录进行得很顺利,很快就做完了,容剑等人准备离开,穆语喊住了他。

  “容队,看守所管理那么规范,董宛卿怎么会逃出来啊?”这是她从昨天一直纳闷到今天的事。

  “是这样的,”容剑让刘小凡和范利锋先离开后,搬了凳子在病床侧坐下,一边解释,“董悦芸和尹安然之前一起指证董宛卿的钻戒没丢,当时董宛卿非常激动,一直哭着闹着说自己是冤枉的。直到昨天中午她得知董悦芸和秦文滔离开了安城、并永远不再回来的消息后,陡然变安静,并且主动找看守联系我们,说愿意交待钻戒下落。

  “因为她当时表现得特别温顺,我们都以为她是诚心交待,加上我和小凡几个都在各忙各的事儿,所以我便随意派了两个平常做事还算细致的警员带她到她家拿钻戒。据警员之一小伍交待,当时一路上董宛卿都在问他们如果她交出钻戒警方会不会轻判一些她,为了让她顺利交出钻戒,他们都表示会适当轻判,还表示会帮她。她当时明显松了口气,还连声向他们表示感谢。

  “在这种情况下,他俩就有些掉以轻心。到达董宛卿的住处后,董宛卿说钻戒在衣柜的保险箱里,带他们进她的卧室,正好小伍想上厕所,就让同行的小文单独陪董宛卿进了卧室。他们谁也没想到董宛卿的卧室里私藏着一根警用电、警棍。

  “董宛卿把保险箱的密码告诉小文,让小文去取钻戒,趁其不备用电、警击晕他后,又悄悄守在卫生间门口,等小伍出来后又将他击晕,然后用消防绳将他俩捆绑到卧室,还蒙住了他俩的眼睛并拿胶带封了嘴。将小文的手机扔进马桶后,换了衣服,拉上卧室窗帘反锁门,然后带着小伍的手机和电、警棍逃离了她家。

  “秦文滔和董悦芸已离开安城,安城她最恨的人就只剩下尹安然和你,她应该是知道不容易挟持你,所以直接去找尹安然。她可能是怕惊动尹安然,所以先给支晓茵打了个电话,得知尹安然因为身体不舒服在家休息时,她直接到了尹安然家里。据尹安然说她一开门就被董宛卿击晕了,再醒来时就到了天台,手脚都被捆住了,和她一样被捆的还有住在对门的一个三岁的小男孩。尹安然用她的手机给你打电话,再后来的事儿我们就都知道了。”

  知道穆语想知道这些,容剑一口气都说了出来。

  “哦。”

  因为和自己心中的猜想相差不大,穆语倒也没显得特别吃惊,不过想到董宛卿死时的惨状,又联想到秦晋桓之前的话,禁不住带着几分怜惜地叹了口气。

  “对了,那个小男孩没事儿吧?”

  “没有受伤,但受了很大的惊吓,已经给他找了心理医生。”

  “希望这次的事儿不会给他幼小的心灵留下阴影。”

  穆语再次叹气,不过这次是为小男孩而叹气,因为她想到了当年受惊吓的自己。

  当年的自己就是因为亲目目睹罗明安杀赵琳而受惊过度,从此自闭。如果不是有幸遇到和她特别投缘的辛亦涵,也许这辈子她都没有勇气踏出家门半步。

  希望小男孩比她更幸运更坚强。她在心里默默地祈祷。

  容剑叹息:“董悦芸和秦文滔走了,董宛卿死了,尹安然被毁了容也应该消停了,秦家终于安生了,你和阿桓终于不用再担心被人算计,终于可以过上自在日子了。”

  “我们倒是自在了,但是爷爷……他应该是最伤心的人吧。”

  虽然秦孝挚极力掩饰,但他的黑眼圈以及布满血丝的双眸骗不了别人,不只是穆语,其实所有人都看出来了,只是都没有点破而已。

  容剑顿时很为秦孝挚抱不平:“爷爷就是把亲情看得太重,才让他们恃宠而骄,绞尽脑汁制造事端争家产,妄图不劳而大获。爷爷早该和他们断绝关系或把他们赶出安城了,省得让人防不胜防。”

  “秦文滔毕竟是爷爷的唯一的孩子啊,是看着他长大的儿子,要不是他们做事实在过分得让人寒心,爷爷怎么也不可能和他们断绝关系,毕竟秦家人丁太不兴旺,一共才这么几个人,还搞得七零八落,爷爷觉得丢人啊!”

  “丢人也总自相残杀强。你是不知道秦文滔和董悦芸对阿桓的妈妈有多残忍,要不然阿桓也不至于这么恨他们。如果不是爷爷强行拦着护着,他们死在阿桓手上起码也得有百十回了。也就是因为这点,所以即便爷爷年纪这么大,身体这么不好,还是硬撑着管里里外外的事儿,不肯完全放手将擎天集团交给阿桓,说到底就是怕这对父子兵戎相见以血收场啊。”

  说到这容剑脸上又带出了一丝轻松表情,“现在他们走了总算彻底清静了。”

  穆语却有了一丝忧虑:“也不知道爷爷以后会不会改变主意又将他们召回来。”

  “这……应该不会。现在董宛卿死了,虽然她的死和董悦芸有很大关系,但董悦芸肯定不会把责任往自己身上揽,要不然她死了以后都没脸面见她父母和哥嫂。她肯定会自欺欺人地把这笔账都算到你和阿桓头上,她心里一定对你们恨得不行,万一她和秦文滔回来,必定会变本加厉地作妖报复。爷爷考虑事情向来周全,肯定会想到这一层。”

  “但你别忘了爷爷已是个年近八旬的老人,人年纪大了,会慢慢变得糊涂起来,也会更加不舍自己牵挂的人。也许哪天他想秦文滔了,就会重新拾起这份父子情呢。”

  “这倒不是没有可能。”容剑叹了口气,“也罢,看来清静都是暂时的。就像我们这三起凶杀案一样,虽然现在看似风平浪静,谁知道哪天会不会又有新的案件生呢。”

  说到这,他敲着脑门叹息了一声“头痛啊”。

  穆语突然想起一件事儿:“容队,你们不是一直在调查这三个死者的社会关系吗?有没有重点去盘查他们身边姓冯、况、凌这几个姓氏的人呢?”

  “查了,并没有什么现。”

  “哦。”

  穆语顿时有些失望,不过容剑说的话更让她失望:“如果李建云死前写的这两笔的字是与凶手有关的信息,除了姓中的两笔,也可能是凶手的名字中的两笔。而且笔画很模糊,除了是两点水,我觉得也可能是一点一横。两点水旁的姓不多,但一点一横起笔的姓却不少,两点水和一点一横起笔的字就更多了,拿新华字典翻翻有很多页呢。”

  穆语听着头都大了,沮丧又无奈地叹了口气。

  “李建云和赵永利五六年前都在华城,如果我们能找到他们在华城的交集,也许能找到突破口,又或者如果找到孙美兰的儿子甘武林,确定孙美兰五六年前在华城呆过,也许也能找到突破口,可惜我们现在是两眼一抹黑。”

  穆语笑得有些无奈:“甘武林是被泽煜吓怕了吧。”

  “应该是。”

  “对了!你们还没找到赵永利的前妻宫立兰吗?”

  “没有。她当年带着女儿离开华城以后完全杳无音信,可能是看穿了赵永利,不想让孩子和这种父亲再有任何交集吧。”

  “不想让孩子和父亲再有交集……可是赵永利已经死了,按理来说她可以现身了啊。”穆语突然面色骤紧,“容队,有没有可能宫立兰带着女儿躲起来,根本不是躲赵永利,而是另有其人?”

  “另有其人?你的意思是说”

  “凶手!”

  //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手机版阅读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