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良秦择穆:杠上法医鲜妻 > 第375章 欲拒还迎什么鬼?

第375章 欲拒还迎什么鬼?


  “喂!你干什么?!”

  将穆语压至身下时,秦晋桓听到了她压低声音的轻斥声。

  欲拒还迎?

  小样。

  他正要低头吻她,胳膊骤然一痛,他倒吸一口气,动作本能地僵了僵,下一秒他就被她用力掀开,同时耳边响起了她的厉斥声:“你混蛋!”

  她的声音仍然是隐忍着的,他陡然想起她的压低声音不是欲拒还迎,而是不想惊动次卧的辛亦涵,才明白她是真的生气了,他顿时很慌,狼狈地拿被子盖住自己蠢蠢欲动的下半身,一边讪讪地小声道歉。

  他一改平常的霸气总裁形象,此时的表情像极了在家没地位的刚进门的小媳妇,让正怒发冲冠的穆语的心嗖地一下软了,火气顿时也消了一半,但担心他厚着脸皮得寸进尺,她还是装出了非常恼火的样子喝斥他下床:“站边上去!”

  秦晋桓不知道她要干什么,赶忙下床,有些尴尬地侧了侧身,不让自己的身体正面对着她。

  她假装没看见他身体的变化,随手拿起一个枕头搁在床三分之二的地方,也不看他,指了指床三分之一的地方厉声警告:“你睡这边,要是敢睡过这个枕头,咱就民政局见!听到没有?!”

  这张床本来只有一米八宽,她留给他的位置和中间那个枕头所占的位置差不多,这和枕头一样的待遇让他莫名委屈,却仍不敢说半个不字,应了声“听到了”,然后闷闷地顺着床沿慢慢躺下。开始他是平躺,发现位置太小,实在不舒服,他又改为了侧躺。

  当然,知道此时她在气头上,他不敢面对着她侧躺,怕看着她一时难以消降心底的冲动,更怕她一气之下把他赶出去。

  他的顺从让穆语还算满意,想到程祥的事,她又忿忿地在他身后教训:“亦涵哥虽然不是我的亲哥哥,但对于我来说胜似哥哥,我有一万个理由相信他不会做任何伤害我的事儿,如果你下次再恶意揣测他救我的意图,别怪我翻脸咒人!”

  “我知道他是真心关心你,我从来没恶意揣测过他救你的意图,我对他一直是心存感激!”他坐起来认真地解释,“你也别误会程祥,他绝对不是恶意盘问辛亦涵,他只是想更清楚地了解当时的情况。”

  穆语不想和他多废话,淡淡地说了句“以后不要再让我听到类似的盘问,我不爱听”,就躺了下来。

  “知道了。”

  秦晋桓说完再次像之前那样背对着她侧躺,乖巧得看不出任何逾越之意,猜他不敢再乱来,穆语躺着也算安了些心,但一边寻思案情,还是一边不时拿眼角余光瞟他一眼。

  她不放心也在情理之中,毕竟顺从不是他的本性。

  就这么提防了他半个多小时,她的瞌睡也上来了昨晚睡太晚,今天又起太早,她着实有些犯困,要换作平常她直接就呼呼补觉了,但此时因为有秦晋桓在,她却迟迟不敢入睡。

  就在这时,她突然发现这么久了他一直都没有转身,甚至都没有动一下,不知怎的,她心里莫名有了一丝不安。

  他那么大个,睡在不到四十公分的床上不难受吗?怎么还能做到这么久都一动不动呢?

  莫不是……

  她心下一慌,随即又在心里连连否认:不可能不可能!他身体那么好,肯定不可能有什么,应该只是睡着了。

  可是他连个枕头都没有,也没以手作枕,就那么侧躺着,应该很难受,怎么可能睡得着呢?

  她突然想起了爷爷的高血压。

  听说高血压会遗传,他没有遗传到高血压吧?!

  别瞎想!就算遗传到了高血压又怎么样?也不至于……

  天!他不会因为不敢对她的刁难发脾气、只能忍气吞声而导致血压升高,直至那什么吧?

  本来只是好心宽慰自己,却没想到后面不敢想的内容反而吓着了自己,她忽地一下爬了起来。

  爬起来时她故意把动作幅度弄得很大,还故意“咦”了一声,不过眼睛没看他那边,而是盯着前面墙上没有开的电视机她已经想好了他转身问她怎么了时的托词。

  没想到过了五六秒余光中的他都没有转过身来,甚至身体依然没动,她顿时装不下去了,慌忙转向他,同时伸手想去推他,只是手快触及他的背时,她又将手缩了回来万一他真的只是睡着了,她这么惊慌失措地推醒他,不是得让他以为她有多在乎他?没准她这一举动会纵容他下次又做出更过分的事来呢?

  管不了那么多了!

  万一他真要有个三长两短,那可就追悔莫及了啊!到底她是爱他的!

  想至此,她立刻伸手去推他,见推一下没反应,她立刻又连推了几下。

  就在这时,他突然一个激灵坐了起来,然后用惺忪的双眸茫然地看着她。

  果然只是睡着了!

  穆语,你脑子进水了吧?瞧你瞎操的什么心!

  她一边在心里斥责自己,一边干笑着问秦晋桓:“你今天不是安排了人给石仁会应聘吗?结果怎么样了?”

  还好早就想好了托词,要不然糗大了。

  “他能力不错,华城分公司的人事部已经给他安排了一个职位,等他把家里的事全部处理好,就可以去任职了。”他一边打哈欠一边回应,一副极度欠睡眠的样子。

  “哦。”

  见他完全没发现异样,她心里暗松了一口气,正想就石仁会的事向他说声谢谢,他又出声了:“分公司还缺文员,她老婆有过相关工作经验,准备给他老婆也安排个职位。”

  “那他们的孩子怎么办?”

  “他父母老家的地马上就要被政府征用,没地可种了,准备来他们身边帮照顾孩子。另外擎天和华城一家地产公司有合作项目,为了鼓励员工尽可能为公司作贡献,擎天和地产公司达成了协议,前几天以最优惠的价格采购了十套商品房作为年终福利,我让分公司的出纳今天又去了趟地产公司,另给石仁会采购了一套。”

  穆语很意外:“你就这么给他一套房,他敢要吗?”

  “他当时确实不敢要,表示要回家考虑一下。因为公司并不是白给他房子,首先要他和公司签十年合约,并按当前的房价折算了他一共得为公司完成多少业务量应得的奖金抵扣买房的钱,如果在指定时间内完成不了,这房子是不会给他的。换句话说,在他没完成任务前,房子只有居住权,公司可以随时收回来。”见她拧起了眉,本就是讨好她的秦晋桓又赶忙补充,“不过以我们对石仁会的能力的估量,如果不出特殊情况,顶多三年,他就可以拿下这套房子的产权。”

  “那他现在考虑出结果了吗?”

  “当然,我之前不是说了他把家里的事儿处理好了就来上班?”秦晋桓笑着接话,“他刚刚听到面试官的要求确实有所顾虑,不过离开没多久就给面试官打了电话,表示自己愿意尝试。现在他夫妻俩已经和分公司签了劳务合同,等完全处理好家里的事,就去上班。”

  “石仁会的能力真有这么强吗?”穆语表示质疑。

  她当然知道秦晋桓愿意给石仁会一套房不是因为翁家丽的能力,完全是因为石仁会。她深知秦晋桓作为商人的为人,是不会轻易做赔本的买卖,如果石仁会能力不够强,他只会按她最初的意愿给他安排一份工作,而不会如此大费周章。

  秦晋桓笑道:“目前来说他的能力和我们期望的还是有一点距离的,但他很有潜力,因为他为人勤劳本分,能吃苦,又虚心,还肯动脑筋,面试官很看好他。他进公司后公司也会安排专人给他培训,等条件成熟再给他提供发展平台,相信他独挡一面指日可待。”

  “哦。谢谢。”

  她本就同情翁康义一家,又对翁康义的死心存愧疚,眼前秦晋桓的安排让她非常满意,撇开她对秦晋桓的愤怨,这声谢谢她说得非常恳诚。

  他又笑道:“如果非要说谢,是我得谢谢老婆才对,因为老婆给我送来了一个可造之材,将来他带给公司的利益不可估量。”

  这话让她听着很舒服,对他的态度立刻又好了一分,顺手将手中的枕头递给了他。

  “没枕头睡觉不舒服。”她说完正要躺下,突然想到什么,马上又回头警惕地盯着他告诫,“虽然拿掉了枕头,但你睡的位置不变,不许过界,听到没?”

  虽然他最近的表现都让她挺满意,但并不代表她就原谅了他。

  “听到了,不会过界的,请老婆放心,老婆,你安心休息吧。”他将枕头顺着床沿规规矩矩地放好后又冲她嘻笑着说了句“谢谢老婆的枕头”。

  她没再理会他,在和他保持开了距离的地方躺了下来,想到翁家丽一家三口以后不用再过拮据的苦日子,也不用再面对亲戚们的各种质疑嘲讽,她一时心情大好,眉眼间抑制不住漾开了笑意。余光又盯了秦晋桓的背影数十分钟,确定他已经睡着了,着实困了的她这才放心闭眼。

  “小语!快起来!”

  听见辛亦涵叫她,她立刻睁开眼睛表示狐疑:“亦涵哥?”

  “带你去个地方!”

  “去哪儿?”

  “去了就知道。走!”他拉着她的手飞快将她往外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