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良秦择穆:杠上法医鲜妻 > 第419章 穆语的惶惑

第419章 穆语的惶惑


  穆语狐疑地往门口看过去,就见一个小弟走了进来,对程祥使了个眼色。

  “有什么话就在这里说吧。”她隐约感觉和尹筱恬的事有关。

  小弟有些迟疑地看着程祥,直到程祥点了头才出声:“尹小姐要求要见少奶奶。”

  “她在哪儿?”穆语立刻站了起来。

  “在三楼病房。”

  “她伤得很重吗?”穆语边问边往外走。

  “少奶奶!”程祥和翁云一并迅速跟上,想阻止她出去。

  穆语停下了脚步,看着他们认真地出声:“如果尹筱恬真的有害我之心,我更要去见她,因为只有见了面探了口风,才可能搞清楚事情的真相。”

  “我们不能让您冒这个险!”

  “就算她要害我,你们都在外面,她也不敢轻举妄动。何况她现在还是伤员,就算外面没有你们,她一个人也不见得能耐我何。你们放心吧。”

  穆语说完出了病房,让小弟在前面带路。

  不多时,她来到了尹筱恬病房外,站在门口逗留了好一会儿,她才推门进去。

  病房里的尹筱恬正坐在床头低头哭泣,听见动静抬头,看见来人是穆语,立刻下床。不想脚才触及到地面,人就软了下去。

  “筱恬姐!”

  “少奶奶!”

  硬跟着穆语一起进病房的程祥见状一把拉住想上前扶尹筱恬的穆语,同时看了眼常佳佳,常佳佳立刻跑过去按床铃,按完床铃才上前扶尹筱恬。

  “你们先出去吧。”穆语推开程祥,不顾他阻拦,过去和常佳佳一起搀扶尹筱恬起来。

  “少奶奶!”

  “你手下已经仔仔细细检查过了,我身边没有任何能伤人的器具,你们请放心,何况我也从来没想过要伤害小语。我之所以想见她就是想告诉她我真的没有伤害她的心,今天的车祸真的只是意外。”尹筱恬哽咽着向程祥解释。

  “你们搜了她的身?”穆语严肃地问程祥。

  觉察到她目光中的凌厉,程祥冷着脸睨向尹筱恬,坚持自己的想法:“在事情没搞清楚之前,不能排除她谋害您的嫌疑,这是对您的负责。”

  “我和小语无怨无仇,我和亦涵甚至还把她当亲妹妹看待,我怎么可能会谋害她?我根本没有任何理由谋害她啊!你们真的误会了啊!”他的话让尹筱恬十分激动,用喑哑的嗓音极力争辩着。

  因为激动,使得她说话时肢体动作的幅度有些大,几番牵动伤口,致使说话时连连倒吸气。

  看着本身头上就缠着纱布、脸上还有多处擦伤的尹筱恬这副样子,穆语于心不忍,示意程祥别再出声:“我相信筱恬姐不会伤害我。你们先出去吧,我和筱恬姐聊聊。”

  “少奶奶”

  “到外面等我!”

  见穆语骤然扬高音量,虽然不放心,程祥迟疑了一下,还是和常佳佳出了病房。

  “小语你怎么样?你没事儿吧?”坐在地上的尹筱恬见穆语蹲下,立刻抓住她的手,边哭边上下打量她,“我一醒来就向他们打听你的情况,可是他们什么都不告诉我,也不允许我去看你,甚至不让我走出这个病房半步。我非常非常担心你,生怕你有不测。小语,如果你

  本章未完,请翻页

  真的有什么三长两短,我今天就撞死在这病房里了。”

  之前穆语以为尹筱恬没去看她是因为伤得很重,此时才知道是因为程祥限制了其自由的缘故。看着坐在地上哭成了泪人的尹筱恬脸上除了恐慌与愧疚,没有掺杂任何狡黠神色,她一时有些不忍,也为自己之前对其的怀疑感到内疚听程祥讲了那么多,致使她在心里真的对尹筱恬产生了丝丝质疑,只是没在程祥面前表现出来而已。

  她试着扶尹筱恬站起来,一边轻声安慰她自己没事。

  这时一个医生进来了,看见穆语正吃力地扶尹筱恬,赶忙上前帮忙。

  “她的腿怎么了?”穆语一边问医生。

  “过度受了惊吓所致。”把尹筱恬扶回了床上,医生才回答穆语,“因为是开车出的事故,心里有阴影,所以双腿不听使唤,导致站立不稳。”

  “那什么时候能站稳呢?”

  “这个不好说,其实这就是一种心理障碍,消除了心理障碍就好了。”医生又看向尹筱恬轻劝,“听说你朋友没受什么伤,所以你不需要有太大的心理压力,好好养伤,养好伤以后对朋友好点,用对她的关心来弥补自己的过错,这样不是挺好吗?”

  见医生并不知道自己的身份,穆语也没点明,等医生出去后,她彻底打消了对尹筱恬的怀疑,连声安慰其。

  “幸好你没事儿,要不然我真的没法面对亦涵啊,我竟然会犯这么愚不可及的错误。”尹筱恬再次掩面啜泣。

  “人总有糊涂犯错的时候,总归没酿成大错嘛。”穆语微笑着安慰,却在心里暗暗叹了口气,因为她突然想到了蒋雯雯和闻泽煜。

  想当初她撮合蒋雯雯和闻泽煜,一是想着帮帮闺蜜的爱情,二也是想帮闻泽煜解除来自家族的难题,她完全是出于一片好心,但事后却总觉得自己犯了糊涂,办的不是好事,因为爱情不应该勉强。除了祈祷蒋雯雯能用爱打动闻泽煜,她没有别的更好的办法让他们的婚姻幸福。

  “但是我也错得太离谱太不可原谅了。我这根本不叫犯糊涂,一不小心就成了谋杀啊!这也不能怪别人,只能怪我自己懒,在安城时有车也不愿自己开车、每天偷懒坐公司的车上班,搞得车技这么烂。真的是一失足成千古恨啊!要是被一向最疼你、一直把你当成亲妹妹看待的亦涵知道这件事儿,我都不知道他会怎么收拾我。”尹筱恬再次哭了起来,言语中还透着惶恐。

  尹筱恬在穆语眼里向来是个波澜不惊、淡定沉稳的优雅女人,这是她第一次见尹筱恬如此惊惶失措,心里有种说不出来的感觉,她给其倒了杯水。

  “那就别告诉亦涵哥,就当这件事儿从来没有发生过,反正我没有受伤。不过就是要可怜你自己了,受了这么重的伤还不能告诉自己最亲的人,不能让他来照顾你。”

  尹筱恬紧拉着她的手,抽噎着问她:“小语,你真的不怪我吗?”

  “如果你真的是蓄意要害我,我肯定不会原谅你,肯定会报警抓你,但你不是故意的”

  “我真的不是故意的!我没有理由谋害你啊!”

  “我知道。所以既然是意外,是失误,而我又没有事儿,你就别放在心上,也别给自己施太大的压力,尽快把伤养好,然后按照医生说的,用对我的好来弥补你的

  本章未完,请翻页

  愧疚,这样不是很好吗?”

  尹筱恬怔了好一会儿,才哽咽着说了句:“小语,谢谢你。”

  “看你,不但眼睛肿了,连脸都肿了,别想太多了,好好休息吧。”穆语扶她躺下,“我也是放心不下你,所以急着来看你,其实我也很累,得回去歇一歇。”

  “那你快去快去,好好休息。”尹筱恬一手捂着头,一边示意回房休息。

  “你也一样。”穆语起身后,又弯了腰,轻轻摸了摸尹筱恬缠着纱布的头,“这里只怕撞得不轻,不能多想事儿,好好休息吧。等我休息好了再来看你。”

  尹筱恬微微颔首,目送穆语离开后,躺平,一边叨念着对不起,一边呆呆地看着天花板,蓄满泪水的双眸里写满了复杂的内容。

  这边,穆语回病房后,以自己想休息为由,让程祥和翁云及常佳佳都出去了。

  待他们都出去后,蜷缩着身子瑟瑟地窝在病床前的沙发中,双手抱着膝盖,将脸深深地埋进其中。

  刚刚醒来那一刻,她的大脑是空白的,但在医护人员进来给她检查时她一下就清醒了过来,失去知觉前那恐怖的一幕让她胆战心惊,但她从来没想过尹筱恬会刻意开车撞她,所以当程祥和翁云提出了对尹筱恬的怀疑时,她生生地将内心所有的恐惧都强行压了下去,极力表现出一副若无其事的样子因为她深知她的反应会直接影响到程祥和翁云对尹筱恬的态度。

  就算真的尹筱恬有害她之心,她也必须先搞清事情的来龙去脉。

  此时病房里只剩下她一个人,她不再需要刻意伪装,虽然病房内温度适宜,她却只觉得全身发凉。

  她刚刚有意试探尹筱恬,尹筱恬一再强调其没有理由害她,为了让她相信,甚至还提到了最疼她的辛亦涵。如果不是因为尹筱恬从头到尾都没提到秦晋桓,她差点就相信了尹筱恬的话。

  尹筱恬是个做事谨慎又周全的人,在擎天呆了这么多年,了解秦晋桓有仇必报的脾气,也深知秦晋桓对穆语的感情,如今她在穆语身上捅出了这么大的篓子,首先畏惧的不应该是秦晋桓的报复吗?

  在安城,秦晋桓想要不动声色地弄死她或者弄垮永宜实业,那都不是很难的事儿。按理应该先为她自己或永宜担心,她却似乎完全没把这些当一回事儿,在一昧让穆语相信她时,完全没有对极具威胁力的秦晋桓表示半点担忧。她在这件事情上的反应与她的行事风格应该有的反应完全不相符!

  怎么会这样?

  难道她根本不怕秦晋桓会搞死她?

  不!在安城没有人不怕秦晋桓,除非是将死之人。

  要么就是她根本无暇顾及来自秦晋桓的威胁?也许她遇到了比秦晋桓更可怕的威胁?

  难道她是要拼了自己的命去保护另外一个人?

  而要保护这个人就必须搞死我?!

  穆语突然有种不寒而栗的感觉。

  太天方夜谭了,肯定是我想多了,我这是胡思乱想。

  心慌意乱的她立刻在脑中打消了那种猜测。

  先别瞎想了,先让脑子休息一会儿,等容队回来找他分析分析看。

  就在无助的她准备闭眼休息时,程祥匆匆敲门进来了。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