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良秦择穆:杠上法医鲜妻 > 第425章 欲言又止

第425章 欲言又止


  “你,你昨天怎么了”蒋雯雯连声音都变了。

  “雯雯,你怎么了脸色怎么这么难看”

  “我紧张你啊你昨天到底怎么了发生什么事儿了快告诉我”蒋雯雯满脸急切。

  闺蜜异常的紧张让穆语觉得不对劲,也不急着回答,而是故意笑着反问“你猜猜看我昨天遭遇了什么。”

  “我,我猜不出来。”蒋雯雯泪眼汪汪地看着她,“总之最后你化险为夷了是不是”

  “我现在站在你面前肯定就是化险为夷了啊。不过昨天真的很险呢,我真的差点没命了呢。”

  “我的天”蒋雯雯全身像触电似的颤了颤,随即抓着她的手急声叮嘱,“你出门在外一定要格外小心啊”

  “雯雯”穆语突然反抓住她的手,“你是不是知道些什么”

  “不不不我什么都不知道我”可能意识到了自己的反应不太对,蒋雯雯抽回手,抚着圆圆的小腹强笑,“我现在行动很不方便,基本都不出门了,加上怕辐射伤到小宝宝,家里的电子产品基本都没再碰过,现在外面发生什么事儿我都不知道了呢。”

  这答非所问的话更让穆语起疑,她试着反问“泽煜最近都在忙什么呢都很少见他和阿桓联系了,更别提我。”

  “忙公司的事儿,每天早出晚归的,别说你,我白天都难得见他一面。”

  “公司有那么多事儿忙吗”

  “慧铭的情况你也是知道的,泽煜过去就是收拾烂摊子。而这个烂摊子不收拾又不行,因为慧铭有他妈妈的心血,对于他来说,把慧铭抢回来并重新发展起来,是对他枉死的母亲的一种慰藉。这些年他也挺不容易的。”蒋雯雯暗叹了一口气。

  “确实不容易,不过幸好他遇到了阿桓和爷爷,要不然他可得吃够苦头。”

  “那是那是,”蒋雯雯微笑起来,“多亏了秦家爷爷和秦少收留。泽煜经常在我面前提起他们以前是怎么对他的呢。”

  “收留”一词让穆语听着有些别扭,不过她也没放在心上,见蒋雯雯脸上的笑容有些勉强,她很不放心地追问“雯雯,泽煜对你好吗”

  “他对我很好啊。”蒋雯雯说这话时看向了小腹,恰到好处地避开了穆语的目光。

  这神色让穆语不相信“他对你真的很好”

  “嗯。”蒋雯雯轻轻点头,淡淡一笑,“他可是要当爸爸的人了,就是看在宝宝的份上,他也得对我这个当妈的很好哦。”

  “那,他有没有给你定婚期”

  “泽煜说我肚子这么大,而结婚是件很伤神的事儿,说等生了再提这事儿。”蒋雯雯满脸理解的样子。

  “你还有多久生”

  “两个多月。”

  “两个月生,一个月坐月子,这么说了,大概三四个月以后就可以喝上你们的喜酒”

  蒋雯雯微微颔首,眼底那抹一晃即逝的失落却被穆语看在了眼里,让她越发蹊跷。

  见蒋雯雯满脸慈爱地轻抚着小腹,她也伸手过去轻抚她的小腹,一边轻问“有没有问过医生肚子里是男孩子还是女孩子”

  “没有。没这个必须,反正不管是男孩还是女孩都要生。”

  “不知泽煜想要男孩还是女孩”

  “他想要男孩。不过他想要男孩可不是因为重男轻女,他没那种思想,他只是害怕生的是女孩长大了容易受人欺负,像他妈妈那样。他说就算是要生女孩,也得先生了两个男孩再说,哥哥们可以保护妹妹。不过生男生女都不是我们所能左右得了的,都得看天意,说白了就是看命。”蒋雯雯脸上有了一抹愁容。

  “爸爸也可以保护女儿啊。”穆语不认同闻泽煜的想法,“我们当妈妈的也一样可以保护自己的女儿顺利长大。”

  “那也得当妈妈的能一直陪在女儿身边才行。”

  “肯定得陪在身边啊。陪伴本身就是一种幸福,我们不能因为其他的事儿而错过这份幸福。错过了就不会再有的。你没打算陪在宝宝身边吗”

  “我不一定。”

  “你还要回学校继续当老师”

  “不一定是当老师,也可能计划不如变化,以后的事儿谁也说不准。好了,别总说我了,你呢我看你现在身体状况挺好,有没有要宝宝的计划”

  穆语摇头“眼下还有些事儿没处理好,我们暂时没列这个计划。反正还年轻,以后再说。诶”

  突然感觉到了胎动,她惊喜得差点跳了起来,“小宝在动啊他好像在踢我”

  蒋雯雯倒不惊诧,看小腹的双眼温柔滴水“这小娃娃经常在我肚子里翻来翻去,估计以后会很皮。”

  “小孩子皮好啊,皮说明聪明。如果是个男孩就遂了泽煜和姚老爷子的愿,泽煜那两个堂兄弟也就要彻底死心了,没有他们瞎搅和泽煜的日子应该会好过一些。”

  “那也不一定,也许以后泽煜的日子会更难过。”

  “为什么这么说”穆语很奇怪地问她。

  “其实泽煜那俩堂兄弟对泽煜完全没造成威胁,真正对他造成威胁的是”

  “你们聊什么聊得这么起劲呢”闻泽煜的声音打断了蒋雯雯的话。

  穆语忍住追问的冲动,转身同闻泽煜打招呼。

  “聊我们的宝宝呢。”蒋雯雯已迅速转移话题,“小语在猜我肚子里是男孩还是女孩。”

  “哦”闻泽煜很有兴趣,“嫂子,你猜这小家伙是男孩还是女孩”

  “呃,应该是男孩。”穆语其实非常想知道蒋雯雯说的对闻泽煜真正造成威胁的是谁,但见蒋雯雯转移了话题,知道有些话不好说了,只得顺着她的话题附和了下去,“记得我妈说过,怀孕期间如果妈妈变得难看、爸爸变好看了,那就是男孩;反之,如果怀孕期间妈妈变好看了、爸爸变难看了,就是女孩。我看雯雯的皮肤比以前差多了,脸色也没以前红润,而你看上去精神焕发,八成雯雯怀的是男孩。”

  闻泽煜听言笑了起来“没想到还有这样的说法。应该只是民间的推测,没什么科学依据吧”

  穆语摊摊手“有没有科学依据我不知道,不过据我妈说她怀我的时候,她脸上的皮肤可好了,又白又红润,我奶奶就说她准得生女儿,果不其然就生下了我。”

  “如果雯雯生的真是男孩,我立刻把他的名字刻到我妈墓碑上去,让她老人家也高兴高兴。嫂子,回头做满月酒还得让你坐首席,因为是借你的吉言讨来的男孩。”

  这话逗乐了穆语,突然想到他们结婚的事,马上笑着提建议“到时候不如满月酒和婚礼同时进行,双喜临门。”

  “是,是是。双喜临门好啊。”闻泽煜笑着附和,随即扶着蒋雯雯转言,“医生说你胎盘低置,不宜久站,我是让人送你回家呢还是陪你回包厢坐着”

  “回家包厢吧。”蒋雯雯和穆语同时出声。

  “雯雯累了,还是让她先回家吧。”闻泽煜说完冲不远处喊了个名字,随即两个保镖跑了过来等他吩咐。

  “送雯雯回家。”

  “是,老板。”两人立刻上前,毕恭毕敬地站在蒋雯雯面前,轻轻说了句“蒋小姐,请这边走”。

  蒋雯雯点头,向一脸不舍的穆语挥手“小语,我真的有些累了,得回去休息,我们改天再聊。”

  “好。哪天我去看你。”穆语挥着手微笑着相送。

  一直扶着蒋雯雯的闻泽煜没有松手,冲穆语说了句“嫂子,你先回包厢,我送雯雯到地下停车场就上来”,就领着蒋雯雯往电梯口走去了。

  穆语站在原地目送他们离开,一边拧着眉头斟酌刚刚觉得怪异的地方。

  就在这时,有人突然搂住她的肩,她被吓得几乎惊跳起来,好在下一秒搂她的人就出了声,听出是秦晋桓的声音,她立刻佯着生气在他腰间掐了一把,当然,和往常一样,她几乎没使什么力气。

  本以为迎接她的会是秦晋桓捂着被掐的地方虚张声势的哎哟声,却没想到他没有半点反应,只是定定地看着已然紧闭的电梯门。

  “别盘问泽煜了,那件事儿肯定与他无关。”

  听到容剑的声音在背后响起,穆语立刻回头表示疑问“哪件事儿”

  容剑没回答,只是说了句“回去吧。”

  穆语看了眼秦晋桓,又看了眼容剑,试着猜测“你们说的是我在华城遇袭的事儿”

  见他们都没出声,她顿时明白了,随即反问容剑,“你为什么认定这件事儿和泽煜没关系”

  听出她站在秦晋桓那边的意思,容剑面色一僵“嫂子,难道你也认为这件事儿和泽煜有关”

  不待穆语回答,秦晋桓已冷冷出声“我身边没几个人做事儿能如此滴水不漏。”

  “做事滴水不漏可不是错。你没有任何证据,光凭这点就断定这件事儿与泽煜有关系未免太武断了。这么武断可不是阿桓你的行事风格。”

  秦晋桓没理会容剑,拉着穆语准备离开,穆语抽回了手,迟疑半晌,将自己觉得蒋雯雯奇怪的地方告诉了容剑。

  “我总觉得雯雯有什么事儿瞒着我,而这事儿一定和泽煜有关。”

  “但是泽煜没理由谋害你”容剑坚持己见。

  “我也觉得泽煜没理由这么对我,只是”突然想到蒋雯雯没说完的话,穆语马上反问,“阿桓,你和泽煜的公司现在是竞争对手吗”

  “一直都是。走吧。”秦晋桓再次想拉穆语离开。

  “你们不是说好了公平竞争的吗既然是公平竞争,怎么会诶你们别走等泽煜回来啊”没想到穆语也和秦晋桓一样质疑闻泽煜,容剑十分郁闷,立刻拦住了他们的去路,“我们都是兄弟,有什么话大家都当着面说,别在心里瞎揣测伤了兄弟感情”

  “他要回来早回来了。”秦晋桓推开他的手。

  “等我打电话”

  容剑固执地挡在他们前面拨打闻泽煜的电话,“泽煜,你什么蒋雯雯要流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