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良秦择穆:杠上法医鲜妻 > 第411章 好人的恶报

第411章 好人的恶报


  3q ,精彩免费阅读

  “不是走了进来是把门踹开冲进来的”岳大妈恨恨地纠正儿媳妇的话,“这个畜牲冲进来就把我们俩的手机都摔烂了,边摔还边用很难听的话骂我们,还掐我的脖子问我还报不报警。小静怕他伤害我,马上跳下床跪在地上求他放开我,说一切和我没关系,报警是她的主意。这畜牲就把我打晕了。”

  “他把我妈打晕后就把我”解小静说不下去,捂着脸哭。

  “造孽啊。”岳大妈咬牙切齿。

  解小静狠狠地擦了擦眼泪,又继续道“事后他又拿着刀威胁我说要是敢报警,就杀了我们全家,还说如果警察找他的麻烦,他就说我和他通奸,是我主动勾引他的,不止要让我身败名裂,还要辱没老岳家家的名声。当时我又气又羞,要不是醒来的婆婆死命拦着我,甚至跪下来求我,只怕我早就一头撞死了。婆婆劝我不要对任何人说起今天发生的事儿,包括水保,也劝我不要报警,说钱大庆这种人是我们普通老百姓惹不起的。这打掉牙齿和血吞的做法让我非常痛苦,尤其是晚上看见水保回家,我更觉得对不起他,因为我的身体已经脏了。我也觉得对不起那个蒙冤受辱的女孩,一闭上眼睛眼前就会浮现她满是血污的脸以及绝望的眼睛,以致我连觉都不敢睡。

  “水保开始以为我病了,但很快他就发现了不对劲儿,拉着我追问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我实在受不了内心的折腾,把所有的事都告诉了他。水保非常愤怒,大骂钱大庆的无耻行为,说不能纵容犯罪,坚持要报警。我当时最担心的就是我被钱大庆侮辱的事情传出去坏了岳家媳妇的名声,水保表示这不是我的错,他不怪我,但他一定不会放过钱大庆。因为当时已经是后半夜,我们夫妻俩商量着第二天早上去报警。第二天早上,我们俩还没走到派出所,就接到了邻居的电话,说欢欢没了。我们简直不敢相信,跑回家就看见一身水淋淋的小欢欢躺在堂屋地上,人早没了气息,我妈已经晕过去了,邻居们正在给她掐人中喂热水。

  “邻居说小欢欢的尸体是在我家门口的小水坑中发现的,他们发现小欢欢尸体时,她已经死了。他们都说这是意外,但我不相信这是意外,因为小欢欢才学会走路,根本走不了那么远。我知道这一定是钱大庆那畜牲做的,我决定报警。就在这时,钱大庆的身影出现在了邻居中,我至今还记得那混蛋打着怜悯我们的幌子说的威胁的话欢欢已经没了,人死生不能复生,节哀吧。往后照顾乐乐可得仔细了。当时我恨得浑身发抖,却还是一下就打消了报警的念头,因为我已经失去了欢欢,不能再失去乐乐。我不想家破人亡。水保和我妈与我的恐惧一样,我们对钱大庆恨到了骨缝里,却又无可奈何,那一天我水米未进,趴在床上哭了一整天,枕头和被子都被我扯烂了。

  “水保和我妈为了让我平复心情,也为了躲避钱大庆的骚扰,借口要把欢欢的骨灰送去乡下老家,准备第二天带我去乡下住一段时间,却没想到第二天一大早就听到了那个女孩上吊自杀的消息。邻居们也不知道从哪里听来的消息,一个个都说女孩是卖淫女,甚至还有人说她得了性病,总之把她说得浪荡不堪极了,说这种女人不去死留在世上也是祸害。因为欢欢的事儿,我不敢再开口为女孩辩解,只能默默地听着邻居们诋毁那个可怜的女孩,直到吐着血晕过去,然后大病了一场。邻居们都以为我是因为欢欢死了伤心过度而病的,谁也不知道我们一家的苦楚。”

  气恨难消的解小静说话时始终咬牙切齿,双手还紧抠着被子,仿佛被子就是钱大庆的身体,她恨不得抠烂他每一块肉、每一根骨头。

  岳大妈给儿媳妇倒了杯水后,接上她的话出声“那女孩上吊自杀时,正碰上政府大力扫黄,政府非常排斥从事这种职业的女性。被定为了卖淫女身份的女孩,加上又是外地人,亲人又迟迟没出现,正忙着扫黄的警察们也没空理会她,最后让房东老牛把她送去了殡仪馆火化。根本没有人追究女孩为什么会上吊自杀,人们提起她就是说她怎么勾引男人,怎么风骚,一个个说得有板有眼的,好像亲眼所见、亲身经历过似的。真是人言可畏啊。”

  “警方这不是草菅人命吗”穆语愤恨地质疑同情。

  “可能是被钱大庆买通了才这样做的。”解小静喝了口水后又接了话,“你们在后街调查了那么久,肯定知道翁康义一家的遭遇吧受害者明明是翁老板一家,翁老板最后却坐了牢,这也是因为钱大庆买通了关系。那时钱大庆一伙人在后街这一块敢横行霸道,还不是因为所里的民警都收了他们的好处费吗连是当地人又有钱的翁老板都被他搞得锒铛入狱了,对付一个没有背景的弱女子那根本不在话下。我敢打赌,你们去后街派出所肯定查不到女孩上吊自杀的记录。”

  “那个女孩死后,她一个家人都没出现吗”穆语非常关心这点,因为这是破这几起连环案的关键。

  解小静摇着头叹了口气“因为对她的死非常愧疚,所以我格外关心这点,想着到时候悄悄给她的家人塞点钱什么的,以减轻自己的负罪感,不过我完全没听说有人来找给她处理后事的事儿。”

  “就算有亲人来,肯定也会直接去派出所了解情况。”岳大妈接了话,“而派出所的人是被钱大庆买通了的,如果她的亲人找来,肯定会找借口搪塞,然后把骨灰盒给她的家人,就算完事儿吧。要知道那女孩的尸体一被警察运走,牛辣婆子就以晦气为由,让人把她屋里所有的东西都烧掉了,还重新洗刷了好几遍。”

  穆语吃惊“警方没给那屋子拉警戒线”

  “牛辣婆子这个人蛮不讲理得很,她要做的事儿没人拦得住。不过我倒是听说民警知道这事儿后来找过她,但最后还是不了了之了。”

  “钱大庆和万鲜花应该是致死女孩最大的嫌犯,尸体和遗物都是能给他们定罪的证据,牛辣婆子不是和他们关系不好吗为什么还要帮他们清除犯罪痕迹”穆语非常不解。

  解小静想了想,说道“那些诋毁女孩的谣言肯定是她说出来的,这也是造成女孩自杀的一个因素吧她这么快消除痕迹其实也是在保护她自己吧”

  “可能。”穆语在本子上写完最后一个字,看了看这对婆媳,“除了这些,你们还知道什么吗”

  解小静和岳大妈相互看了眼,随即一并摇起了头。

  “谢谢你们的配合。”穆语十分诚恳地向两人鞠了躬本来她是想敬个礼的,又怕动作不够标准引起她们的怀疑。

  “穆警官”解小静喊住了她,“请问你们来华城,到底是查杀钱大庆的凶手还是查这个女孩的死啊”

  “都查。”

  “那,那您有女孩家属的联系方式吗这些年来,我一直为她的死感到愧疚。”解小静的眼泪又流了下来。

  穆语明白她的意思,深深地叹了口气“如果有她家属的联系方式,我刚刚就不会一直问你有关她家属的事儿了。”

  才意识到自己的脑子短了路,解小静也深叹了一口气,拉着穆语的手恳求“穆警官,如果有一天你们查到了她的家属信息,请你告诉我一声好吗”

  穆语点了点头,反手捂住她的手正色轻劝“嫂子,这个女孩的死根本不是你的错,你不要这么愧疚。”

  “不,如果那晚在竹林我能勇敢一些的话,她也许就不会被钱大庆糟蹋了”

  “傻孩子,”岳大妈摇头着说了句重话,“要是你能阻止得了那混蛋的畜牲行为,你自己就不会受他的侵害了。你已经尽力了,如果女孩有在天之灵的话,她一定不会怪你的。”

  “如果真的有在天之灵的话,那个女孩一定会死不瞑目,不止因为她自己的遭遇,还有你一家人受的罪。”穆语附和。

  “谢谢你。”解小静拉着她的手再一次哭了起来,“穆警官,请你务必替女孩主持公道,还要还她一个清白啊”

  “我会的”穆语郑重地点头,又耐心地安慰她,“嫂子,过去的事儿就让它过去吧,人不能总活在过去的阴影里,为了乐乐,为了岳大哥和岳大妈,你也要坚强起来啊。”

  “嗯。那,那你们会把我被钱大庆侵犯的事儿说出去吗”

  “不会。因为这件事儿与我要调查的案子没有关系。”

  解小静顿时大松了一口气,向穆语连声表示谢意。

  “嫂子,你的身体状况不好,一定要去医院检查。晚点我会安排车来接你们回华城,送你去最好的医院”

  “不用不用”

  “嫂子,你今天帮了我大忙,就当是我给你的一点点回报吧。”

  “真的不”

  “嫂子,岳大妈,你们别再推辞了,我还要赶回华城去查案,现在没有时间和你们多说。我们再联系。”

  又宽慰了几句解小静,穆语便匆匆出了房间。

  秦晋桓和卞子峻都在外面等候,见她出来,马上迎过去。

  穆语轻轻点了点头,表示一切搞定,示意他们立刻回华城。

  卞子峻马上打电话叫黄博带乐乐回来。

  也来不及和乐乐多聊,穆语就和秦晋桓他们踏上了回华城的路。

  上车后她正要给容剑打电话汇报情况,容剑的电话就打过来了,一接通电话,就听到容剑喊了声“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