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良秦择穆:杠上法医鲜妻 > 第364章 邻居的疑问(加更)

第364章 邻居的疑问(加更)


  咦?!

  穆语诧异地回头。

  还有和秦晋桓用同一个手机铃声的人?

  “穆语,你看我们是不是分组行动好?”

  “什么?”她本能地立刻将脸转向程祥。

  “这里有九个女孩,要是我们三个人一起去查,那得查很久,不如我们分组查,小凡一个人一组,我们一组,可以节省一半时间。”

  “诶!这办法好啊!确实犯不着三个人一起去。”刘小凡随即催促,“太阳快下山了,咱别耽搁时间,先上车,到车里研究一下怎么把这九个女孩分成两组。”

  “好。走吧。”程祥立刻上车启动车子。

  因为秦晋桓没接电话,穆语猜他在开会,也没多想,随手将手机放回口袋,跟着刘小凡上车,一边听他说着怎么分组。等她再想起手机铃声的事时,车子已经驶出了老远。

  这边,坐在路边车里的秦晋桓正在擦汗。

  他跟出来只是想近距离亲自拍几张穆语的照片,没想到她会突然拨打自己的手机,骤响的铃声把他惊住,慌忙扔下单反,飞快将手机铃声急按至最小。

  而站在外面的保镖反应也很快,迅速装着看风景的样子站至窗前,将他挡在身后怕目标太大,这次出门他没让卞子峻和翁云近身跟着自己,而是让他们躲在另一部车里远远地看着这边,另选了两个生面孔跟着。

  就在他担心能不能挡住穆语视线时,反应同样迅速的程祥和刘小凡适时将穆语的注意力转移了,并找借口立刻将她带离了这里。

  秦晋桓此时突然觉得自己从来没这么狼狈过,闷闷地紧捏着手机。

  挡在外面的保镖见穆语等人已经走远,这才让开,小心翼翼地请示秦晋桓现在是不是回去。

  “不回去还上天吗?”秦晋桓心烦气躁地喝斥了声。

  “是。”保镖不敢多言,立刻上车。

  司机也很机灵,车门一关,就赶紧启动车子,往丽景家园方向驶去。

  为了能经常看见穆语,秦晋桓现在住在穆语正对面的一楼。

  穆语现在有一定的反侦查意识,怕跟太近会引起她的怀疑,所以司机估算着距离故意开慢了一点,所以他们比穆语晚了七八分钟到小区。

  “我今晚想办法了解下这些女孩的家庭情况,可不能再像上去找翁康义那样冒失。等我把她们的信息了解清楚后我们再一一上门走访。今晚你们就先好好休息,养精蓄锐。”这是刘小凡下车前对他们说的话。

  穆语和程祥回到小区时,才六点多,太阳还没完全下山,但气温已经降了不少,伴着习习凉风,小区里也变得热闹起来了,不少老人带着孩子在小区里玩耍闲聊。

  一楼住户南面都有个四五平米的小院子,此时岳水保通往小院子的那扇门也开了,岳老太太和岳乐乐一个拿着扫把、一个拿着撑衣杆靠着院子栏杆正在忙碌着什么。

  穆语假装从来没见过岳乐乐,隔着栏杆问他们在干什么。

  “姐姐?是你呀?”眼尖的岳乐乐一下就认出了她,扔下撑衣杆高兴地过来和她打招呼,“你怎会在这里呀?”

  “我就住这儿呀!”穆语指着他隔壁的屋子笑道,“这里是我家。”

  “啊?!是你家呀?你就是那个新搬过来的邻居呀?太好了!”

  “乐乐,你认识她?”岳老太太一把将岳乐乐拉过去,十分警惕地盯着穆语问孙子。

  “认识呀!这位就是昨天好心送馅饼给我的姐姐!”岳乐乐立刻又看向穆语,见她似乎不认识自己,马上试着勾起她的记忆,“姐姐,我就是昨天在小吃街没买到馅饼哭鼻子的小孩呀!你不记得了吗?”

  “哦,原来是你啊。”穆语故意装着恍然大悟的样子,“你不哭鼻子的样子还真可爱,我都没认出来。”

  “原来馅饼是你给他的!真是太谢谢了啊!”老太太一脸感激。

  穆语笑道:“不用谢啊,我又没白送给他,他给了我钱呢。”

  “这不是给不给钱的事儿,那家馅饼我知道,要排很长的队才能买到,得耽搁很多时间才能买到的。”

  “没事儿,主要是乐乐的孝顺打动了我。对了,他妈妈身体怎么样?好些了吗?”

  “好多了,谢谢。乐乐,回屋吧,奶奶给你做饭去。”

  岳老太太似乎不太愿意提自己的儿媳妇,这让穆语有些奇怪。

  这边,岳乐乐双手抓着栏杆,有些不相信地问穆语:“姐姐,你真的是我新搬来的邻居吗?”

  “是啊。这还能骗你吗?”穆语正说着,先到家的程祥从里面出来,给她打开了进院子的门。

  岳乐乐立刻相信了她的话,拍着巴掌欢呼:“太好了,姐姐,我们竟然是邻居,我们好有缘哦。姐姐你好,我叫岳乐乐,岳飞的岳,欢乐的乐,今年七岁半,很高兴和姐姐做邻居。”

  岳乐乐很绅士地做完自我介绍,然后不顾奶奶反对,掰开藤条,将手伸过栏杆后冲穆语挥了挥。

  穆语会意,立刻上前和他握手,一边像他一样认真地做自我介绍:“乐乐你好,我叫穆语,穆桂英的穆,语文的语,很高兴和你做邻居。”

  “穆语姐姐,你真漂亮。”

  “谢谢。”

  “你老公也很帅哦。”

  老公?!

  穆语正诧异时,程祥已经被口水呛着,红着脸一边摆手一边咳着,一边结巴着解释:“别,别乱叫。”

  “嘻嘻,哥哥,你害羞了哦,忸忸怩怩像女孩子哦。”岳乐乐说完冲程祥扮了个鬼脸。

  “乐乐!和大人说话不许这么没礼貌!”岳老太太沉了脸,一把将岳乐乐拽了回来,同时在他后脑勺上轻轻拍了一下,然后诚恳地向程祥赔礼,“小孩子不懂事,请别见怪。”

  “没,没事儿。”

  程祥终于缓了一口气,正想解释自己和穆语的关系时,一脸委屈的岳乐乐先出了声:“人家又没说错。上次青青姐姐结婚,我们喊聪聪哥哥做姐夫,聪聪哥哥也像这位哥哥一样红了脸,爸爸也说聪聪哥哥忸忸怩怩像女孩呢。”

  “那是你爸爸不对!回头让你爸爸也反省!你这小娃娃,好的不学,不好的你一下就学会了!快向哥哥道歉!”

  眼瞅着岳乐乐被奶奶教训得红了眼,穆语赶忙上前笑着劝阻:“大妈,您快别怪孩子了,怪就怪我家这位太腼腆。乐乐没说错,他就是忸忸怩怩的,一点也不像大男人。”

  一句“我家这位”让程祥芒刺在背。

  他没想到穆语竟然会默认这种关系,可他此时又不敢违背她的意思作解释,除了讪笑,他不知道还做什么。

  听见她这么说,岳老太太面色才缓,看了眼程祥,笑着问道:“你们是新婚夫妇吧?”

  “是啊。”穆语顺势含糊接话,“我们结婚才几个月。”

  怕老太太多问问出破绽,她马上岔开话题,指着一边的撑衣杆表示疑问,“你们拿扫把和撑衣杆在这儿干什么啊?”

  “姐姐,我们在勾丝瓜藤和扁豆藤。”

  穆语这才注意到两家共用的木制栏杆上缠了很多藤蔓,看着半大的丝瓜和扁豆,她越发不解:“又没熟,为什么要勾啊?”

  “不勾就会长到你家那边呢。”

  “长就长呗,有什么关系?怕我偷吃你家的丝瓜和扁豆吗?”穆语开玩笑。

  岳乐乐马上换了委屈神色:“你家胖叔叔说要是长到你那边就扯掉我们家的藤。”

  “胖叔叔?!”

  “那是我哥!”程祥赶忙插话,笑着轻声解释,“我哥就那德性,你们崩理他。现在这房子归我们住了,你们的菜藤想长过来就长过来,没关系的,我们不会扯掉的。”

  穆语这才反应到是房东,赶忙也跟着附和:“对对,我们不会扯掉,随它们长,我很喜欢看绿色呢。”

  “真的吗?”岳乐乐很高兴。

  “当然啊。”穆语故意笑道,“不过等它们长大,要分一点儿给我吃哦。”

  “没问题!不管长多少,我们一家一半!”可能意识到自己夸大了口,岳乐乐马上看向奶奶轻声征求意见,“奶奶,可以吗?”

  岳老太太一脸和蔼:“你说可以就可以。”

  “耶!太棒了!”岳乐乐激动得欢呼。

  “好了,乐乐,我得烧饭去了,你给菜浇水吧,小心点。”

  “好的,奶奶,你放心去吧,我不会弄脏衣服的。”

  岳老太太向穆语和程祥又说了几句客套话,然后进了屋。

  “姐姐,我浇水了。”岳乐乐走到一边拿了个大勺,从桶里舀了一勺水,挨个顺着藤根泼水。

  “要我帮忙吗?”穆语饶有兴趣地站在栏杆那边问他。

  “姐姐,不用的,我做习惯了哦。”

  “你爸爸还没下班吗?”

  “没有,爸爸最近每天都很晚下班。”岳乐乐稚嫩的脸上有了几丝忧愁,“妈妈的病情越来越严重了,奶奶说只有搬家才能治好妈妈的病,可爸爸没有钱让我们搬新家,所以爸爸要拼命赚钱,爸爸真的很辛苦哦。”

  因为岳乐乐几次很不讲理地把刘小凡赶出家门,所以穆语一直以为他是一个很任性的小男孩,眼前懂事的岳乐乐让她嗅到了一丝异样,马上试着问道:“为什么搬家能治好你妈妈的病?”

  “因为有个坏叔叔老来向我妈妈打听一些以前的事儿,让我妈妈很伤心。我们要是搬走了,他就找不到我们,妈妈就不会伤心,病就会好起来。”

  岳乐乐的话让穆语大为吃惊。

  她本以为他还小,回答不了她的问题。

  坏叔叔是刘小凡吗?!

  此时程祥已回屋,穆语带着疑问,上前压低声音再次问向岳乐乐:“你知道为什么问你妈妈以前的事儿你妈妈会这么伤心吗?”

  “知道。”岳乐乐认真地点头,“我本来有个姐姐,姐姐被坏人害死了,妈妈每次想起以前的事儿就会哭,所以奶奶和爸爸从来不许我问以前的事儿。那个坏叔叔每次来我家都会问妈妈以前的事儿,害得妈妈病了。我讨厌坏叔叔来我家。我……”

  “乐乐,来洗澡了。”

  “诶!来了!姐姐,我奶奶在叫我,我不和你们聊了,我去洗澡了。”岳乐乐放下勺子,挥了挥手,就小跑着进了屋。

  穆语此时一肚子疑问,准备回屋和程祥说这事儿,正要迈脚,突然觉察到了什么,立刻回头,一脸警惕地往不远处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