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良秦择穆:杠上法医鲜妻 > 第440章 怎么是她?!

第440章 怎么是她?!


  “她对你做了什么?”

  “你不需要知道那么多。”尹筱恬狠狠地将穆语按在护栏上。

  “啊!”小半个身子悬在了空中的穆语,看着地下如蝼蚁一样小的人和车发晕。

  “住手!放开小语!”秦晋桓急切的声音自身后响起,“不许伤害小语!”

  “不许过来!”尹筱恬立刻将穆语扯了回来,厉声警告着妄图靠近秦晋桓,“退后!都给我退的!敢再往前半步,我就和她同归于尽!”

  “别乱来!”已看出尹筱恬的疯狂,秦晋桓边制止边小步后退。

  “想我不乱来就走远点儿!”

  “尹筱恬,你挟持小语目的何在?把你的要求说出来,我满足你。”

  “要求?”尹筱恬盯着秦晋桓冷笑,“我该报的仇都已经报了,只剩下收拾她,你说我还能提什么要求?”

  “尹筱恬,自你进擎天以后,我对你还算关照吧?而小语也没做过任何伤害你的事儿,还一直把你当成亲人看待,所以你不能这样对她!”

  尹筱恬不屑而笑:“那是她一厢情愿地把我当成亲人,我可从来没把她当成过亲人!她根本就是我的仇人!是她害得我这大半年来一个安稳觉都没睡过,成天提心吊胆!这种人我不杀她,还留着过年吗?”

  “这话从何说起?”

  “大半年……”穆语关注的重点和秦晋桓不一样,突然一脸惊恐,“难道,难道你就是……”

  “没错,我不只是杀尹安然的凶手,我还是你们一直苦苦追寻的系列恶性凶杀案的真凶。”尹筱恬显然明白穆语所指,很爽快地承认了,还笑得有些得意,“不过你今天才发现,反应是不是太迟钝了些?”

  这话不只让穆语和秦晋桓惊呆了,也惊呆了随后赶到的容剑一群人。

  “这不可能!不可能!”容剑冲过来表示不相信,“制造这四起凶杀案的真凶明明是凌小冬!怎么可能是你?!”

  “凌小冬五年前就死了,一个死了五年的人还能被你们警方认为是杀人凶手,你们警方能不能不要这么搞笑?”尹筱恬不无嘲讽地睨着容剑。

  “凌小冬五年前就死了?!”容剑脸上再一次露出了吃惊表情。

  “你怎么知道他死了?”穆语一边提防着尹筱恬抵在腰间的刀,一边追问。

  这栋楼东边是个环湖公园,南边和西边都是别墅区,只有北边是和公寓一样高的高层,所以尹筱恬不必担心来自其他方向的危险,只是将穆语挟持到了靠南边的一块广告牌下,一边保持着之前挟持穆语的姿势,一边冷冷地盯着站在她们面前不远处的秦晋桓等人。

  “我亲手给他收的尸,亲手将他送进的火葬场,亲手把他的骨灰装进骨灰坛,还能不知道他死了吗?”

  “他怎么死的?”容剑和穆语同时追问。

  “自杀。这个软蛋。”尹筱恬提及凌小冬时有种恨铁不成钢的不满,“眼睁睁地看着妹妹和爸爸死得那么惨,却连报仇的勇气都没有,成天只知道窝在家里哭,根本不像男人。这种人活在世上也是累赘,还不如叫他去死。”

  容剑立刻听出了话外音:“你的意思是说凌小冬自杀是你唆使的?!”

  “不是我唆使的,根本就是我叫他去死的。看见他的怂样就觉得可恨。他不自杀我都想弄死他,一点男人血性都没有!白白生为男人身!”

  尹筱恬说话时表情十分冷漠,仿佛与大家讨论的只是一条鱼的死活。

  “你和凌小冬什么关系?你为什么会出现在他身边?”

  穆语问话时悄悄瞟了眼秦晋桓,趁尹筱恬没注意,秦晋桓也给了她一个眼神回应,提醒她格外小心,一有机会他的人就会救她。

  “你这个问题问偏了。”可能是扣着穆语喉咙的手有些酸,尹筱恬说话时微微松了松左手,不过握着刀的手却没有半分松懈,刀尖一直紧紧地逼在穆语腰间。

  “准确来说我和凌小冬没什么关系,我和他一家的渊源缘于小夏。我是因为小夏才知道小冬的。”

  “你认识小夏?你什么时候认识她的?”穆语精神一震。

  要知道小夏是那一系列恶性凶杀案的关键。

  “十年前我就认识她了。那年暑假我因为一点小事和爸爸闹了矛盾,赌气离家跟一群不良青年混在一起玩。一天晚上我和这群人在小夏上班的小酒馆吃饭,饭吃到一半时,这群人中的两个小混混借着酒劲想非礼我,他们把我按倒在包厢的角落。而一起吃饭这些‘朋友’不但不给予劝阻,还装疯喝彩,甚至还有人跃跃欲试地准备加入,当时我害怕极了,拼命呼救。当时酒馆有不少顾客,包括老板和员工们在内,有的人选择了漠视,有的人则选择了看热闹,总之没有一个伸出援助之手的。就在我快绝望时,小夏拿着两把菜刀奋不顾身地冲进了包厢,掀翻了桌子,吓住了众人,然后扔下菜刀拉着我跑了出来。我们一口气跑了很远很远,直到确定安全以后才敢停下来,然后两个人瑟瑟发抖地抱头大哭,半天都说不出一句话来。后来我问她明明那么害怕,为什么还敢去救我,她说她也不知道自己哪来的勇气,当时就是不想看见一个姑娘家受凌辱。”

  “然后呢?”容剑追问。

  他觉得小夏这一救人之举不足以让尹筱恬为了她而杀这么多人。

  “后来小夏那个月的工资被老板全扣没了,还被辞退了。辞退工作倒没什么,我当时就是担心那几个混混去报复小夏,不过幸好他们也心虚,都没来找小夏的麻烦。后来我陪小夏在我家附近一个小烧菜馆找了份工作。没事儿时我会去她店里帮她端菜洗碗,闲下来她就会和我聊天,给我讲她勤劳善良的爸爸妈妈还有那个让她引以为傲的学霸哥哥。她说她要努力赚钱供哥哥上大学,说只有上了大学才能找到轻松又赚钱的工作,等哥哥将来有了好工作,她就和哥哥一起把父母接来城里住,让穷了一辈子的父母也享受享受城里人的生活。小夏非常善良,也非常乐观向上,每次和她一起聊天我都能感觉到一个家该有的温馨以及作为一个年轻人该有的进取心。

  “小夏说人最怕的就是自我放纵,叫我无论如何都要对未来充满希望,要好好把握自己的命运,不让自己虚度人生。我不知道文化程度低于我的小夏怎么能说出那么多大道理,总之这些大道理让我很受用,在小夏的影响下,我开始重新审视自己人生,重新规划自己的未来,立志好好读书,考一个好大学,将来找一个轻松又赚钱的工作。我的改变让小夏很开心,她很亲热地喊我姐姐,还从牙缝中省钱为我买学习用品。我去上大学的前夕,我们结拜成了姐妹,我们约定等我大学毕业参加了工作,领到第一笔工资就去凌家庄拜她父母为干爹干妈,然后和她做名正言顺的亲姐妹。没想到我上大学才一年就得到了她的噩耗!”

  尹筱恬眼里满是怨恨的泪水,“她没有我幸运,当初我差点遭人凌辱时遇到了她,而当她遇到恶人却没有一个人对她施以援手。什么好人有好报,根本都是屁话!”

  “不!不是的,其实有人想帮她的!那个人还因为她的死内疚了整整六年!”

  穆语想把解小静的事儿说出来,不过还没待她继续说出口,尹筱恬就怒不可遏地打断了她的话:“只是想想而已、并没有付之于实际行动那和袖手旁观有什么区别?但凡有一个人站出来替小夏说一句公道话或安慰的话,小夏也不至于绝望得自杀!”

  一句话驳得穆语哑口无言。虽然尹筱恬此时拿刀对着她,她却有种恨不起来尹筱恬的感觉。

  尹筱恬微微抬了抬头,试图把泪水逼回眼眶,一边恨恨地继续出声,“你们不知道小夏是一个多么热爱生活、热爱家庭、重情重义的女孩!如果不是所受的耻辱远远超过了她的承受能力,她一定不会轻易自杀!她把自己的脖子伸进绳圈时一定非常不舍得离开这个世界,不舍得离开她最心爱的爸爸妈妈哥哥还有我!可是她没有办法,她不能不死,因为那群可恨的刽子手让她丢尽了脸面,让她再也抬不起头面对这个她深深热爱的世界!他们对小夏有多狠心,我就有多恨他们!得知小夏的死讯后,我立刻赶回华城,却连小夏最后一面都没见到。我又赶去清远找凌小冬,他懦弱的样子让我暴跳如雷,他甚至有去华城找赵永利他们赔点钱了事的想法,我就骂他,没日没夜地骂,骂得他不敢见我,带着老母亲逃离了清远。我一路追过去,直到把他骂得寻了死。我带着他的骨灰和精神失了常的老母亲来到了安城落脚,一边准备报仇的事儿。我准备了五年,也诅咒了那群混蛋五年。三年前老妈妈去世,我把他们母子俩一并送回了凌家庄,没了牵挂的我,开始正式酝酿复仇计划。”

  这时,翁云突然插了句话:“你复仇就复仇,为什么要把矛头都引向我们擎天?我们擎天哪里和你有仇?”

  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