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良秦择穆:杠上法医鲜妻 > 第340章 无奈的决定

第340章 无奈的决定


  在天大亮前,穆语赶到了局长办公室,抢在顾朝辉进办公室前、不由分说将容剑连拉带拽拖回了法医室,和容剑一同候在局长办公室的刘小凡、严自豪和范利锋也一并跟到了法医室。

  “嫂子,你怎么来了?”带着两个大大的黑眼圈的容剑用嘶哑的声音轻问穆语。

  看着他这极度缺少睡眠的样子,穆语心里难受极了,哽咽着向他道歉。

  容剑像自嘲似地轻笑道:“应该说对不起的人是我。”

  “不只是容队,还有我。”刘小凡满脸羞愧地接话。

  “还有我们。”严自豪和范利锋在一边小声附和。

  “穆法医,对不起。”三人同声道歉。

  穆语叹着气摇头:“这不能全怪你们,要怪就怪秦晋桓,如果不是他胁迫你们,你们也不可能那么做。说到底都是他的错。”

  “秦少是有些错,但也不能全怪他啊,秦少根本没想过让董宛卿死,”见她把责任都怪到了秦晋桓头上,刘小凡急急解释,“按我们最初的计划,只是借董宛卿之事将秦文滔和董悦芸赶出安城,等事情过后给就想办法提前释放董宛卿,秦少再给她一大笔钱,让她带着钱离开安城过安生日子。我们谁也没想到董宛卿会死啊!”

  “是啊是啊,”严自豪跟着解释,“当初选择帮秦少,并不是因为他胁迫我们,而是因为我们都看清了秦文滔和董悦芸的坏心眼儿,动不动就给秦少使绊儿、一再让擎天集团陷入危机。擎天集团是安城的纳税大头,为地方做过很多善事,真正做到了造福一方百姓。这个原因再加上我们和秦少都相熟,平常秦少从没亏待过我们,我们才不惜违反纪律帮秦少,希望帮他帮擎天彻底摆脱危机。您看秦少那么恨秦文滔和董悦芸,都没有对他们下毒手,只是逼他们离开安城,又怎么可能会害死董宛卿呢?所以董宛卿的死真的只是一个意外啊!”

  没想到这个时候他们竟然还帮秦晋桓说话,而且还说出了这么一大堆冠冕堂皇的理由,穆语的内疚变成了愤怒:“原来你们根本没有违纪,都是为了安城百姓着想啊!是不是得让顾局给你们向上申报功劳呢?”

  听出她的嘲讽之意,严自豪满脸羞愧,没好意思再出声,倒是范利锋小声附和了句“自豪说的都是实话”。

  “秦少当时确实给了我们仨一笔钱,但是后来我们把这笔钱都捐给了董宛卿生前做义工的孤儿院,这是单据。”刘小凡低着头将一个信封递给穆语,“不过因为数目不小,我们怕惹麻烦,所以没署名,但这笔钱是我亲自给院长送去的。而董宛卿的死也让秦少很内疚,他不但厚葬了董宛卿,还以董宛卿的名义重修了那家孤儿院,也是由我和院长联系的,所以院长认识我。那家孤儿院就在城西郊,不信你可以去调查。”

  在穆语接信封打开看时,刘小凡还在继续出声,“穆法医,我们和您说这些并不是想求得您的原谅,错已酿成,我们心甘情愿接受惩罚,只是感觉您对秦少的误会很深,想告诉您董宛卿的死不是出于秦少的主观意愿,希望您别质疑他的人品,别影响您夫妻俩的感情。”

  一直没出声的容剑此时也说话了:“嫂子,我也了解清楚了,其实阿桓并不是有意袒护尹安然,只是因为如果不袒护尹安然,就没办法借这件事儿打压秦文滔和董悦芸。他本来是打算过后再和尹安然算帐,董宛卿死了以后他也不敢再追究这件事儿,怕你和爷爷起疑,最后就演变成了今天的局面了。嫂子,想必眼前的形势你也看得很清楚,有人故意把这件事儿捅给你听,就是盼着看你和阿桓决裂,借机滋事对付擎天及秦家,从而坐收渔翁之利。我甚至怀疑这背后之人还和那几起与擎天有牵连的凶杀案有关。我和小凡他们三个都是连环案的负责人,如果我们四个都被免职接受调查,估计这案子又得再拖了。”

  这伴着长叹声的话让穆语沉默了,好半天她都没出声。

  容剑几个也没再出声,直到手机铃声打破沉寂。

  “是顾局的电话。”容剑扬了扬手机,却没接,只是快步往外走。

  “诶!容队!”穆语慌忙喊住他,“你去哪儿?”

  “去见顾局,我一早给他打了电话,这会儿他应该到了。”容剑脚步未停,“该汇报的都得汇报。”

  “容队!”穆语跑过去拦住他,“阿桓要报警的事儿目前除了你,还有谁知道吗?”

  “还有我们。”刘小凡接话。

  容队点头:“暂时只我们几个,鉴于事情性质严重,我打算先向顾局汇报,然后让阿桓亲口向顾局还原事情真相。”

  “既然顾局不知道,那就别说了。”

  “不说?!”容剑顿住脚步,十分慎重地反问,“你的意思是——”

  “过去的就让它过去了吧,犯不着因为过去的事儿把眼前搅成一团糟。”

  穆语知道这些话说出来十分无奈,却也是最明智的做法,因为她深知一旦没控制好局面,可能会引起不可预估的蝴蝶效应,而她并不想看到种种不可名状的混乱。

  任由手机铃声响着,容剑沉默数秒后再次反问:“那你甘心吗?”

  穆语笑得又苦涩又无奈:“已经达到了你们的目的,又何必问这个问题呢?”

  明白她的所指,刘小凡抢先解释:“穆法医,我们和你说那些真的不是想掩饰自己的过错,也不是想劝阻你不追究,只是本着良心为秦少说一句话。就算你不再执着于替董宛卿翻案,不追究我们的过错,我们这辈子也会一直受着良心的谴责的。不瞒你说,其实早在安葬董宛卿的时候,我们仨就一起做了个决定,就算这事儿不东窗事发,我们在破了变态凶杀案后也会引咎辞职,因为我们亵渎了这身警服。”

  严自豪补充:“之所以要等破了案后再辞职,是希望能将功补过。我们之所以不选择自首,是因为自首会牵扯到很多无辜的人。”

  范利锋叹声:“不过即使不当刑警了,我们仨以后也会以刑警队的纪律严格要求自己,保证以后不会再做任何让良心不安的事情。”

  没想到他们会这么说,穆语再次愣住,好会儿才深深地叹了口气:“你们这又是何苦呢?早知今日,又何必当初呢?”

  “什么‘早知今日何必当初’?”顾朝辉的声音不期插入,把众人吓了一大跳。

  顾朝辉并没注意到大家的异样,佯装生气地斥责容剑,“你这小子,一大早打电话叫我来局里说要万分火急的事儿和我说,我连早饭都没吃赶来局里又见不到你人,还不接我电话,你这是唱哪出呢?”

  容剑紧握着手机做了个深呼吸,然后上前一步出声:“顾局,是这样的,昨天晚上秦晋桓找到我,和我说了一件非常紧要的事儿!”

  “什么非常紧要的事儿?来,坐下来说。”顾朝辉坐下的同时,也笑着示意大家都坐下。

  “他说年前穆法医那场车祸……”

  “我来说吧!”穆语快声打断了容剑的话,“我出车祸的时候冯老师的脚不是也受伤了吗?直到现在冯老师的脚都没完全好清,一旦走快了脚还会痛,每逢变天也会痛,给她的生活和工作带来了很大的不便。”

  不止容剑等人错愕,顾朝辉亦是一脸懵逼:“冯法医的脚受伤和秦总半夜来找容剑有什么关系?”

  “关系大着呢!您喝水。”穆语为顾朝辉倒了一杯温开水,才继续说,“冯法医和容队谈恋爱的事儿您知道吧?”

  “知道啊。”

  “那您家孟思菡爱慕容队又深得容家父母喜欢、又是容家父母钦定的儿媳妇人选,这件事儿您也知道吧?”

  “知道啊,”顾朝辉顿时有些尴尬,“其实我有劝过这丫头的,但我劝不动她。”

  “顾局您别误会,我们找您并不是叫您劝她,是希望您劝劝容队。”

  “劝容剑?!”顾朝辉更懵了,“劝他干什么?”

  容剑亦是满头雾水,一脸茫然地看着穆语。

  “劝他和冯老师别辞职私奔。您看他们辞职信都写好了。”说话时,穆语劈手抢过容剑手中的信封——其实那里面根本不是什么辞职信,而是一份检讨书。

  “他父母喜欢您那个像您一样有涵养又学识长得又漂亮的外甥女,冯老师不善言辞、又不会打扮,偏偏脚还残疾了——其实就是脚伤没好,他们硬要说冯老师残疾了,相比孟思菡,他们更嫌弃冯老师了,昨天晚上给容队下了死命令,要么听他们的话娶孟思菡,要么把冯老师的过往在各大网络平台公开——我也不知道孟思菡他们怎么会知道冯老师以前的事儿。”

  穆语不说容家父母知道,偏说孟思菡知道,这让作为孟思菡舅舅的顾朝辉有些坐不住了,马上厉声质问:“我不是早就下过命令吗?为什么还是泄露出去了?要是让我查出是谁说出去的,定不轻饶!”

  “顾局,这不是问题的关键。”穆语没想到自己的话会引起顾朝辉的敏感,马上岔开话题,“关键是我老公昨晚听说这件事儿后担心冯老师受伤害,就给容队出了个锼主意:怂恿他带冯老师私奔。这几起凶杀案都是容队一手负责的,案子没破,凶手没找到,容队要就这么走了,您怎么向上级领导交差啊?”

  她边说边把手中的信撕得粉碎。

  见大家都没有怀疑自己的意思,顾朝辉略微松了口气,又听见穆语这么说,马上向容剑板起了脸:“谁允许你们辞职了?真是乱弹琴!逃避能解决问题吗?那是懦夫的行为!你们安心做事儿,我去找你们父母谈谈。”

  “诶!顾局,容家父母要面子,您如果直接和他们谈冯老师的事儿,他们肯定会觉得脸上挂不住,不如您先想办法把您家外甥女哄回澳洲,她回了澳洲接触了别的男孩,也许就不会迷恋容队了呢?”

  觉得穆语的话有道理,顾朝辉点了点头:“暂时只能采取这样的权宜之计了。此事宜早不宜迟,我这就去找思菡。”

  “辛苦顾局了。”

  “不辛苦。”顾朝辉随即看向容剑,轻轻拍了拍他肩头,语重心长地劝道,“年轻人做事不能太冲动,冲动是解决不了问题的,你当务之急是尽快把案子破了——你们破了案立了功,才能在你父母面前替如冰撑脸面不是?”

  “顾局说得对,我会尽自己最大的能力去查案的。”

  “你们都好好配合容剑查案,只要能破案,以后前途一片光明。加油干吧。”顾朝辉说完便匆匆出了法医室。

  “嫂子……”

  见容剑等人都齐刷刷地看着自己,穆语打断了容剑的话:“我知道你们想说什么,都别说了,听顾局的话,好好查案吧,用事实行动来弥补过失吧。我们……”

  她手机响了,见是秦晋桓的电话,又见屏幕显示七点半,她突然想到昨晚勒令他今天上午八点民政局见,心里突然有种说不出来的感觉——他这个时候打电话来是不是想问她有没有到民政局?

  迟疑数秒后,她还是接通了电话,轻轻喂了一声。

  “你在哪儿?”是他熟悉的声音,声音淡淡的。

  “我在单位。”她没多问,等着他的提问。

  “哦,我现在过去接你,你到门口来。”

  “接我去民政局吗?”她很想问这句话,但话到嗓子眼还是咽下去了,闷闷地嗯了一声,然后挂断电话。

  此时容剑等人已经离开,冯如冰还没来上班,法医室就她一个人,她带着复杂的心情来到了市局门口等秦晋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