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良秦择穆:杠上法医鲜妻 > 第331章 流氓一群

第331章 流氓一群


  武林中文网 .,最快更新良秦择穆:杠上法医鲜妻最新章节!

  不敢置信的穆语做了几次深呼吸,努力使自己镇定,勉强缓神之后,将信息从头到尾一字不漏地再仔细看了一遍,仍不敢相信信息内容,用发抖的手点开发信息的手机号码拨打,得到的是已关机的语音提示。

  用力揉了揉隐隐作痛的太阳穴,紧捏着手机再一次细读信息,越看心越冷,越看怒火越大。

  如果信息中所提及的事情都是真,那以后她还能相信秦晋桓吗?

  不!淡定!

  暂时还没搞清发信息人的居心何在,别自乱阵脚,也许这只是有人恶意挑拨呢?

  得好好查查这事儿!

  但万一……

  “嫂子?嫂子?你怎么了?”

  思绪被容剑打断,一抬头就看见容剑已回到车上,正回头诧异地盯着自己,穆语赶忙收起手机,强笑着应声:“没,没什么。我们走吧。”

  “你是在想钱大庆的案子吧?”容剑转身坐好,一边系安全带一边问她。

  “嗯。”穆语含糊应声,不想让他看出端倪。

  “钱大庆住在华城西湖区,一直在那一带混;赵永利的超市在东湖区;李建云则住在北湖的旧货市场,目前我还没发现他们仨的交集。不过我觉得他们仨既然都来自华城,肯定和他们的死因有关,我也有理由相信孙美兰五六年前也一定去过华城。因为手头还有要紧事儿,我暂时脱不开身,所以先回来了,不过我已经派自豪和利锋去华城仔细调查钱大庆一家三口离开华城的原因,我想这也应该是李建云和赵永利先后离开华城的原因,嫂子,你看呢?嫂子?”

  容剑才注意到穆语的心不在焉,趁等红灯之际停车回头,看见她脸色惨白,顿时有些紧张,“嫂子?你怎么了?是不是不舒服?”

  “没有,我很好。”穆语闷闷地垂眸应声。

  “但你的脸色很不好看!发生什么事儿了?和阿桓闹意见了?”

  见她仍旧摇头,容剑有些急:“别骗我了,你的脸色已经告诉了我一切。告诉我,到底发生什么事儿了?看我能不能帮得上忙?”

  此时红灯已转绿灯,见容剑的车没动静,后面的车猛按喇叭,容剑无视他们,盯着穆语再次追问,“你不肯告诉我实话,到底是信不过我的能力还是信不过我的为人?”

  “不不不,容队,你别多想,”穆语连声解释,“和你没关系呢,是我自己……”

  她没再说下去,因为她还没做好心理准备把信息内容告诉别人。

  “你自己怎么了?”见她又沉默了,他想了想,试着问道,“是不是阿桓做了什么让你不开心的事儿?”

  他的话让穆语嗅到了一丝异样,眼眸骤然一凛:“他背着我做过什么事儿?你知道什么?!”

  “我什么都不知道,等着你告诉我啊!”容剑神色凝重,一本正经,“虽然我喊你一声嫂子,但其实我一直把你当缨缨看待,你也可以把我当成你娘家大哥,如果阿桓真的做了什么对不起你的事儿,你告诉我,我替你做主!我……”

  “砰砰砰!”

  有人猛敲车窗打断了他的话,也把穆语吓了一大跳,她一扭头就看见了一张凶神恶煞的脸,耳边同时响起对方粗声粗气地怒斥声:“你特么的有病吗?把车堵马路中间?!好狗都不挡道,你特么的连条狗都不如?”

  “对不起。”理亏的容剑忽略对方的辱骂,一边道歉一边转过身,见又是红包,随即面带歉意地冲那人笑了笑。

  见红灯有一分多钟,那人也没急着走,而是色迷迷地盯着后座的穆语啧啧出声:“哥们,你很有眼光啊,这妞长得够水灵的,又白又嫩,奶.子还那么大,抓着够爽吧?”

  容剑顿时沉了脸:“你怎么说话的呢?”

  那人却不以为意,笑得猥琐极了:“哥们,不如这样,哥给你一万块,让你的妞陪哥睡一晚上怎么样?”

  去华城前容剑的车拿去保养了,回来还没去取,打算下班再去取,他现在开的是冯如冰年前买的三万块一部的电动汽车,也难怪被那人看不起。

  容剑一记冷眸扔出去,牙缝里崩出个“滚”字。

  “开个玩笑而已,别当真。”那人也不生气,坏笑着凑近容剑压低声音出声,“哥们,听哥给你传授泡妞经验,女人不用宠,只要往死里操就行,你把她操服了她就什么都……哎哟!你特么的敢打我?!”

  “你敢再嘴里喷粪,老子割了你的舌.头!”怒不可遏的容剑熄火解安全带,作势就要下车。

  不想惹事的穆语慌忙拉住他:“容队!算了算了!别和这种人一般见识。”

  “打了人还想走?”

  被容剑打青了眼睛的男人迅速拉开车门扯住容剑,与此同时,后面的面包车里下来了四五个痞里痞气的男人,一个个手里竟然都拿着一把长长的砍刀,骂骂咧咧地冲了过来。

  容剑迅速下车,一脚踹开揪着他的男人,然后站至穆语所坐的后排的车门前,一边飞快脱下外套,同时叮嘱穆语在里面别出来。

  “容队小心啊!”

  眼瞅着那明晃晃的砍刀都向容剑这边砍来,穆语吓坏了,一边失声尖叫,一边手忙脚乱地掏手机给秦晋桓打电话求助。

  容剑却是一脸无惧,抓住衣服领子向迎面冲来的几个人左右挥舞,没几下就把他们手中的刀打落在地,然后一脚一个,将他们纷纷打倒,然后把砍刀都踢到了车边。

  “卧槽!没想到有几下子,怪不得这么嚣张!不过你别嚣张,是你堵了路还先打人的,我要报警把你抓起来!让你尝尝进监狱的滋味儿!”最先挨打的男人吃了大亏,不敢靠近,只敢捂着受伤的眼睛站在远处,一边指着容剑骂,一边掏手机作势要报警。

  “容队,他们真的要报警呢,我们怎么办啊?”因为容剑挡在前面,穆语下不了车,便半跪在座椅上抓着车窗框紧张地问容剑。

  她非常担心他们报警,因为他们一报警就会暴露容剑的身份,容剑可能就会背上一个警察无缘无故打普通百姓的罪名,要是经不明真相的吃瓜群众随便制造舆论,肯定会产生非常恶劣的影响。

  “随他们的便。”容剑并不在意。

  他并不是受不起骂的人,何况今天本来就是他把路堵了,错在他,骂他几句无妨,但是他无法容忍那个人用那些污秽的言语污染穆语,又见这个人太嚣张,所以他决定教训教训这些社会祸害。

  他满不在乎的样子让挨打的男人不觉失笑:“看来社会没给你上过课,今天我就替社会给你当当老师。”

  “鹏哥,这小子不知道咱凡哥的厉害呢。”一个同伴附和。

  被称为鹏哥的男人不屑一笑:“没关系,他很快就可以见识了。”

  此时因为他们打架,不止容剑车后面摆起了长龙,就连拐弯道都被堵了,不过见这阵势没一个人敢抱怨,都只是各自下车远远地看着,甚至连道路两边的交警都不敢过来劝架,只敢躲在角落偷偷报警。

  容剑若有所思地反问:“你们说的凡哥是什么人?”

  “刑警队队长刘小凡!”鹏哥回答得格外响亮。

  “刘小凡?刑警队长?”

  “对!听过他的能耐吧?”挨打的男人已然挺直了腰板,一脸得意,“我也不怕告诉你,他是我老弟!我亲老弟!你今儿要乖乖向我磕头赔罪,我大人有大量或许可以放过你,否则我今天让你把牢底坐穿!”

  “一个小小的刑警队长竟然有这么大本事儿?”容剑冷冷地睨着他。

  鹏哥重重地哼了一声:“你要是不信的话,那咱就走着瞧,到时候吃不了兜着走可别怪我没提醒你!”

  “那我谢谢你的提醒。”容剑说完将几把砍刀捡起来扔到了副驾位,然后上车。

  鹏哥马上跳叫着上前:“你打了人还想逃?!”

  “不逃,我打了人,应该去自首。”容剑说完摇上了车窗,见红灯又变了绿灯,随即启动车子前行。

  “跟上跟上,别叫他逃了,我报了警的,今儿非给他点颜色不可。”鹏哥边说边招呼弟兄们上车。

  穆语担心地问道:“容队,咱现在怎么办?你不会真去自首吧?”

  “只有人找我自首的份。”容剑一边开车已一边拨通刘小凡的电话,问他有没有哥哥叫什么鹏哥的,刘小凡并不清楚他为什么突然问这个问题,不过还是老老实实地告诉了他自己确实有个从乡下来的表哥叫周鹏。

  “你哥要让我把牢底坐穿,你想想办法让他实现愿望吧。”

  刘小凡顿时笑了出来:“老大,你今天吃错药了吗?怎么这么幽默啊?”

  “我不是幽默,是确有其事,不信你去问问你的鹏哥。”

  电话那头的刘小凡似乎觉察到了异样,沉默几秒后说了句“我去收拾他”,然后挂断了电话。

  “这个小凡,最近越来越膨胀了,再不好好管教他他就枉为执法人了。”容剑挂断电话后忿忿地骂着刘小凡。

  他这话让穆语想到了之前收到的匿名信息,迟疑了一下,她试着问道:“容队,刘警员最近没犯什么原则性的错误吧?”

  “原则性的错误?你是指哪方面?”

  “受贿。”

  “那倒不至于。小凡看着挺吊儿郎当,但做起事来其实非常认真,是非常讲原则的一个人,所以我敢打包票他不会收受他们贿赂。嫂子,你为什么突然这么问?”

  “没什么。”感觉这么说理由不够充分,穆语随即补充,“刚刚那个挨打的人看着和刘警员有几分相像,他们应该是堂兄弟,他堂兄弟的话你也听到了,如果他们说的都是真的,那说明刘警官经常利用职务之便假公济私,这种人原则性强不到哪里去,所以收受贿赂也不是没有可能。”

  “小凡不会做这种事儿的!我相信他!我……”

  “吱——”

  前面突然横插过来一辆车,正常行驶的容剑立刻猛踩刹车,本来趴在主副驾位之间的穆语一时重心不稳,整个人直直地往前面撞去。

  “啊!”

  “小心!”

  容剑飞快腾出手反挡住她,穆语也本能地紧抓着前车靠背,本来能勉强稳住身形,不想后车追尾,强大的撞击震脱了穆语的手,也撞松了容剑手中的力度,下一秒,穆语的头就往前撞了过去,随即两眼一倒,晕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