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良秦择穆:杠上法医鲜妻 > 第326章 单纯的女孩

第326章 单纯的女孩


  一秒记住【67♂书÷吧 .】,精彩无弹窗免费阅读!

  “大,大哥。”听到动静的秦承希抬头看见秦晋桓,慌忙将搁在耳际的手迅速缩至身后。

  “和尚祺闹矛盾了?”秦晋桓已看见她手中攥着手机。

  “没,没有,我们很好。”秦承希满脸惊惶地解释。

  “那为什么哭?”

  “没,我没哭。”突然意识到自己眼角还有眼泪,她慌忙拿衣袖胡乱擦眼泪,一边呲牙讪笑。

  “我们都看见你哭了!”随后赶过来的穆语急声表示关切,“发生什么事儿了?告诉我们,别自己硬抗。”

  “我,我……”秦承希目光闪烁,支吾半晌才说出一句“我是因为担心爷爷的病情才哭的”。

  “真的吗?”穆语有些不信。

  秦承希讪讪地点头,正要再解释一句时,秦晋桓突然抓起她的手,劈手抢过她手中的手机。

  “诶……”

  “开机密码。”

  “大哥……”

  “开机密码!”

  阴沉着脸的秦晋桓陡然提高音量,向来畏惧他的秦承希竟然吓得全身一颤,在穆语轻扯秦晋桓同时提醒他别对妹妹这么凶时,秦承希已将密码脱口而出。

  秦晋桓没理会穆语,飞快输入密码。

  秦承希的手机屏幕正停在通话记录页面、最新来电显示着“妈咪”二字,秦晋桓的脸色顿时变黑,声音骤然变厉。

  “你竟然和她保持着联系?!我不是说过不许和他们有联系?!”

  秦文滔和董悦芸离开安城后,秦晋桓为了更好地保护秦承希,让她更换了所有联系方式,所以他认定如果她不主动联系她父母,她父母应该联系不上她。

  此时的秦承希很慌,结巴着回应:“我,我……对不起大哥,我,我……”

  “为什么要联系他们?”

  “大哥对不起,”秦承希哇地一下哭了起来,“因为他们很想我,我也很想他们,他们毕竟是我亲生父母啊。”

  秦晋桓立刻听出了端倪:“是他们联系你的?”

  秦承希微微一愣,随即哽咽着点头。

  在秦晋桓面前她不敢撒谎。

  “他们怎么联系上你的?”

  “他们给我寄了一封信。”

  “寄信?!”秦晋桓听言有些恼火。

  他让秦承希更换所有联系方式,就是想阻断她和他们的联系,以免她再一次成为他们的傀儡。因为家里地址没变,怕他们通过这个方式联系她,他派了专人接收寄到家里的物件,每个快递包裹都会拿仪器进行检测,还特别叮嘱过手下弟兄要是秦承希收到书信类的快递必须第一时间向他汇报,没想到他们竟然没把他的话当一回事儿!

  “不是单寄一封信,是他们给我寄了套衣服,信夹在衣服里,阿祥他们有检查过的,不过以为是我网购的快递。”秦承希看懂了他的脸色,赶忙快声释疑,她不想因为自己的事连累别人。

  最近尚祺工作有些忙,而她本身又不太喜欢到处走动,又不愿经常劳烦李香兰和余中光他们,所以经常网购一些必须品。

  “信呢?”

  “我撕掉了。”秦承希弱弱地应着。

  “内容?”

  “内容……就是说他们很想我,留了联系方式,让我联系他们。”

  “还说了什么?!”秦晋桓厉声质问。

  “还,还……”

  “阿桓,你别凶小希,让她慢慢说。”见秦承希全身都在微微颤抖,怕吓坏她,穆语一边轻声提醒秦晋桓,一边拉秦承希坐下,柔声安慰,“别急,来,坐下,有话慢慢和你大哥说。”

  秦晋桓强大的气场让秦承希大气都不敢出,更不敢坐下,她一边瑟瑟地用眼角偷瞅着秦晋桓,一边语无伦次地应声:“他们在外面很不好,他们很想我,有人欺负他们,他们还……”

  “勒令你向我求情,让我允许他们回安城?”

  “没,他们没勒令我,他们只是向我哭诉,求我帮帮他们……”本在为父母遮盖的秦承希,突然意识到说岔了,慌忙改口,“我没答应他们。”

  “肯定不能答应他们!不能让他们回来!现在公司本来就有些混乱,他们回来万一再借机兴风作浪,会给公司造成不可估量的恶果!”穆语脱口而出。

  “没没没,我没答应为他们求情!”突然想到爷爷病倒的事,生怕秦晋桓误会,秦承希慌忙连连摆手,“大哥,我没把这事儿告诉爷爷,爷爷不知道我爹地妈咪在外面过得怎么样,爷爷犯病和这事儿没关系的!”

  随即她又哭了,“虽然我爹地妈咪已经诚心改悔,但我知道还是不能让他们回安城,因为他们以前做的很多事儿给大哥大嫂爷爷还有擎天都造成了很大的伤害,让他们在外流落吃苦是对他们的惩罚。”

  她这话让秦晋桓拧起了眉头,睨着她淡声反问:“那么,你是什么想法?”

  “大哥,我没别的意思,我说的都是真心话,你别误会啊!”听出诘问之意,秦承希顿时像只受惊的小兔,慌声解释。

  “我没误会。我只是想知道你的想法,或者说打算。”

  “我……”迟疑了好一会儿,秦承希才瑟缩着说出了自己的想法,“我想去陪他们,可以吗?”

  “你去陪他们?!”穆语十分吃惊,“你刚刚不是说他们在外面流落吃苦?你要陪他们一起去吃苦?还有,他们以前是怎么对你的你都忘了吗?你这么过去找他们,就不怕他们再伤害你?”

  本一直垂着眼眸的秦承希,微顿数秒后才慢慢抬眼,眼里写着坚定:“他们以前对我是做过很多过分的事儿,不过经历这么多事儿他们也想通了很多道理,已经意识到了亲情的可贵,我现在成了他们唯一的精神寄托,他们特别需要我的陪伴,我相信他们不会再做任何伤害我的事儿。”

  秦晋桓反问:“想通了很多道理、意识到了亲情的可贵、你是他们唯一的精神寄托,这些话都是他们和你说的?”

  见妹妹点了头,他冷笑着质疑,“你相信了他们的话?”

  秦承希一愣,随即垂眸再次点头,弱弱地解释:“我觉得他们说的都是真心话,因为他们最开始是让我向你求情让他们回安城来看我,我说他们不许回安城是大哥和爷爷的决定,鉴于他们以前的错误,我不能改变大哥和爷爷的决定,我说如果他们真的想我,不用回安城,我去他们的城市找他们也一样。他们听到我这样说马上就开心了,立刻打消了回安城的念头,然后催促我尽快去看他们,因为他们真的非常非常想念我。爷爷身体不好,我不敢和爷爷说这事儿,本来打算今天和你说,没想到爷爷今天突然病倒,加上你工作很忙,所以我打算缓几天再和你商量这事儿。晚上妈咪给我打电话,我向她解释了情况,妈咪听说爷爷病了以后就一个劲儿地在电话里哭,说她和我爹地都不孝顺,在爷爷最需要他们的时候他们远在他乡,不能及时行孝,我爹地也在一边哭,他们哭得我心里好难受,所以我就……”

  想到母亲的哭泣,她鼻子一酸,一时说不下去,掩面隐忍着哭泣。

  “好了,别哭,别哭了。”穆语赶忙抱住双肩都在微微颤抖的她安慰,一边不知所措地看着秦晋桓。

  秦晋桓面无表情地盯着伏在穆语肩头哭泣的秦承希,深邃的眸子里似乎带着几分若有所思,却迟迟没有表态。

  “阿桓,要么……”迟疑几秒后,穆语才说出后面的话,“要么让他们回来吧,爷爷也很想他们。”

  她其实非常不希望他们回来,这话说得十分无奈,因为她其实也早看明白了爷爷对他们的牵挂,也知道他们一直是爷爷的心病,也深知他们在单纯的秦承希一再说知道改悔、一再提及亲情不过是幌子,最终目的只是想利用女儿返回安城。凭她对他们的了解,他们一定会不达目的誓不罢休,天知道他们会因此而对秦承希再使出什么手段。

  而现在秦承希明摆着已经完全相信了她父母的话,肯定会听不进去她和秦晋桓的劝说,毕竟秦承希和他们那份血缘关系摆在那里,秦承希挂念他们也在情理之中,假如此时秦晋桓强行不允许秦承希去见秦文滔他们,只怕时间久了秦承希也会误解她哥哥爱护她的心,最终影响兄妹情。这是她非常不愿看到的。

  这次的“流放”让秦文滔和董悦芸吃了不少苦,他们都不笨,再回安城一定会收敛很多,回来后不让他们有机会再和擎天的任何事宜沾边,再派人密切关注他们的一举一动,这样一来就算他们想作妖也没有机会。

  这么想着,她轻轻推开秦承希,把秦晋桓拉到一边压低声音轻劝。开始秦晋桓坚决反对,但经不住她的软磨硬泡,又权衡一番后,最终还是松了口。

  一直惊惶不已的秦承希见状顿时乐坏了,抱着他又哭又笑又叫。

  让秦晋桓送秦承希回房,穆语去厨房煮面。煮好面端上楼时,看见秦晋桓站在秦承希房间门口出神,马上上前轻喊他。

  秦晋桓缓过神来,没说什么,接过面碗,和她一起回了房。

  吃面时秦晋桓的表情一直很严肃,也没说什么话。知道他在为让秦文滔两人回城的事烦躁,穆语也没多说什么,只是默默地陪着他。

  这一晚上秦晋桓睡得也不太踏实,致使她睡得也不太踏实,直到后半夜才勉强入睡。

  第二天她醒来时已经上午九点半了,秦晋桓已经上班去了,她揉着眼睛查看定的闹钟,见闹钟已关,知道是他想让她多睡一会儿,幸福地嗔怪着他。这时她注意到手机有信息提示,赶忙点进去看,没想到是冯如冰发来的。

  “我和容剑去华城了,法医室有事联系我。”

  看完信息她顿时大为紧张:他们这么突然去华城,难道华城出大状况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