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良秦择穆:杠上法医鲜妻 > 第423章 凶手在哪里

第423章 凶手在哪里


  ,

  夜深。

  皇室凯悦酒店,小会议室。

  秦晋桓、穆语、容剑、刘小凡等人都在,都拿着记事本围桌而坐。

  “我就奇怪了,宫立兰带多多明明去了清远县,为什么我就是找不到呢我可问遍了凌家庄四围的乡亲们啊。”刘小凡闷闷地对容剑出声。

  “你为什么认定她们会去凌家庄”

  “她们去清远县难道不是为了祭奠枉死的小夏吗要祭奠小夏肯定得去凌家庄啊”

  “她应该不会去凌家庄。”

  “为什么”刘小凡有些不服气地反问。

  “我也觉得宫立兰不会去凌家庄。”穆语和容剑站在了一边,“她宁可连累多多的学业,也要带女儿躲去又穷又偏的青云镇落脚,一躲六年,就是为了防小夏家人的报复。而她如果去凌家庄祭奠小夏,明显会暴露行踪,这与她苦苦藏匿的初衷相悖。所以我也认为她不会去凌家庄。”

  “那你们说她为什么要去清远县你可别告诉她去清远县和去青云镇的目的一样,都是为了躲避报复她肯定知道小夏是清远人,真要藏也不可能藏来这里。”

  穆语试着猜测“也许她认为最危险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认为小夏的家人如果真要报复,肯定早离开了清远县,所以才躲去清远的呢毕竟小夏事件中的那几个始作俑者都是在安城出的事儿。”

  程祥觉得这话有道理,在一边附和“清远县地大人稀,山高林密,倒是个藏匿的好地方。”

  “我看她带女儿去清远县未必只是为了躲藏,也许她只是想探探凶手有没有被抓的消息那几个连环案的事情她肯定早知了情。而只有凶手被抓,她才放心带女儿回华城过应该过的生活。”一直没出声的容剑终于开了口,“凶手百分之九十九是凌小冬,如果凌小冬落网,不只凌家庄,肯定整个清远县都要轰动。”

  刘小凡撇嘴“她想了解凶手的信息,直接联系我们警方不好吗”

  “她一旦联系上警方,就代表她的行踪会被很多人知道。也许凶手也会知道,小心谨慎如她,她肯定不敢冒这个险。不,应该说她肯定不会让多多冒这个险。多多是赵永利的女儿,她怕凶手在杀了赵永利之后,杀多多斩草除根。要不是害怕被赵永利连累,她也就不至于带多多消失在众人视线中六年。”

  刘小凡听言摇头叹息“这个宫立兰,胆子还真小。”

  “她不是胆子小,只是太害怕失去自己的孩子,所以处处小心翼翼,生怕出一点点闪失。”

  “清远再大也只是一个县城,我就不信我找不到她。明天我再”

  “算了。”容剑打断刘小凡的话,“不管她了。”

  “不管她”刘小凡有些意外,“容队,你不想从她口中了解事情的来龙去脉吗”

  “她既然有心躲我们,肯定就不愿掺和这件事儿。就算你找到她,她不想说你也问不出来什么。”

  “我真的搞不懂她,为什么那边盼着凶手落网,这边又不配合我们调查、什么都不告诉我们呢”

  “我想她的

  本章未完,请翻页

  内心应该是非常矛盾的。”沉默了许久的穆语替容剑向刘小凡作了解释,“她深知这个制造连环杀人案的凶手一定是小夏的至亲,而她对小夏的死一直深怀愧疚,担心自己对警方的配合会让作为小夏至亲的凶手很快落网,会加深她的愧疚,所以她始终不配合警方调查。另一方面她又惧怕自己唯一的女儿遭小夏的亲戚报复,所以又期待听到凶手落网的消息。在这种矛盾心理的作祟下,她选择了逃避。或许对于此时的她来说,无论躲得过还是躲不过,都是天意。”

  刘小凡无奈地耸了耸肩“好吧。那就随她听天由命、自生自灭吧。那如果不用追查宫立兰的下落,我看我就没必要再去清远县了。容队,清远或华城这边应该没有什么线索了,我看我们还是回安城吧,那四起案子都是在安城发生的,破案的关键肯定还是在安城。就是不知道凶手还在不在案城。”

  “他肯定还在安城”容剑和穆语异口同声。

  两人相互看了一眼,又同时顿了声。

  “你们怀疑他在安城,是因为他还没有搞垮擎天吧”小小的会议室里漾开秦晋桓漫不经心的声音。

  穆语一脸担忧地点头“这四个害死小夏的人先后来到了安城、并都进了擎天上班,肯定不可能是巧合。我总觉得他不仅仅是要报复这四个人,他还想报复打击擎天或者阿桓,只是我实在想不出他为什么要报复打击擎天或阿桓,按理说阿桓和他八杆子扯不上关系啊这个中仇怨从何而来呢”

  “他对阿桓或擎天产生仇怨肯定是在他带他母亲离开清远县以后的事情。”容剑试着分析,“六年前擎天在华城没有任何业务,换句话说那个时候阿桓没有机会让他产生仇怨。”

  秦晋桓点头“和华城那边的业务都是在四年前才签的。精神病院的事儿查得怎么样了”

  容剑应声“还在查,暂时还没有眉目,范围太广,有难度。”

  穆语秒懂他们的意思,马上提醒“你们想通过精神病院查饶秋兰的下落万一她没住精神病院呢如果不是通过正规部门送去的精神病人,医院要收费的,费用不便宜呢”

  “凌小冬当时身上有四十来万赔偿金,付这个费用肯定不是问题,”刘小凡又提醒她,说到这里又把话说回了头,“不过也不排除他把母亲留在家里照顾的可能,谁都知道精神病人送去精神病院都会吃苦头,这是他唯一的亲人,在有钱支撑衣食住行的前提下,一般人都不会让自己家里的老人去遭这份罪。而只要不去物价离谱的一二线城市,找个小县城落脚,再省着点花,母亲俩靠这四十万支撑五年八年的生活肯定不成问题。”

  穆语觉得有道理,没再问这个问题,转问容剑“容队,没让人把饶秋兰的样子画出来吗”

  她知道凌家一张老照片都没有的事,知道小夏和饶秋兰都没有照片,凌小冬唯一的照片还是在他的大学档案里找的。

  “让人去凌家庄画去了。”容剑对此显然并不抱希望,“村民们对饶秋兰的印象还停留在她疯癫前,她遭受了那么大的打击,精神失常,样子肯定会发生很大的变化,甚至可能会变得让村民们都认不出来。”

  本章未完,请翻页

  “就算饶秋兰会有很大的变化,那凌小冬总不至于发生很大的变化吧他那么瘦,再瘦就是骷髅,应该不会再瘦了吧像他这么瘦的人走在路上很显眼啊”

  “嫂子,我明白你的意思,”容剑接话解释,“但没有确定他就是凶手,所以不能以通缉令的形式发出去,不过我已经托要去查了,只是效率会大打折扣。另外他有了四十万,也不至于再像以前那样饿肚子,而如果像小凡推测的那样他是在家里照顾患病的母亲,平常肯定就很少出门,又吃,又不运动,胖起来也快。不过胖倒没关系,只要把照片修复修复,怕就怕别的。”

  “整容”穆语十分诧异,随即又摇头,“才四十万想整成另一张脸不可能。何况这四十万他不止得给母亲治病,还得充当娘俩儿的生活费。”

  “凡事都没有绝对,很多事儿也许只是我们觉得不可能发生。”容剑边说边合上记事本,“那四个死者在小夏出事后似乎都没有联系,在六年内陆续来到了安城,并先后进入擎天上班,不可能只是巧合,一定是有人在暗中引导。如果这个人就是凌小冬的话,说明他很早就来了安城。”

  “诶然后呢”本以为容剑会继续说下去,没想到他却起了身,说了句“散会”,穆语赶忙上前拉住他急问。

  “然后我也不知道,所以准备明天一早回安城调查。”

  穆语有些意外“明天回安城我们都回去”

  刘小凡苦着脸回答“容队说你们都回去,留我一个人在这边。”

  容剑拍了拍他的肩“如果安城的调查有了眉目,我会立刻喊你回去。回去休息吧。”

  “诶容队”穆语还有很多话没问。

  “嫂子,有什么话我们明天再讨论,今晚早点休息,明天一早我们就回安城。”容剑说完也不待她应声,就出了会议室,刘小凡等人跟着一并出去。

  “是你让容队回去的吗”待会议室的人都出去后,穆语诘问秦晋桓。

  “他认为凌小冬在安城,得尽快回安城调查。”

  带穆语出院时,为了她的安全,他确实勒令了容剑回安城,不过容剑答应回安城并不是因为他的威逼,而是容剑自己也觉得应该回安城调查。怕引起穆语的误会,所以此时他含糊带过。

  穆语不认同这话“万一小夏之死只和这四个人有关,凌小冬已没有下一个报复的目标,你觉得他还有必要留在安城等我们来查吗”

  “不,他还有报复目标。”

  “谁”

  “我。我或者擎天。”秦晋桓的神色顿时变得很严肃,“擎天没垮,而我还在,他就不会甘心离开。”

  “阿桓,我担心”

  “没事儿,他奈何不了我。”怕她担心,秦晋桓脸上秒变温柔,微笑着揽住她的肩将她往外引,“好了,不早了,我们回去休息吧,明天回安城。”

  穆语走了几步,又拉住了他“也不知道筱恬姐和亦涵哥怎么样了,我想去医院看看他们再走。”

  “不用去了。你看不到他们了。”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