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良秦择穆:杠上法医鲜妻 > 第361章 神秘的女孩(加更)

第361章 神秘的女孩(加更)


  “什么你再说一遍”容剑几乎跳起来,连声急问,“你说的他们是指谁女孩又是谁”

  “他们就是擎天最近被变态凶手杀死的那几个员工,包括大成,呃,就是大庆,我叫习惯了。其他几个人的名字我不知道,只记得有个叫什么美兰的。”

  “孙美兰”

  “好像是吧,不记得。”

  “钱大庆认识他们”

  “认识。”

  容剑紧声追问“他和他们什么关系”

  “什么关系他没说,也没和我具体提那几个人,就是说了句认识。”

  “那那个女孩又是谁”

  钱小玉摇头“我也不知道有关她的情况。”

  容剑急了“那,那他是在什么情况下和你说起他认识那几个死者的又是在什么情况下提起他们的死和女孩有关的”

  “就是去年有一段时间他经常不回家,白天在网吧上通宵网,晚上找洗头妹开房,我有时好几天连他的面都见不着。正好擎天又有员工被变态凶手杀死,外面传得沸沸扬扬,说擎天还要死人,为了把大成吓回家,我就拿着报纸去网吧找他,添油加醋地把这事儿的严重性说给他听。他当时看着报纸发呆,我还以为他是被吓着了,却没想到他说了句怎么是他,我就问他怎么怎么死者。他当时没理我,只问还有没有别的死者,我说有,告诉他擎天还有两起凶杀案,被杀的人都死得很惨。他立刻让我把其他死者的相关消息找给他看。”

  容剑插话打断“这几起变态凶杀案在安城的反响都非常大,报纸、电视、网络都有报道,钱大庆怎么会半点不知情”

  “是这样的,他平常只喜欢玩游戏,或者用手机和女人聊骚,从来不关注时事新闻,所以不知道这些也很正常。当然,也可能他听人提过,只是因为没见过死者的样子,不知道就是他认识的人,所以没放在心上。”

  觉得钱小玉的话有道理,容剑遂转问“他了解了另两个死者的相关消息后有什么反应说了什么”

  “反应嘛,”钱小玉说话很慢,仿佛在边回忆边说,“他给我的第一反应就是惶恐不安不但立刻把门窗都反锁了,还把家里所有的窗帘都拉起来了,然后躲到窗户后面将窗帘拉开一条小缝,战战兢兢地往外看,嘴里还一个劲儿地说着她来报复了的话。”

  “她是指你说的那个女孩”

  “我也不知道,我问他她是谁,他没具体说,只说了句她是当年他们害的人。”

  “他们怎么害那个女孩的”

  “他也没说。”

  “后来呢”

  “后来他在家里惴惴不安地躲了一个星期,连门都没出。为了陪他照顾他,我骗茂才说他病了,因为他在采石场的工作是闲职,而我的工作茂才可以做,所以茂才给我俩都放了假。加上我的孩子们都在学校住宿,那一个星期我也没回家,就住在大成那儿。除了买菜,我也没出过门,整整陪了他一个星期。我问他发生了什么事儿,他也不告诉我,只说有人要报复他,只说和一个女孩有关。鲜花要我带小宝离开华城的做法看来是对的,当时他还说了这么一句话。鲜花是他老婆,小宝是他儿子,不过他带着他们离开华城后,他们死于了意外。”

  见钱小玉不知道钱大庆离开华城后的那段经历,容剑也没多说,继续问道“他没和你说他和那几个死者之间的关系吗或者他们之间发生了什么”

  钱小玉摇头“我问过一次,他没说,后来我也就没问。”

  “再后来呢他怎么又不躲了”

  钱大庆死后,容剑对他最近半年的行踪有过详细调查。

  “是这样的,那天晚上我见他游戏也不玩,躺在床上唉声叹气,就问他怎么了。他说再这样闷在家里他非疯掉不可。我当时就随口说了句你现在的身份是安城的钱大成,又不是华城的钱大庆,除了我,没有人知道你的真实身份,不管你以前做过什么,那都是过去,和现在的你没有半毛钱关系,你根本用不着这么害怕。他当时听了这话将信将疑,第二天试着出了门,不过那时他还挺谨慎的,出门还戴了帽子和墨镜,还让我远远地跟在他身后,看有没有人跟踪他什么的。这么进进出出试探过好几次,确定没有人跟踪他后,他才放心,然后就恢复了以前天天不着家的生活状态,在外面各种找女人。”钱小玉说到这里叹了口气,语气中带着几分酸意。

  “你们的感情不是一直很好吗为什么他有了你还要去外面找女人还有,他拿着你给的钱去外面找女人你没意见”

  “他去外面找女人是因为他想再生一个孩子,他说老钱家的香火不能断在他手里。这种香火观念我理解,因为我就算离婚也不能光明正大地和他在一起,不能为他生孩子,所以就算我心里不愿意,作为别人眼中的姐姐,我又不得不为弟弟张罗娶媳妇儿的事儿。不过大成答应过我,就算他娶了媳妇儿,他也不会忘记我,会一直爱我,还会一直和我保持”意识到不妥,钱小玉立刻噤了声。

  容剑知道她后面要说的话,干笑着岔开话题“后来呢他没再和你提过他和前面几个死者的事儿吗”

  “没有。他们几个离开华城应该都是和害那个女孩的事儿有关,应该是那个女孩或者那个女孩的家人来找他们报复了。”钱小玉做了个总结。

  “那个女孩或那个女孩的家人”容剑反复咀嚼着这句话。

  钱小玉试着猜测“如果那个女孩没被他们一伙害死的话,那来报复的很可能是那个女孩,如果那个女孩早就被他们害死了,那么来报复的就一定是女孩的家人,肯定是她最亲近的人,比如父母或兄弟姐妹。”

  “嗯。”容剑一边点头,一边将她前面说的话和她刚刚的猜测一起记录在记事本上。

  “如果你能查出当年他们四个人一起害过哪个女孩,这凶手就算找着了吧。”

  容剑听言苦笑着点头。

  这话说得容易,查起来可就难了他们不是一直在查着吗

  现在已经可以确定四个死者都来自华城,而且他们之间确实存在着某种密切的联系,也就是因为这种联系才导致了他们四个的被杀。

  这和穆语当初的预测一模一样。

  此时他打心底里佩服最早提出这种预测的穆语。

  “对不起,容队长,我只知道这些,帮不了你们什么了。”

  见钱小玉面带歉意地看着自己,容剑赶忙摆手道谢“您的这些线索对于我们来说已经很有用了。不过如果您再想起什么,请及时和我联系。”

  “好的。”钱小玉笑了笑,“不过只怕没有这样的机会了。”

  “没关系,您再多想想,想到了再联系我。”

  容剑见她这么热心地为自己线索,只道她正在慢慢打开心结,心里挺为她高兴,所以她说这话他也就没往坏处想,只是单纯地以为她说的没这样的机会是不能给他更多的线索。

  “好。容队长,希望你们能早日查出凶手,让大成他们死得瞑目。”

  “我尽量。您也多保重。”

  “会的。”钱小玉十分诚恳地表示感谢,“容队长,谢谢您不追究我当年的过错,谢谢您的宽容。”

  “这不是我宽容,主要是事情隔了那么多年,又无凭无据,就算我想给你定罪也定不了,所以你不用谢我,你的孩子很需要你,你的家庭也很需要你,过去的就让他过去,重新开始吧。”容剑适时又劝了她几句,把田茂才叫进来后,他就离开了医院。

  一出医院他就给顾朝辉打电话挑重点汇报了情况,然后申请立刻去华城。

  顾朝辉见事情有了转机,二话不说就同意了,还表示会尽量帮他关照冯如冰。

  容剑表示感谢后,挂断了电话,随即拨通穆语的电话,直接把钱小玉的线索告诉了她。

  此时已近午时,原本应该搬家到丽景家园的穆语,因为刘小凡的极力劝阻,不得不留在酒店等容剑的消息,这会儿听了容剑的话立刻就起了身,一挂断电话就勒令程祥提行李走人,留下刘小凡一个人可怜巴巴地站在门口目送他们。

  很快穆语和程祥就来到了丽景家园的新家。

  推门进去时,穆语很意外,因为室内各种设施不但很齐全,还都是全新的。

  “就是有点小,只有两居住。”程祥一边说一边帮她把行李箱提进主卧。

  “我们两个人住,两居住足够了。”

  从客厅到厨房,再从厕所到阳台,穆语都走了一遍,最后走进了阳台下面的小院子,佯装看风景的样子,悄悄观察一边岳水保家的动静。

  可能因为此时是正午,外面太阳正毒,四下也没什么人走动,岳水保家里也是静悄悄的,不见人影走动,只有主卧的空调发着嗡嗡的响声。猜他家人正在午睡,她遂回了屋,来到了自己房间。

  这是套不到六十平米的两居室,主卧也不大,不过布置得还算清新典型,是她喜欢的风格,尤其是床头那幅水彩画。

  那幅水彩画好熟悉啊,不正是她喜欢的那个画家的作品吗没想到这家主人的喜好和她一样还真是有缘啊有机会可以结识结识。

  穆语看得起劲,却不知道她的起劲让秦晋桓坐立不安。

  “她是不是发现了那里有监控”第一次,他对卞子峻说话用了忐忑的口吻。

  “应该不会吧,我们做得很隐蔽啊。”虽然有些不信,但卞子峻还是不敢把话说得太满。

  “如果被她发现,你们就”容剑的来电让秦晋桓顿了声,面色微缓,随手接通。

  “阿桓,你立刻回安城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