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良秦择穆:杠上法医鲜妻 > 第446章 他的悲哀

第446章 他的悲哀


  最快更新良秦择穆:杠上法医鲜妻最新章节!

  “亦涵哥,你……”

  穆语的话没说完,辛亦涵就已转身。

  见他踉踉跄跄地往外走,她慌忙跟上,一边喊他。

  辛亦涵却仿佛没听见似的,也没回头,也没应声,只是一个劲地往前走着。

  “亦涵哥,你没事儿吧?”穆语小跑着跟上他的脚步,忐忑地看着他毫无生气的脸。

  穆语追问到第三遍时,辛亦涵终于停下了脚步,木然地扭头看她,半晌才勉强挤出一个笑容,同时艰难地说了句“我没事儿,我想静静”。

  他似乎很想证明他没事,但他嘶哑得快发不出来的声音以及像哭一样难看的笑容都出卖了他的内心。

  知道他心里难受,穆语也不想揭穿他,只是强忍着担忧低声轻劝:“亦涵哥,医生说你的身体还需要多休息,我送你回病房静休吧?”

  辛亦涵微微摇了摇头,继续用艰涩的声音掩饰:“病房里有些闷,我想出来走走。不用担心,我就到附近转转,一会儿就回病房。”

  说完也不待穆语出声,他再次转了身,又僵了几秒,深深地叹了一口气,才慢慢往前走去。

  “亦涵哥……”

  “让他静静吧。”秦晋桓拉住了还想追上前去的穆语,“给他点时间。”

  为了照顾辛亦涵的感受,他说这话的声音很低,仅穆语能听到。

  “可……”

  穆语到底还是顿了脚步,眼泪汪汪地看着辛亦涵显得十分落魄的背影。

  “黄博。”

  “老板。”黄博立刻上前,见秦晋桓冲辛亦涵呶了呶嘴,马上会意地点头,快步跟在辛亦涵后面。

  待辛亦涵拐进楼梯间,走廊处已看不见他的身影后,秦晋桓才再次出声:“他现在心里不好受。给他点时间调整状态。”

  “他何止是心里不好受啊,根本就是伤心到了极点!”穆语为秦晋桓的轻描淡写感到忿忿,“亦涵哥这么善良实在,对尹筱恬又那么好,她利用了亦涵哥、欺骗了亦涵哥的感情也就罢了,为什么还要对亦涵哥下这样的狠手?!她简直是蛇蝎心肠啊!我真替亦涵哥感到悲哀!”

  说到这,她再次抹起了眼泪,“亦涵哥对她用情至深,亦涵哥又无亲无眷,视她为唯一的亲人,我真担心亦涵哥会接受不了这个现实。阿桓,现在亦涵哥的精神十分恍惚,你得让黄博格外看紧……”

  “辛总!辛总!”

  “咚!”

  “来人啊!快来人啊!”

  走廊尽头突然传来黄博的惊叫声,穆语顿觉不妙,万分惊恐地往走廊尽头跑去。

  这时程祥已率先一步冲向了走廊尽头。秦晋桓紧随穆语之后,卞子峻和翁云则一左一右地护在他两边。

  穆语冲进楼梯间时,就看见辛亦涵一动不动地躺在楼梯往下一层的休息台上,身下一片殷红,她顿时魂飞魄散,腿脚一时也不听使唤。

  “快去叫医生!”秦晋桓一手搂住她,一边吩咐身后的人。

  “是。”

  翁云立刻回转去找医生。

  穆语推开他,踉跄着冲下楼,不想才下两步台阶就踩空了。

  “小心!”

  (本章未完,请翻页)

  一直盯着她的秦晋桓适时伸手将她拉回。

  “快去救亦涵哥啊!”她还想挣开他,一边哭着喝令。

  “少奶奶您别急,程祥和黄博正在替辛总检查伤势。”卞子峻担心穆语向秦晋桓发火,赶忙轻声解释。

  “医生呢?快叫医生啊!”穆语惊恐得大哭。

  见辛亦涵一直没动,慌了手脚、乱了心性的她此时甚至没有了上前查看的勇气。她害怕他会一直这样不动。

  虽然她是法医,大场面也见过不少,但从来没有哪一刻让她如此恐惧过。

  第一次直面最亲近的人与自己可能面临的死别,她感觉到了自己的懦弱。

  “让一让!让一让!”

  这当口几个医护人员抬着担架奔进了楼梯间。

  秦晋桓赶忙将穆语搂带至上楼的台阶上,给急救人员让出一条路。

  很快全身是血的辛亦涵就被抬上了担架,送离了楼梯间。

  “亦涵哥!”

  担架上紧闭双眼、嘴角还有血渍的辛亦涵毫无回应,也让穆语一颗心沉进了大海,靠在秦晋桓怀里瑟瑟发抖。

  “什么情况?”

  秦晋桓一手搂着穆语,一边问迎面过来的黄博。

  “情况有些复杂。”虽然知道穆语会担心,但黄博还是说了实话,“之前受伤的胳膊重度骨折,身上有多处擦伤,头部也受了伤,目前人已昏迷。”

  “那,会不会有生命危险?”穆语的声音弱得几乎连她自己都听不见。

  “这个我也不清楚,应该不会那么惨。”黄博不敢确定,想了想,又继续解释,“我跟时楼梯间时,辛总正好走到下楼的台阶前,我一句提醒的话还没说出口,他就一脚踩空,我赶忙冲上前去拉他,但只拉住了他的衣角。不过虽然我没能拉住他整个人,却避免了他头先栽下去的后果,估计虽然伤势挺严重,但应该不至于有性命之忧。”

  “虽然头没流了那么多血……”

  “少奶奶,那血是他胳膊上的伤口裂开流出来的,不是其他部位流的血。我检查过。”说到辛亦涵胳膊上的伤,黄博又禁不住感慨,“他的胳膊最初是被利器划伤,伤口还没愈合时又被重物磕伤,本来就错了些位,昨天才接好,现在又这么一摔,只怕这条胳膊凶多吉少啊!”

  “和命相比,一条胳膊不算什么。”穆语哽咽着拉秦晋桓去急救室等候,“希望亦涵哥不会有事儿。”

  秦晋桓倒没说什么,跟着她一起去了急救室。

  “小语,坐下等吧。”看着脸色苍白的穆语一直站在急救室门口,秦晋桓很心疼地想拉她坐下。

  “我没事儿。”穆语哑着嗓子应声。

  “放心,不会有事儿的。”他轻轻拍着她的肩头以示安慰。

  “阿桓,你说我这几天到底怎么了啊?先是自己进抢救室,现在又是和我亲近的两个人进抢救室。一个个都在鬼门关前打转转。阿桓,我……”

  “这些都是意外,与你无关。”怕她又犯老毛病、把责任往自己身上揽,秦晋桓立刻打断她的话劝慰。

  “可是我……”

  “先不要想太多,安心等他出来吧。”他拉她

  (本章未完,请翻页)

  坐下,“我想你亦涵哥也不希望一出来就看见你哭哭啼啼的样子。”

  见她不肯坐,仍在啜泣,他想了想,转转道,“我曾听爷爷说过,哭会给人带来晦气,你亦涵哥现在在手术中,你这样哭……”

  “我没哭。我没哭!”穆语立刻胡乱擦干眼泪,“这样不会有晦气了吧?”

  “这才乖。”秦晋桓心疼地为她理了理额前乱发,一边建议,“应该没这么快出来,要么你先去那边病房床上躺躺休息……”

  “不!我要在这里等亦涵哥出来!”

  见她目光坚定,知道她不会走,他也没勉强,便又指了指一边的长椅:“那就在这儿靠我身上休息休息。”

  见她摇摇,他话音一转,“你要是没休息好,一会儿你亦涵哥出来你只怕没力气照顾他啊。”

  穆语听了这话才顺从地坐下来。

  这时卞子峻拿来一个保温杯打开送至秦晋桓面前:“老板,这里面有热茶,您和少奶奶喝一口吧。”

  秦晋桓立刻接过来,将热茶吹得不烫嘴后,再递至穆语泛白的唇边,柔声轻劝:“来,喝口水润润喉。”

  穆语点头喝了两小口,将杯子推开,然后一脸担忧地盯着抢救室。

  他将杯子递给卞子峻后,轻轻将她拉入怀中:“你也别太担心,一定会没事儿的。来,靠我身边先休息一会儿,你现在的脸色太难看了,可别回头怕你亦涵哥吓着了。”

  她听言叹了口气,也没再说什么,默默地将头靠了过去。

  “什么都别想,闭上眼睛休息一会儿。等你再睁开眼睛时,你亦涵哥就安然无恙地出来了。”他轻柔的声音不断地在她耳边响起,妄图像春风一般抚平她内心的焦虑与不安。

  他的心思她都看在眼里,暖在身上,疼在心里。当然,更多的还是心底涌出的歉意。

  她说她的霉运连累了蒋雯雯和辛亦涵,她又何尝不知道他才是那个最受她牵连的人呢?只不过没有说出口,把愧疚埋在心底而已,毕竟他是她老公,她觉得这话说出来会让他觉得见外,会回过头来责怪她的见外。

  他永远都是她最值得信赖的依靠,她知道。

  她最牵挂的人何尝又不是他呢?只是因为她的顾虑太多,所以往往会不由自主地选择忽略最亲密的人。

  她知道他能理解,也正因为如此,他此时才会陪在她身边守候在这抢救室外。

  她往他身上又靠紧了一些,反手抱住了他。

  他说亦涵哥会没事儿,那就一定会没事儿。

  她相信他。

  即使知道这是自己在找理由自我安慰,她的心还是踏实了不少。

  她的感觉没错,几小时后,医生确实给她带来了好消息——辛亦涵总体来说没事,只是胳膊受伤严重,还有轻微脑震荡,需要卧室静养一段时间。

  她一颗心终于能彻底放下,大吁一口气后,抱着秦晋桓又哭又笑。

  “我们去病房看看他。”他微笑着拉她去病房。

  两人没走几步,她手机就响了,掏出手机见是容剑的电话,她才放松的心情再次紧揪了起来。

  “嫂子,有情况啊!”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