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良秦择穆:杠上法医鲜妻 > 第314章 消失的情趣用品

第314章 消失的情趣用品


  “怎么回事儿?!”吴兴也看到了,向容剑表示诧异,“除了我们,局里还派了人过来?”

  “没有。这个案子还是由我全权负责。”容剑边说边快步往宿舍前走。

  田茂才跟在后面试着解释:“可能是被风吹掉了吧?山里风大。”

  “不是被风吹掉了,是被人撕掉了!你看,封条还仍在地上呢!”吴兴跟上容剑的脚步惊问,“容队,情况不对劲儿啊!”

  容剑没理会他的话,疾步变为小跑,跑到宿舍门口推了推,见推不开门,正犹豫着要不要踹开门时,田茂才拉住了他。

  “容队长,我有钥匙,门没坏,钥匙应该能开。”

  容剑听言立刻让开,田茂才拿钥匙打开了门。

  “咦?小玉?你怎么在这儿?!”没想到打开门后看见自己的妻子坐在钱大成床上,田茂才十分意外。

  此时钱小玉正抱着枕头坐在床边流眼泪,完全沉浸在悲伤之中,被田茂才的声音吓了一大跳,慌慌张张地起身,有些不知所措地看着他们。

  “你怎么在这儿?”容剑亦表示疑问。

  穆语看了眼满脸泪痕的钱小玉,又迅速扫视了四下。

  相比田茂才的宿舍,钱大成的宿舍不止地方狭小,也简陋得多。这间宿舍加卫生间目测就十平米的样子,只有一张单人床、一个床头柜和一把椅子,靠近卫生间的地方搁着一个小凳子,凳子上搁着一个电热水壶和一个杯子。小小的卫生间里放着几样简单的生活用品。

  这边,钱小玉放下枕头,捂脸而泣:“我在想大成,我就这么一个亲人啊。”

  田茂才赶忙上前轻拍她的肩,小声安抚。

  “再想你也不能把门上的封条给撕掉啊!这是违法的你知道吗?”

  可能是钱小玉楚楚可怜的样子让吴兴有些心软,所以他虽然说着责备的话,语气还算温柔。要换作别人撕掉了这封条,他肯定会疾言厉色。

  田茂才替妻子向众人连赔不是:“对不起对不起,还请你们多多体谅下我家小玉,体谅一下她失去亲人的痛苦。”

  “失去亲人”几个字再次触动了钱小玉,她的哭声一下就由低泣转成了号啕。

  田茂才一脸难受地将她搂入怀中,一边安慰。

  容剑本想问钱小玉几个问题,见她情绪如此激动,知道此时不是问话的时候,只得让田茂才先带她回去休息。

  “容队长,两位警官,已经半下午了,你们应该都没吃午饭吧?我让食堂给你们做点吃的吧?”田茂才扶钱小玉走到门口时回头问了句。

  容剑正想谢拒,突然看见穆语摸了摸肚子,马上改口应允,又叮嘱:“随便煮点面条就行。”

  “好。那等会儿你们是去食堂吃呢,还是我把饭菜送这儿来?”

  “肯定是去食堂吃啊,难道还能在这里吃不成?”吴兴边说边四下指了指。

  田茂才讪讪地笑了笑,看了看表,随即指向门外:“前面那栋楼往右拐就是食堂,二十分钟就能做好,到时候我过来叫你们。”

  容剑摆了摆手:“不用叫,我们一会儿会去食堂。”

  “好的,那不打扰你们了,有什么需要站在外面喊我一声就是,我在那边能听到。”

  说完他扶钱小玉出了宿舍。

  等他俩的身影完全消失在视野中,穆语才收回目光。

  “嫂子,你在怀疑什么?”

  穆语一边扫视屋内一边轻应:“我总觉得哪里不太对劲儿。”

  容剑顺着她的目光扫视屋内,一边问:“你是指这房间?”

  “不是,我是说钱小玉,她的话和田茂才的话有很大的出入,不知道她到底在隐瞒什么。”

  “你怀疑钱大成的身份?”

  “我总觉得钱大成的回来很突兀。”此时的穆语已打开自己的记录本,看着自己写的备注表示疑问,“钱大成为什么失踪了二十多年才安城寻亲?按田茂才的意思是钱大成是脑子变灵光了才回来的,难不成钱大成是在和家人走散二十多年以后脑子突然变灵光的?如果是突然变灵光,他还能记得二十多年前的事儿?就算能记得二十多年前的事儿,你们之前也听田茂才说了,钱大成家在安西时经常搬家,隔了这么多年,他父母都不健在了,他又是如何联系上他姐姐的呢?”

  “要联系失联的亲人其实没你想的那么难,”吴兴接话,“找派出所帮忙就可以了。”

  “那你们找人去安西派出所打听打听有没有这回事儿。”

  “你觉得这个钱大成是假的?”容剑边做记录边问。

  “我也不知道,我就是觉得哪里不对劲儿。”

  吴兴笑道:“要搞清楚这件事儿其实不难,虽然钱小玉和钱大成不是亲姐弟,但钱大成是钱凤根的儿子,给他们做个NDA鉴定不就清楚了?”

  穆语顿时表示无语:“那不是要挖人家的祖坟吗?这样做是不是不太好?”

  吴兴耸耸肩:“假如钱大成的身份真的是假的,钱小玉肯定是第一知情.人,你觉得钱小玉会把真相告诉我们吗?”

  “我觉得吴兴的话有道理,我们暂时不能让钱小玉知道我们的疑问,以免打草惊蛇。”容剑表示认同吴兴的话,“验DNA确定钱大成的身份是最直接有效的办法。”

  受了鼓励的吴兴有些兴奋,搓着手掌跃跃欲试:“那我们首先要弄明白钱凤根的坟在哪里。”

  穆语摊摊手:“那还不是得问钱小玉吗?”

  容剑笑了笑:“田茂才应该知道。”

  “对!他肯定知道!”吴兴附和,“他现在有把柄在我们手上,肯定不敢骗我们。”

  “事实是他也没必要骗我们,钱大成的死应该和他没关系。”容剑合上记录本叮嘱吴兴,“一会儿吃完东西你别回安城了,直接打车去安西把这些具体情况了解清楚。”

  “我一个人吗?”吴兴面带难色地看着容剑,他知道容剑要派他做哪些事情。

  “你先过去,我会叫肖明飞调派两个民警给你。”

  肖明飞是安西县公安局的副局长。

  “还要一部车!”

  “嗯。还有什么需求到时候你自己直接联系肖明飞。”

  “好。”

  “咦?容队?你快来看!”

  听到穆语的惊讶声,容剑和吴兴一并扭过头,不解地看着她:“怎么了?”

  “你看。”穆语指向床头柜的抽屉,“这里面比昨天少了几样东西!”

  “少了什么?”吴兴懒得去看昨天拍的照片,张口就问。

  穆语的脸顿时红了,有些尴尬地干笑了两声,没有回答。

  容剑对照自己手机中存留的图片看了看,已看出端睨,却没回答吴兴的话,只是一脸诧异地自问:“到底谁动了这里的东西?”

  “容队,我觉得我们应该思考‘这里为什么会有这种东西’。”

  “是啊,这里为什么会有这种东西呢。”容剑也奇怪,“据我们了解,钱大成虽然喜欢勾搭女人,但从来不勾搭采石场的女人,因为这里的女人都是又黑又胖的,他看不上。”

  “诶!你们在说什么呢?”吴兴有些不满地打断,“什么这种东西那种东西的?到底是什么东西?”

  容剑睨了他一眼,将手机递给他:“你自己看吧。”

  吴兴接过一看,顿时瞪大了眼睛:“我勒个去!这么带劲儿?!这个钱大成还真会玩啊!”

  照片上拍的是一组情、趣用品。

  “真会玩?你觉得他这是和谁玩?”

  吴兴耸肩:“不知道具体是哪个女人。”

  “昨天的调查访问不是说钱大成从来没带过外面的女人来采石场?因为他看不上采石场的环境。”

  “呃,对啊!”吴兴顿时迷惑了,“既然没从外面带过女人来,又没勾搭过采石场的女人,难不成这些玩艺儿还是他和男人玩的?”

  “不可能!”穆语不认同,“你们的调查报告上可没发现钱大成的性取向有问题。”

  “他的性取向确实没问题。”容剑附和,同时又表示疑问,“又是谁把这些东西拿走了?”

  “我知道了!”吴兴突然拍着脑袋囔出声,“钱小玉!这些东西肯定是钱小玉!肯定也是她刚刚把这些东西拿走的!她在采石场肯定有奸夫,为了不让田茂才发现,所以把这些东西搁她弟弟这儿。而钱小玉是钱大成的衣食父母,钱大成肯定不会出卖她,肯定会替她保密。对!一定是这样……”

  “你忘了田茂才在这方面是从来不管钱小玉的?”

  “我……”被容剑打断的吴兴顿时有些哑口无言,随即又有些不服气地反问,“那依你看是怎么回事儿呢?”

  “不知道。”容剑在记录本上做完备注后看向穆语,“我们吃饭去。”

  穆语点点头,三人随即一起出了钱大成的宿舍,将门锁好后直接去了食堂。

  一进食堂就闻到了饭香味,三个人顿时觉得饥肠辘辘——他们从安城来这里时就快到中午了,路上随便啃了个面包。

  吃完饭容剑叮嘱了几声吴兴,吴兴就先离开了采石场。随即容剑把穆语留在食堂,自己出去找田茂才问事。十多分钟后他回来了,开车和穆语一起离开采石场。

  路上,穆语犹豫了好一会儿,终于忍不住轻声问容剑:“容队,你觉得钱小玉和钱大成真的是亲姐弟吗?”

  容剑没回答,而是反问:“你觉得他们应该是什么关系?”

  “我不敢说。”

  容剑似乎洞穿了她的心思,笑道:“不是不敢说,是不敢相信也说不出口吧?其实我也有这种感觉。”

  “真的吗?”穆语眼睛一亮。

  “不过在没有准确证据之前我们还是别把猜测说出来为好。”

  “嗯。”

  车子上了高速,为不影响容剑开车,穆语便没再出声,闭上眼睛,慢慢地想着案情,她不知道这个时候的秦晋桓在公司早已焦头烂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