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良秦择穆:杠上法医鲜妻 > 第300章 第四个死者

第300章 第四个死者


  “什,什么?!”

  穆语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也顿觉无比恶心,手一抖,那块肉丁就掉进了物证袋里。

  冯如冰似乎对容剑的通俗说法很不满意,睨了他一眼,同时淡声纠正:“应该是男性生、殖器。”

  全身冷的穆语还是忍不住追问了一句:“还是活活被割下的吗?”

  “看死者的表情应该是,不过还得辛苦你们做进一步考证。”看冯如冰又低头忙碌了,容剑接话应声,“凶手拿包装带捆住死者手脚、再用胶带封嘴,然后将其鸡……生、殖器连根切下,再切成丁,致使其失血过多而死。”

  “死亡时间确定了吗?”

  “初步估计死亡时间在今天凌晨一点到两点间。现场没找到凶器,和前三起案件一样,现场也打扫得非常干净,没有留下任何蛛丝马迹。”

  “这是死者的家?”穆语边问边仔细打量着公寓内设施。

  虽然公寓面积不大,但装修得还算高档,明显的欧式风格,空调、冰箱、液晶电视等常用家器也一应俱全,如果忽略这片渗人的血渍,总体来说看着还算舒适。

  “这公寓是死者姐姐名下所有。他姐姐姐夫已被带回局里做访笔录了。”

  “是死者姐姐姐夫现死者并报警的?”

  “不是,是死者的女朋友现的。据他姐姐在电话里交待,死者今天早上没回采石场,她觉得不太对劲儿,就给死者女朋友打电话问情况,死者女朋友以为他还没起床,买好早点过来,打开门就现死者全身是血地躺在床上,早没了气息,就报了警。”

  “他女朋友也被带回局里问话了?”

  “现在在医院。警方赶到时,她已经吓晕了。不知现在……”

  正说着,容剑手机响了,他随手接通,嗯了几声后挂断电话,回头冲冯如冰道,“阿娇醒了,我去医院了解情况。我让利锋在外面等你,你完了以后让他送回局里。”

  “好。”

  容剑随即冲穆语点点头,不过才迈步又顿住了,回过头放低了音量叮嘱冯如冰:“你的脚伤还没好,不宜多站,自己注意适当休息。”

  冯如冰头也没抬,淡淡地应了声“知道了”。容剑这才放心离开。

  知道冯如冰做事时不喜欢人吵,所以穆语没再多问,认真而仔细地和她一起收集现场可能遗漏的线索。

  半个多小时后,确定没有遗漏后,冯如冰和穆语带着收集好的物证离开案现场。

  走出门时,见除了刑警还有翁云在,秦晋桓和卞子峻等人却不在,穆语有些奇怪地迎上前去轻问。

  “老板与子峻和容队长一起离开了。这是老板给您留的早餐。”翁云将一个餐盒递给穆语。

  穆语此时根本没有胃口吃东西,摆了摆手,快步跟上冯如冰的脚步进电梯。

  翁云和范利锋立刻一起跟进去。

  “夫人,你们是要回市局吗?”

  见穆语点了头,翁云又道,“我送你们过去。”

  “不用麻烦,我送就行。”范利锋笑着接话,“我们容队让我留下来,就是要我给两位法医当司机的。”

  “我们老板让我留下来,也是要我给我们少奶奶当司机。”

  “那……”

  “你忙你的去,她们交给我就行。”

  “哦,行,那我忙我的去了,有事呼我。”见翁云很坚持,范利锋便没坚持,因为他现在确实有很多事要做。

  范利锋离开后,翁云将穆语和冯如冰还有一个助手一起送回了市局。

  穆语和冯如冰一回法医室就开始忙碌,因为翁云一直没走,所以她们中午也没去食堂,只是让翁云去买了点饭,各自勉强吃了一些。

  傍晚下班前,容剑来到了实验室,找冯如冰了解情况。

  “死亡时间确定在今天凌晨一点到两点间,现场现的碎肉及软骨组织确定是死者的生、殖器,已拼凑完整,没有缺失。凶手将死者的阴、茎连同睾、丸被一刀割下,致使死者失血过多而死。”冯如冰将整理出来的实验数据呈给他看,“案现场只有死者一人的血渍,床上的津、液也是死者的,现场的毛除了有死者的,还有他女朋友阿娇的。目前没有现第三者的毛样本。公寓内及门口都打扫得非常干净,目前没有现任何可疑的线索。”

  “哦。”容剑接过记录本翻了翻,脸上没有太大的失望表情,显然这一切都在他的预料之中。

  “你那边调查的结果如何?”穆语忍不住追问。

  “我那么也没有什么有用的线索。”容剑叹了口气,才继续解说。

  这名男性死者名叫钱大成,今年三十四岁,好吃懒做成性,成天游手好闲不务正业。因他姐夫田茂才系擎天集团名下城西采石场的厂长,他姐姐钱小玉便让田茂才为他在采石场安排了个非常轻松的看仓库的差事。

  但即便这么轻松的差事他也做得腻烦,三天打渔两天晒网,动不动就不见人影,只有每个月的十六号——采石场工资的日子,他会准时出现在采石场。今天正是十六号,他没准时出现在采石场,田茂觉得奇怪,才给阿娇打电话,最后现钱大成的死讯。

  “他平常不上班都喜欢做些什么?”穆语打岔。

  “做什么?泡妞呗。”容剑耸耸肩,“要不然也不会被凶手割掉生、殖器。这个钱大成,据说那方面的**特别强,一天到晚只要开口讲的必定就是女人。路上碰到女人,不管认识的不认识的,都喜欢拿言语去挑逗人家,为此挨过不少揍,当然,也勾搭成功过不少寂寞女人,因为长得还不错,个大又大,如果没有瘸那条腿的话,把好衣服一穿,还是人模狗样的。”

  冯如冰插话:“他的腿是后天瘸的吗?”

  “不是,据他姐姐说是前几年在外地被人打断的,好像也是调戏了小姑娘。”容剑顿了顿,见冯如冰没有再问话的意思,这才继续出声,“钱小玉见弟弟已经三十四了,却还是孤身一人,膝下没有一儿半女,很为自家香火着急。为了让弟弟正儿八经找个女人过日子,她私底下塞过不少私房钱给他。前阵子钱大成认识了个叫阿娇的廊妹,因为他在阿娇面前表现得挺阔绰,还很热烈地追求她,告诉她如果愿意跟他,他就把他在欣悦城买的公寓送给她。

  “从乡下来的阿娇立刻被其折服,被他带回公寓的第一天晚上就跟他睡在了一起。后来钱大成还送了一枚钻戒给她当定情之物,但表示要她为他生一个孩子,他才放心把公寓过户给她。一心想要这套公寓的阿娇,听了他的话满心欢喜,为了能尽快‘造’出孩子,只要他来安城,她就是请假也要来公寓陪他。

  “昨天下午钱大成从采石场搭人家的车来到安城,在欣悦城等阿娇,两人一起吃了晚饭,后来又去吃了宵夜。据阿娇交待,他们大概是十点多回到公寓,约么十二点左右她现钻戒是假的,和钱大成大吵了架后就离开了公寓。今天早上上班时接到钱小玉的电话,她就请假来到公寓,现钱大成赤身**地死在床上,报完警后就吓晕了。”

  穆语追问:“这个阿娇有时间证人吗?”

  “目前没有。她说的昨天晚上的时间都很含糊,唯一可以断定的是她回廊屋的时间是晚上两点。因为她同伴反锁了屋子,她进不去,给她同伴打了电话叫开门,手机显示时间是凌晨两点零三分。从欣悦城到阿娇所在的廊,正常情况下就是步行也只要三十分钟,如果打车的话只要十几分钟。”

  “也就是说这个阿娇有作案时间?”

  “嗯。”容剑点头,“虽然作案手法和前三起案子基本相同,但也不排除模仿作案的可能性。我们下午等她情绪稳定些后找她作了询问,她感觉我们有些怀疑她后,又变得歇斯底里了,医生给她打了镇定剂,所以我们暂时不能找她作细致问话。”

  说到这,他看向了冯如冰,“如冰,你怎么看这起案子?”

  冯如冰本来正在本子上写着什么,听到他问话,停下了笔,略微缓了缓,才极其严肃地出声:“我对比了前三起案件中的作为辅助犯罪的工具的包装绳,现虽然同是市场上常见的包装绳,但明显有不同。”

  “哪里不同?!”穆语和容剑同时追问。

  “你们看。”冯如冰将记录本呈给他们看,“前三次的包装绳都是中号的,这次的是大号的。”

  穆语质疑:“会不会因为钱大成人高体胖,所以凶手才改用的大号包装绳?”

  “也有可能。但我比较过了,虽然中号绳要短点,但其实也能捆住钱大成的手脚,这种包装绳很结实,只要口子处卡到了,就几乎没有挣开的可能性。另外,”冯如冰指了指记录本上的一组数据,“这次凶手用来将生、殖器剁成肉丁的凶器和之前几起案件中的凶器刀口也不完全一致。换句话说,这次的凶器和前三起的凶器不是同一个。”

  穆语迟疑了一下才问话:“也就是说,这次的凶手也可能不是前三起凶杀案的凶手?”

  容剑有些不赞同:“虽然作案工具不一样,但作案手法是一样的,也可能凶手之前怕暴露,把凶器都扔掉了,这次作案用的都是新的作案工具呢?”

  冯如冰没置可否,合上本子认真地说了句:“我们不能因为嫌犯是廊妹就掉以轻心,一切皆有可能。”

  “也可能……”

  “容队!你过来一下!”刘小凡匆匆赶进来。

  //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手机版阅读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