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良秦择穆:杠上法医鲜妻 > 第408章 遇害的女孩到底是谁

第408章 遇害的女孩到底是谁


  容剑立刻应声:“我也有这种想法!我们现在重点走访调查那个自杀的卖淫女!”

  “那宫立兰这边”

  “先不惊动。等我们查出点眉目再去找她。你们先回来。”

  “好。”

  穆语随即挂断电话,因为过于激动,她的脸红扑扑的。

  “钱小玉说钱大庆他们的死和一个女孩有关,多多说她妈妈和赵永利闹翻以及不惜躲到这么远也和一个女孩有关,她还提到了他们诬蔑女孩为卖、淫、女,而孙美兰家里正好死了一个卖、淫、女,这一切肯定都不是巧合!他们说的这个女孩肯定是同一个女孩!而这个女孩根本不是什么卖、淫、女,女孩卖、淫、女的身份是他们为了推卸责任而刻意编造出来的!”

  “少奶奶,我记得程祥曾说你们曾经调查过有关自杀的卖、淫、女的相关啊,”黄博插话质疑,“左邻右舍都证实了确实有这么一个女人啊!听程祥说整个后街的男人大部分都同她睡过!”

  穆语不以为然:“我们走访时确实有很多人这样说过这个自杀的女孩,但是没有人亲口承认自己和她睡过,都是说邻居这个或那个和她睡过。因为当时我们也没太把这当一回事儿,所以也没认真核实。而孙美兰的嘴有多厉害,我们不是没见识过。我有一万个理由相信这个女孩是清白的,他们这么诬蔑她只是为了推卸某种责任。这个他们包括孙美兰、赵永利、李建云和钱大庆!他们四个联合起来把女孩害死的!现在女孩的亲人回来找他们四个报仇来了!也不知道除了他们四个,还有没有人参与其中!如果有的话,只怕用不了多久第五起命案就会发生啊!”

  她一脸担忧,“如果我们能及时搞清事情缘由,就可以提前做好防备工作,完全可以预防第五起命案的发生啊!”

  “你认为这个女孩的死和他们四个应该有怎样的联系?”秦晋桓的关注重点在这里。

  穆语想了想才回答:“上次我们讨论起这个卖、淫这个女孩为情自杀时,对她的卖淫、女身份多少有些怀疑,毕竟肯出来卖就肯定放下了底限,不会太把感情当一回事儿。她穿红衣服自杀,也许并不是佳佳说的渴望当新娘,而是心里有冤屈又无处申诉,只能采用这样极端的方式自杀来抗争。

  “多多提到赵永利说女孩死在他的出租屋里,据我所知当时的赵永利在华城只有一套房子,就是他一家三口住的那套,所以他没有房子可租,他所说的出租屋应该是替人租的,他有多小气大家都知道,不会轻易花一分钱到别人身上,所以我认为这房子是替他包吃包住的员工租的,这个受害的女孩应该是他的员工。他在华城最繁华的东湖区开超市,让员工租住在又远又乱的西湖区,明摆着是为了省钱。所以女孩死在出租屋里虽然与他没有直接关系,他也脱不了干系,为了逃避责任,他不惜伙同他人对诬蔑女孩,心之黑让人憎恨,凶手为报仇剜他的心根本不为过。至于孙美兰,向来嘴毒,她被割了舌头肯定和她这张臭嘴撇不开关系。女孩是卖、淫、女的传言八成是比她嘴里说出来的。我猜她也不是直接凶手,但她的毒舌是让女孩精神崩溃的最后一根稻草。而我认为给女孩最大伤害的人应该是那个好色的钱大庆!他一辈子不知道祸害了多少女性,被生生割了生、殖器也算是一种报应。”

  见秦晋桓盯着自己一言未发,她才意识到自己的语无伦次,干笑着问道,“我是不是说得很乱?很没头绪?”

  “是。”

  “呃,那个,我的意思概括起来也很简单,”略微组织了下语言后,穆语再次出声,“就是认为他们口中的女孩是赵永利家超市的员工,被赵永利安置在又偏又乱的西湖区住才导致了她的人生悲剧。我们不妨再来个情景模拟,在一个月黑风高的夜晚,超市盘点,赵永利不顾女孩再三恳求,强令她加班到半夜。女孩从超市出来时已经夜深了,她非常害怕,想尽快赶回住处,路上遭钱大庆调戏,不,也许是强、奸,而这一幕被房东孙美兰看在眼里,非但没有救她,反而在事后四处散布她卖、淫、女的谣言,一时间附近的男人只要看见女孩就骚扰她,身心都受到严重伤害的女孩不堪其扰,最终选择了上吊自杀。她的亲人闻讯赶来,都不相信女孩会做那种事儿,在悄悄查明真相后发誓为她报仇,这个复仇计划酝酿了六年,终于在六年之后,她的亲人亲手手刃了那些害死她的人,为她报了仇。阿桓,你觉得我的推测有道理吧?”

  “道理是有,但是你忘了一个人。”

  “李建云!瞧我!竟然把他给忘了!我想想啊。”穆语轻轻敲了敲脑门,略微思忖后再次出声,“李建云好赌也许那天他正好输了个精光,被债主逼债,走投无路时遇到一个人下班回家的女孩,一时生了歹念,抢了女孩的包,身无分文的女孩又惊又怕,一阵狂奔乱跑,不小心撞到了钱大庆怀里,钱大庆见女孩年轻貌美,起了色心,强将她拽到没人的角落实施了强奸!”

  她说到这时秦晋桓突然笑了起来,让她十分恼火,“人家女孩一而再遇到坏人,你非但不同情人家,竟然还笑得出来?你也忒冷血了吧?”

  秦晋桓依然带笑:“我不是不同情女孩,只是觉得你的推测太牵强了。”

  穆语有些不服气:“也就李建云的推测有些牵强,对其他三个人的推测总不牵强吧?女孩的亲人对这几个人恨之入骨,恨钱大庆好色,所以割他生、殖器恨赵永利唯利是图,所以剜他那颗黑心恨孙美兰毒舌,所以拔她舌头恨李建云好赌,所以剁其双手。每一个理由都很充分啊!”

  “那我呢?”

  “你?你什么?”穆语一头雾水。

  “你认为他们四个人不远千里来到安城、并且同进了擎天集团上班只是一种巧合?还是有人蓄意为之?”

  “这孙美兰夫妻本来就是安城人,他们在华城惹了事逃回安城在情理之中吧?”

  “那其他三个人呢?”

  “钱大庆是因为在华城做的坏事太多呆不下去,所以带着老婆孩子和这些年攒下的黑心钱离开华城,后来发生意外,老婆孩子和钱都没了,自己也只剩下半条命,他走投无路就去安城投靠钱小玉。至于李建云和已经离婚的赵永利,也怕东窗事发,加上都是孤家寡人,走得毫无牵挂。而他们之所以选择千里之外的安城立足,是因为安城是大城市,流动人口多,相比之下仇人不好找到,自己也有更多的发展机会。”

  “六年了,凶手为什么早不下手、晚不下手,等他们都成了擎天员工以后再下手?要知道这四起案子给擎天造成了很大的损失,要不是我和爷爷处理方法得当,这对于擎天可能是灭顶之灾。难道你还认为这也是一种巧合?”

  秦晋桓咄咄逼人的语气让本就理由不充分的穆语一时词穷,就在这时,很少参与老板和老板娘讨论问题的卞子峻突然非常紧张地回了头:“老板,您怀疑凶手制造这一系列惨案的最终目标是擎天集团?”

  秦晋桓漫不经心地接了句:“也可能是我。”

  “你?!”穆语震惊,“你不是说你这是第一次来华城吗?!如果是第一次来,你怎么可能和这件事儿扯上关系?!”

  “具体情况我也说不清,但我绝不认为四个不远千里来到安城的死者同为擎天集团员工纯属巧合。这背后一定有阴谋。”

  卞子峻这时又插话了:“这四起杀人案明显与六年前这个女孩的死有关,六年前易云哲还没接手宇驰,而易伯雄对秦家人向来恨之入骨,只要逮着半点机会,都会想方设法报复一番擎天,但女孩的死与这四起案子前后相差了六年,凭我对易伯雄的了解,他是没有耐心做如此运筹帷幄的事儿。”

  秦晋桓微微颔首:“目前看来易家人不可能是这件事儿的主谋,但不排除他们有推波助澜的嫌疑。”

  穆语十分惊诧地反问秦晋桓:“如果这件事儿最终的目标是对付你和擎天,那么问题来了:你怎么和这个凶手结的仇呢?多多说赵永利和宫立兰的争吵时提过这个女孩是个老实本分的乡下姑娘,年纪轻轻就出来打工,说明家里条件不好,一个穷在远乡的普通农民,一个富在闹市的大总裁公子哥,不止地理位置相差千里、身份地位也相差千里,怎么结的仇怨啊?”

  “虽然我们不知道凶手到底酝酿了这个连环杀人案多长时间,但绝对不是一天两天的事儿。他一定是早就想好了要在安城杀他们,而整垮我和擎天也在他的计划之内。而要顺利完成这起惊天大案他必须从长计议。就如你所说,他很可能是个来自穷乡僻壤的普通农民,能力极为有限,他要达成所愿,就必须先增强自己的综合实力,这样才好便于他行动。也许在女孩刚死时他对我或擎天是没有仇恨的,他对我或擎天的仇恨可能是在他提升自我实力时无意中产生的,此时他已被仇恨蒙蔽了双眼,所以将对我及擎天与钱大庆他们一并列入到他的复杂计划中。”

  说到这秦晋桓又笑了笑,“其实我们现在完全没必要在这里费脑子瞎猜测,现在我们的调查目标已经很明确了,只需再重点核实,一定很快就能找出她是谁。确定女孩身份后就可以搞清楚事情的来龙去脉,要顺势找出凶手就不是什么难事儿了。”

  正说着,秦晋桓手机响了。

  “是容剑的电话。”他边说边接通。

  “阿桓,你们到哪了?”

  “路上。大概走了一半路。”

  “你们先别回华城,去个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