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良秦择穆:杠上法医鲜妻 > 第304章 她的忧心

第304章 她的忧心


  穆语十分认真地问道:“容队,钱大成是不是安城本地人?”

  容剑点头:“是的,安城城东区人。”

  “土生土长的安城人?不是像李建云那样中途……”

  “不是,是土生土长的安城人,我查看过他的户籍资料。而且他和李建云不一样,他在安城有个姐姐。”

  “哦。那他以前去过安城吗?”

  “我问过他姐姐,他姐姐说没有。”

  “哦。”穆语一脸失望,又有些不甘心,“他姐姐确定他没去过安城?”

  “她非常确定,说她弟弟一直都在安城,从来没去过外地。不过这话有待考证。”显然容剑对于钱小玉这一说法也有疑问。

  “嫂子,我得去安排了,你差不多就和阿桓回去吧。”知道自己劝不了穆语早回去,容剑也懒得在这上面费时间,随即又看向冯如冰,“你先回法医室吧,晚点我再过来。”

  待冯如冰点头后,他没再看穆语和秦晋桓,快步离开。

  冯如冰和穆语打了声招呼后,也快步往法医室走去,一时间审讯室里就剩下穆语和秦晋桓。

  秦晋桓握住她的手轻声商量:“老婆,不如你先回去休息,明天早点来换冯如冰的班?”

  穆语摇头:“就是今天的事儿多,我想留下来帮冯老师,你先回去吧。”

  “又没多少事儿,有冯如冰一个人就够了,你留下来也是浪费人力,不如明天早点来替换冯如冰,让她回去休息。”

  觉得他的话有些道理,但她还是舍不得走,想了想,又看了看表,试着同他商量:“反正还早,要不你先回去,我晚点再回去,你到时候让翁云来接我。”

  “那我等你。”

  知道自己劝不走秦晋桓,就像他喊不走自己一样,穆语又想了想说道:“要么你在这儿坐坐,我去找冯老师聊会儿,我们十点钟回去。”

  “我也过去。”

  “好吧。”穆语没再说什么,和秦晋桓一起来到了法医室。

  冯如冰正在对比数据,见他们又回来了也不觉得意外,微微点了点头表示打招呼,然后没再理会他们,继续忙自己的。

  穆语走过去拿起冯如冰的杯子,替她倒了杯水送过去,这才小心翼翼地问她:“冯老师,您怎么看钱大成的案子?”

  冯如冰接过杯子喝了口水润喉后,才慢慢出声:“先阿娇肯定不是凶手。”

  穆语点头:“我也这么认为。”

  “虽然钱大成的案子和前三起案子在作案工具方面有所不同,但我还是认为凶手是同一人,因为作案方式一样。”

  穆语再次点头,因为冯如冰说的和她心里想的完全一样。

  冯如冰这时叹了口气:“假如钱大成六年前也去过华城的话,或许能成为这几起案子的突破口,只是……”

  “也许钱大成早年去过华城,只是他姐姐不知道罢了。”

  “嗯,希望能尽快找到线索。”

  “也不知道刘警官和严警官那边情况如何。”

  冯如冰看了看表:“应该很快就会有结果。你先回去吧,手头上的事儿不多,我一个人在这儿就行了。有什么新的调查现我会打电话告诉你。”

  “我和你一……”

  “我喜欢一个人做事儿。”冯如冰淡淡地说完,便进了实验室。

  “诶!冯老师,我……”

  秦晋桓拦住了她:“人家已经说了喜欢一个人做事儿,你再追进去不怕讨人嫌吗?”

  穆语顿时有些不高兴:“你难道听不出冯老师这么说只是想让我安心回家、不想看着你在这里干坐吗?”

  “那你还不回家?你追进去就是辜负她一片心意。”

  她闷闷地瞪了他一眼:“如果你回去了,冯老师肯定就会让我留下来。叫你回去你偏不回去!”

  “这又没什么事儿,你留在这儿也帮不上什么忙。”

  “那也未必,多一个人多一份思路啊,也许就可以早日破案呢?”

  “你们破案也不是一天两天的事儿,不着急你这一晚上。”

  穆语顿时很不满地拿目光剜向他:“你在嘲笑我们警队的破案能力不行?”

  “你想多了。”他握住她的手,笑着引她往外走,“你是警队的一份子,嘲笑他们不就等于嘲笑你?你是我老婆,嘲笑你不就等于嘲笑我自己?我又不傻。”

  若是换作平常,她肯定会和他来一番舌战,不过此时她没心情,只是闷着头跟着他走。

  上车以后,见她仍默不出声,他搂住她的肩笑道:“还在想案子?”

  她没笑,而是十分认真地看着他:“我真的很想早点破案。”

  “大家都希望能早点破案,但这事儿光着急没用。”

  “光着急肯定没用,所以我想尽可能地出一份力。”她一脸严肃,“其实我没有你想得那么伟大,我这么着急这几起连环案,说白了都是出于私心,因为新案出现的死者还和你公司有关系,我真的很担心啊!你想想看,虽然孙美兰的死对你们公司影响不大,但赵永利的死明显让有些员工惊惶,到李建云出事时你们不但公司总部有员工想辞职,就连下属工厂的工人也才都心惶惶,一个个想辞工……”

  秦晋桓打断她的话:“那是因为有些居心不良的人恶意煽动员工散布谣言。是谁不用我直接点名吧?”

  知道他指的是秦文滔和董悦芸,穆语摇着头叹声:“如果没有下一起类似的案件,随着他们的离开,这个谣言或许可以就此消失,但问题是现在又出现了新的案子,而且还是和擎天集团密切相关,我相信用不了几天功夫,就会再次出现新的、各种各样的与这几起连环杀人案有关的、并且非常不利于擎天集团内部稳定的说法。我不知道你是不是做好了充分的心理准备以及各种可能出现的问题的应对措施,总之我心里老有一种不祥的预感,总觉得有很多不好的事情可能会生。阿桓,你可别以为擎天集团现在展势头良好就掉以轻心啊,这非常时期你还是事事多留个心眼好啊。”

  秦晋桓笑道:“没事儿,兵来将挡,水来土掩。你要相信你老公的能力。”

  “我当然相信你的能力啊,但我觉得未雨绸缪更好。”见他仍在笑,她越着急,“我和你说的都是正经话,我可没心思和你开玩笑。”

  秦晋桓搂住她,顺势还在她额头吻了吻,一边笑道:“谢谢老婆大人关心,你的叮嘱我都会放在心上的。”

  穆语没推开他,靠在他怀里叹了口气:“也不知道刘警官他们查得怎么样了。”

  “应该和你心里想的结果一样。”

  她推开他:“你知道我心里怎么想的?”

  “你之前不是说过了?”

  “那只是我根据凶手以前的反侦察本领做出的推测,我希望我的推测有误。”

  “你觉得可能有误吗?”

  穆语闷闷地摇了摇头:“我是希望有万一,万一凶手一个不留神留下了什么线索呢。”

  不过她知道这种概率很小,所以说完又有些泄气。但仍抱一丝希望,迟疑了半晌后,她决定给刘小凡打电话问问情况。

  刘小凡很快接通电话,给了她准确的回答:“隔壁房间的小客厅有新打扫的痕迹,说明最近两天有人进来过,我们联系了8o2室的业主,他们还在国外没回来,表示钥匙也带在身边,没有委托任何亲戚朋友进入房子。而房子里没有任何被翻动的痕迹,说明进来的人不是小偷,所以极有可能这个进来的人是杀钱大成的凶手。但目前我们在8o2室没有现任何有价值的线索。”

  虽然在预料之中,穆语还是忍不住失望,挂断电话时默默地叹了口气。

  “别叹气了,到家了。”秦晋桓先下车,然后绕过来给她开车门。

  她下车,看着卞子峻将车开进车库,突然想到一件事,马上给容剑打电话。

  “嫂子,我马上到钱小玉家。你先挑重点的问题说。”

  知道他赶时间,穆语没多作解释,快出声:“容队,我刚刚给刘警官打了电话,他说8o2室最近确实有人进去过,但不是业主本人,也不是小偷,所以我们猜应该是凶手。”

  “我也猜应该是凶手在里面呆过,可惜狡猾的凶手没有留下任何痕迹。”

  “凶手既然是在阿娇把垃圾袋放到8o2门口以后进入的8o2房间,那么我们是不是可以集中调查这个时间段进入小区或在小区内走动的业主?大门的监控和其他楼栋的监控好像都没坏。”

  容剑笑了起来:“和我想的一样,我已经让小凡去调查了。”

  但随即他的声音又有些低沉了,“不过我觉得凶手极有可能不是小区内的业主——当然,小凡还是会仔细排查这个时间点在小区内走动的业主。如果是外来人员作案的话,不好查,因为这个时间段安城都在下雨,步行进出的人其他都撑着伞,监控里都看不到脸,只能看见伞。如果凶手真的是撑伞进入小区的话,肯定不会撑很独特的伞,想通过一把普通的伞去找人的话,那难度很大。当然,难度大并不是我们不认真的借口。好了,我到了钱小玉家门口了,有什么话我们回头再联系。”

  容剑说完便挂断了电话。

  站在屋檐下的穆语闷闷地放下手机,正要迈步进屋,身边的秦晋桓的手机响了。他一边接电话一边和她一起进屋,才走两步,他就顿住了脚步,十分吃惊地质问:“什么?!你现在在哪儿?!”

  //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手机版阅读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