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良秦择穆:杠上法医鲜妻 > 第324章 新线索

第324章 新线索


  穆语走进容剑办公室时,他办公室只有他一个人在,她禁不住有些诧异:“你妈走了?”

  “我妈?”容剑比她更诧异,“我妈来了?”

  “你妈没来?”

  “没有吧?她没给我打电话啊!”

  “之前指名找你的老太太不是你.妈?”

  容剑一时哭笑不得:“谁告诉你那是我妈的?”

  穆语错愕:“不是你.妈?!那是——”

  “是钱凤根的姐姐钱凤英。”

  “哦?”这话一下就引起了穆语的兴趣,转瞬就忽略了他*妈妈的话题,“钱凤英找你干什么?是不是有什么线索提供?”

  “是的!她说钱小玉的亲生父母是华城人!钱小玉是钱凤根从华城领来养的!”

  “华城?!”穆语顿时惊住,随即飞快问询,“那这个钱大成呢?会不会也是华城人?!”

  如果钱大成是华城人的话,那顺势而查,也许就能找到这几起杀人案的突破口呢?!

  容剑知道她说的钱大成是指他们猜测的假钱大成,摇了摇头:“钱大成的真实身份目前应该只有钱小玉知道,但钱小玉不配合我们,不知道今天钱凤英提供的线索能不能起到作用。”

  “一定有大作用!”穆语十分肯定,“我总觉得钱小玉来自华城这点和假钱大成有密切关系!我们是不是得现在就去找钱小玉问话?”

  “不行!我们这么去问钱小玉,她肯定还会像以前一样,什么都不告诉我们。”

  “那,那我们就直接去华城找她亲生父母了解情况,也许,也许她亲生父母认识钱大成呢?!”这个猜测让穆语全身莫名兴奋。

  “但目前我还不知道她亲生父母具体在华城哪里。据钱凤英说,她夫家经济条件不好,所以自她父母去世后、为了节省开支,她和弟弟的往来很少,有时几年也难得回安西一次。大概二三十年前有一次她回安西,就看见弟弟家多了一个十来岁的小姑娘,当时她弟弟告诉她这小姑娘是他从华城领养回来当童养媳的。她当时觉得钱小玉的样子挺中看,人也挺机灵,很满意这个侄媳妇儿,倒没多打听,只是按乡下旧俗给了钱小玉见面赏。再后来她只见过钱小玉两次,一次在钱大成的葬礼上,一次在钱凤根的葬礼上——她说因为家庭条件不好,她嫂子去世她没回来吊丧。虽然后面再见过两次,但除了谈及丧事事宜,她和钱小玉没作别的方面的交谈,所以她只知道钱小玉来自华城,但有关钱小玉亲生父母那边的具体情况都不清楚。”

  “也就是说她对钱小玉被领养之前的事儿一无所知?”

  “嗯。”

  “能通过户籍关系找到钱小玉亲生父母的身份吗?”

  “正常情况下可以。吴兴现在就在安西户籍科,等他消息吧。”

  “对了!容队!”穆语突然想起一件事,“如果钱大成真的是钱大成,那钱凤英和他是姑侄关系,也可以验NDA确定钱大成的身份啊!”

  容剑点头:“小凡已经带老太太去验NDA了。”

  “哦。”见他和自己的想法一致,穆语越发兴奋,搓了搓手掌,想了想,又表示质疑,“二三十年前想领养一个女孩应该不是什么难事儿,为什么钱凤根要跑那么远去华城领养钱小玉?他又是怎么领养钱小玉的?会不会是朋友或亲戚牵线的?”

  她一连串的问题让容剑眼里有了赞许之色,笑着应道:“钱凤英说她家祖籍华城——我们之前一直以为钱凤根一家是安西县人,以为钱小玉是自幼就被领养在钱家,差点就错过了重要信息呢。钱家爷爷年轻时来到安西谋生认识了钱家奶奶,从此就在安西落了户。钱凤英说她很小的时候曾跟爷爷回过两次华城老家祭祖。我估计就是这层关系,钱凤根才有机会领养华城的钱小玉。”

  “钱凤英不知道自己具体祖籍华城哪个县区?”

  “不知道,我刚不是说了吗?她只很小的时候跟长辈回过两次华城,到现在隔了六十来年,什么都不记得了。”

  “哦,那只能等吴兴那边的消息了。”说到这,穆语又忍不住夸赞钱凤英,“容队,你别看钱老太太一把年纪,思想觉悟还真够高的啊!为了省路费都不舍得回娘家看一趟,却肯为了给我们提供线索而特意来到安城!”

  容剑听言苦笑:“她可不是白来给我们提供线索的,是冲高额奖赏来的。”

  “高额奖赏?局里什么时候设了高额悬赏?”穆语表示没听过这件事。

  容剑耸了耸肩:“不是局里定的悬赏,是吴兴以我的名义给钱老太太额外定的奖赏。”

  这话让穆语一脸茫然。

  “说白了就是奖赏钱归我出。”

  “归你出?你私人出?”

  “嗯。”

  穆语十分惊诧:“啊?还有这样的事儿?!这,这吴警官是不是太扯了啊?”

  “如果钱老太太能提供有价值的线索,给她点奖励也值得。”

  “说得也是。”穆语又有些好奇,“你刚刚给了老太太多少奖赏?”

  “五万。”

  “五万?!”没想到容剑出手这么阔绰,她简直不敢相信,她以为顶多拿个三五千意思意思。

  “嗯,小凡已经带着我的卡陪老太太取钱去了。”

  穆语有些无语:“容队,五万块钱不算是小数目啊,你自掏腰包要不要这么大方啊?再说了,这条线索也不见得是什么特别有价值的线索啊!是不是太不值了?”

  “只要能破案,钱都是小问题,”容剑倒是不以为然,“希望老太太收到这笔钱以后能给我们提供更有价值的线索,这才是我想要的。”

  有钱真任性。

  穆语在心里这么自语。

  容剑看了看表,遂起身:“我之前叮嘱了小凡取完全直接带老太太去法医室验NDA,这会儿他们差不多该回来了,我们也去法医室吧。”

  穆语跟上,一边反问:“干嘛不取钱之前就让老太太去验NDA啊?这样可以节省不少时间呢。”

  “我也想啊,”容剑无奈摊手,“是老太太不肯,怕我不给钱,执意要拿到钱后才去法医室验NDA。”

  穆语顿时笑了:“别看这老太太年纪挺大,脑子还是很好使的,精明得很呢。”

  “老太太都精,我妈也这样。”

  见容剑提及他妈妈,穆语马上想起冯如冰之前的反常,见四下无人,马上试着小声问他:“容队,你父母带回来的那个女孩对你是不是有意思?”

  容剑立刻顿住脚步:“如冰和你说什么了?”

  “冯老师都告诉我了。”穆语如实以对,“她以为来找你的老太太是你.妈,心情可不好了,还冲我们发了火呢。看得出冯老师非常在乎你,你可别让她失望啊。”

  “不会!我怎么可能让她因为这件事儿而失望?娶她可是我一直以来的梦想!”

  “但万一你父母坚决反对怎么办?”

  容剑随即看向法医室方面,目光坚定:“我意已决,任何人的反对都无效。”

  “万一你父母拿断绝关系作要挟呢?”

  “他们要断绝关系是他们的事儿,我不会和他们断绝关系,但我也不会听从他们的摆布。我答应了如冰要给她和柒柒幸福,就一定说到做到!”

  容剑坚定的立场让穆语很感动:“容队,我能为你们做点什么吗?”

  容剑想了想应道:“有空帮我劝劝如冰,让她给我点时间处理这事儿,叫她务必相信我心里永远只有她,不可能因为任何利益放弃我们的爱情。”

  穆语郑重点头。

  两人走到法医室门口时,她手机响了,见是秦晋桓的赶忙接通。

  “小语,等会儿公司还有些要紧事儿等我处理,我一时半会儿过去不了医院,不能和你一起去看爷爷,你替我去陪陪他吧。”

  听到要紧事,穆语就有些紧张:“公司又出什么岔子了吗?”

  “没有,还是之前欣悦城的事儿,为免夜长梦多,我打算尽快处理妥当。”

  “哦,好。”她十分理解,“你忙你的,爷爷这边有我就行。”

  “嗯。翁云应该快到你单位门口了。”

  “好。”

  “挂了。”

  “诶!阿桓,不管多忙都要早点回来休息,可别累坏了身体啊,我会心疼的。”

  “知道。爱你。”

  秦晋桓说完挂断了电话。

  听到了他们对话的容剑马上劝她去博爱陪秦孝挚:“法医室有如冰就行了。”

  虽然心忧秦孝挚,但穆语又舍不得走:“我想知道钱大成和华城到底有什么关系。”

  “放心,我这边一有消息就给你打电话。”

  见他这么说,见又他的眼神不断地偷瞄法医室,知道他有话想单独和冯如冰说,穆语便不好再坚持,点了点头,跑进法医室拿了背后,又小跑出法医室,然后头也不回地离开,将私人空间让给了他们。

  她来到秦孝挚病房时,容剑的父母和容缨都在,正在陪秦孝挚说话。

  见她进来容缨马上起身,正要笑脸相迎时,她妈妈利诗沂悄悄扯了扯她衣角。她无视母亲的动作,笑着看向秦孝挚告辞:“爷爷,您现在的状况不宜久聊,休息吧,晚点我再来看您。”

  秦孝挚满含笑意地点点头,随即吩咐穆语:“小语,替我送送你容叔容婶。”

  穆语正要应“好”,容含已摆起了手:“都是自家人,不用客气。秦叔您歇着,我们改天再来看您。”

  又说了几句客套话,容含才带着妻女一起离开。

  利诗沂经过穆语身边时,穆语明显觉察到利诗沂拿眼角瞟了眼她,她顿时有些纳闷。

  “这诗丫头,没让阿桓当成女婿,就对我孙媳妇儿有意见,别理她。”秦孝挚笑呵呵地拉她坐下,一句话点明缘由。

  穆语微愣:“爷爷,您是说容家父母希望阿桓和缨缨成一对?”

  “这种事儿不是谁希望就能怎样的,都要靠缘份,他俩注定没缘,你和阿桓才叫有缘。”

  此时穆语才顿悟容家父母这么不待见她的原因,不禁哑然失笑。

  陪秦孝挚聊了会儿天,见他有了倦意,她扶他躺下,等他睡着后,天色已晚,在翁云的陪同下她在医院附近的小店随便吃了点东西填肚子,又回到了病房。

  见老爷子还在睡,齐浩劝她回去休息,让她明天一早再过来。穆语进病房看了看沉睡中的爷爷,见他呼吸均匀,这才放心回家。

  到家后已经九点多了,见秦晋桓还没回来,她有些不放心,试着拨通了他的电话。

  好一会儿秦晋桓才接通电话,听见电话那头格外安静,只道他在办公室,她便问他忙完没,什么时候回家。

  “还要再晚点,我这边……”

  秦晋桓的话还没说完,一个略微娇、喘的女人的声音突然插入:“哎哟,姐夫,我要……”

  下一秒,通话就中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