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良秦择穆:杠上法医鲜妻 > 第436章 蒋雯雯的痛苦

第436章 蒋雯雯的痛苦


  秦晋桓离开后穆语暗松了一口气:起码不用担心他和闻泽煜吵架了。

  闻泽煜见秦晋桓一声不响地离开也有些诧异,却也没多问,只是用眼角淡淡地瞟了几眼,然后转回手术室的门。

  “都进去这么久了,怎么一个医生都没出来啊?雯雯不会有事儿吧?”

  “别胡说八道!雯雯一定会没事儿的!”

  闻泽煜的斥责让穆语有些委屈:“我没别的意思,也是担心雯雯啊!”

  “如果不是因为你,雯雯怎么会一次又一次被送进抢救室?!”

  闻泽煜一点都不领穆语的情,这让穆语更加委屈:“我根本不知道这些事儿!”

  想了想,她又试着问道,“华城的事儿真的与你一点儿关系都没有吗?”

  “不是一点儿关系都没有!是半点儿关系都没有!”闻泽煜一副懒得看她的样子,“你爱信不信。”

  “可是那张电话卡为什么会出现在你的口袋?”

  “它就是要出现在我的口袋我有什么办法?”

  “不是,我的意思是问你,在卡出现在你口袋之前你接触过什么人?”穆语当然听得出他的敌意,却还是耐着性子打听。

  “我根本不知道我口袋里什么时候多了张那个小玩艺儿,所以根本没法回答你的问题!如果你非要问我每天接触的人,那我可以告诉你,我每天忙里忙外要接触的人很多,如果每个和我接触过的人都有嫌疑的话,那你们审讯室都坐不下。”

  “你仔细想想看,那天和你接触的人,有没有比较可疑的?比如平常和你关系不好却约见了你的,又或者难得和你见面的人。”

  “嘶——”闻泽煜突然拧起了眉。

  “你想起了什么吗?”穆语惊喜地打听。

  “那天晚上我见过……”

  “你见过尹安然!”秦晋桓冷冷的声音不期插进来。

  闻泽煜有些意外地回头看着秦晋桓,淡声反问:“你怎么知道?”

  “阿桓?你怎么又回来了?”穆语赶忙迎过去,不动声色地挡在他俩中间,以防他们再发生新一轮的冲突。

  秦晋桓无视他俩的问题,直接反问闻泽煜:“你是不是想告诉小语那天晚上你和尹安然见过,回来后蒋雯雯就在你口袋中发现了一张电话卡?”

  闻泽煜将脸别开:“不管你信不信,事实就是这样。”

  “既然事实就是这样,之前我问你你为什么不告诉我?”

  “之前我忘了这件事儿不行吗?虽然尹安然与你和穆语的关系很糟,但她和我的关系并不是很糟,相反在我进慧铭以后,有几次她还给我出谋献策助我渡过难关。所以我们俩约得见个面也不是什么稀罕事儿,要不是你夫妻俩一再翻来覆去地追问,我也不至于疑心尹安然,总体来说她对我还是不错的。”

  秦晋桓冷笑:“只怕你根本不是因为我夫妻俩的追问才疑心尹安然的吧?你根本早就疑心了尹安然嫁祸给你!你不敢把你的怀疑说出来,是因为你怕我们追查下去会把你勾结尹安然做的亏心事儿一并查出来是吧?”

  闻泽煜一脸好笑的样子:“如果我真的勾结尹安然做过亏心事儿,为什么之前我有顾虑不敢说,现在又没顾虑敢说了呢?你的推测是不是太牵强了?”

  “你现在没顾虑是因为尹安然死了!你昨晚已经从容剑口里得知了尹安然的死讯!”秦晋桓边说边扬了扬手机,“现在无论你说什么都死无对证,可以随便说。也就是因为这层原因,你今天才会这么痛快把电话卡交出来。”

  原来他刚刚匆匆离开,就是为了向容剑打电话求证这件事。

  闻泽煜听言很生气地将脸别开:“既然你已认定心中的答案,那我再解释都是狡辩,我也就不废话了。你有本事就报警,让警察把我抓进去。”

  “这样的日子不会远的。小语,我们走。”

  “我想等雯雯出来!”穆语急急扯住秦晋桓。

  “放心,她不会有事儿的。”

  “你怎么知道?!”

  “缨缨说的。她说蒋雯雯这种情况确实很糟糕,但不会伤及到性命。”

  穆语才略松一口气的心又紧悬了起来:“缨缨没看到雯雯受伤的样子,怎么能凭空臆测雯雯的伤势呢?再说了,雯雯这会儿受伤的不仅仅是身体,还有对宝宝的惦念啊!她看不到宝宝肯定也会影响到病情……”

  “嫂子说得没错!所以要带她去看宝宝。”

  容缨的声音不期从身后响起,穆语惊讶地回头,见果然是容缨后也顾不上问其什么时候回的安城,只是带着忐忑快声提醒:“宝宝现在不知道在哪儿呢,你怎么带雯雯去见啊?”

  “我知道……”

  “容缨!你答应过我……”

  “我不管你和蒋雯雯之间有多深的仇或怨,总之现在救人要紧。”容缨忿忿地打断闻泽煜的话,“诸事都等把她从死亡线上救回来了再谈,不管怎么说她也是你孩子的亲妈。”

  容缨正说着,手术室的门开了,一群医护人员推着个小推车匆匆走了出来,容缨赶忙迎过去,一边示意大家让开。

  “雯雯?雯雯你怎么样?雯雯?”穆语踮起脚往小推车上瞅,一边急声大喊着她的名字。

  但躺在小推车上紧闭着双眼的蒋雯雯一动不动地,没有半点回应,很快就被医护人员推进了电梯。

  “把她交给我,你们放心。”容缨说完小跑着跟进了电梯。

  穆语想追过去,被秦晋桓拉住了:“别影响医生做事儿。”

  “可是雯雯的样子真的很吓人啊,她的脸色那么惨白,和她说话半点反应都没有,我真的好怕她……”她不敢再说下去,哽咽着看着秦晋桓,“阿桓,你想想办法救救雯雯吧,她是我最好的朋友,我不能看着她有事儿!”

  “有缨缨在你就大可放心。缨缨会处理好一切的,包括孩子的事儿。”

  说到孩子,穆语才想到闻泽煜,转头却发现闻泽煜已不在了手术室外,不由得诧异起来:“泽煜呢?”

  “走了。”

  “去哪儿了?”

  “他去哪儿与我们无关。你只需要关心蒋雯雯就好。我们回去吧。”

  穆语不肯走,盯着他郑重其事地质问:“你真的把对泽煜的怀疑告诉了雯雯?”

  “没有。”秦晋桓没有半点犹豫就说出了否认的回答,并作出了解释,“你两次遇袭我确实怀疑过泽煜,但除了你和子峻几个,我没把我的怀疑同别人提过,包括容剑——容剑知晓是凭感觉猜出来的。蒋雯雯对你真不真心我不敢肯定,但你对蒋雯雯有多真心我很清楚,她现在是即将临盆的孕妇,就算我能确定那些事儿是泽煜做的我也不能告诉她,因为要是我把真相告诉她而让她情绪波动伤了她和宝宝的健康,你肯定会怨恨我,万一不小心伤了她母子的性命你更要恨我一辈子。我可以不关心蒋雯雯,但我不能不在乎你,曾经因为孩子的事儿我已经让你伤过一次心,我不会再做任何让你伤半点心的事儿。何况这本来也是我和闻泽煜之间的恩怨,与她和孩子无关,就算闻泽煜能狠得下心来伤害你,我也不能狠下心来伤害你关心的人。”

  “那雯雯又怎么知道泽煜想伤害我呢?”

  “你还记得她曾有一次哭着给你打过一通电话吧?”

  “记得。难道……”穆语吃惊,“难道她早就发现了泽煜有害我之意?”

  要知道那个时候她和秦晋桓其实其实更怀疑的还是尹安然,对闻泽煜也只是有点疑心。

  “我想是的。你不是几次吐槽说她在电话里埋怨过你不联系她后、你联系她她又不回复你吗?她那么活泼的个性,怎么静得下来?除非她没有通讯自由。”

  “你怀疑雯雯被泽煜限制了自由?!”

  秦晋桓颔首:“他也知道蒋雯雯对你的情意很深,如果不限制她的自由,为了保护你,她就算不会把他的计划全盘告诉你,也一定会含蓄提醒你,这样一来他的计划必定泡汤。”

  “怪不得我给雯雯打电话要么是打不通,就算打通了雯雯也总是和我说不上几句话就以手机有辐射、对宝宝发育不好为由匆匆挂断我的电话,只是在挂电话之前再三提醒我要注意安全,原来是因为她接电话很不自由。”穆语顿时愧疚得不行,“她那么大肚子,自己行动都不便,还要天天为我担惊受怕。不明真相的我还老埋怨她,我真的太对不起她了。”

  她突然想起了另一件事,“泽煜把宝宝藏起来是不是也是在警告雯雯别乱说话?”

  她回来先后和蒋雯雯单独相处过两次,每次闻泽煜都匆匆赶过来,想必就是怕蒋雯雯一时把持不住把一切都说出来。

  “有这种可能。”

  穆语顿时非常失望:“这么看来,我两次遇袭的事儿都是泽煜做的?”

  “不。不是他做的,只是他也知情。”

  这话让穆语很意外:“不是他做的?不是他做的,那是谁做的?你知道吗?”

  “知道。”

  “是谁?!”她急声追问。

  秦晋桓沉默几秒后才出声:“安然。尹安然。”

  “这,这怎么可能?!”

  他的手下之前不是仔细查看过尹安然家那栋楼的监控吗?每天都能在监控中看见尹安然啊!

  “你有证据吗?”她又追问。

  “有。子峻,把证据拿过来。”

  “是。”卞子峻立刻从口袋掏出了一样东西呈给他。

  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