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良秦择穆:杠上法医鲜妻 > 第301章 洗头妹的嫌疑

第301章 洗头妹的嫌疑


  “嗯?”容剑立刻转身。

  “在向顾局汇报工作之前,我们不应该先碰个头吗?利锋和自豪都在你办公室等你呢。”

  “好,那我们……”突然看见冯如冰正盯着自己,容剑马上改口,“让他们来这儿碰头。”

  刘小凡眼睛溜了溜,秒懂,点头时人已出了法医室。

  原本想跟着容剑去他办公室听听情况的穆语,此时松了一口气,正要坐下,翁云进来了。

  “夫人,老板来接您下班了。”

  “就下班了?”穆语看了看表,马上说道,“你让他先回家,我晚点回去。”

  她可不想错过这个了解案情的机会。

  “这……”翁云有些为难。

  “没事儿,就说我说的。”穆语不以为然地摆了摆手。

  “工作固然重要,但人是铁饭是钢,不好好吃饭怎么能好好工作?”

  “阿桓?你怎么来了?”听到秦晋桓的声音,穆语立刻转身。

  “我不来你会走吗?”

  穆语呲牙:“知道我不会走你还来?”

  “就是因为知道你不会走我才来。”

  “知道我不会走你还来干什么?”

  “我……”

  “诶!你俩别说绕口令行吗?”容剑很不客气地打断,“搞得像琼瑶奶奶小说里的经典对话似的。”

  “不可以吗?”秦晋桓冷冷地瞥了他一眼,“不爱听你可以走。”

  “我走?”容剑不觉失笑,“这是我上班的地方,要走也该你走吧?”

  “这里是法医室。不是你的办公室。”秦晋桓纠正,“我老婆是法医,我陪我老婆上班,天经地义。你凭什么留在这里?”

  “我……”容剑一时语结,看了眼冯如冰后,又闷闷地硬撑了一句,“我天经地义地留在这里还不是早晚的事儿?”

  觉察到了容剑和冯如冰的尴尬,穆语轻轻扯了扯秦晋桓,示意他不要逞口舌之快。

  秦晋桓不以为然地轻哼了一声。

  为化解尴尬氛围,她搬来椅子,示意他坐下,又为他倒了杯水,没话找话地问他中午吃了什么。

  冯如冰和容剑都没再出声,各自看着自己手中的记事本。

  没一会儿,刘小凡领着范利锋与严自豪来到了法医室,他们看见秦晋桓显然有些意外,不过很快又习以为常,点头打过招呼后,各自找了个地或站或坐。

  容剑让冯如冰先把她掌握的情况先说了一遍,又将自己从钱小玉及阿娇那边了解的情况介绍了一下,然后看向在欣悦城小区走访的刘小凡。

  刘小凡打开记事本,清了清嗓门,才出声。

  “欣悦城一至一十六栋是该楼盘的第一期房,都是面积三十到五十不等的精装公寓,于一个月前交房。欣悦城打造的是学区房,因为交房时是三月中旬,学校早已开学,大多数家长觉得中途转学不利于孩子的学习,所以欣悦城冲着学区房来的业主们绝大多数都没有选择在这个时候入主,都打算在八月中下旬再搬过来,同时办转学手续。因为这个原因,所以虽然是精品装修公寓,交房一个月后的入住率还是没到三成。钱大成所在的十六栋楼一单元的七到九楼更是只有他一家住户,所以没有找到任何能提供半点线索的业主。”

  穆语插话质疑:“小区大门出入口以及单元楼道都没有监控吗?”

  “小区大门口有监控,但因为昨晚一直下雨,进出的人都撑着伞,根本看不清人脸。加上目前小区进出还不用出入证,所以保安也没办法给我们提供任何有用线索。至于单元楼道口,本来是都有监控的,但十六楼一单元门口的监控从前天起就坏了——物业也是今天我们调查才现坏了的。”刘小凡向秦晋桓耸了耸肩,“你现在去追究他们的责任也无济于事。”

  秦晋桓并不觉得他的话好笑,认真地问道:“是人为破坏的?”

  “暂时不清楚。看上去像被风吹得接触不良所致。”

  穆语追问:“前天什么时候被弄坏的?”

  她总觉得这里面有可用信息。

  刘小凡想了想才回答:“前天晚上。”

  “前天晚上……”穆语扭头看向秦晋桓,“前天晚上好像没下雨吧?”

  “不清楚。”

  “没下雨。”站在门口的卞子峻插话,“前天晚上我为了准备昨天露营的东西,直到凌晨三点才睡。我可以确定没下雨。”

  穆语点头:“我觉得那个监控探头肯定是凶手弄坏的,如果他不是小区内住户的话,那天晚上又没下雨,如果他从大门进来,肯定会被拍到,我们只要……”

  “如果我是他,肯定翻软围墙进来。”

  被刘小凡抢白,穆语也不生气,但是有些泄气,如果这个凶手和前三起案件是同一个凶手的话,那么凶手的反侦察意识她是很清楚的。

  这时,一直没出声的严自豪说话了:“目前不是有嫌疑人吗?在没有洗刷这个嫌疑人嫌疑之前,我们是不是没必要做这些无谓的猜测?”

  “什么无谓的猜测?”顾朝辉的声音在门口响起,容剑等人立刻起身打招呼。

  离门口比较近的刘小凡则笑着迎了过去:“顾局,您老怎么来这儿了?”

  “我在办公室等了半天也不见你们过来,猜你们肯定躲在哪里自己讨论,所以就寻来了。”顾朝辉虽然说着责备的话,但语气中却没有半点责备的意思,和秦晋桓打过招呼后,向他们摆了摆手,示意他们继续讨论。

  因为顾朝辉才到,不清楚他们之前的讨论,所以容剑挑重点简单把前面的话概述给他听,然后才看向调查阿娇的严自豪,问他那边什么情况。

  “阿娇本叫陈小花,邻省桃县人,自幼家境贫寒,家里还有两个妹妹一个弟弟,小学没读完就被父母强行退了学,留在家里照顾弟弟妹妹,十六岁时被贪图彩礼的父母做主嫁给了邻村一个四十多岁的老光棍。一年以后给老光棍生了个儿子。儿子五岁时,老光棍病死了,一年以后儿子也不幸溺水身亡,她老公的叔伯兄弟嫌她不吉利,把她赶回了娘家。她父母求之不得,立刻给她又寻了一门亲事,以五万块钱的彩礼让她嫁给同乡的一个瘸腿鳏夫。隔壁邻居可怜她,悄悄告诉她瘸腿鳏夫疑心病很重,以前经常怀疑他前妻和人有染,然后将前妻往死里打,他前妻受不了他的暴力喝农药死了,劝她千万不能嫁。她很恐惧,临嫁前一天晚上从家里逃了出来,辗转到了安城,因为没文化没技能,迫于生计当了洗头妹。”

  说到这,严自豪露出了有些暧昧的笑容,“洗头妹么,就是卖那什么的女人了。阿娇是她当了洗头妹以后给自己改的名字。阿娇知道自己再也不可能回到桃县去,一切都只能靠自己,所以她‘工作’非常卖力。为了让客人为她多掏些腰包,她对客人总是非常温柔体贴,总表现出一副善解人意的样子,可能就是因为这一层原因,钱大成才有了娶她的念头。”

  顾朝辉表示诧异:“娶一个洗头妹?”

  范利锋接话解释:“顾局,你别高看了钱大成啊,他只是个游手好闲的混混,穷得丁当响,还瘸着一条腿,哪有姑娘嫁他?要不是他骗阿娇说欣悦城的公寓是他的、等阿娇为他生了孩子后就把公寓送给她,阿娇也不会答应嫁他。”

  “对。”严自豪点点头,继续说,“我找阿娇的同事丽丽了解了情况,丽丽说今天凌晨阿娇回廊以后情绪非常激动,一直在那儿骂钱大成不是东西,因为钱大成拿了个假、钻戒骗她。”

  想到之前对阿娇的怀疑,穆语表示质疑:“为了这点事儿,阿娇应该不至于杀人吧?”

  “但是据丽丽交待,阿娇在咒骂钱大成时确实有提到要阉了他。也可能是一时气愤,就对钱大成下了此毒手呢。刚刚冯法医不是说这起案子和前三起案子用的作案工具有些不一样吗?因为前三起案子闹得沸沸扬扬,很多人都知道前三起案子死者是被人拿包装带捆住了手脚,割掉了身体某个器官失血过多而死的。”

  “这个不是没有可能,毕竟案现场除了死者,就只有阿娇的指纹。”刘小凡看向穆语接话,“也许楼道口的监控坏了只是凑巧呢。”

  穆语有些不服气:“如果阿娇真的阉杀了钱大成,她回去还会在丽丽面前说要阉钱大成的话吗?那不是告诉别人她就是凶手吗?她虽然没什么脑子,但也不至于蠢到这地步吧?”

  刘小凡顿时被问住,缓了缓又强辩道:“也许她是气不过,说漏了嘴呢?”

  一直没出声的容剑开口了:“如果真是她杀的,那她早就知道钱大成死了,今天上午假装现钱大成尸体时就不至于吓晕了。”

  “也许这都是她演戏呢。”

  “她晕倒的时候我不在现场,不知道她是不是演戏,但下午我去医院找她问话时,她表现出来的惊恐不像演戏,”容剑说完看向秦晋桓,“你觉得呢?”

  下午去医院秦晋桓和卞子峻和他一起去的。

  秦晋桓没应声,倒是卞子峻接了话:“如果她真的是在演戏,那未免太逼真了,完全可以拿最佳女演员奖。”

  支持刘小凡的严自豪争辩:“你别忘了她什么职业,她这个职业要的就是会演戏。她可……”

  “好了,都别争了,”顾朝辉摆摆手,示意大家安静,“等当事人情绪稳定些,你们找她再问问话,看看会不会露出什么破绽。另外现场及附近再仔细勘察勘察,看看有没有遗漏的线索。”

  说完他又看了看表,然后问大家,“你们都没吃晚饭吧?先去食堂吃饭,吃完饭再继续工作。”

  突然想到秦晋桓和穆语都还在,他马上微笑着看向穆语,“穆法医,法医室的事儿也不多,有冯法医一个就够了,你和秦少先回去吧。”

  穆语立刻拒绝:“不行!冯老师的脚伤还没好,让她先回去休息吧,这里有我就行。”

  见秦晋桓没吭声,顾朝辉面露难色,没敢答应,将求助的目光看向容剑。

  容剑起身:“不如这样……”

  话还没说完,他手机就响了,见是手下吴兴打来的,立刻接通。

  “容队,阿娇要见你!”

  //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手机版阅读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