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良秦择穆:杠上法医鲜妻 > 第320章 养不教,父之过

第320章 养不教,父之过


  秦晋桓赶到医院时,秦孝挚已被送进急救室。

  没过多久,得到了消息的穆语和容剑、闻泽煜相继赶到了医院。

  “爷爷情况如何?”几人都十分忧心地问先到秦晋桓。

  和雷智等人一起将秦孝挚送来医院的秦承希抽噎着替秦晋桓作签:“爷爷的情况不太好呢,被送进急救室时还处于昏迷状态。”

  闻泽煜表示惊诧:“我就几天没回去看爷爷,爷爷的病情怎么突然就这么严重了?!”

  “不是突然变得这么严重的,其实爷爷这段时间身体状况一直不太好,只是没让我们说出来而已。”秦承希说完抹起了眼泪。

  穆语搂住她的肩,跟着一起落泪。

  对于秦孝挚的身体情况,她多少是知道一些的,所以并没有闻泽煜和容剑那么惊讶,只是默默地表示担心。

  而秦晋桓一直没哼声,只是站在急救室门口,直直地盯着门,仿佛他的目光能穿透这扇门看见爷爷在里面的情形一般。

  正好尚祺赶来了,穆语将秦承希交给尚祺,自己走到秦晋桓身边,轻轻地握住他的手。他侧头看了她一眼,什么都没说,又将目光别了回去,只是下意识地用手反握住她的手,同时轻叹了一口气。

  “爷爷一定会没事儿的!”她低声安慰他,其实也是安慰她自己。

  或许是秦晋桓的沉重把大家都感染了,一时间大家都没出声,或站或坐,目光却都齐齐地落在急救室门上,各自默默地作着祈祷秦孝挚的无恙。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久以大家都快熬不住了时,急救室的门终于开了,大家忽地一下围了过去,期待之色瞬间转了惊惶,忐忑之至地看着医生。

  “秦老已脱离生命危险。”

  这话让众人的心陡然一松,不想医生随即话音一转,“不过情况还是不太乐观,需要住院观察治疗。容队长已经给他安排好了VIP病房。我们现在将他送去VIP病房休息。”

  说话时,里面的医护人员已经将秦孝挚用小推车推出来了,准备直接送到容缨安排的VIP病房。

  看着秦孝挚一动不动地躺在小推车上,秦承希十分害怕地拉着医生急问:“不是说脱离生命危险了吗?为什么我爷爷还在昏迷?!”

  正好容缨从里面出来,听言解释:“其实爷爷进急救室时就已经醒了,只是因为他不太愿意配合我们问询病因,致使我们没办法对症治疗,不得已之下我们给他做了催眠,而现在的他并不是在昏迷,而是在熟睡中。”

  “哦。”秦承希这才放心。

  不过她才放心,秦晋桓的问题就来了:“催眠之后你们有没有发现爷爷的病因?”

  容缨微微颔首:“爷爷年纪大了,最近擎天又发生这么多事儿,他忧心过度,所以身体才每况愈下。不过你们也别担心,只要加以时日静养,爷爷就会慢慢好起来的。”

  “那就好。”闻泽煜率先松了一口气,又有些自责,“自从着手管理慧铭后,我简直分身无术,搞得我一时间也顾不上擎天,也没时间来看爷爷,我可是爷爷一手带大的,现在爷爷和擎天都非常需要我,我却没有精力来替爷爷分忧,我还真够不孝的啊。”

  他这话惹哭了秦承希:“我天天陪在爷爷身边都没照顾好爷爷,不孝的人应该是我才对。”

  “傻丫头,干嘛老把责任往自己身上揽?这和你没关系呢,主要是爷爷太操心公司的事儿。”容缨上前安慰秦承希,“好了,别哭了,放心,我会照顾好爷爷的。”

  站在秦承希身边的尚祺也不停地轻声安慰她,又见穆语也走过来,秦承希的哭声这才小了些。

  容剑问:“我们去病房看看爷爷行吧?”

  “爷爷现在需要休息,”容缨摆手拒绝,“你们最好别打扰他。都各自忙去吧,等爷爷状态好了些我再叫你们过来看他。”

  “但是……”

  容缨有些不耐烦地打断容剑的话:“你要是真关心爷爷,就赶紧去把那几个变.态杀人案破了。案子破了擎天的危机也就过了,爷爷的身体自然而然就会好。”

  被呛白的容剑顿时无话可说。

  “行了,你们都散了吧,我去病房看看爷爷,有什么情况我再告诉你们。”容缨说完,不再理会他们,径直往长廊一侧走去。

  秦晋桓随即跟上容缨的脚步。

  “诶!阿桓!我……”

  秦晋桓顿步:“你要么和容剑去上班,要么和小希回家休息吧,这里有我就行,不用太多人。”

  “哦。”穆语想了想,扭头看容剑,“我还是和容队去上班吧。”

  秦晋桓点头,看了眼容剑,也没说什么,径直往容缨离开的方向走去。

  闻泽煜看了看表,扫视众人说道:“我公司还有事儿,那我也先走了。”

  于是众人各自离开。

  这边,秦晋桓快步跟上了容缨的脚步,容缨回头看见他有些意外,只道他不放心自己照顾秦孝挚,赶忙劝阻:“阿桓哥哥,我知道你公司最近事儿太多,你就放心把爷爷交给我吧。”

  “老头子根本不是忧心擎天,而是忧心他那个不争气的儿子对不对?”

  没想到秦晋桓突然这么一问,容缨先是一愣,随即干笑着含糊应声:“不是的,爷爷都忧心的。”

  秦晋桓一脸不信:“他经营擎天几十年,什么样的风雨没见过?如果这点事儿就能让他忧心成疾,那他就不是秦孝挚了。”

  “爷爷现在年纪大了嘛,承受力肯定不如当年啊。”

  “你在我面前也会撒谎了。”他睨了她一眼。

  觉察到了他眼神中的不信任,她的心不自由主地慌了起来,讪笑着改口解释:“爷爷这次病倒确实不是因为担心擎天的现状,但是为人父母放心不下自己的孩子也很正常吧?”

  果然如自己所想。

  秦晋桓冷冷地哼了一声:“这么不争气的儿子有什么好惦记的?一生下来就该掐死,省得成为祸害。”

  这话让容缨觉得有趣:“不管怎么样,他也是你亲爹啊,没有他哪有你哦?”

  秦晋桓抽了抽嘴角,没应声,但眼底满是不屑神色。

  前面就是秦孝挚的病房,在距离病房还有十来米的地方,容缨顿住了脚步,看着秦晋桓叹气:“阿桓哥哥,其实爷爷一直放心不下流落在外的秦文滔,每次我给他体检时他都要在我面前念叨秦文滔,到底是亲骨肉啊。”

  秦晋桓面色阴冷:“他把亲情至上,别人未必当一回事儿。”

  “就是因为秦文滔不把爷爷对他的好当一回事儿,而爷爷是一个非常看重亲情的人,所以我才为爷爷不值,才觉得爷爷可怜啊。”容缨的声音有些哽咽,“爷爷每次在我面前提起秦文滔小时候的乖巧,都会忍不住抹眼泪各种自责,说养不教父之过,说秦文滔会变成现在这样完全是他的错,还说你们父子成仇,他们父子分离,都是报应,是老天爷在惩罚他。每当这个时候,我都没办法相信坐在我面前的是在安城响负盛名、曾经叱咤风云的爷爷,根本只是一个风烛残年、垂垂老矣的老头啊。”

  她说得动容,他却依然面无表情,声音依然不带温度:“他说得没错,他就是咎由自取。”

  容缨听言有些急:“阿桓哥哥!你不能这么说爷爷,爷爷最疼的人其实是你啊!他这么思念儿子,却始终没有动把儿子叫回安城的念头,因为他担心他们回来后董悦芸会因为董宛卿的死而越加挑拨你们父子俩的关系,说到底爷爷更在乎的人是你啊。所以你这话要是被爷爷听到,他肯定得伤心死啊。”

  “实话而已。”秦晋桓边说边往前走。

  容缨怔了怔,跟上他的脚步,直到走到秦孝挚的病房前。

  守在病房外的双胞胎见他们过来,赶忙上前打招呼。

  秦晋桓立刻摆手,示意他们别出声,同时隔着观察窗紧张地看向病房内,看见里面并无动静,面色这才骤松。

  他这副样子让容缨看着很高兴,但没敢将高兴写在脸上,怕一不小心就会将秦晋桓对秦孝挚的关心惊走。

  秦晋桓已收回目光,对双胞胎淡淡地说了句“好好照顾他”,便转了身。

  “阿桓哥哥,你去哪儿?”容缨跟上。

  “回公司。”秦晋桓脚步未停,头也不回,留了个背影给她。

  “哦。”容缨停了下来,默默地目送他离开。

  一直跟在秦晋桓身后的卞子峻,进电梯后,见电梯内没别人,这才轻轻出声:“老板,业主大会已经结束了。”

  秦晋桓顿时一脸凝重:“结果如何?”

  卞子峻一脸兴奋:“很成功,到目前只有不到十个业主还坚持退房,这几个业主应该都是林间春天那边派过来煽动其他业主退房的,翁云正在调查他们。”

  秦晋桓眼底有了一丝笑意:“看来晨宇不只是谈业务在行。”

  “老板,其实……”正好秦晋桓手机响了,卞子峻只得噤声,打算等会儿再继续说。

  秦晋桓掏出手机,见是晁晨宇来电,猜他是来邀功的,眉眼间笑意更浓,很快就接通了电话,不待他出声,电话那头就传来了晁晨宇低沉的道歉声:“老板,对不起,今天有负您的重托了。”

  秦晋桓顿时一惊:又出变故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