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良秦择穆:杠上法医鲜妻 > 第396章 岳水保的嫌疑

第396章 岳水保的嫌疑


  穆语脸色大变,惊惶地抓着秦晋桓的手:“是子峻!子峻出事儿了!”

  秦晋桓似乎很淡定,只是漫不经心地瞟了眼外面,然后轻抚着她的手说了句“别担心”。

  “可……”

  “求,求您松手,我不是坏人啊。”

  外面响起了个带着惊恐的声音,穆语立刻噤声侧耳凝听——她本想冲出去看看发生了什么事,但被秦晋桓拉住了,偏偏他们所坐的位置根本看不见外面的情况。

  “为什么鬼鬼祟祟跟着我们?!”

  咦?这不是子峻的声音吗?

  子峻果然没事儿?

  穆语顿时暗松了口气,不过随即心又悬了起来:子峻说的这个鬼鬼祟祟的跟踪者会不会就是那个在背后想害死她的人?

  “我没跟踪你们,这只是巧合啊!”

  “你从丽景家园一路跟到这里,还说是巧合?是不是要打折你一条腿才肯说实话?”

  “别别别别别!有话好说!有话好说啊!我真的没跟踪你们啊,真的只是顺道啊!哎哟哎哟!穆小姐救命啊!”

  穆语听言大吃一惊:“阿桓!那个人认识我!”

  难道真的是那个想在背后害死她的人?!

  秦晋桓轻轻拉了拉她,一边冲外面喊道:“带进来!”

  “是!”

  卞子峻在外面响亮地应声,很快就拽着一个男人进了小店。

  “穆小姐,你,你没事儿吧?”

  “岳,岳大哥?!”

  穆语满脸惊诧地看着几天没见的岳水保,“怎么是你?!”

  岳水保战战兢兢地看了眼秦晋桓,又看了眼卞子峻和他身后的几个弟兄,然后转向穆语,小心翼翼地问道:“穆小姐,你,你没事儿吧?”

  “我没事儿,你怎么回事儿啊?”

  “他们,他们都是你朋友?”

  “是啊。【傲世九重天漫画 /】。”见他左手一直托着右手肘,不时龇牙咧嘴,知道卞子峻下手不轻,穆语赶忙给他搬来个凳子,一边急问,“岳大哥,这到底怎么回事儿?你为什么会在这里?”

  她不敢相信岳水保会是那个想害死她的人。

  “原来他们都是你朋友啊!是我误会了。”岳水保哭丧着脸解释,“事情是这样的,乐乐妈最近身体很糟糕,算命的说必须立刻搬家避祸,否则会有血光之灾,我听从算命先生的建议,也没和你们打招呼就连夜搬了家。搬家后乐乐和他奶奶老惦记着院子里种的那些蔬菜,不是说要浇水施肥就是说这个熟了那个可以摘了,被他们吵得没办法,我今天上午抽空就回了趟家,给菜浇了水,又摘了些蔬菜准备带回去。临出小区时,看见你坐在一辆小车上,我本想和你打个招呼,发现后面有一辆面的紧跟着你的车,我担心他们意图不轨,要想报警,但又怕闹乌龙出笑话,所以就跟过来瞧瞧,打算发现情况不对再报警。没想到他们竟然真是你的朋友。”

  虽然秦晋桓也来岳水保隔壁住了两天,但并没有和岳水保打过照面,所以他不认识秦晋桓和卞子峻穆语也不奇怪。

  她正想出声说句什么,卞子峻抢先出声对岳水保的话进行了质疑:“如果你真的怀疑我们是对穆小姐意图不轨的坏人,刚刚我要打你,你为什么会喊穆小姐救命?我们如果打算对她意图不轨,她自身都难保,还救得了你?还是你根本就知道我们不是要害她的,你根本就是在真的跟踪我们?”

  “我,我喊穆小姐救命完全是抱着侥幸心理啊!你们这么多人,又气势汹汹的,四周肯定没人会救我,能帮悄悄报个警就算不错了,等警察赶到,我的腿早断了。所以只能硬着头皮喊,赌赌看是不是闹了乌龙。”岳水保就差没哭,“早知道这样子,我就不应该跟过来。”

  他的话让穆语内疚极了,示意卞子峻别再说了,一边向岳水保连声道歉:“岳大哥对不起,让你受委屈了。我送你去医院。”

  “那倒不用,还没那么严重。”岳水保忍痛回应,见卞子峻仍一脸不信地瞪着自己,他再次出声解释,“我的菜还在车里,车就停在对面马路,不信你就去看看,我真的没骗你们。”

  “昨天下午三点多你在哪里?”卞子峻又插话质疑。

  “昨天下午三点多?昨天下午我轮休,在家。”

  “谁能证明?”

  “我爱人可以证明。”

  “你家在哪儿?”

  “抱歉,这个我不能告诉你们。”岳水保随即看向穆语解释,“这两天搬新家后,乐乐妈半步门都没踏出,一个生人都没见过,病情明显好了不少,我想算命先生的话还是挺管用的,我希望乐乐妈的身体能越来越好,所以请你们原谅,我不能为了证明我昨天在哪里而带你们去见她,我怕万一见了生人,她的病情又要反复。如果你们非要了解情况,我可以给乐乐妈打电话,让你们在电话里说。”

  穆语赶忙摆手:“不用了,岳大哥,我相信你没骗我们。”

  “谢谢,谢谢。”岳水保连声道谢,顿了几秒后,又再次出声解释,“穆小姐,不,应该叫你穆警官吧?我听乐乐和我妈说了,你和程祥都是非常了不起的警察。如果我是做了坏事的人,我肯定要离警察远远的,而如果我是从来没做过亏心事儿的人,肯定更没理由跟踪警察啊。你说我说得对吗?这其中真的是误会啊,我真的是出对于你的关心才跟过来的,真的没别的意图。”

  “我知道,我明白。岳大哥,对不起,你的手……”

  “我的手不严重。刚刚这位小哥还算客气,不过如果我不喊你救命,只怕后面就不会这么客气了。”岳水保讪讪地笑着。

  “你不是有我手机号码吗?你应该先给我打个电话问问情况的。”

  “对啊!我可以给你打电话问情况的!瞧我,”岳水保拍了拍脑门,“年纪虽然一把,但就是没见过什么世面,一遇到事就慌了手脚,也算长教训了。穆警官,既然他们都是你的朋友,那我也就不用担心了,我等会儿还得出车,就先回去了。”

  “你的手真的不要紧?”

  “不碍事儿。等会儿买个膏药贴贴就好了。对了,程祥呢?怎么没和你一起来查案啊?”

  “他忙别的去了。”

  “哦。那行,我先走了。”

  穆语没再说什么,送他出了小店。

  “我们回皇家凯悦吃午饭,回头等容剑的安排再出来吧。”岳水保离开后,秦晋桓也出了小店,如此对她说。

  她才明白刚刚他应允卞子峻来这小店吃饭不过是个幌子,目的是为了引岳水保过来,难怪刚刚连菜单都不看。

  她撇着嘴调侃他:“还说不嫌弃在外面的小店吃饭,原来是假话。”

  “我确实不嫌弃在小店吃饭,我只是担心不安全。”他拉着她的手,边说边引她上车。

  上车后,见卞子峻在一边低声交代弟兄去公交公司查证岳水保说的昨天下午在出车的事,穆语顿时有些奇怪地问秦晋桓:“子峻还是不相信岳水保吗?”

  “他在撒谎。”

  “我也看出了他撒了谎,他确实是在跟踪我们,但我相信他这么做一定有他的原因。他和我无怨无仇,而且我们之前对他家也有过调查,他一家都是老实本分的人,他肯定不是那个在背后想加害我的人。”

  穆语知道岳水保并不是一个极善言辞的人,但刚刚对他们的提问却回答得非常流利,显然是早就打好了腹稿的,或许从他决定跟踪他们时,就想好了万一被发现应该怎样应对。什么抱着侥幸心理求救于穆语,根本都是假话。尤其是他最后问的那句程祥怎么没和她一起来查案的话,更加说明他不是一时凑巧遇着他们,而是一直在暗中关注他们的举动。

  “或许他这两天跟踪我们,只是因为我们在找老街的街坊打听情况,他怕把他一家都最不愿面对的事儿牵扯出来吧。”

  “这个有待查证。总之在没有找出幕后黑手是谁之前,任何可疑的人都不能掉以轻心。”

  隐藏得很深的那个幕后之人确实也让穆语感到害怕,但她还是坚持相信岳水保不是害她的人。

  这时卞子峻上了车,他在外面都听到了穆语和秦晋桓的话,上车后忍不住说了句:“与其这样担惊受怕,还不如直接把他们家当年窝心的遭遇说给我们听。”

  “不到万不得已,谁愿再次撕开埋在心底的伤疤呢?”穆语深表理解,“如果不是因为查案不得不面对罗明安,我一辈子都不愿回想当年看见他杀妻的场景。冯老师更是,情愿背负杀人的罪名,都不愿让人洞察她当年的遭遇。如果不是查案一定需要,我们就尽可能给人留点余地吧。”

  “少奶奶,对不起……”

  “没事儿,我只是就事论事。回去吧。”

  一行人回到皇家凯悦,见容剑和刘小凡等人都没回来,穆语给他们打了个电话,得知他们还在收集信息、暂时不回来后,便先吃了饭,和秦晋桓一起回了房间。

  耽搁了一上午的时间,下午一回房秦晋桓就打开电脑忙起了工作,穆语也不打扰在外间忙碌的他,关上门,到房间给父母和爷爷各打了个电话问候后,又拿起记录本斟酌案情。

  这时,手机响了,见是有一段时间没联系的蒋雯雯,她赶忙接通。

  “雯雯,好久不见啊,你最近还好吗?胃口好些没?宝宝怎么样?乖不乖?有没有踢你?”一接通她就问了一连串的问题。

  电话那头没如期传来蒋雯雯的大嗓门,而是传来了一阵隐忍的哭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