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良秦择穆:杠上法医鲜妻 > 第398章 不敢相信

第398章 不敢相信


  “怪异?!你为什么这么说?”穆语表示不明白。

  “你在华城遇袭的事儿我没对泽煜提过,你也没对蒋雯雯提过。如果她不知道你遭遇过袭击,为什么一再提醒你要好好保护自己?”

  这话让穆语愣了愣,不过随即又笑了起来:“你没听泽煜说吗?雯雯现在的情绪变化得比春天的天气、小孩的脸都快,所以说话做事肯定也都不按牌理的,想说什么想做什么想吃什么,都是看心情的。”

  “不,我总觉得不太对劲儿。”

  见他一脸认真,穆语收起笑容也凝眉想了想,突然捂嘴惊呼:“你不会怀疑那个在背后想害我的人是泽煜吧?”

  说完她又像听了笑话似的、戳着他胸口大笑起来,“草木皆兵可不像秦大总裁的作风啊!竟然连自己看似亲兄弟的人都怀疑。如果泽煜也有嫌疑的话,那容队是不是也要怀疑一下呢?”

  “我不是开玩笑。”秦晋桓神色依然认真,浓眉紧锁,“有些事儿你不知道,他……”

  他沉了沉眸,没再说下去。

  “泽煜怎么了?”才发觉不对,她抓着他胳膊急问,“你和泽煜之间是不是闹了什么矛盾?”

  不过她又有些不相信,“你们不应该闹了矛盾吧?泽煜刚刚在电话里喊我嫂子、喊你阿桓不是喊得贼亲热吗?”

  “我们之间……没闹矛盾。可能是我多心了。”

  秦晋桓冲她弯了弯唇,那不太自然的笑容让她越发狐疑,她立刻拉住起身要出去的他:“阿桓,你老实告诉我,你和泽煜之间到底发生了什么?是不是因为他在擎天最困难的时候离开擎天让你心存芥蒂?他那个时候也罢擎天不也是迫不得已吗?再不回去慧铭集团就要落到两个弟弟手里啊,他那两个弟弟有几斤几两你不是不知道,慧铭要真落到他俩手上肯定玩完啊!”

  “泽煜回慧铭是我支持的。”

  “那,难道泽煜回慧铭的时候撬了擎天的业务?”

  “有一些是我主动让给他的。”

  “那还有一些是他撬的?!因为这个你们发生了争执?”她听懂了他的话中话。

  “擎天少那点业绩不算什么,我也没功夫为这点小事伤神动力。”

  “那……”

  “别问了,应该是我多心了。你休息吧,我去忙工作了。”他轻轻抚了抚她的脸,转而出了房间。

  “阿桓?”见他头都没回,穆语没再喊他,而是靠着床背思索。

  想着想着,她也觉察到了不对劲。

  虽然蒋雯雯属比较爱吃的女生,但并没有到嗜吃如命的程度,就算怀孕,也不至于因为闻泽煜不给吃蛋糕就哭成那样吧?那也太矫情了。

  何况在他们之间的感情中,闻泽煜对她的感情只怕连她对闻泽煜的感情的十分之一都比不上,如果不是因为意外怀孕、而她肚子里的孩子对他又非常重要,他根本不可能同意和她在一起,这点她是非常清楚的。她曾经不下数十次地对穆语说过要抓住怀胎十月的机会好好对闻泽煜,尽可能打动他的心,真正赢得他的爱情。

  既然这样,她又怎么会仗着怀孕任性得让闻泽煜头痛呢?

  这不合情理。

  穆语再次联想到蒋雯雯一再提醒她要保护自己的话,心下越加狐疑。

  据他们之前推荐,那个在背后想加害于她的人极有可能来自安城,而且是和秦晋桓有仇怨的人,知道她是秦晋桓心尖上的人,所以想通过加害她来打击他。

  如果蒋雯雯真的完全不知道她遭人袭击的事,怎么会一再提醒她小心?除非已经知道了她遇袭的事。但她遇袭的事秦晋桓可是再三勒令了手下的人要保密的,即便让刘小凡他们通过华城警方去调查,也是隐藏了她的身份的。她甚至还叮嘱过辛亦涵,这件事连尹筱恬都不要告诉,那蒋雯雯又是何从知道她遇袭的呢?

  还有,就算她遇袭的事泄露出去了,蒋雯雯知道这事。蒋雯雯是个直来直去的女孩,和她又是至交,如果真的知道她遇袭了,肯定一开始就要问她有没有受伤,是什么人要害她。但蒋雯雯什么都没问,先是哭,等要解释的时候闻泽煜来了,闻泽煜说了一通后以喝鱼汤为由让其挂电话,其也没说别的,就一再提醒她要小心,要保护好自己。

  现在想想这些都不合逻辑。

  难道那个在背后做手脚的人真的是闻泽煜?他的行为被蒋雯雯发现后,因为爱他,她没有戳穿他,又不想好友受伤,所以才打电话提醒好友?至于要求好友经常在网上留言,就是想确定好友的平安?

  而她的泣不成声完全是因为在爱情和友情之间挣扎?害怕爱情友情不能两全?

  但闻泽煜可是秦晋桓从小一起长大的兄弟,不是亲兄弟也胜似亲兄弟,擎天集团能有今天,除了爷爷打下的基础以及秦晋桓的努力,闻泽煜亦功不可没。闻泽煜离开擎天也是秦晋桓同意的,就算闻泽煜带走了擎天集团一部分老客户让秦晋桓心生不快,那顶多让两人成为商场对手,也不至于成为仇人啊!

  不对不对!

  穆语拍了拍脑门。

  如果是闻泽煜带走擎天集团的客户影响擎天的发展,让秦晋桓心生不快,那应该是秦晋桓怨恨闻泽煜,而眼前的猜测是闻泽煜在报复秦晋桓啊!

  搞错了搞错了。

  穆语把自己绕晕了。

  躺在床上使劲揉了好一会儿脑门,又闭止沉思了好一会儿,她才理清些思路。

  照自己之前的推测,闻泽煜没有报复秦晋桓的动机,也就说明问题的结症不在于此。

  那……

  她突然跳了起来。

  难道问题的结症在于蒋雯雯?!

  闻泽煜爱慕容缨、求而不得是众所周知的。当初她就是因为容缨明确表示过不可能喜欢闻泽煜、而蒋雯雯又再三苦求她帮忙撮合与闻泽煜的感情,她和秦晋桓也是抱着试试看的心态出手相帮的。只是当初蒋雯雯那么胆大也是她没意料到的,更没想到一夜就让蒋雯雯珠胎暗结,更更没想到蒋雯雯怀孕后闻泽煜二话不说就选择了负责。

  最初她以为闻泽煜这么做是想通了,决定放弃自己所爱的女人、尝试着接受爱自己的女人开启感情之路,后来知道他接纳蒋雯雯是因为她肚子里的孩子,为了借孩子得到慧铭集团。如今慧铭集团大权已落入他之手,他了了自己一桩心愿后,又开始为自己的爱情不甘?他始终放不下容缨,如今因为蒋雯雯和孩子的存在,他和容缨已再无半点可能,所以他转而恨起了作为始作俑者的秦晋桓和她?一时失去理智,开始了疯狂的报复?

  在电视电影中因为失去爱情而黑化、不惜一切代价来报复他人的举子比比皆是,如果容缨始终是闻泽煜胸口的朱砂痣,是他久久绕心的执念,他会因此而红眼、将兄弟情抛之脑后也不是没有可能。

  蒋雯雯的痛哭,或许 就是因为洞察了这一切?可是即便这样,她也放不下闻泽煜,只能哭着提醒好友小心?

  一时间穆语只觉得心口又麻又沉,懊悔之意也像翻滚的岩浆一般灼得她全身抽痛。

  因为如果真如她所推测,那么她当初的好心不止会让秦晋桓兄弟相残,也会让自己的好友从此生活在水深火热之中。更让她揪心的是不知道闻泽煜还会做出怎样疯狂的举动。

  不行!她要赶在势态更加恶化前阻止这一切!

  连鞋都没穿,她就冲出了内卧,跑到外面却发现已不见秦晋桓踪影,顿时感觉不对劲,很是惊惶的她赶忙跑回去摸手机打秦晋桓电话。

  秦晋桓有仇必报的个性她很清楚,如果他确定了害她的人真的是闻泽煜,一定会回以报复。而他不如她这般后知后觉,之前的神色说明他已觉察到一切,对她欲言又止只是怕她知道后会加以阻止!

  她这么猜测,所以特别心急拨通他的电话,希望能及时阻止他的行为。

  电话很快拨通,他的声音还算温和:“怎么了?”

  “你去哪儿了?”

  “我在子峻房间。”

  她立刻挂断电话,趿着拖鞋跑向就在对面的卞子峻房间敲门。

  “少奶奶?”开门的是卞子峻的小弟,看见她有些意外。

  她推开门,快步跑进去,就见秦晋桓坐在沙发上,卞子峻站在他身边,正在打电话:“嗯,那边先不查了,回来再说。你给黄博也打个电话,叫他也回来。”

  “怎么了?”秦晋桓看见她进来,立刻起身迎她。

  她也不回答,而是快声反问:“你干嘛把大家都叫回来?”

  “准备集中人手查余波涛的案子。”

  “你是想集中人手查余波涛的案子,还是想集中人手对付泽煜?”

  听到她这么说,他似乎也不意外,只是淡淡地说了句:“如果和泽煜没关系,我对付他干什么?”

  “那如果和他有关系呢?”

  他顿时冷笑了一声,却没有回答她。

  “阿桓,不管怎么说泽煜都是你好兄弟,你可不能……”

  这时一个小弟从外面跑进来,打断了她的话:“老板!我们要找的人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