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良秦择穆:杠上法医鲜妻 > 第355章 穆语的想法

第355章 穆语的想法


  由程祥开车,三人很快来到了丽景家园。

  “你一定要这么做吗”下车时,刘小凡再一次问穆语。

  “嗯。”像之前一样,穆语再次郑重点头。

  “可我真的不觉得住星级宾馆和我们查案有什么冲突啊。”

  “太远了。每天来回跑不方便,浪费时间。”

  见穆语十分坚持,刘小凡试着回旋“要么我们就改住近一点儿的宾馆,南湖离西湖挺近,不如”

  穆语指着一侧打断他的话“那边有个小茶馆,你去那边坐坐,我和程祥去物业那儿看看。”

  “穆法医你别急着做决定,等我把西湖区的情况详细说给你听后再做决定不迟啊”刘小凡一脸心急地拦住穆语。

  穆语不以为然“你刚刚不是已经说了吗不过这有什么关系我打小就是在这种龙蛇混杂的地方长大的,早习惯了。”

  “但是你现在的身份和以前不一样啊你现在可是”

  “我现在可是受过专业训练的法医身份确实和以前不一样,所以更能适应这种环境。”

  “可是万一”

  “我又没说不让你和程祥跟着,有你们俩在,我能有什么万一呢再说了,我也不是没有半点社会经验的小姑娘啊,难道你就这么看不起我的能力”知道他的顾虑,穆语笑着劝慰。

  “不不不,我没有那个意思,我只是,只是有点担心,毕竟我和程祥也不能二十四小时保护在你身边啊。”

  “住皇家凯悦你们就二十四小时保护在我身边了吗我不是也一根头发都没少吗好了,别磨磨叽叽了,再磨叽物业就下班了。程祥,我们走。”

  “诶”

  见穆语已走出两米开外,劝阻不住的刘小凡十分无奈地跑进小茶馆,给容剑打电话汇报情况。

  这边,穆语和程祥一起来到了物业中心,只说自己想到附近租房,向物业打听情况。

  物业中心的前招接待是个四十多岁的胖胖的老女人,正端着手机打麻将,对于他们的打听一点儿也不热心,只是冷冷地说了句“租房子找中介去”。

  急着租房的穆语顿时有些火大“这可是上班时间你玩游戏也就罢了,怎么能这样的态度呢”

  女人冷笑着扔了个大白眼给她,不但没作收敛,反而故意翘起了二郎腿,还把游戏的音效打开了,一时间小小的空间里“幺鸡”“二万”“三饼”的声音不绝于耳。

  穆语被她的嚣张气坏了,想冲进去抢她的手机,却被程祥拉住了。

  “少奶奶,看我的。”

  “诶别乱来”穆语本来气得不行,但见程祥要上前了,火气立刻就消了,慌忙拉住他劝阻,生怕他闯出大祸。

  要知道程祥是特种兵出身,一般的男人挨他一拳半脚都要进医院,更别提弱不禁风的女人了。

  “放心,我从来不欺负女人,我有分寸,”知道她紧张什么,程祥笑着轻语,“您到外面等我消息,我很快出来。”

  在他脸上不见一丝火气,相反还笑得很灿烂,穆语这才略微放了心,不过出去时还是满带狐疑,以至走到门口时又回头瞅了两眼。

  三四分钟后,程祥出来了,看见她面带得意地扬了扬手中的纸。

  穆语表示疑问“这是什么”

  “岳水保家附近一楼所有业主的联系方式。”

  “你没伤到人家吧”穆语边问边脑补着程祥粗鲁地将胖女人按在桌上、逼迫她把业主、资料调出来给他看的情形。

  “伤到了。”

  “啊那严重吗”

  “挺严重的,都是内伤。”

  “我的天你不是说从不欺负女人的吗怎么还打出了内伤咱是不是得帮她叫救护车啊”

  程祥呲了呲牙“救护车倒不必,不过餐巾纸可以送些上去。”

  “还流了很多血”

  “不是不是,少奶奶,您想得太复杂了。我说的内伤不是您想的那种内伤,只是形容她精神受到了创伤而已。”

  “我不明白。”

  “是这样的。我进去后先天花乱坠地夸了她一通,让她美得找不着北,等把业主们的联系方式要到手后,再用非常难听的话打击了她一通,让她从云端直接掉进地狱。她当时的脸色可难看了,眼泪都出来了,您说是不是受了很重的内伤”对于自己的外表程祥还是相当自信的,不过怕穆语说他,他马上改了口轻笑,“对善良的人我们必须温柔,但对刁民就应该简单粗暴点给她长记性,要不然就助长他们的歪风邪气、以后会有更多的老实人受他们的刁难。少奶奶,您说对不对”

  “这倒也是。”穆语不再问及这个话题,看着纸上的联系方式转问他,“我们是不是得一个一个打电话问他们出不出租房子”

  “这种粗活交给我做就行。快十二点了,我们先去吃饭吧,吃完饭我会尽快把这事儿搞定。”

  穆语点头,和他一起来到茶馆,把刘小凡叫出来,一起回到了皇家凯悦。

  “如果可以,挑离岳水保家最近的房子租。”吃饭时穆语提醒程祥。

  “穆法医,你这是怀疑岳水保有什么问题吗”一直心不在焉的刘小凡将心中的疑问问了出来。

  “那倒不是,”穆语摇头,认真地解释,“我就是觉得岳水保一家人的行为有些怪异,但又说不上哪里不对,反正他一家人都没见过我和程祥,而魏云荣的话我们没法听,翁家丽那边也指望不上,我想试试从岳水保这边找到突破口也许换个身份接近他们会更容易了解真相,所以我打算租到他家附近住,再找机会套他们的话。”

  刘小凡吃惊地站起来“穆法医,您的意思是把我扔下,您和程祥两个人住过去”

  “岳水保一家人都认识你,他儿子又特别抗拒你,如果你跟我们一起住过去,那租房就没意义了。”

  “可我不放心你和程祥呆在那么混乱的地方啊万一”

  “没那么多万一了。”穆语笑了起来,“我们到华城不到两天时间,我至少听你说了十几次万一。这么胆小怕事儿,可不是我认识的雷厉风行的刘警官啊”

  “我不是胆小怕事儿,我只是怕万一”见自己又说到了“万一”,刘小凡立刻噤了声,引得穆语笑了起来。

  一直在埋头吃的程祥这时才说了一句话“别担心,我会照顾好我家少奶奶的。”

  看到程祥脸上的自信,刘小凡心底这才有了底,才没说反对的话,慢慢坐下来,想了想,又忍不住问道“照这么看来,我不能去丽景家园找你们,那我们岂不是只能电话联系”

  程祥笑道“你想来找我们还不容易稍微装扮一下,再注意避开岳家的人不就行了”

  觉得他的话在理,刘小凡倒也没再说什么,只是闷闷地长叹了一口气“我总觉得我们像没头的苍蝇瞎忙乎。”

  穆语笑着安慰“那也比什么都不做来得强吧也许就被我们找到了线索呢”

  刘小凡仍是一脸没信心“瞎猫碰到死耗子的事儿并不多见。”

  “你才是瞎猫呢。”程祥拿了根牙签往刘小凡掷了过去。

  刘小凡避开牙签,没好气地笑道“行行,我是瞎猫,你是不瞎的猫行了吧”

  一句话逗笑了穆语,她重新拿起筷子吃饭,一边笑道“好了,别闹了,吃完饭都去办正事儿吧。程祥,你去负责租房的事儿,越快越好,刘警官,咱们去吊唁一下翁老。”

  “好的,少奶奶。”

  “不是说了不让叫少奶奶吗喊我穆语。”

  程祥顿时有些难为情“不好意思少奶奶,我,我叫习惯了。”

  “得改”

  “是,少呃穆语。”

  “对,就是这样。”穆语又叮嘱,“回头咱住进了丽景家园,要是别人问起咱们的关系,就说是兄妹。”

  “好。”

  “一定要记得叫我名字。”

  “好的。”

  穆语随即又转身刘小凡“我们的称呼也得改改,别再叫我穆法医了,喊我穆语就行,我也不喊你刘警官,喊你小凡吧。这样不容易暴露。”

  “改称呼倒没问题,不过关于一起去吊唁翁康义的事儿我觉得我们应该再商量一下。你之前感冒就是因为不适应华城冷冷热热的温差气候,加上感冒还没完全好,所以你午后最好不要出门,吊唁的事儿我一个人去就行,你就在宾馆休息吧。”

  穆语想表示反对“但是”

  “少奶奶,你要是病了,我们俩都得忙着照顾你,就没空做别的事儿了。”

  程祥这么一说,穆语便没再说什么。

  吃完饭略作休息,程祥便和刘小凡一起出了门,留了穆语一个人在房间休息。

  吃完药在床上躺了半小时,没有午睡习惯的穆语有些躺不住了,爬起来见才两点多,打开手机微信看了看和刘小凡与程祥的三人小群,见没有任何信息,再躺着等了一会儿,见仍没动静,实在躺不住,寻思一番后起了床,简单收拾了下就拿着背包出了门。

  她倒也没什么特别想做的,只是想到附近随便转转,因为躺久了头晕,外面热,她也不敢走远,怕一不小心身体又不舒服。

  问过前台服务员,得知宾馆往南不远处就是商业街,她决定去商业街走走。

  或许是因为外面骄阳似火,商业街看上去有些冷静,穆语也有些受不了高温,见不远处就是一家大型购物商场,赶忙小跑进去。

  就在她推开玻璃门的瞬间,玻璃门上突然映出了一个鬼鬼祟祟的男人的身影,她顿时惊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