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良秦择穆:杠上法医鲜妻 > 第358章 不堪的过往

第358章 不堪的过往


  “小凡出什么事儿了”穆语有些紧张地看着他。

  她知道如果不是太要紧的事,刘小凡不会这么晚来敲她的门,一般会在小群里呼她。

  “是这样的,”刘小凡真心解释,“我找到了钱小玉后妈肖兰花的下落,不过她明天一早就要去很远的女儿家,所以我今晚想过去找她了解些情况。”

  “哦”穆语诧异,“找她了解什么情况她能知道什么”

  她不觉得能从肖兰花嘴里了解到什么有用的信息,毕竟钱小玉自抱养出去后几乎就和家里断了联系。

  “我想向肖兰花多了解些有关钱大庆和钱小玉之间的过往,看能不能挖出些能打动钱小玉的往事,以撬开她的嘴,让她主动配合我们查案。”

  穆语听言笑了笑,没说附和的话,显然对此不抱希望。

  她的表情让刘小凡有些尴尬“呃,那个,你早点休息吧,我去看看。”

  穆语喊住他“我记得肖兰花好像改嫁去了外地”

  “钱小玉她爹死后,肖兰花带着儿子改了好几次嫁。”

  “儿子你刚刚不是说她要去女儿家吗”

  “女儿是她和第二任老公生的。她”刘小凡看了看表,立刻改口,“这个过程说起来很复杂,我回来再和你细说吧,我现在赶时间过去。”

  “很远”

  刘小凡点头“她住在邻市,有三个小时的车程。已经很晚了,再晚过去不太好。”

  见他执意要去,穆语倒没再说反对的话,说了句“你去叫程祥,我们一起去,我去拿手机”,就转身回屋。

  来回有六小时的车程,又是半夜,她怕他一个人开车不安全,而如果她不去,程祥一定不会去,所以她决定一起过去,到时候让程祥和他换着开车。

  她再出来时,程祥也出来了,由程祥开车,三人一起赶到了邻市在城郊的肖兰花的家。说是三小时车程,但因为路况不熟,又是晚上,他们愣是开了四个多小时,直到两点多才到。

  “你们让我多等了一个小时,这熬夜费你们可得给我。”这是他们进门后肖兰花说的第一句话。

  她的大嗓门把穆语吓了一跳,下意识地多看了她一眼。只见她体型微胖,肤色较黑,脸上皱纹不少,头发也有些稀,外表看着和普通农村老太太没什么区别,身上却穿着一条颜色很鲜艳的连衣裙,和她的身材年龄很不搭,显得有些怪异。不过她似乎全然不觉,说话的时候还几次昂首挺胸,显得很自信。

  “对不起,对不起,让您久等了,这钱我给。”穆语打量肖兰花时,刘小凡正连声向肖兰花赔礼。

  “起码得给我这么多要不然咱后面就不用谈了。”肖兰花也不废话,在刘小凡面前直接伸出了五根手指头。

  “行。”刘小凡以为是五百,立刻掏钱包。

  他知道这个女人爱财的个性,所以联系上她后为了让她好好配合,他先许以了三百块钱的报酬,这会儿晚到一小时,见她加价,他倒也懒得多说什么。对于他来说,这都不是问题,不白跑这一趟就好。

  他鼓鼓的钱包让肖兰花眼睛一亮,他的爽快也勾起了她的贪婪,马上作嫌弃样地瞟着他递过来的五百块钱“五百我说的是五千好不你以为打发叫花子呢”

  “什么你”

  没想到她狮子大开口,刘小凡顿时很恼火,正要将钱收起来,钱包却被程祥夺去了,边数钱边说道“五千就五千,早问完早回家,别浪费时间。”

  肖兰花眉开眼笑地接过钱,蘸着口水仔仔细细数了两遍,又一张一张地查看水纹,确定都是真币以后,卷起来紧攥在手心,才冲他们出声“你们就是想知道钱大庆和那小贱人之间的那点龌龊事儿是吧你们等一下,拿着钱不好说话,我去收起来。”

  说完小跑进了卧室,还将门关了起来。

  听着“咔嚓”的反锁声,穆语有些哭笑不得。

  这边,刘小凡在低声埋怨程祥“你这么快就把钱给她,万一她没给我们什么有用的线索呢那不是白白浪费了五千块”

  程祥不以为然“给了钱她也不能有用线索的话,那不给钱就更别指望她给你什么有用的线索,不如早知道结果早回家睡觉。”

  “她不会讲到关键的时候又借机敲诈我们吧”穆语担心这个问题。

  程祥仍不以为然“她再黑不会黑过魏云荣。十万块我们都花了,还在乎这区区几千块吗对于我们来说,能找到有价值的线索才是最重要的。”

  穆语顿时无语,瞧见刘小凡脸上写着心疼二字,马上提醒程祥“刚刚的钱可是你给肖兰花的,回头你得给小凡补上。”

  程祥正要应声,正好肖兰花出来,他就没说话,只是做了个“ok”的手势。

  “你们喝水吗我给你们倒杯水吧。”再出来时,肖兰花对他们的态度明显热情了很多。

  刘小凡立刻摆手“不用不用,我们不渴。时间不早了,我们直入正题吧。”

  “哦,对了,你们要问我什么来着瞧我这记性。”肖兰花边拍脑门边坐下。

  刘小凡提醒“就是有关钱大庆和钱小玉呃,就是钱玉霞之间的一些过往。”

  “哦对。对了,你们为什么突然来问这事儿是不是他俩又搞一起去了”

  “又搞一起去了你这话是什么意思”刘小凡对“又”字和“搞”字表示不解。

  “不就是那个意思吗”肖兰花撇了撇嘴,一脸不屑,“那不要脸的小贱人才十几岁就和钱大庆那混蛋乱搞,连野种都搞出来了,要不是我发现得及时,趁她肚子还没大就让她那个死鬼爹把她揪去了城里堕胎,她家祖宗十八代的脸都要给她丢尽。”

  说到这她还满脸嫌弃地往地上狠狠地啐了一口,仿佛她面前坐的就是钱大庆和钱小玉。

  她的话让穆语和刘小凡非常吃惊,穆语很不相信地质疑“钱小玉被钱凤根领养时也就十三四岁吧难道她才十二三岁就怀过孕”

  “十二三岁怀孕有什么稀奇的你不知道女人只要来了月事就能怀孕吗那小贱人十一岁就发育了,还是我给她买的卫生纸呢我当时寻思着她模样还不错,过两年给她找个人家嫁了,要点彩礼钱,没想到这小贱人这么骚,这么小就送给人搞。送给人搞也就罢了,也不知道寻个有钱点的主搞,偏偏和钱大庆那穷混蛋搞在一起,别说彩礼钱,就是打胎的钱都逼不出来,都是老娘倒贴的,生生地把老娘气得卧床了一个多礼拜”肖兰花越说越生气,“一颗水灵灵的小白菜,愣是给一头又穷又蠢的猪给拱了我当时掐死她的心都有真是贱货一个”

  紧接着她又骂出了一连串极其粗鲁的话,刘小凡听不下去,随即打断她反问“然后你就把她卖给了钱凤根当儿媳妇”

  “那算她走运刚打完胎就碰到钱凤根带着他的傻儿子回来祭祖,说想给儿子讨个媳妇,把他儿子的情况告诉我后,问我附近有没有合适的小姑娘,表示愿意多给些彩礼钱。我听到说多给彩礼钱,马上带那小贱人给钱凤根看,钱凤根当场就表示很满意,给了我两万块彩礼钱你别看现在两万块钱彩礼不算什么,在二十多年前那可是天价啊当过我们家好多年的收入呢”

  穆语不关心这个,带着同情反问“钱小玉答应了”

  “我当时给了她两个选择一是嫁给钱凤根的傻儿子;二是去城里卖。如果她不嫁钱凤根的傻儿子,我就立刻把她送到城里的洗发房去卖。在这种情况下,你说她能不答应吗”肖兰花笑得很得意,显得很佩服自己当时的做法。

  “如果她不答应嫁,你不会真的让她去卖吧”

  肖兰花冲问话的穆语撇了撇嘴“她和钱大庆搞在一起还不如去卖呢,起码卖有钱赚,能让自己吃好穿好,她和钱大庆瞎搞算什么”

  穆语十分震惊“那,那她爹能答应吗”

  “有什么不能答应的那小贱人已经尝到了被男人搞的快活,如果不送她去卖,她肯定也忍耐不住发骚,准会想方设法送去给隔壁家的混蛋搞谁能一刻不离地看着她呢老娘可不服气让她白白被人这么搞。要是再搞大肚子,老娘可没闲钱给她打胎所以还不如直接送她去卖,既能让她快活,还能赚钱,不是很好吗”

  她这一篇振振有词的大道理让穆语无语至极,除了愤怒和怜悯,她不知道还能谴责什么。

  刘小凡插话“那钱小玉跟钱凤根去安城的,和钱大庆还有联系吗”

  “应该没有。当时我也怕钱大庆阻拦,当晚就让钱凤根把那小贱人带走了,当时大家都没有手机和电话,想联系也联系不上。那小贱人被带走后,钱大庆倒是来我家闹过几次,都是问那小贱人的去向,我都没告诉他。我怕他知道后会去找钱小玉,万一钱小玉和他私奔,钱凤根准得来找我要回彩礼钱。后来没过多久钱大庆就也离开了村子去了城里,听说在城里当小混混,至于他后来有没有去找那小贱人,或者有没有找到那小贱人,我就不知道了,这个你们得去问他们。”

  肖兰花并不知道钱大庆已经死了的事,刘小凡也不想说,又问了些细节,然后带着穆语和程祥离开了肖兰花家。

  路上仍由程祥开车,刘小凡向容剑汇报在肖兰花这了解到的情况。

  “这应该就是钱小玉不惜付出那么大代价帮钱大庆的原因了,她一直隐瞒应该就是不想让人知道她的那段过往。只是仍不清楚钱大庆为什么会离开华城。”末了他说道。

  “知道了,我连夜找钱小玉问话,看能不能有收获。”容剑说完了就挂断了电话。

  “希望能有收获。”刘小凡挂电话时如是说。

  程祥适时插了句话“我们来华城的目的就是想查清楚钱大庆离开华城的原因,如果容剑从钱小玉口里知道了这个原因,我们是不是就可以回安城了”

  刘小凡很兴奋地点头“是的我们就赢了郭飞。”

  “肯定不能这么快回”本来还在为钱小玉的遭遇感慨的穆语,听言立刻反对,“不把最后的凶手揪出来,我们的任务就不算完成了”

  她不想回安城。

  “凶手”刘小凡笑了,“凶手肯定在安城啊我们要查也得回安城查”

  穆语顿时沉默了。

  如果真这样,那不就意味着她很快又要和秦晋桓朝夕相处

  那种胸闷的感觉又来了。

  直到回酒店房间,她的心情仍很沉重。

  此时天已大亮,她一夜未合眼,躺在床上却仍无睡意,辗转反侧。

  按昨天的计划今天本来一早就要搬去“新家”,但鉴于程祥和刘小凡都一夜未眠,她知道不到下午这“家”搬不了,只得强迫自己入睡。

  好半晌,她终于昏昏欲睡时,手机响了,却是容剑的电话。

  “钱小玉交待钱大庆离开华城的原因了吗”一接通电话她就问。

  “没有。钱小玉自杀了。”

  “什么自杀”穆语惊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