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良秦择穆:杠上法医鲜妻 > 第395章 宫立兰死了?

第395章 宫立兰死了?


  “少奶奶?您去哪儿?”

  卞子峻赶忙扔下箱子追出去,就见穆语站在与岳水保家共用的围栏上前,怔怔地看着隔壁。

  “少奶奶,您……”

  “帮我拿个桶来。”

  卞子峻错愕:“拿桶?”

  “嗯,再带个勺,我要给那些菜浇浇水。”

  “哦。好。”

  卞子峻这才立刻转身往屋里跑。

  穆语伸手轻轻触摸已伸到这边院子里来的丝瓜藤,眼底满是怜惜与不舍。

  “少奶奶,水来了。”卞子峻提着一桶水轻轻放至她身边,“我来浇吧。”

  “不用,我自己来。”穆语接过他手中的勺子,一下一下仔仔细细地浇着水,够不着的地方就一手抓着栏杆,将拿着装水的勺子的手极力伸对隔壁,然后用力一浇,尽可能地让那院子里所有的菜藤都吸到水份。

  见她浇得吃力,卞子峻几次想上前帮忙,都被她拒绝了,只能帮她一桶一桶地提水。

  终于把隔壁所有的菜都浇遍了,穆语却仍不舍得走,又将几条长歪了的菜藤小心翼翼地搭好,见有几个丝瓜已经不小了,怕压断藤,又让卞子峻拿纸壳做了几个小吊篮托着。

  忙完这些卞子峻终于忍不住催了:“少奶奶,天都黑了,再不回去老板要着急了。”

  他们忙碌的期间,秦晋桓打过几个电话过来问他们怎么还没回去。

  “好吧。”

  穆语将勺子放回桶子里,又让卞子峻把刚刚制造的垃圾收拾干净了,这才和他离开丽景家园,来到了皇家凯悦。

  一进酒店大厅就看见秦晋桓迎面走来,穆语赶忙迎过去。

  “你要出门吗?”

  “不是啊,”他拉住她的手,“接你一起去吃饭。”

  “哦,我还以为你要出去呢。点过餐了吗?”

  “嗯,就等你来上菜。”

  “容队和小凡他们回来了吗?”

  “都回来了,已经去餐厅了。”

  穆语赶忙跟上他的步子,同时急声问道:“小凡那边查得怎么样了?那些老邻居的下落都有了吗?”

  “我没问,一会儿吃完饭你问他们。”

  两人边说边来到了餐厅一包厢里。

  包厢里除了容剑、刘小凡和程祥,常佳佳也在,这让穆语有些意外。

  常佳佳显然非常拘束,看见她立刻迎过来,带着忐忑出声:“穆语姐姐,这几位警察大哥非要喊我一起吃饭。我……”

  刘小凡笑道:“你今天帮了我们大忙,一起吃个饭不足以表达我们对你的谢意呢。”

  容剑示意穆语带她坐下,一边笑着安慰:“这几天还得继续辛苦你帮忙,你不收我们的劳务费我们已经过意不去了,这饭可不能不管。”

  “你们这么辛苦也是为了一方安宁,说是帮你们其实也是帮我们百姓自己啊。”

  “好了好了,不说那么多了,就当是朋友一起聚餐吧。”穆语笑着拉常佳佳坐下,“我们算朋友吧?”

  “当然算啊!只是……”常佳佳非常认真地点头,但随即又顿了声,没将后面想说的话说下去。

  穆语将她的欲言又止看在眼里,却也没多问,只是笑着将筷子送到她面前,一边招呼大家开吃,一边为她夹了些菜。

  “谢谢穆语姐姐。”

  “别客气,吃吧。”

  “这个淮王鱼汤很好吃,你尝尝看。”坐在常佳佳身边的程祥将一盘鱼转到她面前,悄悄按住桌子,然后压低声音提醒她。

  常佳佳有些不安地偷偷瞅了眼其他人,见大家都在吃自己的,没人注意她,这才赶忙舀了一勺鱼汤到碗里,一边轻轻表示谢意。

  “这个油焖大虾也不错,也尝尝看。”程祥趁大家不注意,又悄悄把一盘虾转到了常佳佳面前。

  “谢谢。”常佳佳赶忙夹了一只虾到碗里,然后低头认真地品尝。

  要知道这桌上很多都是皇家凯悦非常名贵的特色菜,最贵的一个菜甚至要抵过她一个月的工资,平常招待客人,她们只有看的份,根本不敢想有堂而皇之坐在桌上享用美食的机会。她觉得只怕这一辈子都只有一次这样的机会品尝顶尖美食,所以她吃得格外认真细致。

  众人都心照不宣地假装没看见程祥的殷勤,各吃各的。

  急于了解情况的穆语,本来想在饭桌上问话,但想到这样不太礼貌,于是隐忍着等到吃完饭。吃完饭,在秦晋桓的提醒下,程祥带大家来到了一个小型会议厅。

  进会议厅后,不待众人坐下,穆语就迫不及待地问刘小凡下午了解的情况。

  “警方提供的信息并不完善,不过好在有常小姐帮忙,估计明天她就能全部落实到位,到时候我们就能一家一家去走访了解情况了。明天信息收集完后,我会按照区域划分后,然后把任务会给你们。”

  “对了!容队,我突然想到一个事儿!”穆语立刻看向容剑。

  “什么事儿?”容剑本在低声和秦晋桓说话,听到她的话马上看向她。

  “郭队和乔队虽然有些傲娇,但他们做事还算细致,连他们查不出赵永利和李建云在华城的异常,估计再让翁云去查也一样查不出什么。我想我们是不是应该换个方式?”

  “嫂子,你是指”

  “我们不是一直没查到赵永利的老婆宫立兰的去向吗?我总觉得她的不知所踪有蹊跷,也许她早就预见了今天的谋杀,所以早早地就带着孩子躲了起来。”

  “你以前也和我说过这样的猜测,”以前容剑没太把这当一回事,现在见她再提起,觉得也不排除这种可能性,想了想,就用商量的语气问秦晋桓,“那明天翁云来了,就让他重点查查看宫立去的下落?”

  “这个我以前查过的啊,”刘小凡立刻囔了起来,“想过很多办法,但还是完全不知所踪啊。”

  “也许她完全不想再和以前扯上关系,所以完全换了一个身份生活。”

  刘小凡摊摊手:“如果真这样,那她一定不会让我们查到。”

  “她不会死了吧?不会被赵永利杀了吧?要不然怎么可能六年来完全没有音讯呢?”

  程祥突然的话把穆语吓了一大跳,但随即又表示不可信:“他们之间还有一个孩子呢,我记得六年前那个孩子就有十来岁,就算赵永利和宫立兰关系不和,闹矛盾把她杀了,总不至于连孩子一起杀吧?之前我们在安城调查赵永利的时候,邻居们虽然不太喜欢他,但都一致认可他对孩子的疼爱。这应该是一种天性,心狠手辣是针对别人的,对自己的孩子绝壁都是疼爱的,所谓虎毒不食子嘛。”

  “那也未必。”刘小凡有不同看法,“据我所知赵永利重男轻女思想非常严重,他对ii那么狠心归根结底还是因为她是个女孩,如果她是个男孩,命运肯定不至于那么悲惨。”

  容剑点头接话:“赵永利确实非常重男轻女,据他们邻居说宫立兰生完大女儿后,又怀过几次孕,不过在五六个月以后都引了产,因为怀的是女儿。后来宫立兰不肯再怀孕,为此他们吵过很多次。而赵永利对现任妻子百依百顺也是因为她生的是男孩。”

  穆语诧异地看着他:“所以你也认为宫立兰很有可能被赵永利杀了?”

  “这个没有证据,不好说。但不排除这种可能。”

  刘小凡接话:“肯定就是他把宫立兰母女都杀了,才逃到千里之外的安城去谋生的。”

  程祥突然眼睛一亮:“钱小玉口中的女孩会不会是赵永利的女儿呢?”

  他的脑洞大开让众人都大吃了一惊。

  “但这个女孩和孙美兰、钱大庆和李建云又有什么关系呢?”

  穆语一句话又让大家失声而笑。

  程祥顿时有些尴尬,抓抓头干笑:“我随便说说的。”

  “任何猜测我们都不能轻易否决,在没有查明真相前,什么都存在可能,凡事一定要落到实处调查。”容剑没有笑,认真地看着大家提醒,说完再次转视秦晋桓,“宫立兰的下落让翁云仔细查查。”

  见秦晋桓点了头,他又看向大家出声,“昨晚大家都没休息好,今晚都回去早点休息吧,明天还有很多事儿要做。”

  “容队,顾局没因郭队乔队的事儿责怪你吧?”出会议室时,穆语悄声问容剑。

  容剑笑了笑:“怪也没用,他们已经回去了。顾局多给了我们一个月时间。”

  “要是我们一个月之内还查不出真凶呢?”

  走在前面的刘小凡立刻回头耸肩翻白眼:“那就回去让郭飞乔子涵看笑话吧。他们准得笑死。”

  容剑倒没太大反应,只是淡淡地说了句“只要找到突破口,肯定没有破不了的案”。

  他们的话让穆语心里也有了很大的压力,非常郁闷地同秦晋桓回了房。

  秦晋桓看出了她心底的压力,立刻给予安慰。

  穆语本想找他讨论讨论案情,突然想到他之前提过晚上有视频会议,便没再说什么,洗漱完后一个人躺在床上翻看记录本。可能因为早上起得太早,昨晚睡眠不够,今天中午又没有休息,上床没多久她就觉得眼皮沉重,很快就睡着了。

  或许因为这些的床软被子香,又或许是因为秦晋桓在身边,让她有了安全感,总之这一觉她睡得非常香,一觉睡到了第二天上午八点多。

  饱睡之后的她精神抖擞,本想问问刘小凡有没有划分好任务,才点开手机就看到了刘小凡的微信留言,说还没整理好,让她继续歇着,整理好再联系她。

  她此时已歇不住,准备出去走走,秦晋桓见状便放下了手头的工作,陪她去餐厅吃了点东西后一起出门。

  “我们去哪儿?”路上他问她。

  “小凡那边还没安排任务,我不想闲着,不如先找我们认识的几个老街坊问问情况。”穆语说出了翁家丽、魏云荣和曾金苟三个名字。

  卞子峻问过地址后,便带她先后去了这三个人的家。

  走到路上她才想起翁家丽已经随石仁会搬走了,便给翁家丽打电话问情况,翁家丽表示她对家里四邻的情况从不热心,从来没关注过这些问题。穆语遂又先后去了魏云荣和曾金苟的家,魏云荣因为之前受了气,并不待见他们,而曾金苟因为那几年一直在外地带孙子,对家这边的情况也不太了解,叽叽歪歪半天没说出半点有用的线索,最后穆语失望地离开了他们的家。

  “老板,少奶奶,已经十二点多了,我们去前面那小店里吃午饭吧。”

  卞子峻的话让穆语有些奇怪:“你平常不是最怕我到小店吃东西吗?”

  “呃,今天……”

  “平常是因为我不在,怕你有危险,今天有我在,他当然不怕了。”秦晋桓说完,笑着引穆语进店。

  穆语故意调侃他:“这么小的店,你不嫌弃吗?”

  “我记得你好像说过美食都在深巷中?”

  “话是没错,但你这个大少爷受得了小店的油腻吗?”

  “老婆喜欢就行,我无所谓。”

  服务员送来菜单,穆语正要点头,突然发现卞子峻不在,顿时有些奇怪:“子峻去哪儿了?”

  要知道只要卞子峻随同秦晋桓出来,向来都在秦晋桓五米之内的范围。

  “他……”

  “啊”

  店外一声惨叫打断了秦晋桓的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