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良秦择穆:杠上法医鲜妻 > 第444章 受伤的男人

第444章 受伤的男人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尹筱恬扭头时,就看见辛亦涵的身体软软地往地上瘫倒,她先怔了一下,随即又冷冷地将目光别开了,同时嘴里很不屑地说了句“没用的男人”。

  “快!送医院!”

  穆语的注意力完全在晕倒的辛亦涵身上,并没有看到尹筱恬的言行,不过严自豪把这一切都看在了眼里,摇着头说了句“呵,女人”。

  “容队,我们怎么办?”范利锋瞟着尹筱恬十分兴奋地问容剑。

  悬了大半年的、让他们压力倍增的连环杀人案今天终于把凶手揪出来了,不止他兴奋,此时在现场的所有的弟兄都一样激动,除了容剑。

  容剑的表情十分严肃,直到看着穆语和秦晋桓的人七手八脚将辛亦涵扶离天台,这才慢慢出声:“回局里。”

  “好。我们走。”范利锋很高兴地走在前面,准备去按电梯,一边招呼其他同事。

  鉴于尹筱恬刚刚对辛亦涵的冷漠,紧跟在后面拽着尹筱恬的严自豪,带着几分不满推了一把。

  范利锋正好回头看见这一幕,也没阻止,反而跟着冷冷地催促她走快点儿。

  辛亦涵留给他们的印象不坏,加上尹筱恬就是那个累了他们大半年的连环杀人案的真凶,所以他们此时对她有些不太客气。

  尹筱恬倒也不介意他们的态度,很顺从地跟着他们往前走着,脸上的表情有些木然。

  站在最后面的容剑并没有迈步,而是定定地站在原地,若有所思地看着他们一个个往天台入口走去。

  快到天台入口时,范利锋回了下头,见容剑没有跟上,还站在原地发呆,顿时很奇怪地喊他:“容队,你怎么”

  “啊!”

  “小心!”

  他赶忙回头,就看见尹筱恬跌入了天台入口。

  原来天台入口里面比外面低了半尺多,尹筱恬走路没看脚下,严自豪也没提醒她,以致她踏进去时一脚踩空,身体失去了平衡。

  虽然严自豪及时用力拉了她一把,她的脚还是被扭了一下。

  “嘶”

  脚踝处的巨痛让尹筱恬倒吸了一口气,不由自主地说了声“好痛”。

  她写在脸上的痛苦却没有引起严自豪和范利锋的半点同情,相反,严自豪反而皮笑肉不笑地问了句:“你也知道痛啊?”

  “你把刀子活活捅进那些死者身体里时,他们有没有喊过痛呢?”范利锋也随声附和。

  尹筱恬没再喊痛,只是倒吸着气咬着牙反驳:“他们都该死!他们活该!”

  “真没想到你平常看着柔柔弱弱,一副连鸡都不敢杀的样子,杀起人来比谁都狠。”

  尹筱恬冷笑:“不装柔弱点儿你们怎么会对我掉以轻心呢?”

  范利锋一脸不屑:“你再装现在还不是落了网?”

  “你们能抓住我不过是侥幸。”

  “哟嗬,你还真以为自己有多了不起呢?你”

  “够了!别废话了,快回局里。”已走过来的容剑见他们在和尹筱恬斗嘴,有些烦躁地瞪了他俩一眼。

  “别废话了,回局里。”范利锋开玩笑重复着容剑的话,一边将尹筱恬往电梯里推。

  尹筱恬十分生气地拿胳

  本章未完,请翻页

  膊肘甩了甩他:“推什么推?我会走!”

  “嗬,脾气还真不小!回头有你好果子吃。”

  尹筱恬并不惧怕他的威胁,反而挺着胸反斥:“虽然我现在是犯人,但我也有尊严!你们最好客气点儿!否则我对你们不客气!”

  “你对我们不客气?”范利锋像听了笑话似的笑了起来,“你自己也说了自己是犯人,我倒想看看你还能对我们怎么不客气。”

  “你信不信我现在就咬牙自尽,让你们落个逼死嫌疑犯的罪名?”

  “哟,想砸我们饭碗啊?你有本事”

  “够了!就你废话多!”容剑喝住范利锋。

  “是她威胁我在先的啊!”

  “她脚受伤了就走慢点儿。”

  范利锋撇嘴:“又不是我把她的脚弄伤的,关我什么事儿?”

  “行了,别说了。”感觉容剑已经不高兴了,严自豪赶忙快步上前暗拽范利锋,一边对着容剑岔开话题,“容队,我们的人都过来了,我已经安排了人去搜查了。”

  容剑遂点头:“很好。那这件事儿由你负责,我和利锋先回局里。有什么发现第一时间联系我。”

  “好。”严自豪立刻被按了二十二楼层。

  “那边别墅那边也要仔细搜查。”

  见严自豪点了头,容剑没再出声,看了眼站在他身边的尹筱恬。

  此时的尹筱恬低着头,披着的凌乱的头发遮住了她的脸,完全看不见她脸上的表情。

  容剑又盯着她看了数秒,直到电梯到了二十二层门开,也没见她抬头,便收回了目光。

  “容队,你有没有给顾”

  “有话回去再说。”容剑一边按关门键,一边打断范利锋的话。

  “哦。”范利锋自知失言,没再出声。

  这边,穆语和秦晋桓等人将辛亦涵送进了附近的医院。

  半路上辛亦涵其实醒了,却浑身使不上力气,人也显得昏昏沉沉。

  只道他是受刺激过度,穆语很心疼地劝他别说话,躺着好好休息。

  到医院后,医生给辛亦涵做了细致的检查。

  穆语拿着报告单的时候惊呆了。

  原来辛亦涵之所以会昏昏沉沉、说话也不利索、连走路都有些踉踉跄跄,是因为在数小时前服了剂量不小的**。

  而让穆语和秦晋桓都惊呆的并不是辛亦涵服用**的事,也不是他的胳膊再次骨裂的事,而是他的肺出现了问题。

  “如果我的诊断没错的话,他的肺出现问题和他的饮食有很大关系。”医生指着报告单解释给他们听。

  穆语有些心惊胆战:“医生,您说的他的肺出现问题与饮食有关是怀疑有人在他的食物中下毒吗?”

  医生摊摊手:“抱歉,这点我暂时还不能给你一个准确答复,得等我向病人了解过他的饮食习惯后才能回答。不过病人现在的精神状况不太好,加上之前服用**的后遗症还在,他需要休息,估计今晚没办法与他交流。”

  “病人的身体应该还有得救吧?”穆语很惶恐地打听。

  “那倒没那么严重,发现得早好。要是晚两个月,那就没救了。”

  本章未完,请翻页

  “啊!”穆语的心跳陡然加速。

  秦晋桓见她脸色十分难看,一副摇摇欲坠的样子,立刻扶住她,一边示意医生走开。

  “您别担心,病人现在没大碍,”知道自己的话吓着了穆语,医生赶忙解释,“吃点药,再好好休息几天,很快就会没事儿的。”

  “谢谢。”穆语弱弱地道谢。

  医生离开后,穆语立刻快步走到辛亦涵病房前,十分紧张地透过观察窗看躺在病房上一动不动的辛亦涵,担心之色深深地刻在她脸上。

  “别担心了,医生不是说了吗?发现得早好,不会有问题。”秦晋桓在一边轻声安慰她。

  穆语没理会他,盯着看了好一会儿,见辛亦涵仍一动不动,她一颗心像压了千斤重石一般,说话的声音带出了几分哽咽:“阿桓,你说筱恬姐看着那么温柔善良的人,怎么会是系列恶性杀人案的真凶啊?虽然亲耳听到她承认,但到现在我仍没办法相信啊!我更不敢相信她竟然还对亦涵哥下了狠手!”

  秦晋桓一句话做了解释:“知人知面不知心。”

  “就算那些人与她有仇怨,亦涵哥对她总没仇怨吧?何况她还口口声声说爱亦涵哥,怎么能狠得下心这样对亦涵哥啊?**吃过量了很容易伤及身体、甚至危及到性命啊!还有,亦涵哥的身体很好,平常也很注意身体锻炼和身体检查,肺怎么会有问题呢?这不会和筱恬姐有关系吧?她不会在亦涵哥的饭菜里做了手脚吧?可是亦涵哥那么爱她,她应该没理由这样对亦涵哥啊!”

  虽然尹筱恬的行为让穆语震惊甚至恐惧,但她一时之间还是改不过来那句“筱恬姐”的称呼。

  秦晋桓心疼地搂住凌乱的她:“好了,别瞎猜了,等医生给我们答案吧。饿了吧?我带你去吃点东西。”

  “我吃不下。”穆语不肯走,“你自己去吃吧,我想陪陪亦涵哥。”

  秦晋桓迟疑了一下,默默地往病房里看了一眼,说了句“我给你带吃的来”,便没再多说什么,仔细叮嘱了一番翁云和黄博,这才带着卞子峻与程祥离开。

  穆语目送秦晋桓离开后,轻轻地走到病房前推门而入。

  此时躺在病床上的辛亦涵还在睡梦中,看着身体向来很棒的辛亦涵此时脸色却苍白得吓人,穆语心口莫名生疼,泪水抑制不住地往下落。

  见辛亦涵缠着石膏板的手搁在被子外面,她马上弯腰,轻轻托起他的手,小心翼翼地揭开被子替他盖好。

  “筱恬,不要走”

  寂静的病房里突然漾开辛亦涵的声音,他的声音十分嘶哑,眉头也紧紧地拧在了一起,让穆语越发心酸,泪水再一次像断了线的珠子从脸上滑落。

  较之孙美兰和赵永利等人的因果报应,她的亦涵哥是最无辜的受害者。

  温柔善良的妻子摇身一变成了杀人恶魔,这已经让深爱妻子的他受不了了,要是医生再查出尹筱恬在他的食物中下毒,那他岂不是得崩溃了?

  原来再坚强的男人也有承受不住的打击。

  “筱恬,求你,不要这样”

  见辛亦涵绑着石膏的手突然动了一下,生怕他的手再受伤,穆语慌忙伸手去按住,不想手才触及到他的手,就被他反手握住了

  本章完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