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良秦择穆:杠上法医鲜妻 > 第342章 可怜父母心

第342章 可怜父母心


  一秒记住,精彩无弹窗免费阅读!

  秦晋桓和穆语随即同时看向对方,眼里均是疑问。

  不待他俩探究出结果,秦孝挚已攥住穆语的手,语气秒变和蔼:“好孩子,别难过,这小子让你受了什么委屈告诉爷爷,爷爷替你做主!”

  见秦孝挚紧盯着自己的眼睛,穆语马上意识到问题出在自己又红又肿的双眼上,正在迟疑怎么回应时,秦晋桓已抢先出声。

  “我和小语并没有闹矛盾,她……”

  “你当我眼瞎吗?”秦孝挚怒气冲冲地打断他的话,“瞧瞧,一双水灵灵的大眼睛愣成肿成了水蜜、桃!除了你还有谁能让小语哭成这样?”

  “我们只是意见不和有点小争执,我……”

  “爷爷您真的误会了!”生怕秦晋桓一不小心把事情说出来,穆语赶忙打断他,呲着牙看向秦孝挚,“我是哭了,但并不是因为阿桓给了我委屈,而是因为……因为……”

  她一时语结,因为她还没找到更好的搪塞理由。

  “她不让我把您送去西山。”秦晋桓适时接话,“缨缨说您的身体需要静养,加上马上就要进入夏天,我怕您难以承受安城的盛夏,所以打算送您去西山疗养所住几个月。小语把疗养所理解成养老院,坚决反对送您去疗养所,大骂我不孝顺,还不听我的解释。我被她吵得头痛,和她争执了几句,见她一副不可理喻的样子,打算等她冷静下来再提这事儿,于是就去书房睡了一晚上,谁知道她会为此哭一晚上。”

  “真是这样?”秦孝挚有些不信地看着穆语。

  话说到这份上了,穆语只得点头配合,同时做出愤怒之色斥骂秦晋桓:“疗养所和养老院性质上都差不多好不?爷爷含辛茹苦把你拉扯大,花尽心思培养,现在你大了,出息了,就嫌弃爷爷老了,竟然要把他送去疗养所,话说你的良心不会痛吗?”

  “疗养所和养老院相差大着好不?你不懂就多问问别人,别什么事儿都想当然好吗?”

  “你怎么对小语说话的呢!”秦孝挚立刻护向穆语责骂秦孝挚,“小语反对你把我送去疗养所根本就是出于对你的关心你看不出来吗?她怕你将来担上一个不孝的罪名啊!你把人家的关心当成驴肝肺,还反过来骂她,也难怪她会被气得哭一晚上。还不向她赔礼道歉?”

  随即他又拍着穆语的肩头轻劝,“爷爷知道你是孝顺的乖孩子,不过你确实是误会阿桓了呢,西山四季如春,空气新鲜,那山上建的疗养所确实是个很不错的去处,以前你爸妈和我也提过去西山疗养所住的事儿,只是因为家里和公司大事小事不断,让我放不下心去那边。现在想想我已经老了,也为阿桓和擎天做不了什么,反倒是增加阿桓的麻烦。与其这样,还不如去疗养所住,既减少年轻人的麻烦,也能让自己舒坦些。”

  穆语错愕:“您真的打算去西山?”

  她以为秦晋桓是因为她要替董宛卿翻案、怕爷爷听到坏消息身体受不了才刻意让秦孝挚去西山疗养所的,没想到原来爷爷早有这个想法。

  “不止你爷爷去,我们也想去呢。”

  听到母亲的声音,穆语赶忙回头,就见自己父母笑吟吟地走过来,马上转身迎上前:“你们也要去西山疗养所?”

  “我想去啊,听说西山的风景美得很呢,气候也十分宜人,不过你爸爸非得让我来征求你的意见。说怕万一你想我们了,一下子见不到我们会很难过。”胡美玲随即又嗔笑着看向穆子耀,“你以为西山疗养所有多远呢?从安城开车过去也就两小时的事儿,女儿要是想我们了,就让阿桓陪她去看我们不就得了?至于这么纠结吗?”

  西山在安城往西,西海湾就在西山脚下,疗养所则在山上,确实路并不远。但穆子耀还是不赞成妻子的话,马上表示反对:“这一来一回起码也得花掉大半天的时间,阿桓工作那么忙,哪有时间……”

  “他忙他的,我让司机送我去就行。”穆语马上笑着表示支持,“既然你们想去,就和爷爷一起去吧,等我空了就去找你们,看看那边的风景和气候是不是真的有你们说的那么好。”

  秦晋桓同时在一边微笑表态:“只要小语想你们了,我再忙也会陪她去的。”

  秦孝挚顿时欣慰地大笑:“这才是一个好老公应该说的话。你昨天晚上要是能这么哄小语,小语也不至于哭肿眼睛了。”

  胡美玲马上袒护秦晋桓:“老爷子,这可不能全怪阿桓,得怪小语太任性。我可提醒你们一句呢,别太宠这丫头,小心她恃宠而骄。”

  秦晋桓马上认真地看着穆语说道:“她再骄我也喜欢,我愿意宠她。”

  秦孝挚和穆子耀一听这话立刻哈哈大笑起来,胡美玲也跟着笑起来,一边说道:“到时候你被她欺负可别来找我告状。”

  秦晋桓看穆语的眼神更温柔了:“只要她开心,被欺负也乐意。”

  一句话感动了在场所有人,除了穆语。

  她很清楚秦晋桓为什么要一反常态地当着长辈们的面表示出对她的爱意,她只是象征性地弯了弯唇,然后扶着秦孝挚打断众人对秦晋桓“宠妻”的夸赞:“爷爷,时间不早了,我们走吧。”

  “诶,好,好。走吧。”秦孝挚笑眯眯地转视穆子耀,“既然小语同意了,那咱们明天一早就去西山吧?”

  “好。”穆子耀随即又看向胡美玲,“那咱们一会儿回去收拾收拾。”

  胡美玲点点头,绕步至穆语身边,边走边悄悄拉了拉她衣角。

  知道母亲想让自己陪她回去收拾东西,穆语送秦孝挚上齐浩的车后,并没有跟着一起上车,待齐浩的车开走后,她准备跟父母一起去他们的车边,却被母亲拉到了一边,压低声音冲她耳语。

  “小语啊,妈提醒你一句,以后可别动不动就对阿桓乱发脾气啊,有什么问题夫妻俩好好沟通就是,无休止的争吵加各种吓唬威胁不仅不能解决问题,还会恶化问题影响夫妻关系呢。阿桓已经够包容你的了,你要再不懂得珍惜,回头他乏了、转投进了别的女人怀抱,你可别找妈来哭哭啼啼说后悔的话!”

  没想到母亲把自己拉到角落就为说这一通维护秦晋桓的话,穆语顿时气不打一处来,赌气似的哼道:“他爱找谁找谁,我不稀罕。”

  “行了,这赌气的话在妈面前说说也就罢了,可千万别在阿桓面前说啊。虽然阿桓宠你,但不代表他没脾气,也许哪天一气之下就真的去找别的女人了就糟了!要知道安城觊觎他的女人可以排成长龙呢!”

  “大不了就离婚呗。”

  穆语这看似轻飘飘的话让胡美玲失声笑了出来:“臭丫头,就别在妈面前嘴硬了,妈又不是不知道你有多在乎阿桓。你要真不在乎他,昨晚也不至于为了他而哭一晚上。”

  “那是因为我……”意识到不能乱说,穆语立刻噤了声。

  胡美玲一副我看穿了你的神色,笑了笑,随即又语重心长地劝道,“女儿啊,记着妈的话,婚姻要两个人一起用心经营,生活才会越来越和谐温馨,感情才会越来越融洽深厚。别一昧地指望别人包容你、为你付出,那样会让你们之间的爱情会失去平衡,终有一天对方会觉得累,会对婚姻彻底失去信心,然后撂担子走人,到时候就是千军万马都拉不回他的心,哭都没有眼泪。儿女啊,妈看得出阿桓是真心待你的,你爸妈就你一个孩子,做梦都盼着你能幸福安康过一辈子,你得学会多理解阿桓,别动不动就在他面前发脾气,爱生气的女人都老得快呢,到时候既伤了自己的身体,又伤了他的心,真的是得不偿失啊。”

  站在她们身边一直没出声的穆子耀听到这里插话补充:“如果真是阿桓做得不对,你就告诉爸爸,爸爸会联合他爷爷一起教训他。”

  见父母均一脸认真,认真中还隐隐透着担忧,这让穆语心里很不好受,于是强作笑颜挽住父亲的胳膊冲母亲开玩笑道:“还是我爸好,事事和我站一边,这才是亲爸,不像妈,老站女婿那边。”

  一句话让穆子耀和胡美玲的心情都好了不少,穆子耀马上调侃道:“女儿啊,你.妈那叫亲丈母娘。”

  胡美玲嗔笑着接话:“我只是丈母娘看女婿,越看越喜欢,因为女婿是宝贝女儿千挑万选后死活要嫁的。”

  穆子耀笑了笑,随即又转了极为严肃的表情和穆语面对面,抚着她的脸满目心疼:“女儿啊,以后不管和阿桓闹什么矛盾,都别拿自己的身体去吓唬别人……”

  已经猜出秦晋桓把自己昨晚去楼顶的事告诉了父母,不想父母担心的穆语赶忙解释:“那只是开玩笑……”

  “开玩笑也不可以!谁知道天台有没有安全隐患?万一护栏年久失修,你随便一靠就塌了呢?”穆子耀打断她,“如果早知道你去的不是你自己家的天台、而是董宛卿跳楼的那个天台,我和你.妈当时就赶过去了!”

  “还有脸笑?”胡美玲戳了戳穆语脑门,也转了正色,“刚刚在医院门口遇到为产检的雯雯,我们才知道这事儿,你不知道我们当时脚都吓软了!穆小语,早在你非要嫁给阿桓的时候,我就告诫过你,既然选定了这个人当老公,就不能后悔,必须和他相濡以沫风雨同舟一辈子,你当初可是答应过我的!你不是小孩了,得说到做到!我和你爸年纪越来越大了,可别再动不动就给我们惊吓了啊!再说了,你要真错过了阿桓,我敢打赌,你这一辈子都找不到这么真心对你的男人!必须给我好好珍惜!”

  “阿桓确实很爱你呢,今天一大早就打电话和我们解释了昨天晚上的事儿,让我们别担心,还保证以后一定会尽量不惹你不开心,会尽量对你好。要不然我和你.妈也不会放心去西山疗养所住。”穆子耀说这话时满脸都是欣慰之色。

  父母的话以及神色都让穆语心情十分沉重,但脸上却还是强撑着笑颜,尽量说着自己一定会和秦晋桓相亲相爱的话。

  把父母送走后,满怀苦涩的穆语没回单位上班,而是闷闷地回了家。

  此时她已意识到就算自己能狠下心来和秦晋桓离婚,也一定过不了父母及爷爷那一关,也过不了秦晋桓那一关——他一定不会同意,但即使还深爱着他,她现在还是没办法天天面对他,所以打算暂时离开安城一段时间。

  正在收拾东西时,秦晋桓回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