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良秦择穆:杠上法医鲜妻 > 第343章 执意离开

第343章 执意离开


  他是带着一脸笑容进来的,冲进来一把将穆语抱住,同时深情地在她耳边说了句“谢谢老婆”。

  “放开我!”穆语有些恼火地挣扎。

  “老婆对不起,谢谢你给我弥补的机会。我发誓以后我一定会百倍千倍疼你爱你,保证不会再惹你伤半点心,不会让你受半点气。老婆我爱你!”

  “说完了吗?”穆语将脸别开,一副很厌恶听他说话的样子。

  “老婆……”

  “叫我穆语!”

  “我就喜欢喊你老婆。”她的冷漠并没有影响秦晋桓的热情,依然腼着脸赔着笑,双手依然紧紧地搂在她腰间。

  “我不喜欢。”她很不客气地在他手腕上掐了把,趁机用力推开他,然后继续收拾东西。

  他才注意到她身边的行李箱,面色陡变,迅速抓住她的手:“你,你要去哪儿?”

  她晃开他的手:“与你无关。”

  被晃开的他转而弯腰,飞快将箱子里的衣服抓起胡乱往衣柜中塞,一边囔着“我不让你走,你哪儿都不许去”的话。

  “喂!你住手!不许动我的衣服!”

  她去抢衣服,却被他用身体隔开,眼瞅着他完全不听自己的、还三下五除二将衣服都塞入了衣柜中并迅速将衣柜门关上,她顿时有些气急败坏,也不管衣服了,猛地拽住他胳膊一拉一扯,转而用另一只手揪住他的衣领,恶狠狠地喝道:“你干什么?!”

  她的声音才落,他就已将她紧紧搂入了怀中:“我不让你走!我不许你走!”

  虽然没看见他的表情,但他明显带着几分哽咽的声音让她心口禁不住一痛——那种痛完全不受她主观意志控制,是不由自主地自内心深处向全身侵袭而来的。

  “我知道我错了,我承认错误,我愿意弥补,愿意花一切代价弥补,只求你别离开我好吗?我真的不能没有你!老婆我爱你!”

  他满含痛苦与懊恼的声音在她耳边不停地回旋,一遍又一遍地捶击着她本已筑成了城墙的心,此时她才发现她以为又高又厚的心墙根本不堪他一击。

  生怕自己就此心软,她强行推开了他,强迫耳朵忽略那些扰乱心神的甜言蜜语。

  “给我点时间,让我静一静,我的心真的很乱。”她极力让自己表现得平静一些,因为她不想和他发生任何争执。

  他试着再次抱住她,满目纠结:“小语,我……”

  “我阻止容队他们把真相告诉顾局并不完全因为你,我只是不想制造太多混乱。”她冷冷地打断他,“假装不知道董宛卿的枉死让我的良心很痛,不能将害死我孩子的人绳之以法是老天对我的惩罚。我现在只想找个安静的地方慢慢平复自己这颗躁动的心,请你别阻拦我。”

  她眼里流露出的悲哀让他无比心痛,他小心翼翼地握住她的手,轻轻说道:“小语,我理解你的痛苦,我愿意给你时间和空间慢慢平息,你只是想去一个看不见我的地方是吧?这简单,我暂时离开家一段时间,等你心情慢慢平和了我再回来,行吗?爸爸妈妈都要去西山,我真的不放心你一个人去外面。”

  此时他才明白之前她为什么要力劝父母跟随爷爷去西山疗养所——她父母都非常欣赏他,但凡知道他们之间有矛盾,无论如何都会左右劝合,尤其是她妈妈,特别中意他这个女婿,一定会想尽办法逼她和他重归于好。他们不走,她就不可能离开秦家、离开他。

  他低沉的声音中带着几分乞求,眼前的他特别像个犯了错请求大人原谅的小孩,可怜之色赫然于眼,她刻意筑起来的心墙再一次被他轰炸得四分五裂,摇摇欲倒。

  不过此时的她脑子非常清醒,她知道自己就算现在心软留下来了,因这件事而长的刺也一定拨不掉,一定会牢牢地扎在她心上,越扎越深,越扎越痛,直到把她折磨至死,方能罢休。她不想承受这种椎心之痛,更怕这种痛会让她变得疯狂、失去理智——她一旦失去理智,第一个受伤害的一定是秦晋桓,纵使心中对他有百般怨恨,他始终是她的挚爱,她始终不忍让他受自己同样的苦痛,所以等送爷爷和父母离开安城后,她也一定要离开。

  “我必须离开!”她掷地有声地重复这句话。

  她坚定的神色让他惊惶,他抓着她的手凄楚地摇头:“小语,你既然能做到让车祸之事翻篇,为什么就不能再给我一次补救的机会呢?我们之间那么多的甜蜜恩爱,就真的抵不过我这一桩过错吗?”

  穆语怒了:“你还把那件事儿看成一桩不值一提的小过错吗?”

  “不是不是,你误会了,我不是这个意思!”秦晋桓才微微扬高一点的声音陡然又降了下来,“是我词不达意,我的意思是说看在我们曾经那么恩爱的份上,看在我这么诚心改悔的份上,你就别再深究这件事儿好吗?我发誓仅此一次,绝无下例!以后我还会做更多的公益事业来弥补曾经的过失,造福更多的人。你就相信我这一次好吗?”

  她盯着他充满诚挚的双眸好一会儿才叹声:“我相信你是诚心改悔,我也相信你能因此造福更多的人,我还相信你是真的爱我,以后真的会加倍对我好,我都相信,我就是过不了自己这一关啊!”

  她眼底慢慢漾开层层雾气,“我现在完全没办法抑制内心的悲伤与痛苦,不止看见你,哪怕想起你都会滋长我内心的恨意。我并不想恨你,所以我打算离开你一段时间,慢慢抚平那件事儿带给我的创伤,伤口愈合以后我会再来找你的。”

  “那我得等多久?”他一副迫不及待之相。

  但是没有准确答案的她只能摇头:“我也不知道。”

  其实连自己最后能不能原谅他她都不知道。

  怕他不肯让自己走,她沉默半晌后给了他一线希望:“容队他们有想法把查案重点放至华城,我打算向顾局申请和容队他们一起去华城。你知道我非常想破这几个案子,也许案子一破,我心情好了,会原谅你也没准儿。”

  “真的吗?”他满目惊喜,特别像渴望得到老师奖赏的学生。

  她没应声,只是微微颔首,因为她不过是为了哄他放自己走而随口一说。

  但是他却当了真,思忖了好一会儿,终于没再说苦苦挽留的话,而是弯腰默默地替她打开行李箱,又默默地将那些被自己强行塞入衣柜中的她的衣服一一捡出来放进行李箱。

  “我自己来。”她蹲下来,将乱七八糟的衣服一股脑儿推到一边,然后一件一件折叠整齐再放行李箱。

  “我帮你。”

  “不用。”

  他蹲在她身边,紧抿着唇,怔怔地看着她收拾衣服。

  他这副依依不舍的样子让她担心他会改变主意不让她走,偏偏她此时又打不起精神对他说软话,想了想,顿住折叠衣服的动作对他说道:“去给我准备点路上吃的干粮吧,我明天送爷爷他们离开的就去华城。”

  他很吃惊地质疑:“你明天就去华城?!一个人去?”

  因为知道容剑明天晚上准备带冯如冰回家正式见父母,所以知道容剑明天不可能去华城。

  “嗯。”穆语点头,“他们这边还有些事儿得处理,我想先过去看看。”

  “不行!你一个人去太危险!我不放心!”

  怕他阻止,她做了让步:“那你就派个人过去保护我。派程祥吧,他做事儿挺细心的,功夫也好,保护我一定没问题。”

  “但是……”

  “没有但是,就这么决定了。”

  见她脸上有了几分不耐烦,也知道她去意已决的秦晋桓没再说什么,只是改口叮嘱:“那你一定要注意安全!”

  “我知道,如果遇到大麻烦,我会及时联系你。”她知道这应该是他很想听到的话。

  果然他脸上的线条松了两分,又再次叮嘱,“有事儿一定要联系我!”

  “不过在我没有完全调整好自己的状态前,我希望不要在华城看见你,那样只会让我的心情更糟,会让我永远不想回秦家。”她认真地提了要求。

  “永远”一词让他的心颤了颤,立刻打消了偷偷跟去华城的想法,带着无奈点头表态。

  “谢谢。”

  “谢什么?”他错愕。

  “谢谢你的理解,谢谢你的配合。”

  她一脸郑重,他则一脸黯然,默默地看着她一件一件收拾衣物。

  临近午时,他被公司急召回去,她将行李箱藏进衣帽间,然后下楼陪秦孝挚聊天吃饭。

  进了一趟医院的秦孝挚精神明显没有以前矍铄,让穆语和秦承希看着都很难受,却都装出一副若无其事的样子哄老人开心。

  幸好爷爷愿去西山,要不然自己得天天面对秦晋桓强作笑颜演戏,非崩溃不可。

  穆语在心里庆幸,她不知道秦晋桓早已将容剑骂了百千回,因为容剑没有及时告诉他她阻止了他们向顾朝辉承认错误的事,以致他为了隐瞒爷爷而想办法把爷爷哄去了西山疗养所——如果爷爷不走,她就必须和他逢场作戏给爷爷看,他有信心在这逢场作戏中用温柔深情再次撩拨动她的心,让她彻底原谅他。

  在家吃完午饭,她回到了法医室,和冯如冰说起自己要去华城的事,正说着,法医室座机响了,是顾朝辉打来的,点名叫她去他办公室。

  她顿时暗惊:难道秦晋桓在背后给顾局施了压力,想阻止她去安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