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良秦择穆:杠上法医鲜妻 > 第302章 粗俗的女人

第302章 粗俗的女人


  “阿娇?她现在情绪不激动了?”容剑问。

  “比之前好了一些,不过还是很激动,她表示一定要见你。我是不是先带她回局里?”

  “好。”

  容剑应罢,随即挂断电话,将情况告诉顾朝辉。

  顾朝辉马上问道:“她可能要提供什么线索?”

  “我也不知道,等她来了就知道了。”容剑看了看表,抬头眼佯作无意瞅了眼冯如冰,一边冲顾朝辉请求,“顾局,在吴兴带阿娇过来之前,我们几个想先去吃个饭。”

  “快去快去。”顾朝辉赶忙催促,“回来问完阿娇的话再来向我汇报工作。”

  容剑点头,随即看向秦晋桓:“阿桓,我就不留你和嫂子吃工作餐了,你们先回去吧。”

  穆语不肯:“冯老师没走,我怎么能走呢?还有,我还想听听阿娇要说什么。”

  见容剑没应声,知道他顾虑秦晋桓,马上轻扯秦晋桓的衣袖,“要么你先回去吧。”

  “我陪你。”原来起了身的秦晋桓又坐下了,随即命令卞子峻,“让齐瀚把饭送过来。”

  “不用这么麻烦,我们食堂的伙食其实挺不错的。”她拉他起身,“今天带你去尝尝。”

  “不去。”

  “我让食堂给你们单独炒几个菜。”

  “顾局别这么麻烦。”穆语赶忙喊住就要打电话的顾朝辉,一边暗暗掐秦晋桓,同时施以厉色。

  秦晋桓这才懒懒地起身。

  这个过程中容剑并没理会他,而是走到了冯如冰面前,轻声叫她就在这里坐着,他会给她带饭过来,然后快转身和刘小凡几个离开了法医室。

  穆语和秦晋桓与卞子峻几个到食堂时,容剑几个已经吃得差不多了,她没想到他们吃饭的度那么快,端过餐盒立刻也狼吞虎咽,生怕错过阿娇的问话。

  秦晋桓劝了几句,见劝不住,便没再劝,却也没急着吃,像平常一样,拿着筷子慢慢夹菜,细嚼慢咽。他还没吃几口,穆语已食不吃味地扒完了半碗饭,擦了擦嘴巴,说了句“你慢慢吃,我先过去看看”,也不待他回应,就一溜烟跑了。

  还算她动作快,刚跑到审讯室隔壁,就看见吴兴带着一个女人走了进去。

  先到的冯如冰见她进来,向她微微颔表示打招呼。

  穆语轻轻走到她身边,指着审讯室里的女人小声问她:“那就是阿娇吗?”

  “嗯。”

  “哦。”她随即盯着女人仔细打量。

  女人衣着款式挺新潮,但从质地和做工来看比较廉价。她眼圈泛红,面色泛白,头也有些散乱,神情很激动,一看见容剑就冲了过去,扯着他大声解释。

  “警察同志啊,钱大成真的不是我杀的啊!你们可要相信我啊!”她的普通话讲得很生涩,夹带着乡音,但穆语勉强听得懂。

  容剑听到她这么说显然很意外:“谁说了钱大成是你杀的?”

  “不是我!我什么都没说。”见容剑往自己瞟过去,吴兴赶忙解释。

  “你们下午对我问长问短的,还派了两个人监视我,肯定就是怀疑我啊。”阿娇很紧张地解释自己的清白,嗓门更大了,“我真的没有杀他啊!虽然我当时很生气,也骂了他,但我从来没想过要杀他啊!”

  说到这,她哽咽了起来,“我是真心想和他一起过日子的啊!我一直以为他对我是真心的,所以昨天现他拿假、钻戒骗我我就特别生气。我觉得他会拿假、钻戒骗我,那对我肯定也不是真心的,所以昨天骂他的话有些狠,但是请你们相信我,我真的没有杀他啊!”

  “你别激动,坐下来,慢慢说。”见她由哽咽变成了号啕,容剑递了包餐巾纸给她,同时示意她坐下。

  “我真的没有杀人,真的没有杀人啊。”阿娇哭哭啼啼地坐下。

  “如果真的不是你做的,你大可放心,我们是不会冤枉任何好人的。”刘小凡边说边递给她一杯水。

  “真的不是我做的!我誓!”阿娇顾不上接水杯,飞快将手举过头顶誓,“如果是我杀的钱大成,我天打雷霹,不得好死!我……”

  “别誓了,好好配合我们的问话就行。喏,先喝口水,把自己的情绪稳定一下,再把昨天晚上你和钱大成见面的细节详详细细地告诉我们。”

  下午容剑和秦晋桓几人去医院见阿娇时,她的情绪非常激动,语无伦次的,容剑他们勉强听明白了事情的大致过程,但听得并不细致,有很多问题也没仔细问清楚。

  阿娇“哦”了一声,喝了口水,或许是因为太紧张,手中的一次性纸杯都被捏得有些变形。

  她缓了好一会儿神才慢慢出声:“昨天下午四点多钟,我还在上班,接到大成电话,说马上到欣悦城,让我过去陪他。我马上和老板说明情况,不管还在下雨,以最快的度赶到了欣悦城大成的公寓里。我才进屋他就把我按倒在床上,剥光衣服就要cao我,因为我很想给他生个孩子,所以也没说什么,就直接让他cao……”

  “怎么说话的呢?”因为知道穆语和冯如冰都在隔壁听着看着,阿娇一口一个cao字让容剑很尴尬,马上十分严肃地打断。

  阿娇被吓一大跳,惶声反问:“我哪里没说清楚吗?”

  刘小凡没好气地解释:“我们容队的意思是你说话别这么粗俗。”

  “粗俗?”阿娇愣了一下才反应过来,一时讪讪的,“你们说要把我和钱大成见面的细节说清楚,我以为也包括这些。”

  “这个可以跳过。”

  “哦。那个,我们cao……呃,我们做……呃……”用普通话表达本就不太顺畅的阿娇一时结巴了。

  “跳过这段,说后面的事儿。”

  阿娇面带惊惶:“我,我不知道从哪里讲起。”

  容剑有些无语,刘小凡直接有些不耐烦地给她找切入点:“从你们完事儿以后讲。”

  “哦,好。”阿娇长吁一口气,才继续出声,“我们本来想出去吃晚饭,但看见雨还没停,钱大成就点了外卖。他点的是牛排盖浇饭,我点的是青菜香菇面。吃完以后我把餐盒收拾了一下,就去洗了个澡,我洗完钱大成也去洗了,他洗完以后又开始c……”

  “cao”字的音才出来,她就意识到了不对,赶忙抿住嘴,讪笑着看向容剑,见他没说什么,呲了呲牙,马上改成“干”字,“他干我干到八点多,钱大成觉得晚饭没吃饱,又见外面的雨小了些,就带我到小区门口的烧烤店吃了宵夜,他还喝了两瓶啤酒,我们再回到公寓时是十点过十分……”

  “为什么记得这么清楚?”容剑打断。

  “因为我回公寓时给丽丽了微信呀。”生怕他不相信,阿娇马上掏手机出来,飞快解锁点开微信呈给他看,一边解释,“下午你们问过我话以后,我就把昨天晚上的事情好好回忆了一下,我能记住具体的时间的地方还多想了一下,还……”

  刘小凡打断:“十点过十分回到公寓以后呢?”

  “回到公寓以后他又干了我两次,一直干到十二点,”这次不待他们问,她就主动解释了,“钱大成去洗的时候,我收到了一条微信,我今天看了,昨晚这条信息显示的时间是零点过五分。”

  容剑问:“谁给你的微信?”

  “一个客人。”

  容剑明白客人的含义,遂也没多问,随即转问:“然后呢?”

  “然后我就现了钱大成送给我的钻戒是假的!”阿娇的神色又开始激动了,“我每次送上门来给他干,被他干了这么多次一次都没收过他的钱,他想要什么姿势我都配合,就是因为相信他送我戒指是喜欢我,是真的想让我给他生个孩子,真的会把这套公寓送给我。我都有想过将来和他一起养孩子,哪里想到他会拿个假戒指来骗我?!他拿假戒指骗我,那说明就算我真的给他生了孩子,他也不会把公寓送给我!我对他这么认真,他却对我虚情假意!他这根本就是无耻的骗炮行为啊!我当时特别特别生气,知道也指望不上他能把公寓送给我,就吵着要他把钱给我……”

  “什么钱?”容剑忍着尴尬追问。

  “当然是骗我睡觉的钱!既然他都是骗我的,我凭什么陪他睡还不收钱呢?他这可是包夜啊!这么多个晚上呢!我说一夜夫妻百日恩,给他打个八折,让他把钱折算给我。你们知道他有多不要脸吗?他竟然反要我给他钱,说每次流汗受累的是他,爽翻了美死了的人是我!”

  阿娇越说越激动,“我这简直是让狗日了啊!贱男人我见得多了,但这么贱的男人我还真是第一次见!我特么是瞎了眼了,碰到了这种男人,白白让他干了这么久!不cao他家祖宗十八代我咽不下这口恶气!”

  审讯室里里外外的人听到她的这些牢骚,尴尬症都犯了,尤其是和穆语与秦晋桓等人坐在一起的冯如冰,简直听不下去,怕错过重要的内容,又不甘心离开,只得假装低头玩手机。

  容剑低头抹了抹额头汗渍,刘小凡和严自豪与范利锋则忍住笑相互交换了个眼神。

  吐槽得正起劲,突然现众人眼神不对,阿娇才意识到自己的唐突,忽地一下站起来,扔掉杯子,紧张地连连摆手:“你们别误会啊!我当时确实很生气,但是我真的没有杀人啊!杀人是要偿命的,我可不会为了这么一个不要脸的臭男人把自己的命陪上啊!”

  “你几点离开的?”

  “一点!因为我离开的时候了条朋友圈,上面显示时间是一点。我下楼时看见外面的雨下大了,我又没带伞,所以就在楼道口等,等了半个来小时,雨小了些我才走。大概两点钟我回到了廊,换了衣服就睡了,一直睡到第二天早上被钱小玉的电话吵醒,她问我钱大成怎么没回采石场,我懒得理她,挂了她的电话,她又打了好几次,我觉得有些不对劲,这才跑去欣悦城,然后就看见钱大成死了。”

  仿佛又回到了当时的场景,她突然打了个冷战,马上转言,“警察同志,我该交代的都交代了,但是钱大成真的不是我杀的啊。你们要相信我啊。”

  容剑没回答她,转问:“你从钱大成的公寓出来,没现外面有什么异样情况吗?”

  “异样情况?”阿娇低头想了想,突然目光一凛,“有!”

  //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手机版阅读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