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良秦择穆:杠上法医鲜妻 > 第424章 终极目标

第424章 终极目标


  穆语如遭了晴天霹雳:“看不到了你,你把他们怎么了你不是答应了我不再追究这件事儿的吗”

  “没没没,你搞错了,”秦晋桓赶忙解释,“我的意思是说你去医院看不到他们,因为他们已经离开了医院。”

  穆语这才捂着胸口吁气,又仍不放心地追问:“他们什么时候离开医院的离开医院又去了哪儿”

  “在我们离开医院之后走的,往机场那边去了,应该是回安城。”

  穆语有些埋怨:“你之前怎么没和我说这事儿啊”

  “我看你急着去这事儿。”

  穆语愣了几秒,又一脸担心地叹了一口气:“筱恬姐还受着伤,亦涵哥的伤也没好清,希望他们能一路顺风。”

  “他们能有什么事儿”秦晋桓不以为然地牵她往客房走去。

  “阿桓”进房间后,穆语站在玄关处欲言又止。

  “怎么了”他转过身,双手抚着她双肩轻问。

  她迟疑了好一会儿才小心翼翼地问了句:“对于我出车祸这件事儿你怎么看”

  “你怎么看”秦晋桓一边引她进去一边反问。

  “我问你呢。”

  “意外吧。”

  “阿桓”她扯住要往卫生间走去的他,“这不是你的心里话对不对其实你还是认为这件事儿不是意外对不对因为你的怀疑,他俩都感到恐慌,怕你打击报复,偏偏你又不肯见他们,也不肯听他们解释,还不允许他们来见我,他们走投无路才想出那样的招来见我,希望通过我来打消你打击报复他们的念头。”

  “你觉得他们真的在演戏”

  这话让穆语错愕:“不是你说的他们在演戏吗”

  秦晋桓冷冷一笑:“有人开始就在演戏,而另一个人可能不知情,只是那个人演着演着,被另一个人发现端倪,然后就很默契地配合起来了。”

  穆语被绕得有些晕:“你说的开始演戏的人是谁后面配合的又是谁能不能说具体点儿”

  “这件事儿就当过去了。别想了。”他将她往卫生间搡,“去洗洗,好好睡一觉,明天一早回安城。”

  “可我想弄清你刚刚话中的意思。”

  “我的话没什么意思,不用弄清了。去洗吧。我也累了。”

  听到他这么说,她没再说什么,默默地进了卫生间。

  任由微热的水淋在身上,她默默地看着面前满是湿气的墙壁发呆。

  秦晋桓明显也感觉到了辛亦涵和尹筱恬在她病房前闹那一出很不对劲,但她不知道他为什么不把真实的想法告诉她。

  就因为这其中牵涉的人是她最信任的亦涵哥他怕一不小心就会引起她的不满,所以含糊带过

  这场车祸背后到底有什么她不知道的内幕

  到底是尹筱恬在隐瞒,还是她的亦涵哥在隐瞒

  还是真的只是她和秦晋桓想多了、那只是一场意外

  如果真的是她和秦晋桓想多了、那真的只是一场意外,那就好了。她实在不愿恶意揣测她向来敬重爱戴的亦涵哥和筱恬姐。

  当然,最主要的原因还是她觉得这两个她最敬重的人没有理由害她。

  将脸对着蓬头一阵淋后,她决定暂时不想这场车祸的事,暗暗叮嘱自己以后万事要注意安全后,她开始认真思索凌小冬的去向。

  本章未完,请翻页

  她和大家的想法差不多,都认定这个制造连环杀人案的凶手就是小夏家唯一活着的人凌小冬。

  只是这个六年来在世间像消失了一样的凌小冬一连制造这么四起恶意凶杀案,却半点破绽都没露出了,着实让他们头痛。

  在互联网这么发达的年代,一个人想在世人面前玩消失,那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难道凌小冬真的用那四十万块钱让自己改头换面了目的就是为了在替妹妹报了仇后顺利脱身

  天

  穆语突然捂嘴轻呼。

  那个凌小冬不会就藏匿在她身边吧

  他可能每天躲在角落悄悄地关注着他们破案的进展,也可能在他们面前出现过,只不过因为他们不认识凶手又或是对他比较熟,所以都没有怀疑过他,让他一路通关。

  唉

  她又深深地叹了口气。

  虽然知道了李建云曾经开过卡车给赵永利的超市送货,却没有人知道他在小夏被钱大成欺负的那个夜晚做过什么。不过她知道李建云一定没干什么光彩事儿。

  突然想到李建云对冯如冰的伤害,她顿时有些怀疑那天晚上小夏不止受了钱大庆的欺负,可能还受了李建云的欺负。

  她突然觉得十分心疼。

  虽然她到现在都没搞清楚小夏那天晚上具体经历了什么,但她能想象得到小夏那天晚上遭遇伤害后的悲痛和绝望。

  一个热爱家庭、向往美好未来的年轻女孩,如果不是被逼到了绝境,一定不会选择自杀。

  说实话,对于凌小冬用极端手段报复孙美兰、赵永利、李建云和钱大庆之事,她并不同情那几个死者,因为他们生前的所作所为实在太招人恨。如果不是因为凌小冬最终的矛头一直指着擎天和秦晋桓,她真的不想把这个连环杀人案的凶手找出来。

  要是在水泊梁山的年代,凌小冬可就是受万人敬仰的为民除害、除暴安良的英雄,也是她心中的英雄。

  只是他为什么要针对擎天或秦晋桓呢擎天或秦晋桓看似与他毫无瓜葛,怎么会扯上仇和怨呢

  到底这中间又发生过什么

  温热的水不停地冲击着她的头顶,让她有些晕晕乎乎。摸着还隐隐作痛的后脑勺,她默默地关掉了水龙头。

  今天实在是幸运,不止捡回了一条命,身体也没受到多大创伤。但是她不知道下一次她的阿桓会不会也有这么幸运。

  有一件事,因为恐惧,她只是压在心底,从来不敢细想。

  但随着连环杀人案的真凶水落石出,形势越来越严峻,她又不得不面对。

  凌小冬已经连杀了四个人,谁也不知道他的终极目标会不会是秦晋桓

  除了不时提醒秦晋桓处处小心外,她还数次暗暗叮嘱过卞子峻,要求他尽可能形影不离地守护秦晋桓。

  这个凌小冬

  “小语你还没洗好”

  秦晋桓满含关切的声音打断了穆语的思忖,她赶忙拿起毛巾擦拭,一边应声表示洗完了。

  穿上浴袍出卫生间,一开门就看见秦晋桓站在门上,面带担心地看着她。

  “怎么洗这么久”

  “想把身上的晦气全部都洗掉,肯定得久一些啊。”不想让他看出自己的忧虑,她嘻笑着走出去。

  “我帮你吹头发。”

  “你洗完再来帮我吹。我想吹完直接抱着你睡觉。

  本章未完,请翻页

  ”

  后一句话让他觉得很暖,二话不说就奔进了卫生间。

  她坐在床头,怔怔地看着虚掩的卫生间的门,一边暗自发誓一定要把凌小冬找出来,亲口问问他为什么要这样针对擎天。

  这一夜她失眠了。

  第二天上午,他们一大群人坐上了飞往安城的飞机,午后一点,他们回到了熟悉的安城。

  “我回来了,要不要把爷爷他们从疗养院接回来”下飞机时穆语这么问秦晋桓。

  她说的他们还包括她父母和秦承希,他们现在都在那边。

  这么久没见他们,她着实想他们了。

  秦晋桓并不热心:“他们在那边住得很开心,就让他们先住着吧。”

  “他们不回来,家里很冷清啊。”

  他将她一搂:“有我陪你,怎么会冷清呢”

  “好吧。那我们现在是一起回家还是各去各单位上班”

  “你回家,容剑会替你请假。我去公司。”

  她一时有些不高兴:“你让容队替我请假怎么也不先和我说一声啊我起码得向顾局报个到啊”

  “明天报到也一样,你今天去报到只会耽搁你容队向领导汇报工作的时间。”

  “好吧,你赢了。”她佯装不高兴地耸了耸肩。

  他笑着搂着她轻哄:“别不开心了,回家好好睡一觉,晚上我接你出来吃饭。泽煜做东。”

  “泽煜怎么知道我们要回来”

  “容剑说的。”秦晋桓边说边将手机微信点开,把他们兄弟仨的小群聊天信息呈给她看。

  他知道容剑这么急着喊闻泽煜出来吃饭,是因为觉察到了他和闻泽煜之间那点微妙的变化。

  “那我可以见到雯雯了。”穆语很高兴。

  自从蒋雯雯那次哭着给她打电话后,就再也没联系过她,她在网上呼蒋雯雯,蒋雯雯也很少回应,给蒋雯雯打电话也不接,她只得打到闻泽煜手机上,闻泽煜只告诉她蒋雯雯是怕手机有辐射,所以现在都不碰电子产品了,至于别的什么都没说。

  她觉得在闻泽煜这里问不出什么,所以也早有打算回安城后约蒋雯雯见个面。

  车子开到了秦家大宅门口,穆语下车时再三叮嘱秦晋桓要注意安全,看见他们的车子走远了,才进屋。

  一家佣人看见她回来的高兴劲自不必说,因为吃了飞机餐,她也不饿,闲聊了一阵后,她就回了房,躺在床上看查案笔记,看着看着就睡着了。

  再醒来时已经傍晚五点多了,她赶忙起来梳洗换衣服,才换好衣服就接到了秦晋桓的电话,收拾好后她下了楼,和他一起来到了嘉莱酒店。

  闻泽煜、蒋雯雯、容剑和冯如冰都到了,穆语看见蒋雯雯和冯如冰很开心,立刻扔下秦晋桓,和她们坐在一起。

  冯如冰向来不爱多说话,对于她的沉默穆语也不意外,不过蒋雯雯的沉默就让她不习惯了,要知道老师出身的蒋雯雯平常最喜欢说话,走到哪都能听到其叽叽喳喳的声音。

  又隐隐觉察到蒋雯雯的心不在焉,穆语觉得不对劲,寻了个借口把蒋雯雯拉出了包厢。

  “小语,你最近还好吗”走出包厢没多远,蒋雯雯就抓住了穆语的手,边问边上下打量她。

  “我不好。昨天我还死里逃生呢。”

  穆语本是一句试探话,却没想到蒋雯雯的脸瞬间变得煞白。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