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良秦择穆:杠上法医鲜妻 > 第407章 如此父亲

第407章 如此父亲


  “这个女孩叫什么哪里人你见过她吗”宫佳怡一下就说到了穆语的心坎上,立刻连声急问。

  不想宫佳怡这个时候却摇起了头“我也不知道她叫什么,是哪里人,我也没见过她。是有一次半夜赵永利和我妈妈吵架无意中提到的。”

  “那,那他们吵架的内容你还记得吗”

  “他们我妈妈还在家里等我呢,我得回去了。”

  “诶多多”意识到自己的急切让小姑娘起了疑,穆语赶忙拉着她解释,“多多,请你相信我,我真的不是坏人,这么心急了解事情缘由是因为我真的很想帮你们母女俩啊难道你不想回华城吗”

  宫佳怡看了眼英子,对穆语的话不太以为然“我在这里生活挺开心的。”

  这时秦晋桓插话了“你难道你不想考个理想的大学、将来去大城市看看”

  “想但是”

  “你应该还记得你在华城读书的情形吧你觉得这里的学习环境和华城相比如何”

  宫佳怡撇了撇嘴“根本没得比。青云中学实在太糟糕了,学校的操场全是水坑不说,教学楼的门窗都是破的,一到冬天就要拿麻袋堵缝挡风。镇上家里条件稍微好点的学生都去阳城上学了。”

  “不止学生走了,也走了好多很会教学的年轻老师呢。”也已缓过神来的英子在一边补充,“我们从高一入学到现在已经换了三个英语老师了。”

  穆语已懂秦晋桓的意思,跟着摇头叹息“好学生还需好老师教,像你们学校这样的环境,就是再优秀的学生只怕都要埋没了。多多,你才高一,还有两年才参加高考,如果现在能帮你妈妈消除顾虑,让她送你去华城师资力量比较好些的学校读书,自己再努力点,将来考个比较理想的大学绝对不是难事儿。不过错过这个时间段,以后就是后悔都来不及了啊。”

  宫佳怡被说动了,却还是有些迟疑“你们真的能帮我妈妈吗”

  “总之我会尽全力。”

  “既然你们能帮我妈妈,为什么不直接找我妈妈问”

  没想到她会这么一问,穆语顿时哑然,好在秦晋桓适时做了解释“她怕连累我们,所以我们之前向她打听缘由时,她怎么都不肯说。”

  穆语接话“你妈妈还是和以前一样善良,总是处处为他人着想,不过这次她真的是想多了,我们其实也没说一定能帮得了,只是希望她把事说出来,让我们酌情估量一下,如果帮得上忙,就全力以赴,如果帮不上我们也不会乱来。”

  宫佳怡歪着头盯着她质疑“你现在说我妈妈善良,为什么之前要说我妈妈无情无义”

  穆语呲牙“我要不那么说的话你早走了。”

  说罢她看了看表,做出一副赶时间的样子,“好了,多多,咱不要浪费时间了,如果你信任我就把你知道的都告诉我,看我能不能帮你们。如果你不信任我的话那就算了,我还得赶回阳城。”

  “走吧走吧,我们还有要紧事儿要办呢。”秦晋桓故意急声催促穆语。

  穆语看了眼宫佳怡,见她还在犹豫,便冲她挥手作别“那我走了。”

  “诶”不出他们所料,宫佳怡拦住了他们,却仍有些迟疑,“你说你认识警察,那你说的帮我妈妈不会是报警吧”

  “呃,如果报警”

  “肯定不能报警”秦晋桓立刻打断穆语的话,“如果报警能解决问题,你妈妈肯定早就报警了。你先把事情缘由告诉我们,我们再想别的办法。”

  “那,那万一我妈妈也和这个女孩的死有联系,你们会报警抓我妈妈吗”

  “我只想帮你妈妈把你带回华城读书,至于别的,我不关心。”

  此时英子已被宫佳怡支开,听到穆语这么说,她才放心,略微停顿一会儿后,开始回忆。

  “那是六年前快放寒假的一天晚上,本来我已经睡着了,被妈妈的哭声惊醒了,我以为赵永利又在发酒疯打我妈妈,我连鞋都没穿就往门口跑去,不过让我意外的是他并没有打我妈妈,只是反着手在家里来回踱步,我妈妈则坐在沙发上捂着脸哭。”

  那一幕由模糊到清晰,慢慢地浮现在了宫佳怡面前。

  “我还没死,你嚎什么丧”赵永利被宫立兰哭得心烦,快步走到她面前厉声喝斥。

  “人家姑娘已经死了,就别这么诬蔑人清白吧,到底还是个没出阁的姑娘啊。”宫立兰哭着低声乞求。

  “你懂个屁”赵永利咬着牙瞪着她,“虽然她不是我们杀的,但她总归是死在我们的出租屋里,我们肯定要承担责任,与其等她家人拿这个名目来讹我们的钱,不如先下手为强。”

  “这姑娘这么老实,她家里人肯定也刁钻不到哪里去,肯定不会狮子大开口。”

  “你这个蠢女人你还没听懂老子的意思老子不是怕他们狮子大开口,而是老子根本不想赔钱老子可是那种为了钱连亲外甥女都能卖的人,怎么可能把钱白白送给不相干的人”

  “你已经坑苦了一个骅骅,别再做昧良心的事儿了行吗算我求你了,就算为多多积点福吧。”

  “呸一个赔钱货积什么福老子看着就来气你要是再不给老子生儿子,老子早晚把她也卖了”

  “多多可是你的亲生女儿啊你说这种话对得起赵家的列祖列宗吗就不怕遭报应吗你哎哟”

  宫立兰一个不防备,被赵永利狠狠地踹倒在地,又连接挨了他几脚。

  “不许打我妈妈”宫佳怡冲出去挡在母亲前面。

  “要不是你这个臭女人天天诅咒我遭报应,把我的气运咒低了,我今天也不至于摊上这么晦气的事儿”赵永利抬脚作势要踢宫立兰,见宫佳怡挡着,骂道,“你个赔钱货给我让开”

  宫佳怡没有退让,依然挡在母亲面前,还出言威胁他“你要是再敢打我妈妈,我立刻报警叫警察来抓你”

  “多多,快进去,这里没你”

  宫立兰和怕女儿的话会激怒赵永利,赶忙劝她进房间,没想到话还没说完,赵永利就一巴掌扇在了宫佳怡脸上。

  “嘶”

  “赵永利你疯了吗”看着女儿的脸一下就肿了半边,宫立兰心疼极了,瞬间就不懦弱了,紧抱着女儿厉声喝斥赵永利,“多多可是你的亲生女儿你怎么下得了手”

  “老子不稀罕女儿老子看到她就来气”

  宫佳怡捂着脸倔强地反驳“你不稀罕有我这个女儿,我还不稀罕有你这个爸爸呢”

  “多多你别出声”

  “死丫头敢对老子说这种话看老子打不死你”

  “多多快跑”宫立兰被女儿的顶撞吓坏了,见赵永利拿起了拖把,慌忙将女儿往房间里推。

  “我不走有本事就让他打死我”

  “多多”

  “你以为老子不敢打死你看老子今天怎么把你大卸八块”赵永利转身进了厨房。

  “不要啊”宫立兰知道他是去拿刀,一时魂飞魄散,“多多,你不要再强嘴了啊他喝了酒什么事情都做得出来的快给我进屋去。”

  宫佳怡见赵永利真的拿来了刀,顿时也害怕了,赶忙往房间跑去。

  赵永利抢在她前面堵住了房门,抓起她一条胳膊,挥刀就要砍。

  “啊”她吓得闭上了眼睛。

  “我答应离婚我一分钱都不要”在刀快落到宫佳怡胳膊上时,早吓白了脸的宫立兰扯着嗓子大喊,“除了多多,我什么都不要”

  “真的”赵永利收起了刀。

  “真的求你放过多多。”

  “如果有人问起你那个乡巴佬是怎么死的,你怎么回答”

  “她是卖淫被抓没脸见父母才自杀的。我们完全不知道她卖淫的事儿。”

  “记住了你的话”

  “记住了。”

  “行,那明天一早我们去民政局办手续,办完手续你带着这个赔钱货有多远滚多远。老子这辈子都不想看见你俩。”

  “第二天他们就离婚了,妈妈连换洗衣服都没拿,带着我去外婆家借了点钱,然后连夜带我离开了华城,我们流落了很多地方,最后在青云镇安了家。”宫佳怡此时早哭起了泪人,最后哽咽着向穆语道歉,“姐姐,对不起,提到赵永利我就忍不住讲这些与你问题不相干的话。六年来这些话我从来没对任何一个人说起过,但是我真的非常非常恨赵永利都说女儿是父亲上辈子的情人,我觉得我一定是他上辈子的仇人不也许是几辈子的仇人,要不然他不至于这么厌恶我”

  虽然心里急着将了解的情况汇报给容剑,但穆语还是耐心地劝慰着宫佳怡。

  知道赵永利有很深的重男轻女观念,却没想到他这种观念深到了如此程度。她深深地为宫佳怡和被赵永利害了一生的kiki抱不平。

  这时宫佳怡的手机响了,见是母亲打来的电话,她马上擦掉眼泪接电话,在她接电话前穆语赶忙提醒她暂时别把这事告诉她妈妈。

  “我怕万一帮不上你妈妈,到时候她会怪你多话。”

  宫佳怡点了点头,接通电话,只说自己马上回去就挂断了电话,然后拉着穆语的手轻声道“姐姐,刚来青云镇时我有些不适应,有一天就问妈妈我们躲到青云镇来到底是怕那个女孩的父母找我们赔钱还是怕他们报复我们。妈妈没有回答我,只是勒令我以后不许再问这种话。我问她我们还能不能再回华城,她马上就抱着我哭了,说回不了华城,让我安安心心跟她在青云镇生活,说只有在这里她才能护我一辈子平平安安。我不想惹妈妈不开心,从那以后就努力适当青云镇的生活,再没说过要回华城的话。虽然妈妈没说,不过我有预感,妈妈离开华城一定和这个女孩的死有关。不过我相信她的死和一定我妈妈没有关系,我妈妈只是受了赵永利的牵连。姐姐,如果你们能找到那个女孩的家属,请你们好好替我妈妈解释清楚,其实不止是我想回华城,我妈妈也想回华城的,虽然她没说,但是我知道,因为每逢十五她都会看着东方发呆华城在青云镇的东边,我查过地图。”

  穆语点头应允,又叮嘱了几句宫佳怡,目送宫佳怡离开后,她转视秦晋桓“估计就算我们现在去找宫立兰,她肯定也不会告诉我们什么,不过我们先回华城,按多多的提示先查查看”

  秦晋桓点头,一边示意卞子峻让人把车开过来。

  上车后,穆语开始打电话向容剑汇报刚刚了解的情况,末了她试着问了句“容队,你说多多提到的卖淫女孩和租住在孙美兰家上吊自杀的那个卖淫女会不会是同一个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