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良秦择穆:杠上法医鲜妻 > 第442章 语无伦次

第442章 语无伦次


  “可是你们看着并不像啊!”穆语质疑。

  “准确来说她是我堂妹,是我叔叔的女儿。至于你说我们不像,”尹筱恬呵呵一笑,“那是因为你们没见过她素颜的样子,也没见过我化妆的样子。”

  众人一听立刻仔细打量尹筱恬,一边在脑子里回忆尹安然的样子,不过除了感觉她俩脸形像、眼睛差不多大小以外,完全无法将她俩的样子重合。

  “你,你真的是尹安然的替身?”即便尹筱恬之前承认过,也解释过身高的事,穆语此时仍不相信。

  尹筱恬很坦诚:“事到此时,我也懒得说假话唬弄你们。你在华城出事的时候,那个住在尹安然家里的人就是我,是我每天一大早化着妆、穿着她的衣服出入在电梯里。”

  “不可能!”黄博满脸不信,“电梯视频中那个女人我们都仔细看过,和尹安然像得很,和你完全不像!”

  翁云亦是满脸不信地质疑:“再说了,尹安然身高还比你一大截呢,就算你化妆术了得,这么明显的身高怎么可能瞒得过四周的人的眼睛?”

  “因为她平常经常穿高跟鞋,而我从来都只穿平跟鞋,所以你们产生了这样的错觉,其实我就比她矮两三公分而已。而我和尹安然在公寓住的时间都不长,一栋楼里的邻居对我们都不熟悉,平常碰着连招呼都不会打,顶多多看两眼会打扮的尹安然的脸,一般都不会注意我们的身高。我们眼睛很像,脸形很像,胖瘦程度也闭幕式不多,再加上这年头神奇的化妆术,我要装成她的样子一点都不难。”

  “你利用身体相似之处的方便借助化妆术装成她的样子不被人发现,这点我觉得有可能,但你们的长相顶多也就几分相像吧?你平常从来不化妆,一个和你只有几分相像的人怎么可能扮成你而不被人发现?”

  “如果她假装我去公司肯定会被人发现,毕竟公司同办公室的人对我都很熟悉,所以那几天我向公司请了病假,没去公司。至于这栋公寓里的人,几乎没人认识我,所以根本不会有人关注我什么时候进出这栋公寓。而你们在查看电梯监控时,都没有怀疑我,重心都落在尹安然身上,别的出现在电梯中的人都没怎么认真关注,所以也把戴着帽子低着头穿着我的衣服离开公寓的尹安然给忽视了。”

  尹筱恬说到这里又笑了,“你们当初就没怀疑过尹安然为什么每天一大早就化着精致的妆出门?我那么做就是为了迷惑你们,让你们认定尹安然那几天一直都老老实实地呆在家里而排除她的嫌疑。”

  穆语闷闷地看了眼容剑,又继续向尹筱恬质疑:“尹安然去华城前前后后也有五六天时间,这个过程中你是每天呆在她家,还是你家她家两边呆的?”

  “我一直呆在她家,直到她回来。”

  穆语也觉得她应该是每天都呆在尹安然家里,要不然两个家来来回回很容易被人发现异样,不过此时她开始纠结另一个问题了:“你五六天不回家,怎么对亦涵哥交代?”

  如果把辛亦涵换作了别人,她肯定会多问一句“他是不是也知情”,不过因为害怕听到肯定的答案,所以她没敢问。

  “他那段时间在华城处理分公司的事儿。他不是还替你挡了刀吗?”

  尹筱恬这么一提醒,穆语一颗心就放了下来,但秦晋桓却追问了一句:“这件事儿辛亦涵知不知情?”

  “不知情。我做过的所有的事儿他都不知情。”提到辛亦涵,尹筱恬的神色骤然变黯淡,“这六年来,我一直在计划着替小夏报仇,我自认为我的杀人计划非常完美,身份也隐藏得很好,钱大庆是我计划中的最后一案,杀完他我就准备全身而退,安安心心和亦涵白头偕老,共度余生。可惜就在我快给自己的计划划上句号时,尹安然的出现打破了这一切。这个女人忒可恶的,我要是不杀她,她还会继续逼迫我替她害穆语。”

  尹筱恬说话时看向了穆语,眼里流露出了一丝不忍,“其实我并不想做任何伤害你的事儿,我只想杀该死之人,不想伤及无辜。”

  翁云立刻拆穿了她的虚伪:“如果你真的不想伤害我们家少奶奶,为什么还要拿刀挟持她?你可别告诉我你不知道你的刀差点刺进了她的身体!”

  黄博亦是一脸唾弃:“也不知道之前是谁口口声声说我家少奶奶是她的仇人,是害得她大半年来睡不好觉的仇人,扬言要弄死我家少奶奶的!这会儿又说不想伤害我家少奶奶,是指望我家少奶奶在警方面前替你求求情吧?”

  “我……”尹筱恬抽了抽嘴角,深深地看了眼穆语,又垂了眸,最后没做任何解释。

  穆语心底的谜团越来越多,正要问话,容剑先出了声:“你替尹安然做过多少坏事害人?”

  “除了替身这件事儿,就只有在华城开车撞穆语的事儿。”

  “那起车祸果然是你故意的!”程祥愤怒地瞪着尹筱恬,目光能杀人。

  “要不是我们警惕,在医院你也想对小语动手是不是?”秦晋桓亦阴沉了脸。

  “是的。”尹筱恬承认后又用惊奇的目光看着穆语,“你的命还真大,竟然能数次化险为夷,比中开挂的女主角还幸运。”

  “真的没别的事儿?”容剑有些不相信地追问。

  “没必要骗你。”尹筱恬也没抬眼,淡淡地回答,“其实她也是前不久才发现我秘密的。”

  “哦?她是怎么发现你秘密的?”容剑十分好奇。

  要知道这大半年来他一直在查这几起杀人案,却始终没有头绪,不是警察出身的尹安然竟然能洞察真相,让他意外极了。

  “这得从我的身世说起。其实我之前并不知道她是我妹妹。我出生才几个月,我妈妈就和别的男人跑了,让我爸爸受尽了族人嘲笑,颜面尽失的他安城呆不下去,就带着我离开了安城,选择了与安城相隔千里的清远县重新生活——他之所以选那么穷的清远县,想必是认为越穷的地方信息越不发达,在那里一定不会有人知晓他的过去。直到他去世也没再和老家的亲人联系过,也从来没在我面前提过老家有哪里亲戚,当然,我到安城以后也没想过要去认亲,因为我来安城的目的是为了替小夏报仇。那次在公司吃饭,我偶然和尹安然同坐一张餐桌,她随口问我老家在哪里。我当时随口说了个地名。她又问我什么字辈,我以为尹姓的字辈到处都一样,所以直接告诉了她我是安字辈。

  “我不知道尹姓的字辈排序五花八门,字辈份中有安字辈的却只有安城的尹姓一脉才有:‘成立宗祖范,敬修照保安;方明光万世,守道客永传’。当时就引起了精明的她的狐疑,随后她悄悄找了个私家侦探调查我,被她发现了我所有的资料都是假造的后,她对我进行了深入调查,同时找了人二十四小时盯着我,最后被她查出了我的真实身份,也被她发现了我杀人的事儿。知道我的秘密后她兴奋得很,悄悄搬来金色学府住,要我帮她弄死小语,说小语不死她就没有一点儿机会接近秦总,如果我不帮她,她就把我是系列凶杀案真凶的事儿抖出来。那个时候我已经把钱大庆杀了,已经准备收手和亦涵好好过日子,不打算再杀人,何况小语是秦家少奶奶,先不说我杀她有难度,就算我真的能得手杀她,秦总也一定会揪着这件事儿不放,我被秦总查出来是早晚的事儿,一旦被秦总查出来,那我必定不会有活路,和亦涵安度余生的美梦就要破裂,所以并不想动小语,但尹安然又逼得紧。

  “为了稳住她,我便借口你在华城,我在安城,还在擎天上班,没有去华城杀你的契机,向她建议来个李代桃僵的杀人计划。她觉得计划可行,立刻让我做准备。我买了两个假发,又想办法搞了一套清洁工的衣服方便我进出她家。因为你命大,她去华城两次出手都没得手,发现秦总派人来查她以后,她不敢再贸然出手,于是再次以报警来威逼我。不得已,我只得假借亦涵手受伤、要我回永宜帮忙为由辞掉了擎天的工作,又派人在华城分公司制造小事端,然后假装与亦涵赌气,跑去了华城,制造了那起车祸。”

  秦晋桓阴阴地反问:“你就没想过如果小语死在你的车祸之下,你一样不会有活路?”

  “那是意外,不是谋杀。如果小语当时真的死了,我会立刻报警,寻求警方庇护。虽然我不是很懂法律,但我也知道这不过是一场意外车祸,警方一定不能让我偿命 ,顶多坐几天牢。”

  “坐几天牢就想不了了之?你未免太天真了!”

  “是啊,太天真了。”尹筱恬淡淡一笑,随即十分平静地看向容剑,“如今东窗事发,我也知道自己活不了,已经不抱一丝希望了,所以也不想在这里再浪费唇舌,你枪毙我吧。小夏的仇已经报了,我也没什么遗憾的了。”

  “我没权力枪毙你,先带你回局里。”容剑把尹筱恬交给了范利锋和严自豪。

  双手被铐着的尹筱恬经过穆语身边时停了下来,秦晋桓立刻将穆语护在身后,却没想到尹筱恬突然深深地冲他们鞠了个躬,说了句对不起,这才继续往前走。

  眼里满带狐疑的穆语错愕地看着尹筱恬的背影,就在这时,天台入口突然冲出来一个人,拦住了他们的去路。

  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