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良秦择穆:杠上法医鲜妻 > 第377章 敞开心扉

第377章 敞开心扉


  秦晋桓只是半躺在床上,并没有睡,听到辛亦涵的声音,慢慢起身出了房间,走至客厅沙发坐下,全程面无表情,既没看辛亦涵一眼,也没说一句话。

  辛亦涵在一边的沙发坐下,干笑着轻问:“秦总,您和小语是不是闹不愉快了?”

  秦晋桓听言挑着眉反问:“辛总希望我和小语闹不愉快?”

  “不不不,秦总误会了。小语是我妹妹,我盼她幸福还来不及,怎么会希望你们闹不愉快呢?”辛亦涵赶忙解释,“只是我今天感觉你们俩之间有点怪怪的,所以找您问问。因为如果你们之间确实没有什么,那我今天晚上就回安城,如果你们之间真有点小矛盾,我就暂时留下来帮你们缓和一下关系。”

  尹筱恬已经知道了辛亦涵胳膊受伤的事,非常担心,准备立刻飞来华城照顾他。因为尹筱恬晕机,不想让她受这份罪,所以他一旦确定穆语和秦晋桓没有闹矛盾,就打算晚上自己飞回去。

  尹筱恬知道辛亦涵受伤就是秦晋桓找人告诉的,所以对于辛亦涵要回去的事他一点儿也不意外,听以辛亦涵这么说,他马上再次反问:“你认为你能缓和得了我们的关系?”

  他这话立刻让辛亦涵意识到了自己的感觉没错,只是秦晋桓这明显带着火药味儿的问话让他滞了滞,沉默几秒后才继续出声:“如果你们之间的问题主要在小语身上,那么事情就包在我身上了,但是如果问题出在您身上……”

  秦晋桓冷哼着质问:“怎样?”

  说实话,要不是知道穆语心系辛亦涵,他从来没把辛亦涵当过一回事儿。

  “如果出在您身上,我希望您能好好反省一下,小语是真的爱您,希望您不要做任何伤害她的事儿!”

  “如果我做了伤害她的事儿呢?你能把我怎么样?”秦晋桓似笑非笑地斜睨着他,挑衅之意赫然于眼。

  “如果你真的做了伤害她的事儿又不肯承认错误,那说明你根本不爱她!如果你真的不爱她,我一定会力劝小语离开你!我也会用我自己的方法替小语讨回公道!”辛亦涵一改平常的唯唯喏喏,第一次用如此强硬的态度和秦晋桓对话。

  秦晋桓倒也不生气,只是不以为然地问了句:“你以为你对抗得了我吗?”

  辛亦涵毫无惧色:“永宜的实力确实比擎天差得远,但是在生意场上多一个敌人不比多一个朋友更好?秦总驰骋商界也有这么多年了,不会连这么浅显的道理都不懂吧?”

  “我是不是可以理解为:你可以为了小语不惜对抗擎天?貌似当初擎天为难尹筱恬的时候,你没动过这么大的火气吧?我没想到你竟然愿意为我老婆做出这么大的牺牲。”

  辛亦涵无视他的嘲讽,一字一顿地解释道:“小语虽然不是我亲妹妹,但这么多年来我一直把她当作亲妹妹来疼。对于我来说,她甚至比筱恬更重要!说得难听些,老婆如衣服,可以换,但兄妹之情如手足,不能割舍!”

  没想到他会如此激动地说出这样一番话,秦晋桓心里特别不舒服,皮笑肉不笑地说了句:“她只是你曾经的邻居。”

  “她确实只是我邻居,但是……”意识到自己的情绪不对,辛亦涵顿声缓了缓,几秒后再继续出声,“秦总,您应该知道我刚认识小语的时候,她才十五六岁,因为曾经亲眼目睹罗明安杀妻而造成了心理阴影,不敢出家门半步,不敢和陌生人接触。我第一次看见她,她惊恐无助的样子让我想起了我意外死去的妹妹,一瞬间我就产生了想保护她的冲动。”

  “你妹妹死了?怎么死的?”秦晋桓似乎有些不相信这样的梗。

  辛亦涵已然变哽咽了:“死于重病。她死的时候我就在身边,稚嫩的脸上写满了对死亡的恐惧,然而当时我身无分文,没办法再为她延长一分钟的寿命,只能抱着她,眼睁睁地看她死去。妹妹死后我就发誓一定要赚很多很多的钱,将来一定要有钱看病,不能让家人再忍受病痛的折磨。妹妹和小语年龄相仿,如果不死,现在也应该要谈恋爱了。如果她谈恋爱,我一定会做好前期考察工作,等确定那个人值得托付才会同意他们交往,这也是哥哥对妹妹的幸福应负的责任吧。小语虽然不是我亲妹妹,但在我眼里她就等同于我的亲妹妹,我非常想担负起做哥哥的这份责任,希望看着她幸福一辈子。秦总,请你不要误会我和小语之间纯洁的兄妹亲情,也不要质疑我昨晚救小语的动机,我救小语纯属偶然,我相信以秦总的能力要查清楚这件事儿绝不是难事儿,我就不多作解释了。您心理应该很清楚,如果我当初接受了小语,她也不可能再认识您。”

  这话倒确实是大实话,使得秦晋桓一时没话可说。

  而辛亦涵在说话时始终没有正对着秦晋桓,而是微微侧着脸,还将脸仰成了四十五度角,极力隐忍着泪水。

  “妹妹的死是我一生的痛。”辛亦涵突然又长叹了一口气,“其实她当时得的也不是什么绝症,如果有钱是完全可以救她的命的,只可惜我当时山穷水尽。妹妹已经死了,我已无力改变现实,现在我唯一能做的就是看着小语幸福,对于我来说,她幸福了我妹妹就幸福了。秦总,说实话,昨晚救小语别说胳膊受伤,就算是正中心脏,我也会替小语挡这一刀。我妹妹死后,我父母也先后去世了,家里只剩下了我一个人,小语对于我来说就是唯一的亲人,也是我唯一的精神依靠。面对唯一的亲人的生与死,所有的作为都是出于一种本能,我想秦总心中也有那个占据份量最重的人,换位思考一下,我相信秦总一定能理解我这种本能之举吧?”

  见秦晋桓点了头,他又继续道,“您现在应该明白了我当初为什么明知小语喜欢我、我也喜欢她、我却始终不接受她的感情吧?”

  “因为你于她是兄妹之情,她于你是男女之心。”虽然不愿意承认,秦晋桓还是出了声。

  “是的。所以我一直在她面前强调我作为哥哥的身份,也会偶尔和她提及我死去的妹妹,但我真的不愿多说妹妹的死……”

  “因为那是你的心头痛。”就是他也不愿向外人提及自己母亲的死一样,这点秦晋桓能理解。

  “是的。谢谢秦总理解。不过秦总,小语对我的感情早成了过去,我知道她现在真正爱的人是你!请你不要因为这点过往而膈应她对你的感情,更不要因此做出任何伤害她的事儿!如果你真的不爱她了,也可以把她还给我,我会好好照顾她,将来给她另寻亲密爱人。”

  “谁说我不爱她?!”辛亦涵最后一句话让秦晋桓秒变脸色,“我对她的爱从来都没变过!不!不是没变过!而是越来越深!”

  “既然你也爱她,她也爱你,你们又是因什么而闹的矛盾呢?”

  秦晋桓自然不会把董宛卿枉死的事告诉他,只是含糊说道:“主要是家庭内部矛盾。总之我是真的很爱她,我会用一辈子对她的好来证明我对她的真心。”

  辛亦涵其实早就看出了是穆语在给秦晋桓闹别扭,说这么多其实只是想了解秦晋桓的态度,见秦晋桓这么说,他很高兴,随即又认真地说道:“秦总,如果信得过我,让我找机会和小语谈谈吧,或许她能听进我的劝。小语和你和好了,我才能安心离开华城。”

  穆语很听辛亦涵的话,这是不争的事实,秦晋桓很清楚,为此也不知道暗自吃过多少回醋。此时见辛亦涵向自己敞开了心扉,又这么有诚意帮他,加上他目前确实搞不定穆语,所以点头表示谢意,随即又面带歉意地叮嘱:“因为关系到家庭内部团结事宜,我也不好把矛盾根源说给你听,也请您别向小语打听这些。但我可以保证,我是真心爱小语的,真心想给她一辈子的幸福,以后我一定不会做任何让她伤心的事儿。请你务必让她相信我的真心。”

  他只能说这么多。

  辛亦涵郑重点头:“我明白了,谢谢秦总的信任,我一定会尽力劝她。”

  “谢谢。”

  “我也希望小语幸福。我给筱恬打个电话。”辛亦涵随即起身去了次卧。

  秦晋桓端起杯子慢慢啜了口茶,若有所思地盯着已经关上了的次卧的门。

  本来他是不喜欢辛亦涵掺和他和穆语之间的事儿,何况他觉得辛亦涵今天突然找他说这些有些突兀,不过辛亦涵今天的很多话让确实他十分触动,而且辛亦涵看着确实是很有诚意帮他,何况他自诩辛亦涵不敢在他面前玩小心机,所以抱着试试的态度同意了让辛亦涵去劝穆语,因为他真的快受不了穆语对他的冷漠了。

  突然想到穆语,才发现她出去了很久都没回来,心下骤然一紧,马上喊程祥,才发现程祥不在,赶忙拨打程祥的电话。

  “老板,我和少奶奶还在药店。您起来了啊?”

  “嗯。”

  “那行,我们马上回去。”

  秦晋桓立刻明白了程祥是怕穆语回来打扰辛亦涵的谈话,所以特意赶出去拖住穆语。

  他的手下就是这么让人省心。

  他微笑着挂断电话,踱步回主卧,躺在穆语的床上寻思着辛亦涵能不能做通穆语的思绪工作,就在这时,他想起了这个房间还装着监控,突然很想看看穆语,于是打开手机点了点,当屏幕上出现了穆语可爱的身影时,他脸上的线条瞬间变柔了。

  津津有味地看了一会儿,屏幕上突然出现了一个他意想不到的画面,他全身一僵,陡然挺直身子,双眼紧盯画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