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良秦择穆:杠上法医鲜妻 > 第437章 替身=凶手?

第437章 替身=凶手?


  穆语抢先接过卞子峻呈过来的纸包并快速打开。

  里面包着几张照片。

  照片的内容让她不觉好笑:“子峻,你怎么把外卖点餐的内容拍进来了?拍照时是不是走神了啊?”

  “他没拍错,就是这些照片,”秦晋桓接过照片解释,“这是一个电话号码前些天在华城点外卖的消费记录,点餐的时间与你在华城遇袭的时间相吻合。”

  穆语立刻反应过来:“你在尹安然安里发现了这张电话卡?”

  秦晋桓点头:“昨晚严自豪在尹安然家里翻查她的遗物时无意中触动了个机关……”

  “对了!尹安然的死有没有查出什么头绪?找到那个清洁工了吗?”穆语突然想到了尹安然的案子,立刻打断插话追问。

  “没有。监控里并没有看到那个清洁工进出公寓的画面。”

  “这么说来那个假清洁工就是公寓中的住户?”

  “应该是。但现在把整栋公寓的女住户信息都进行了对比,暂时还没发现有符合假清洁工特征的人。”秦晋桓说完又继续了之前的话,“严自豪发现在尹安然家衣柜下面隐藏了个小暗格,暗格中有三张电话卡,其中有一张电话卡注册了某外卖平台会员,有消费记录,就是你在照片上看到的内容。另两张电话卡中有一张和之前泽煜口袋中发现的那张都是鲁建刚在黑市上被人买走的,不过这张电话卡已经没用了。”

  因为尹安然的案子并没有查出什么有用的线索,穆语的注意力立刻就被电话卡吸引了,脱口追问:“那知道另一张电话卡和这注册了外卖平台会员的电话卡的来历吗?”

  “这两张卡不是在华城办的,也不是在安城办的,而是在一个不知名的小县城办的,办卡的时时在年前,看来尹安然早就动了不安分的心思。”

  此时秦晋桓再说起尹安然眼里已没有半点怜惜与怀念,连喊她的名字都在前面加了姓,陌生得一如与她曾经没有半点交集。又因为尹安然已死,所以在认定了尹是凶手后他也没什么反应。

  “但是不可能啊!”穆语倒没注意到秦晋桓言语上的变化,只是郁闷地质疑,“之前你不是让人仔细查看过尹安然所住的公寓的电梯监控吗?她那段时间每天一大早都准时出现在了电梯中啊!她又怎么可能分身去华城?”

  秦晋桓神色凝重:“也许正如你当初猜测的那样,她有替身。”

  虽然当初是自己提出的猜测,但此时穆语还是觉得有些不可信:“如果她真的有替身,你们又怎么可能发现不了呢?”

  “尹安然那时候每天出门都化了很精致的妆,现在人的化妆技术了得,她要找替身不一定非得是和她长得很像的人,只需脸形和身高体形相似就行。至于头发肤色什么的,都可以靠道具来修饰。”

  穆语若有所思:“也就是说如果她要找替身,首先得找一个身材和脸形都与她相似的人,而且这个人的化妆技术还要不错,顺着这个线索我们应该很容易把那个人找出来吧?”

  “程祥已经找人重新查看你遇袭那一周前后的监控画面了,看看能不能找到那个和她形体差不多的人。”

  穆语突然有了个奇特的想法:“尹安然身高一米七多,在我们安城算个高的女性,加上她身材苗条,典型的肤白貌美大长腿,像她这样的女人不管走到哪里都容易引人注目。她的替身和她身材很像,也容易引人注目,她做事向来谨慎,加上心虚,肯定会担心替身进出公寓招人注意,引起不必要的麻烦。除非……”

  “除非她的替身也住在这栋公寓之中?”

  “我也是这么想的!”她为秦晋桓接上了她的话而高兴,“这样一来她们互换身份后进出公寓我们在监控中也就发现不了破绽。”

  秦晋桓看了眼卞子峻,一直在听他们对话的卞子峻立刻点头会意:“我这就让人去查那栋公寓中所有的业主。”

  卞子峻寻小弟下指示时,穆语又问了秦晋桓一个问题:“余波涛的电话卡你们不是早就查过通话记录吗?为什么之前没查出泽煜的电话号码?”

  “之前是我没说清楚,准确来说给泽煜打电话的电话卡并不是余波涛自己之前用的那张,而是他用他表弟的身份证另办的一张卡,之前查他遗物时我们并不知道这张电话卡的存在,他表弟也不记得和我们提及这些事儿。直到昨天发生蒋雯雯事件后,我从地下停车场的监控视频中看到了蒋雯雯手中拿的电话卡,便让人去离泽煜家最近的移动电话营业厅调查,果然就查到了蒋雯雯白天来查过一张电话卡的通话记录。我们这才知道了余波涛另一张卡的存在。”

  穆语惊讶:“查通话记录不是要本人带证件才能查吗?”

  一边的黄博笑着插话:“好歹蒋小姐还出示了电话卡,我们什么都没出示,不也照样查出了通话记录?”

  “好吧。”穆语一副“看透了这世界”的表情,再次向秦晋桓表示疑问,“你为什么认为泽煜知道尹安然要害我的事儿?”

  “凭我对他的了解。他打小就是那种谁伤了他他就反击谁、但绝不牵连无辜的人,而你没做过任何伤害他的事儿。不过他也只是没直接害你罢了,却不代表他没间接害你,因为他在知情的情况下没阻止尹安然害你,甚至很多时候还帮尹安然行了方便。”

  “他为什么要这么做?为什么要帮尹安然?”

  “他应该有把柄落在尹安然手中,以致非常被动地受她牵制。而蒋雯雯应该是发现他和尹安然走得很近以后,误以为他要和尹安然联手害你,所以大为惶恐,就求闻泽煜不要伤害你。闻泽煜被尹安然捏住的把柄一定与擎天集团或与我有关,他深知蒋雯雯对你的感情,也知道她因为我撮合她和他的事儿感恩于我,所以他不能把他受制于尹安然的事儿告诉蒋雯雯,只能一边答应她,一边还和尹安然保持联系。蒋雯雯为了让你不受伤害,主动向闻泽煜提出孩子生下来以后就离开他,永远不再见孩子,以换取你的平安无事儿。只是孩子生下来以后她发现自己根本无法割舍这份母爱,所以拖着自己初动手术的身体跑去慧铭集团求闻泽煜让她看一眼孩子——如果你之前仔细向围观人群打听,就会听到蒋雯雯拉着闻泽煜哭求时反复说着一句话‘求你让我看宝宝一眼,就一眼,看完我马上走’。”

  一句话说得穆语无比心酸,也无比痛惜,眼泪吧嗒吧嗒往下落。

  “是我害雯雯遭这么大罪的,我太对不起她了!要是她有个三长两短,我以后再也没脸见她还有她的家人了。”

  “这不能怨你。”秦晋桓轻轻搂住她安慰,“再说了,我不是替她把缨缨找来了吗?你放心,有缨缨在,蒋雯雯一定会没事儿的!缨缨不只能治人身体上的病,也能治人心理上的病,有她在,蒋雯雯一定能顺利熬过这一劫。”

  “希望了!阿桓,我现在心神非常不宁,我还是想去博爱亲眼看见雯雯从手术室中平安走出来。”

  明白她的愧疚与担忧,秦晋桓没有拒绝,却又面带难色:“尹安然死了,又有不少居心叵测之人借机滋事儿,我得尽快回公司去。”

  “你快去吧快去吧,公司要紧,不用管我,我又不是不认识博爱的路。”穆语心急地将他往电梯口搡。

  “不行!虽然尹安然死了,但并不代表着你不会遇到危险!我不能让你一个人出门!”

  “那,那要么你随便留一个人下来,顺便给我当公司好了。”

  秦晋桓回头看了看,把翁云招了过来:“你送少奶奶去博爱。记着,要一刻不离地守在少奶奶身边!”

  “是!”翁云十分郑重地应声。

  不想秦晋桓太紧张她,她挽住他的胳膊故意打起精神开玩笑:“尹安然死了,泽煜也不是真的想害我,现在只剩下那个恶性杀人凶手会针对于我了。假如尹安然也是他杀的,那以他作案的规律,现在刚刚出了一起命案,在短时间内不可能会再制造另一起命案,所以我暂时是安全的。你也不用这么紧张哦。”

  “小语!”

  “好了好了,我和你说着玩的啦。”见他紧拧眉头瞪着她,她赶忙赔笑,“放心,无论何时何地,我都会仔仔细细小小心心谨谨慎慎的啦。我保证,就连上厕所我都会格外小心的!”

  虽然为了调节气氛,她的话带了一丝搞笑,却没能引起秦晋桓半点笑意,眉头也没松开半分,还再三告诫:“总之万事小心没错。”

  “我知道。”

  很快来到地下停车场,秦晋桓等穆语与翁云离开后,才带着一行人离开停车场。

  此时是午后,连早餐都没来得及吃的穆语却一点儿也不饿,一边为蒋雯雯担着忧,一边愧疚地想着案情的事——她昨晚答应了容剑上午去换冯如冰的班,此时却因为放心不下蒋雯雯而对冯如冰失了信。

  虽然知道容剑和冯如冰都不会因为她的工作状况而生气,但她自己还是觉得过意不去,拨通了容剑的电话准备道歉。

  容剑很快接通了她的电话,只道她是来问尹安然案情进展的,不待她问就说了一通,不过所说的内容与秦晋桓告诉她的相差无几,她假装不知情,认真地听着。

  听着听着,她脑中突然闪过一道灵光:“容队,尹安然的邻居说她看到的假清洁工和我差不多高,我实际身高一米六八,但昨晚穿了高跟鞋,身高超过了一米七五!换句话说那个假清洁工的身高也有一米七五左右!和尹安然平常穿高跟鞋的身高不会相差很大!”

  “嫂子,你的意思是——”

  “我怀疑这个很有可能是杀尹安然凶手的假清洁工就是尹安然之前用的替身!”

  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