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良秦择穆:杠上法医鲜妻 > 第439章 要命的挟持

第439章 要命的挟持


  穆语被她的举动惊住,手本能地握住刀刃,一边试着推开她一边惊问:“筱恬姐,你这是干……”

  “不想死就别动!”

  尹筱恬阴冷的声音自她耳后响起,她身体微僵时,尹筱恬一只手就扣住了她的咽喉。

  “筱恬姐……”

  “尹筱恬!你要干什么?!”本离穆语不远的翁云发现不对,立刻厉斥着冲了过来。

  因为上次车祸的事,他对尹筱恬一直心存戒心,所以每次穆语和尹筱恬接触时他都十分小心,目光一秒钟都不敢离开穆语。只是今天进这公寓后,尹筱恬因为辛亦涵受伤的事一直哭哭啼啼,那伤心又担心的样子让他有些麻痹,加上她们进厨房时,他见刀具搁在离她们有一点距离的角落,自认为完全在他的掌控之中,所以刚刚手机有信息他就低头看了一下,谁知道就是这一秒的疏忽就发生了如此惊人的一幕。

  天知道他有多懊悔这一刻的大意,此时他真恨不得一脚把尹筱恬从二十二楼踹飞到楼底下,奈何她手中那把尖刀紧紧地抵在穆语腰间,让他触目惊心。

  “退后。”

  “尹筱恬!把刀放……”

  “不想她死就退后!”尹筱恬陡然提高音量,神色变得有些激动。

  “有话好说,你先把刀放下。”翁云连连后退,不敢贸然采取行动,毕竟穆语在她手上。

  “筱,筱恬姐,你怎么了?为什么要拿刀对我?”

  战战兢兢的穆语握着刀刃的手已渗出了血渍,她却不敢松开,也不敢强行推开,因为那把刀又尖又锋利,一个不注意可能就会刺进她的身体。

  如果不是手指真真切切地感受到了痛意,她实在不敢相信眼前一幕是真的,不敢相信眼前这个满脸戾气的女人是尹筱恬,因为她印象中的筱恬姐既温顺又柔弱,连说话都是轻声细语的,和眼前这个女人的形象判若两人。

  尹筱恬没理会她的问题,只是冲翁云呶了呶嘴:“去开门。”

  “你要去哪儿?”因为现在的形势很被动,翁云的问话显得很小心。

  “开门!听不懂人话吗?”尹筱恬咬牙怒令。

  见她挟持着穆语要出门,翁云立刻有种不祥的预兆,突然想到辛亦涵就在卧室睡觉,眉眼微转,随即立刻故意大声质问:“尹筱恬,请你放下手中的刀!放开我们少奶奶!有什么话我们坐下来慢慢谈。”

  尹筱恬一眼就看穿了他的心思,冷笑着瞟了眼卧室:“你以为亦涵为什么会大白天睡得这么死?”

  “你给他吃了安眠药?”翁云立刻反应过来,一时十分惊诧,“你不会已经对他下毒手了吧?”

  “啊!”穆语心口一痛,立刻想冒险冲开尹筱恬的束缚。

  “我不会对他下手!”尹筱恬一边快声作答,一边勒紧穆语的脖子恶声威胁,“你要敢再动一下,我现在就让你死!”

  “少奶奶别动!”翁云看到了尹筱恬眼里的凶光,慌忙提醒穆语,随即又快速劝阻尹筱恬,“别乱来!尹小姐,你别激动!请你告诉我你为什么要挟持我们少奶奶?你是不是遇到了什么难处?你说出来,我们一起替你想办法。”

  听到尹筱恬说不会对辛亦涵下手,穆语一颗心才跳回嗓子眼,加上感觉到了腰间的痛意,她也不敢再动,一手抓着尹筱恬的手腕,一手仍握着刀刃,僵直着身体正要问话,尹筱恬扣住她脖子的手突然加了力度:“把手拿开,别自找罪受!”

  “尹筱恬!”

  “筱……恬……姐……”穆语一时呼吸困难,两只手本能地同时抓住尹筱恬扣她脖子的手。

  此时她吃惊地发现自己两只手虽然非常用力,尹筱恬扣在她脖子上的手却纹丝不动!

  她那个柔柔弱弱的筱恬姐什么时候力气变得这么大了?!

  这,这不是她认识的筱恬姐啊!

  “如果不想死,就松开我的手!”尹筱恬的声音不带一丝温度,决绝之意赫然而现。

  “少奶奶快松手!”没办法上前救穆语的翁云急声提醒,一边死死地盯着尹筱恬,伺机而动。

  惶恐至极的穆语听从了他们的话,立刻松了手,出于本能,她不敢把手放下来,改为了轻轻抓着尹筱恬的手腕。

  尹筱恬倒也说话算话,见穆语松了手,她也跟着放松了手,随即又看向翁云命令:“我再说最后一遍:开门!要不然我和她同归于尽!”

  “别别!我去开门!”

  翁云立刻跑过去将门打开——刚刚发现尹筱恬挟持穆语时,他就悄悄向弟兄们发送了求援信号,离他最近的弟兄会在第一时间赶过来支援他,此前他已经拖延了五六分钟的时间,他知道他的弟兄应该已经到楼下隐藏好了,所以很放心地去给尹筱恬开门,准备等她出单元门时给她一个措手不及。

  “筱恬姐……”

  “闭嘴!”见门开了,尹筱恬又瞟向翁云下指示,“要想她安然无事,就听我安排。”

  “你说。”翁云一副顺从的样子。

  “退到厕所去!”

  “呃……”

  “不想要她活?”

  “我去!”翁云立刻小跑进厕所。

  “关门。”

  “是。”

  见翁云将厕所门关上了,尹筱恬立刻拖着穆语出门,一边警惕地盯着四周,一边引她进电梯。

  “筱恬姐,我们去哪儿?”

  尹筱恬没理她,直到进电梯后才出声:“按顶楼。”

  “我们去天台?”

  “闭嘴!快按!”

  穆语虽然惊惶,却还是顺从地按了顶楼,放下手时悄悄摸口袋,才想起手机搁在包里,而包放在辛亦涵的床头柜上。

  她也顾不上沮丧,心惊胆战地寻思着自救的办法。

  此时尹筱恬没再发出厉斥声,借着电梯壁上的影像她看见了尹筱恬因为过于苍白而显得有些病态的脸。

  此时的尹筱恬正紧抿着唇,两眼一眨不眨地盯着电梯上的楼层显示器,依然面无表情,见穆语在打量她,她冷冷地哼了一声,将冷酷之色一展无余。

  “筱恬姐?”穆语试着喊了她一声。

  “你是不是想问我为什么要挟持你?”尹筱恬看穿了她的心思。

  “是的。”随着电梯离顶楼越来越近,穆语反而镇定了不少,声音也没之前那么颤,脸上满带诚恳,“是不是亦涵哥又拿我在华城车祸的事儿说你了?你受了委屈、所以把气撒我身上对吗?如果真是因为这事儿,我向你道歉,等亦涵哥醒来我再好好批评他!那件事儿本来就是意外,根本不能怨你……”

  “那件事儿不是意外。”

  “什么?!”

  尹筱恬承认的声音很平静,穆语却像遭遇了晴天霹雳一般,震惊的程度不亚于眼前尹筱恬拿刀指着她。

  “如果不是秦晋桓的警惕性太强,你早活不到今天。”

  这话让穆语全身发冷:“为什么?筱恬姐,我和你无怨无仇,你为什么要置我于死地?我没有做过任何对不起你的事儿啊!”

  此时她才明白秦晋桓再三勒令她与尹筱恬保持距离、并派保镖时时盯着她是多么明智之举。

  但她实在想不通尹筱恬为什么要这样对她。

  “因为我恨你。”尹筱恬说话时电梯门开了,“出去!”

  推穆语出去时,她的刀依然指在穆语腰间,另一只手依然扣着穆语的喉咙。

  穆语已感受到了她的力气,她又有武器在手,自知自己根本不是她的对手,便没作任何反抗,乖乖地跟着她出了电梯,来到了天台。

  阿桓,快点,快点来救我!

  一步一步走向天台时,穆语在心里瑟瑟地祈祷——她知道这栋楼每个电梯都有监控,翁云一定不会在厕所坐以待毙,他们一定已经知道了她们到了天台,一定已经在想办法营救她,所以较之之前的慌乱,此时她镇定不少。

  “为什么要恨我?我到底做错了什么?”为了麻痹尹筱恬,穆语问话时用的是颤音。

  尹筱恬先没出声,直到把她挟持到了天台最南边的护栏处方才冷冷地接话:“你做错的事儿太多了。”

  “比如?”

  “比如你昨天晚上就不应该出现在这栋楼里。”

  “昨天晚上?”穆语有些迷糊,“昨天晚上我来这里是执行任务,和你有关系吗?”

  “当然有关系!关系大了。”

  “关系大了?”穆语突然反应过来,“难道尹安然的死和你有关系?!”

  她立刻回头看尹筱恬,试图从尹筱恬脸上找答案。

  尹筱恬只是淡淡一笑:“你们不是一直在找我吗?”

  穆语大为震惊:“你就是那个假清洁工?!”

  随即她又表示不信,“不不不,不可能!就算你可以戴假发,但身高是改变不了的啊!邻居说那个假清洁工身高近一米七五,可你还没我高!”

  “女人要改变身高不就是一双高跟鞋的事儿?”

  “可是你要是穿了高跟鞋那个邻居怎么会看不出来?要知道女人对高跟鞋是很敏感的啊!”

  尹筱恬不屑而笑:“女人只对漂亮的细高跟鞋和性感的衣服敏感,换作穿普通的内增高鞋加老气的直筒裤,女人就不会那么敏感了。”

  这话让穆语无力反驳,不可置信地求证:“尹安然真的是你杀的?”

  “是的。”

  她没想到尹筱恬竟然如此爽快就承认了,马上追问原因:“为什么?为什么你要这么残忍地杀她?”

  这话让尹筱恬脸上的表情瞬间变得狰狞,牙缝里吐出一句话:“因为她和你一样可恨!”

  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