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良秦择穆:杠上法医鲜妻 > 第384章 谁要害她?

第384章 谁要害她?


  她全身陡然一颤,迅速起身,本能地往侧边一跳,同时紧张地盯着对方。

  “对不起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对不起。我只是想问问您是不是一个人坐。”

  对方是个高个子年轻人,长得挺帅,就是很瘦。显然他没想到自己此举会吓着穆语,双手合什连连作揖,同时连声赔礼道歉加解释。

  “你,你干嘛问这个”穆语略微缓了些神后轻声反问,同时在心里猜测对方是不是给自己发信息的人。

  “对不起,”年轻人又弯腰作了个揖后才指着自己的桌子继续解释,“是这样的,我请朋友们吃夜宵,来得晚了点,圆桌都给人坐了,只剩下小方桌不够坐。本想换一家,奈何朋友们都是这家面馆的老顾客,都不肯去别处吃,可为难我了。正好看见您一个人坐圆桌,我就想问问您几个人,如果人少方不方便和我换张桌子。刚刚是我太冒失了,真的没想到会吓着您,真的很抱歉。”

  年轻人说话轻言细语的,十分有礼貌,道歉的态度也十分诚恳,连声的对不起反倒让穆语过意不去,跟着连连摆手说没关系。此时她也意识到这个人并不是她要等的人,也不想浪费时间,立马起身准备相让。

  “谢谢谢谢,谢谢您,您真好心。”对方又开启了道谢模式,恭恭敬敬地冲穆语鞠了个九十度的躬,惊得穆语连退两步,再次摆手表示没关系。

  “这真是解决了我的大难题了,太感谢您了。我帮您把牛肉面端过去。”

  “不用不用,我自己来。”穆语觉得不过是让了个位置,根本受不住他这么多谢,所以这会儿很不好意思让他帮自己端面,赶忙上前自己端。

  “那我帮您端水杯。”不待穆语出声,年轻人已拿起水杯帮她送了过去。

  她赶忙接过,同时说了声“谢谢”。

  “那我去招呼我朋友过来了,您慢吃。”年轻人将身上的背包往圆桌上一撂,占好位置后就往一边跑开了。

  穆语笑着摇了摇头,随手端起杯子。

  不想水还没到嘴里,她的手腕突然一痛,手一抖杯子就掉在桌上打翻了,杯子里的水不但洒了一桌,还洒了她一身,她有些狼狈地起身拍身上的小水珠,一边有些生气地寻找“罪魁祸首”。

  “少奶奶您没事儿吧”黄博迎面狂奔而来,脸上写满惊恐。

  “谁让你露脸找我的”穆语顿时大急,一边捂着手腕,双眼一边急切地扫视四下。

  刚刚那三个吃夜宵喝酒的手下她都觉得很像,但还是被那个人看出来了,说明那个人鬼精得很,这会儿黄博再现个身,他肯定不会再出来见她了。

  “少奶奶您刚刚没喝到水吧”

  听出黄博的声音都变调了,穆语奇怪极了,暂时放下对他的责备表示狐疑“你怎么了发生什么事儿了”

  “您应该没喝到水吧”他边重复问题边迅速弯腰捡起地上的手机“残骸”。

  “没喝到水。这是你的手机刚刚是你拿手机砸的我的手”诧异的穆语此时才觉察到了不对,“这水有问题这是我从家里带来的水啊”

  黄博听到她没喝水心里才大松一口气,脸色瞬间有所好转,将还剩了一点水的水杯盖紧后才向穆语解释。

  “少奶奶,您从家里带来的水确实没问题,但这杯子里的水有问题我刚刚看见和您说话的那个男人往您杯子里投了东西。”

  “什么投毒不可能吧”穆语无比吃惊。

  如果那个人真的向她投了毒的话,那什么请朋友吃宵夜没圆桌就都是谎话了可他说话的语气那么诚恳,眼神也那么真诚,怎么可能会是这种人呢

  带着疑问,她飞快走到圆桌前,将年轻人留下来占位置的背包打开,见里面全是旧报纸后才彻相信了黄博的话,她赶忙指着年轻人离开的方向急喊“他往那边跑了你们快去追”

  “已经有弟兄追去了。”

  这时卞子峻和秦晋桓也赶到了,秦晋桓冲到穆语面前,一把将她紧搂至怀中,半天没出声。

  感觉到他的身体在微微颤抖,知道他刚刚应该看到了年轻人在她杯子里放东西的一幕,所以才会如此惶恐,她赶忙反手抱住他,一个劲地说自己没事儿,让他别担心。

  “我能不担心吗”他猛地松开她,语气变得严厉了,“打你电话也不接下次再敢不接我的电话,法医的工作你也就别干了”

  “你这么凶干嘛啊”他很少用这种语气冲她说话,让她莫名觉得委屈。

  “少奶奶,您别怪老板,您不知道今天的事儿有多危险啊看见那人在您杯子里投毒,老板立刻给您打电话,一边跑还一边冲您大喊别喝水,可是您既不接电话,也没听到我们的喊声,要不是黄博跑得快,适时打掉您的杯子,后果不堪设想啊”

  “真的太危险了我的心都差点跳出嗓子眼儿了啊”黄博附和卞子峻的话。

  “对不起,对不起,让你们担心了。”穆语诚恳地道歉,“今天的事儿都是我的错,我”

  “我不是要你认错,我是要你学会保护自己不要轻易相信别人”见她安然无恙,秦晋桓一颗心也算放下来了,再出声时虽然还有责备之意,但语气明显柔和了很多。

  “我知道,以后我一定会注意的。”她抓住他的手轻晃着,算是向他服软。

  正说着,几个人气喘吁吁地跑了过来。

  “老板,对不起,没抓到那个人。”

  “你们不是追他很紧吗怎么会让他跑了”秦晋桓十分恼火。

  一个弟兄小声解释“那边巷子里黑灯瞎火的,什么都看不清,等我们找到照明工具时,那个人就不见了影子。”

  “他要么事先踩好了点,要么就是这块的人,要不然不会对这边的环境这么熟。”

  “是呢,我们跑进去的时候还摔了一跤,原来那条巷子在修路,挖得到处都是坑。”另两个小弟也小声附和。

  “人家肯定是有备而来的。”卞子峻说完转视穆语,“少奶奶,这个人会不会就是昨晚袭击您的人”

  经卞子峻这么一提醒,穆语顿时觉得这个年轻人和辛亦涵描述的人的形象有些接近,不过不敢完全肯定,毕竟她昨晚连那个人的形体都没见到。

  “如果真的是他,他为什么要两次对我下如此狠手我根本不认识他啊而且来华城也没几天,没得罪什么人啊。”她纠结于这个问题。

  此时她已经很清楚那个人根本不知道连环凶杀案的凶手是谁,根本就是冲着要弄死她来的。

  秦晋桓眉头一皱“你的意思是他是华城人”

  穆语点头“是啊,他刚刚和我说了话,普通话并不是很标准,明显带着华城本地口音。对了,我有他的电话,咱可以先从电话卡查起。”

  不过话才说完,她又意识到了这话的愚蠢,遂又接着出声,“不过他肯定不至于拿自己的手机给我发信息,估计这卡不是捡来的就是偷来的。怪不得他始终不肯接我电话呢,原来是怕我听出他的声音,然后防备他,让他没机会下手。”

  “应该很快就能抓住他。咱先不说这些,先回去。”秦晋桓一手握着她的手,一手揽住她的肩,然后不时往四下瞅一眼,一边引她往丽景家园北门方向走去。

  秦晋桓等人赶到时,黄博就把他们引到了一块僻静点的地方说话,此时卞子峻留了几个人到附近调查那个年轻人,他和黄博带着其他弟兄跟在秦晋桓和穆语两人后面走着,他一边暗自猜测着连接两次想伤害穆语的人为何许人。

  “之前容队不是说有了昨晚遇袭我的人的线索吗”路上她问他。

  “嗯,只是找到了几个符合我们猜测条件的人,不过不能断定,正在调查中。今晚他已经露了脸,我们应该很快就能把他揪出来。”

  “你认为他为什么要这么对我应该和什么人或什么事儿有关”

  秦晋桓沉默数秒后才应声“应该和安城什么人有关。”

  穆语点头“他应该是被安城什么人收买了,专门来对付我的。”

  黄博有些不认同他们的话“我怀疑少奶奶一直在调查钱大庆的过往引起了钱大庆以前的手下的恐慌,他们害怕追根究底查到他们头上去,为推卸法律责任,所以买凶对付少奶奶,企图把她逼回安城也未尝不可呢。毕竟吸毒者为了筹集毒资什么事儿都做得出来。当然,这个瘦高个本身就是钱大庆手下中的一个也不是没有可能。”

  “不是的。”穆语反驳道,“我们来华城确实是以调查钱大庆的案子为名目,并没有告诉别人还有另外三起和他同性质的凶杀案,但这个给我发信息的人却是以知道连环凶杀案的真凶为诱饵引我出去的。换句话说,他知道发生在安城的那四起凶杀案,钱大庆的案子是其中一个,华城百姓应该都知道轰动全国的安城连环凶杀案,但应该都不知道钱大庆的案子是其中一桩,因为网上公布的钱大庆的身份是钱大成。”

  “哦。”黄博没再说什么。

  快到穆语和程祥的家时,黄博和卞子峻等人没跟进去,只有程祥和穆语秦晋桓回了屋。

  辛亦涵正在次卧和尹筱恬视频聊天,听到动静赶忙出来,用问询的目光看着穆语。

  “是个骗子,想利用我们破案心切的心理骗点钱,被程祥他们揍了一顿。”穆语一脸轻松地对辛亦涵撒了个谎。

  “还有这种人那是该打。”见他们都没什么事,辛亦涵显然也松了口气,寒暄几句后,秦晋桓以辛亦涵要休息为由,带穆语回了房,随后辛亦涵也回了房,留下程祥一个人睡客厅。

  “老婆,你这法医当得真是太厉害了竟然能看出一条四斤多重的鱼少了一截,还把鱼骨架子搭起来了,当时那个老板绿了脸吧”到底两人还没正式和好,所以即便今晚穆语做错了事,秦晋桓还是挑好话夸她。

  “不是绿了脸,是傻了眼。”想到那一幕,穆语也忍不住笑了起来,又适时纠正他的话,“不过不是我看出来鱼少了一截的,是亦涵哥看出来的。当时他那么说我还有点不相信呢,直到他把两段鱼的脊椎骨悄悄搭给我看,我才发现中间确实少了大一截。”

  “他怎么还懂这个”秦晋桓很惊讶,“这不是法医的特长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