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良秦择穆:杠上法医鲜妻 > 第452章 孩子怎么办

第452章 孩子怎么办


  “小语,你放手。”

  “不除非你不走”穆语死活不肯放手。

  “小语”意识到自己的声音有些凶, 辛亦涵立刻就放柔了声音,“我只是想看看筱恬。”

  “亦涵哥,这个我真的帮不了你,她现在的重刑犯”

  “我是她老公,作为家属见她一面也不行吗”

  “这个我真的没权力。我”

  “那算了。”辛亦涵叹着气打断她的话,“我也不为难你了。你可以松手了。”

  感觉他变平静了,她才敢松开手,不过还是有些不放心,所以还是紧挨着他而站,生怕他趁她不备跑出病房因为忧心他,她一时忘了他的手还受着伤。

  辛亦涵在床侧慢慢坐下,倒是没有再想出病房的意思,只是定定地看看地上,也不出声。

  “亦涵哥,你饿了吧我去给你买早点去。”穆语小心翼翼地轻问。

  本以为他会拒绝,却没想到他竟然一口应允了“白粥配点咸菜就行。”

  隐隐感觉他如此爽快的动作不纯,但穆语还是没有点破,点头反问“馒头包子来一点吧”

  “不用,白粥就好。”

  辛亦涵边说边慢慢躺回床上。

  穆语虽然心有疑虑,却也没再多问,扶他躺下,又替他盖好被子后,便转身出去了。

  随着轻轻的关门声响起,此时偌大的病房里只剩辛亦涵一个人,静悄悄的。他才慢慢抬眸,盯着已不见穆语身影的病房门的目光里含着些复杂的情愫。

  他知道穆语一定不会放心留他一个人在病房,也一定不会亲自去买早点,此时一定守在外面,如果他出病房,她一定会再次上前阻拦,所以他此时已没有了出病房的打算。

  但是他不能不见尹筱恬。

  而他也知道穆语不会让他去见尹筱恬,她一定担心尹筱恬会再次伤他的心。

  她对他的关心,他一直都知道。

  而如果她不帮他,他一定见不到尹筱恬。

  默默地垂下眼眸,他迟疑了半晌,摸过手机拨通了容剑的电话。

  这边,穆语果然如辛亦涵所料守在病房门外,不过不是她一个人,秦晋桓也在。

  “你回去休息一会儿。我来替你。”

  “我晚上有休息的呢。你不用担心我,只管照顾好自己,管理好公司就行。”

  “行了,别骗我了,你做了什么我能不知道吗”他很心疼地拉起她的手埋怨,“我不反对你照顾辛亦涵,但我不容许你不顾自己的身体健康来照顾他”

  “我身体健康着啊,我好得很呢,你别瞎担心呢。”

  “好得很的话一双眼睛能布满血丝吗能比兔子眼睛还红吗你再这样不把我的话当一回事儿,我可就”

  感觉他生气了,她赶忙挽住他的胳膊打断他的话陪笑“行了行了,我把你的话当一回事儿还不可以吗等早点买来,我看着亦涵哥吃完早点我就回去休息。你也用不着替我的班,该干嘛干嘛去,找个做事细心的小弟兄过来就可以了。”

  她知道他事多,实在没闲功夫在这里耗。

  “这边我会安排好,你只管回去休息。”

  “回家去有点浪费时间,要么我去缨缨的小别墅里休息吧反正你也不在家里。”

  秦晋桓想了想,倒没反对,扭头给卞子峻使了个眼色,卞子峻会意,立刻去安排人来替穆语。

  “诶不行我还不能休息,我还有一件非常要紧的事儿要去办。”穆语突然想起替辛亦涵找心理医生的事,随即把孟成暄说的话告诉了他,“亦涵哥刚刚还吵着要去见尹筱恬,要不是我死命拉着,他这会儿都出医院了。他一定是想问尹筱恬为什么要这样对他,而我根本不相信尹筱恬能给出什么他想听的答案,他去见她只会让他更伤心。他现在的情绪状态已经够糟糕了,再受刺激的话他肯定会受不了,所以无论如何也不能让他去见她”

  “所以你认为应该找心理医生来疏导他”

  穆语点头“其实他心里很清楚尹筱恬对他造成的伤害,他只是不愿意相信,或者说没办法接受事实,所以想去找尹筱恬,希望从她嘴里说出些他想听的话,他根本就是自欺欺人”

  说到这里她又深深地叹了口气,“亦涵哥一直都是非常坚忍的人,他就是太信任尹筱恬,所以才会被她伤得体无完肤,才会变成现在这副样子。亦涵哥真的好可怜啊。”

  “让他去见见尹筱恬吧。”

  “什么”秦晋桓的话让穆语吃惊,秒变怒色,“你还嫌亦涵哥被伤得浅了吗”

  “既然是心病,就应该用心药治,找心理医生有什么用应该找尹筱恬,因为她是这副心药。如果你不让他见她,等她执行死刑后他想见她都见不到,到时候他的心病就成了无药可救的绝症,可能一辈子都走不出来。”

  这后果让她惊恐,但略微思忖之后她还是不放心他的建议“尹筱恬之前是怎么对亦涵哥的你也很清楚,我担心她见到亦涵哥会说些绝情的话让亦涵哥”

  “她的话越绝情不就越可以让辛亦涵死心吗只有他对她彻底死了心,他才会忘记她而选择重新开始。虽然过程会有些痛苦,但长痛不如短痛。”

  “诶这倒是”穆语本想说“有道理”,但突然想到尹筱恬怀孕的事,顿时又泄了气,瓮声瓮气地说道,“只怕亦涵哥这辈子都没办法忘记她,反而会对她刻骨铭心啊。”

  “为什么这么说”秦晋桓并不知道尹筱恬怀孕的事,一时表示不解。

  “她怀孕了。”

  “谁”

  “尹筱恬尹筱恬怀孕了虽然她没亲口承认是亦涵哥的,但我觉得八、九不离十。”她又愤怒又忧心,“她可是背着五条人命的重犯,虽然现在不会给她执行死刑,但等孩子生下来满了哺乳期后她也逃不掉法律的制裁,就算不判死刑也要判终身监禁,到时候孩子肯定要送来给亦涵哥抚养,这样一来亦涵哥得每天面对他和尹筱恬的孩子,你说他还能把她忘掉吗”

  “她居然怀孕了”秦晋桓也十分意外,立刻反问,“辛亦涵知道尹筱恬怀孕的事儿吗”

  “呃,应该不知道。容队之前说没确定孩子的父亲是谁,容队的性格你还不清楚吗在没确定之前一定不会把这件事情说出去。就算确定了孩子的父亲是亦涵哥容队也不会乱说。这个孩子八成就是亦涵哥的。”

  “既然他不知道,那就让他一辈子都不要知道,这样不就解决了问题”

  “让他一辈子都不知道”反应过来的穆语一时大为惊骇,“你,你难道想把那孩子弄没不管怎么说那也是一条生命啊孩子是无辜的啊”

  “你误解我的意思了,”秦晋桓哭笑不得地解释,“我没说要弄死这孩子,我的意思是说不要告诉辛亦涵尹筱恬怀孕的事儿,尹筱恬要是能顺利把这个孩子生下来,我们就把他送去孤儿院”

  “不行不管怎么说这也是亦涵哥的孩子,是我的侄儿,无论如何也不能送他去孤儿院啊那地方根本不是一般人能呆的,他好歹有亲爹,还有姑姑,怎么能去孤儿院呢”

  “那我们找个合适的人家领养他。要是你再不放心,就我们养。反正家大业大,不差这一个人吃饭。”

  穆语想了想,觉得这办法有可行之处,随即去掏手机“我得把我的想法和容队通通气。省得说慢了引出不必要的麻烦。你替我在这里看着,我去那边给容队打电话。”

  她走了几步又顿步回头,“对了,要是早点来了,你就替我送进去吧,就说我休息去了,你替我的班,省得亦涵哥担心我。”

  秦晋桓点头,待她在通往电梯口的走廊尽头拐弯后,才扭头通过观察窗看辛亦涵。

  此时辛亦涵正静静地躺在床上,双眸微闭,似乎在闭目养神。

  秦晋桓有些嫌弃地将目光移开。

  其实在穆语出辛亦涵办公室之前他就到了,问门口的弟兄,得知穆语在病房里后,他本想推门而入,突然看见穆语抱住辛亦涵,他顿时就怒火中烧,立刻想冲进去拽开她,然后将他一顿痛骂爆揍。

  不过当手触及到门框时,他突然很理智地将手抽了回来。

  他从来都不是做事冲动的人,只有穆语偶尔会让他失去理智。

  穆语是他老婆,他应该给予她百分百的信任。而有时候眼见的并不一定为实,他应该给她解释的机会。

  他没再看病房内,而是走偏两步,掏出手机假装打电话,实则等穆语出来。

  不多时穆语出来了,他试着问了她一些话,听到她说辛亦涵坚持要出去、她极力阻拦时,他暗松了一口气,庆幸自己刚刚没做出过激之举。

  不过庆幸之余他心里对刚刚穆语与辛亦涵的亲密亲触仍然极不舒服,因为他很清楚穆语曾经对辛亦涵的感情。

  不行一定要快点帮辛亦涵走出困境,这样穆语才能离他远一些。

  这么想着,他把黄博招了过来。

  这边穆语匆匆走到离辛亦涵病房有些距离的地方才拨打容剑的电话,不想响了几下却被容剑挂断了。

  她十分诧异,要知道容剑从来没有这样简单粗暴地挂断过她的电话。

  难道出什么事儿了